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寻戏三国 > 初入三国
第一章 初临(1)
作者:鼎宗显义  |  字数:5039  |  更新时间:2020-04-02 17:39:21 全文阅读

“起来,起来”。

谁在叫我。黄寻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棵大树,原来黄寻躺在一片草丛之上。这时一个女人鬼魅般地闪到黄寻面前。

“影姐”。

黄寻认出来人是孙影,一个刺客般的女人。

“转灵之契使用成功,你已经成功夺舍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记住你舅舅希望你在这个世界重活一世,你要好好珍惜”。

接着孙影叫道:“张奂,这是你恩主的外甥,你要带他去找夫人,让夫人好好照顾”。

“诺,影姑娘我一定把表少爷引见给夫人,把话带到”。

“好,记住你的誓言”。

这时黄寻突然接到了心电传音。

“黄寻,这个张奂是当年你舅舅在这个世界救的一个NPC,本来是张鲁的人,你舅舅做任务的时候顺手救了,于是成了你舅舅的随从。后来你舅舅官职升高,就让他在外面建立了情报机构,同时保护夫人和公子。这个世界是你舅舅经历的第一个轮回世界,所以当你舅舅来到这个世界时,他认为他穿越了,他努力经营,他在这里娶妻生子,直到触发了轮回任务,才知道了梦魇空间的事。

你舅舅完成世界任务时,他为了保持住这份初心,使用了静止之镜,让梦魇空间无法重置这个世界,保留了他在宇宙里的唯一回忆。现在这个时间线是你舅舅离开这个世界7年之后,你舅舅的儿子应该十一岁了。按照这个世界原来的历史,你舅舅夺舍了孙泰这个身份,而孙泰是孙权四弟孙匡之子。所以你应该明白你在这个世界凭你舅舅的身份,你可以富贵一世。

我给你三样道具足够你在这个世界安全得到保障。第一件是从三国战纪里得到的天遁书,也称电书。第二件是从倚天屠龙记中得到的袖箭,自带9枚毒箭,近战防身利器。而第三件可谓神器,乃是三国战纪里的《七星灯》。但是你舅舅希望你把这用在你表弟身上,毕竟这是他唯一的骨血,你能保护你舅妈和你表弟安然渡过一生,这也是你舅舅对你的期望。

你只要想一下这三件道具就会出现在你脑海中,只要你意识确定使用,再对准目标就可以。另外天遁书是直接作用于你周围百米范围内,无法选取目标。而袖箭会有个形体,但自带的毒箭使用完后会自动消失。好了,我的时间不多,我要切断梦魇空间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让这个世界不再有其余的轮回者,让你在这个世界安然渡过一生,重活一世。

对了,这个世界的蓝本是一部穿越三国小说,但是你舅舅在这个世界摸排情报这么久也没发现主角,也许主角是在当前世界线之后才穿越,现在这还是个原生世界,但是也不排除主角在哪个地方偷偷种田,毕竟你舅舅只是吴国的宗室,魏与蜀内部还摸排不到。好了,我时间不多了。让张奂带你走吧”。

接着孙影连跃数步消失在森林里。

黄寻消化了这些信息,想到接下来我就要在这激荡的三国乱世里重生了吗?

这时只见穿着道袍的张奂来到近前,行礼作揖道:“表少爷,还未请教”?

“哦”

黄寻还礼回道:“吾姓黄名寻。由于父母仙逝,故未取表字,影姑姑乃我家亲族,告我舅父之事,故来投靠”。

“哦,原来如此,可我随恩主多年未知恩主还有一妹在谱。请恕老道无礼”。

“此事本我家密事,但影姑姑告我道长非外人也,故如实相告。昔年我母上巳节巡出游,我父见之欲逑,遂乘我母采莲之时,奉回成婚,依张翼德故事,因此吾舅不与往来。今我父母俱亡,影姑姑告我舅父荣华,可去投靠,故有此节”。

张奂听罢,拱手说道:“原来如此,是老道唐突了。表少爷随老道去往夫人之处吧”。于是黄寻随张奂前往舅母家。

途中黄寻问道:“我初见舅母,敢问道长,有何指教”?

张奂答道:“夫人乃安东将军,山阴侯之女,家世簪缨,尤重礼仪,表少爷礼仪无错,自然无甚大碍”。

“谢道长指教”。

“不敢”。

又走了十几里路,张奂问道:“表少爷我一直想问,但又怕难,现在我不得不问。夫人交待,你可知你舅父下落。当年恩主与诸葛直将军出海,回来却听诸葛将军言恩主跌落于海,下落不明。不知影姑娘可告知你恩主下落”。

“影姑姑只告知我来投靠舅母,未说其他”。

“哦,四年前影姑娘持我家恩主随身玉佩前来投靠,我家夫人兴高悲涕,影姑娘说救了一个落水之人,但是却说又死了,临死之前让她来报信,必有重谢。但夫人一直认为其中甚有蹊跷,可惜影姑娘神秘非常,告诉我们之后便不见踪影。三日之前,影姑娘又现身说恩主外甥有难,叫我们照顾,表少爷真不知恩主下落”?

