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十一(五)
作者:洛扬任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9-08-22 00:17:30 全文阅读

宜人坊,神都洛阳西市最大的花街柳巷集中地,闻名于世,各国各地的歌姬、舞姬汇聚于此,无论何时这里都是一片繁华盛世,这才刚上华灯,已是人满为患。而万花楼又是这宜人坊内的花楼翘楚,玄灵子昨日就是刚毙命于此,刚过一日,这里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开业经营,并且宾客满门,丝毫不受昨日之事影响。

在这宜人坊内,除了这万花楼外,最为出名的是千藩阁,店如其名,这里的女子多是外域藩国女子,如果万花楼称之为本国风光,那这千藩阁就可谓是他国特色了。这二楼看似一中一西,各不相干,但其实这幕后是由同一人经营,人称欢场华佗的沈三爷,至于他的后台靠山,那就众说纷纭了,有说户部尚书、有说王公贵族、有说他国要使,总之各种说法层出不穷,但真正可信的就是这沈三爷绝对算得上这神都内的大户,就每日来这二楼寻欢问柳的宾客,就能让他日进斗金,况且来这里的宾客皆非富即贵,他常年在此地混迹,能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三教九流之人,在神都内也算是一号人物。所以昨日发生了玄灵子被当场杀害,从而引发众多百姓无辜踩踏受伤事件,此事也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今日照常营业,依然客似云来。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万花楼内当众杀人,影响了生意是小,沈三爷失了面子是大,如此事不作惩戒,那日后三不五时的总有人上门砸场,常此以往,那这万花楼还怎么常青。于是事发当晚,沈三爷就发动各种关系查访此事,结果知道是赤发阎罗所为,这人他是断惹不起的,所以此事也只好隐忍,但他这心中无名之火确是无处发泄的。

话又说回李三郎和李客。李三郎让李客同自己在龙安司内等消息,但那李客哪是能安卧于榻,坐等消息之人,陈玄礼才出门没多久,他就追身出去了,向陈玄礼告诫到,此番寻找阿齐娜公主务必要大张旗鼓,声势浩大!陈玄礼不明其中深意,但后来李客解释到,这样在神都城内寻找一女子,无异于是大海捞针,恐难有结果,所以各坊之间封闭后,再大张旗鼓,如真有人要闯哨岗,必定是做贼心虚,所以声势越大,越容易给对方压力,越容易让对方行事露出破绽,羽林军只需记录下闯哨人员回禀,然后就可以减少调查目标,然后逐一排查。除此之外,日后若契丹国纠缠公主失踪一事,我朝也不可不说是竭尽全力了,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但仍无所获。陈玄礼听完,心中大为敬佩李客的谋略,于是连忙照做,大张旗鼓的在这神都搜索起阿齐娜公主。

陈玄礼走后,李客又萌发一念头,这阿齐娜身为公主,必定貌美,会不会有人起了歹意,把其贱卖到花楼也说不定,待陈玄礼走后,自己独身再次来到了宜人坊。

这李客不近女色,但以往却嗜酒如命,可能这也是江湖中人特有的习性,江湖剑客似乎就没有不好酒的,所以在以前李客每到神都都会到这宜人坊内大醉一场,为的不是歌姬、舞姬,只为那一坛一坛的陈年老酿。李客身在碎叶城,也算是外藩之地,所以每到宜人坊必去千藩阁,他侠义之名远扬,又加上武艺高强,为人豪爽,这一来二去和这沈三爷倒成了忘年之交,二人从不过多讨论其它事情,在一起就是把酒言欢,一醉方休。昨日事发突然,李客到了万花楼也没空找到沈三爷叙旧,今日刚好可以千藩阁一聚,但此番不为豪饮,只为查案,寻找阿齐娜公主的下落。

因持有龙安司的令牌,一路上羽林军也不阻拦,不一刻,李客就到了宜人坊,千藩阁。千藩阁外负责迎客的小二自识得李客,见他此番前来,连忙笑脸相迎:“李大侠,许久未见,可好?”李客轻轻一笑,答到:“一切安好,你们沈三爷可在?我找他叙饮几杯!”那小二连忙答到:“在,在,在。我家沈三爷正为昨日的事窝火,李大侠一来他必定大喜!”昨日之事想必就是那玄灵子被杀一事,小二言罢,连忙一路引着李客进了楼,一路登梯,直到最顶楼的天藩一号。这天藩一号是千藩阁最大的房间,装饰、陈设都极尽奢华,一般是沈三爷接待贵客所用,此时沈三爷见李客至,老友久别重逢,一扫心中阴霾,连忙起身相迎,说到:“李老弟,许久不见啊!你可安好?听闻你。。。”李客一挥手,说到:“那些烦心事,沈三爷就无需再提了,李某此番前来,只为寻访故人。”说完瞥了一眼旁边的小二,那小二倒也识趣,连忙退出屋外,关门而去。

李客四周看了看,这天藩一号还是和以前一样,陈设精致,房内似乎多了几件珍品,但李客此时却无心于此。沈三爷虽已年过六旬,发须皆白,但身宽体旁,面色红润,精神气十足,一派富贾装扮,他与李客年龄相差较大,但丝毫不影响他们一见如故,相交甚深,也许是因为二者之间毫无利益瓜葛,可以酒会友,尽享酒桷之乐。

李客率先开口到:“昨夜之事,李某其实在场,可所到之时已晚,否则定当全力阻止此事。”

沈三爷摆了摆手,说到:“此事不提了,只可惜了这玄灵子,百年一遇,可惜了。。。”

李客说到:“难不成沈三爷不想讨回一个公道?”

沈三爷苦笑了一下,说到:“料你也知,行此事之人正是那赤发阎罗,此斯我得罪不起啊!”

李客顿了顿,继续说到:“此事看似是赤发阎罗直接行凶,其实背后另有其人。”

沈三爷疑惑地问到:“哦?谁人可作赤发阎罗身后之人,那此人可算是道行深厚了。”

李客答到:“突厥人克多。”李客毫无忌讳地直言起名,一面紧紧地盯住沈三爷的表情,这克多来自突厥,也算其它藩国,料不定沈三爷可能相识。

沈三爷更是一脸疑惑,思索片刻,说到:“克多?吾不识得此人。”

李客一直细致地观察着沈三爷眉宇间的变化,看来不像是在说谎,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于是说到:“此人行踪诡秘,他故不能直接指挥赤发阎罗,但其策划了一系列的阴谋来推动诸事,神都几日以来的种种恶行,皆出自此人之手。”

沈三爷似乎明白了李客此行的目的,自打李客进门开始,他就知道李客此番前来绝不是来找他饮酒的,昨日他有所耳闻,似乎李客被朝廷征用,调查什么案子,但具体的他不得详知,此刻听李客这么一说,他顿时明白,李客此行,必是为了查案,于是说到:“李老弟,有话你就直接问吧,我知你此番前来并非饮酒叙谈,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定不余力。”

李客双手一拱,施了一礼,继续说到:“感谢沈三爷相助,李某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查案。”

沈三爷见李客直言不讳,也就继续说到:“那我此地与案情有何相关?”

李客继续说到:“有一事似与本案有关联,请沈三爷务必相助。不久前,契丹公主阿齐娜失踪,李某怀疑其被歹人所劫,今夜羽林军已经在神都城内大肆搜寻,但李某心中有一虑,歹人会否见那阿齐娜公主容颜美貌,把其贩至此地,换取银两。”

沈三爷听后心头大惊,这私藏他国公主已是死罪,如果再逼迫公主就范,那任谁都保不了他。花街中的女子中不乏四处劫持再转卖于此的,万一公主身子其中,他不敢接着想下去,于是连忙说到:“李老弟,此事你可要帮我,我现在就带你去寻,如真在此地,务必帮我周全脱罪啊!”沈三爷自是见过大世面的,但此刻也不免慌了神,他毕竟只是商人,如果此事属实,身后之人也断不会出面相助,保不齐是要掉脑袋的,于是急得差点都快落泪了。

李客见状,连忙说到:“沈三爷,勿慌,此事只是李某猜测,尚不确实,请速速带李某去寻,如真有发生,李某一定设法相助。”

沈三爷听后,心中似乎有了些底气,连忙起身拉着李客的衣袖就下了千藩阁,直奔后院。

到了千藩阁的后院最深处的屋子,这是一间二层小楼,门口守了五、六人,不用说,这都是沈三爷豢养的打手,见了沈三爷亲自前来,连忙起身相迎,沈三爷二话不说,示意他们快开门。几人见沈三爷神色慌张,定是出了什么事,一时也不敢多问,也不敢怠慢,连忙掏出钥匙,打开了屋门。

见屋门打开后,沈三爷连忙拉着李客进了这间二层小楼,屋内灯光昏暗,李客适应了一下,四周看了看,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