“道长无需再问,我从小与父母长大,后双亲仙逝,也是影姑姑告我舅父之事,不然我亦不知有此亲缘”。

“好,既然如此我们快快赶路,好让你与夫人相认”。

终于到了皖城,由于贺齐被封安东将军,防区郡治就在这里,而不忍心见女儿年轻守寡,于是将女儿接到皖城居住。所以如今黄寻直接进入贺府居住,张奂引黄寻从偏门进入贺府。

这时从东苑走来一位半大小子,黄寻一看,心里已然知道这位想必就是舅舅在这个世界的后代,也就是自己的表弟孙秀了。

孙秀走上前来,先向张奂行礼,而后问道:“张师去迎我表兄,今即还府,还请张师引见表兄”。

张奂侧身一让,现出黄寻,对孙秀说道:“这位便是恩主外甥,姓黄名寻,因还未及冠,家中又逢大悲,故未有表字,少主可上前相认”。

黄寻上前行礼,拱手说道:“家逢大悲,举目无亲,辛得影姑姑告之还有舅父之所,潦倒来投,还望表弟顾血缘之属,申孝悌之义,接纳之,不胜感激”。

孙秀忙拱手道:“兄长折煞我也,家母得知父亲还有兄长这门亲属,即吩咐我定要寻到,好生照顾。如今张师即寻到兄长,还请随我拜见家母,以定名份”。

来到正堂,只见孙秀当先拜道:“母亲,张师已迎表兄来见,还请母亲移步正堂”。

黄寻心内突然有点畏惧,毕竟这个人可是能决定这次能不能有个合法身份的决定者。若是她不认我,那如何才能在这个三国乱世立足。要知道有世族这个身份和没这个身份可是天壤之别啊!当下黄寻打起精神,准备直面考验。

这时从里屋出来一位淡妆妇人,约有三十几许年纪。可能因为要操持家务,还要培养孩子,眼角的皱纹已然窝陷,毕竟丈夫在当盛年之时,出海落水,不见音讯。从此要操持整个家庭,而且孙秀毕竟乃东吴宗室,必要应酬达官显贵,还有宗室祖祠。可见一个妇人要独自扛起真是难为了。所以贺齐见女儿如此辛苦,才接来帮扶,不然无法久撑。

黄寻上前叩拜道:“外甥拜见舅母,今家中不幸,遭逢大悲,还望舅母垂怜,收留之”。

贺氏说道:“往日我从未听相公提起还有这门亲戚,还请足下细述其中原委”。

“舅母有命,外甥不敢隐瞒。昔年上巳家母出游,见一池莲花缤纷,遂上前采之。我父正好从此经过,见我母窈窕,欲逑之,遂行张翼德故事,因难以启齿,故而与舅父断了往来。今图穷势孤,前来投靠,还望舅母审之”。

“原来如此,前日孙影来信,言道汝乃我夫之外甥,我还有所疑惑,今日释疑,我已知晓。不知汝父是何郡望”?

“不敢隐瞒舅母,我父在荆州一县中有些田产,后刘备入侵,战乱之际,我父迁入吴中,因缘巧合,得遇家母,又恐母族不允婚事,又南徙交州。如今二尊俱都仙逝,故才来投靠舅母,倚有凭依”。

“那孙影与你有何牵扯”?

“影姑姑找到我,告我舅父之事,让我来投,只此而已”。

“孙影就没与你说,你舅父到底如何”?

“回舅母,影姑姑除叫我来投舅母之外,并无其他言语相告。我实不知舅父之下落”。

“唉,四年之前孙影持相公佩玉前来报信相公亡故之消息,我实不敢相信,如今看来是我执着太过,既然你据实相告,又有孙影之信作保,我便认下你这个亲戚”。

“孩儿拜谢舅母”,黄寻再跪扣头。

“我有点乏了,秀儿带你表兄前去安置吧”。

“诺,母亲还请宽心,孩儿这就带表兄前去安置”。

出了正堂,孙秀唤来管家孙民吩咐道:“此乃表兄黄寻,你快去安置一应事务,好让表兄入住”。

孙民自去打理不提。这时张奂上前来与孙秀说道:“既然表少爷已经接入主家,我也该启程回武昌了。还请少主恕罪,我与表少爷还有些事要商量,请少主成全”。

“张师不多住几日吗,也好让我请教张师道家学问”?

“不了,武昌道观还有事情等我回去处理”。

“好吧,张师请自便。表兄,既然如此,我去看望母亲,你与张师叙话完毕之后,可去找孙民看看可还满意”。

说完,孙秀往贺氏之屋而去。

张奂上前跟黄寻说道:“表少爷,如今你既然得了主母认可,那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而且你还是与影姑娘有所关系,你就给我交个底,你知道多少”?

黄寻回忆起孙影介绍的情况,说道:“既然道长问起,我就如实相告。我知道道长名义上是舅父家的祝祷道士,但是却是当年我舅父的左膀右臂,舅父让道长招纳天师道遗徒,建立暗卫,为舅父收集天下情报,以之为舅父建军之耳目”。

“表少爷果然是自己人,本来当年恩主突然出事,我等不知如何处事,少主又年幼,暗卫许多人皆叛离,可谓一盘散沙。四年之前,影姑娘执恩主之凭证,重新整合暗卫,还带来飞鸽传书之法,令各地分处互相统属。建立了影刺,影刺是暗卫处理叛离者过程中锤炼出的精锐之士,影姑娘自任统领,专门负责刺杀敌人以及保护主母和少主。

可恨那孙权毫无人性,恩主死后,竟然把恩主的部曲分给朱然掌管。我等没了部曲,生活不易,这年头无兵就没人问津了,幸好贺侯爷伸出援手,不然孤儿寡母怎么生存下去。如今表少爷得影统领之信,来投主母,必有后招,我愿静听”。

“既然道长与我都是自己人,我也把我的想法告诉道长,我受影姑姑之托,必要照顾舅母和表弟。如今之世要想不被人轻看,就必须掌握军队,如今不知舅父的旧将还有几人靠得住,还请道长告知于我”。

“当年,恩主奋发,以宗室之身亲领军讨伐山越,不避矢石,以成根基。而后刘备入侵,恩主随陆逊前往抗击,陆逊施火计大破刘备,恩主随军掩杀,阵斩傅彤、张南,生擒大将吴班。当时恩主手下有一大将蒙恩主赐姓为孙,名唤孙协,是恩主的亲兵统领。后恩主罹难,孙权分恩主部曲为朱然掌管,孙协不服,于是在恩主好友陈表的调停之下,孙协将恩主一部驻军夏口,如今算是我们信得过的。

夏口督孙奂与恩主同为宗室,也对孙协较为照顾,封其为军司马,手下有恩主原部曲723人,皆受孙协调度。除此之外,还有恩主好友陈表,乃是偏将军陈武次子,与恩主相交莫逆,可托之”。

“看来,舅父的故旧唯此二人可信。如今表弟身在皖城,来往日少,如若再不联携,恐恩义尽释,再不能为我所用矣。我意求告山阴侯,得其荐举,进入军伍,为表弟再练一支军队,如此才是乱世之凭依”。

“表少爷有此心,我必助之,向日年节之时,我亦为侯爷祝祷,能居为策应。而表少爷再向主母申之,主母再求之侯爷,此事必成”。

“且慢,还未请教当下乃是何年”?

“如今乃是黄武六年,表少爷竟不知”?

“我在交州瘴疠之地,王化未达,所以不知年月,还请道长勿笑”。

“表少爷突然问起此事,不知何也”?

“无他事,突然想到此节。我现在身处王化之地,若不知年号,徒被他人耻笑耳”。

其实黄寻想的是黄武六年,离孙权称帝不足两年,若能在孙权称帝之前,闯出名号,这样步入东吴政局,起点肯定要比称帝之后闯出名号要少奋斗多少年。这样就不能步步为营,若是加入贺齐的军队,据黄寻所知,贺齐227年就去世了,到时肯定借用不到贺家的势力,这肯定不能取。但是怎么说服张奂呢?

黄寻想了一阵,有了想法,对张奂说道:“以我看来,贺家镇守皖城对抗曹魏,若发生战事,我等必要效死,不能发展部曲,建立根基。当年舅父征讨山越,从山越之民中挑选健卒,以成根基。我欲效舅父之做法,讨伐山越。如此建立部曲,阴图规划,方能成军队之基”。

张奂回道:“表少爷之言乃是真正为少主考虑。不错,自己掌握军队才是这个世道立家之本。既然这样,我便与主母分说,定要让表少爷之规划成功。而且暗卫之中还有不少好手,既然表少爷有建军之志,我便会与他们说,看看有几人愿来助表少爷成军。我先回武昌,过几日就带人回来”。张奂说罢,告辞而去。

这时管家孙民上前说道:“表少爷,居室已安排妥当,只是我见表少爷与张师说话,不便前来打扰,如今还请表少爷与我前去入住”。

“有劳管家”。

在去往居室途中,孙民告诉黄寻道:“表少爷初来,我有几点家中忌讳之事与表少爷分说”。

“管家请说”。

“由于主母是侯爷接来皖城,所以我们如今住的是贺府东苑,而北苑是侯爷所居,南苑是主母兄长居所,西苑乃是待客之处所。表少爷乃是主公外甥,严格说来与贺家并无关系,所以最好不要出东苑之门。东苑处有一偏门,乃是我等出入的门。就是张师带你进来的门,若是表少爷想出府游玩,只可从此门出入。毕竟主母出嫁之后,再回家住,难免遭人非议。我等寄居别人之处,还当事事小心。尤其谨守谦卑,勿惹事端。我还请表少爷原谅,实在是有无奈之处”。

“管家放心,我必会牢记告诫” 。

“既如此,我先告辞了”。

“管家走好”。

躺在床上,黄寻想到今后打算,这时有一侍女端上晚食,说道:“请表少爷用餐”。

黄寻感到,果真寄人篱下,连用饭都不能去正堂,算了这些事情不去想。用完饭,黄寻又想了一会儿今后如何发展,渐渐睡意袭来,睡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