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洲异事录 > 第一卷 、智斗京城
第三十五章、古庙异畜
作者:若风95  |  字数:4345  |  更新时间:2019-08-24 17:22:47 全文阅读

徐无病在玉山脚下的一座旧庙里靠墙而坐,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若说他睡,却也未曾熟睡,无病闭着眼睛,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兀自回响着一个声音:“秋先生……秋先生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了?”

无病心中不断地回想着:“秋先生出了青衣卫,不知回府休养的如何?他伤得这么重,竟还要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一意要让那薛将军,先救我出去……似秋先生这般大恩大德,我徐无病这一生,粉骨碎身都无以为报啊!……哎!我却至今,都未曾去探一探秋先生……”

“可我现如今,既得罪了青衣卫南安平司,又跟天宝阁结下了梁子,若贸然现身秋府,岂不是给秋先生徒添麻烦?!再者,我一再拒绝魏王的美意,若见了秋先生,又当如何解释呢?秋先生对我青眼有加,只一面之缘便收我为弟子,可惜我徐无病,生性便是如此,着实愧对秋先生……”

无病又想道:“那夜,秋先生只教了我一句‘神王阁主、皇之三子、李家雏燕’,想不到竟能救了我一命。听那孙勋与杨文渊所讲,居然误会我是赵王的手下,然则赵王又是谁?我又几曾见过赵王?先前他们还诬蔑我是太子手下,为何我一提赵王的名号,他们竟吓成这般?!想不到仅凭秋先生这一句话,就能让我免受青衣卫那般酷刑……咳!秋先生真乃神人也!来日,若寻得良机,我定要去秋府,躬聆先生教诲……”

无病回想前事,心中辗转,似睡非睡,这样过得约莫两个时辰,突然,听到慕容嫣惊叫了一声:

“无病哥哥,小心!”

无病猛然睁眼,却见那黑脸大汉,不知何时找来了一根破木棍,此时他手里举着那根木棍,正朝自己劈面砸来。无病急忙翻了个身,堪堪避过,幸亏那黑脸汉子只是个寻常农夫,身无一点武功,这重重的一击,也只是将木棍砸到了地上,未能伤到无病。

无病起身怒喝道:“你们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害人性命!”

黑脸大汉身边的岳老三却阴笑了几声,道:“现在深更半夜呢,哪来的光天化日啊!小兄弟,你乖乖的,把背囊放下,外面的两匹马儿也归了咱们,咱就不为难你,否则的话,嘿嘿嘿!你也不打听打听,咱们蒋老大是什么人,那可是咱王家村有名的屠户,平常杀个猪连眼都不眨一下!弄死你们两个,跟杀两个猪没啥分别!……”

岳老三一边说话,一边向那蒋老大连递眼色,蒋老大会意,又悄悄举起木棍,朝徐无病后背砸来……

徐无病未及细想,忙拉着慕容嫣,冲开岳老三的阻拦,抢步到了门外,这时却已不见了两匹马儿的踪影,料想必是被庙里的两人给藏匿了起来。两人无奈,只得趁着黑夜,朝着庙门外夺路而逃……

这时,雷电已止,但大雨仍然不休,四野一片昏暗,无病与慕容嫣慌不择路,在雨水中只管狂奔。孰料,慕容嫣在奔跑之中,脚下却突然被一块石头所绊,不由得“啊呀”一声,身子收不住,狠狠地摔在了一个水坑里。

慕容嫣摔得不轻,整个脸都倒在了水坑里。无病费力将她拉了起来,只见她脸上尽是烂泥,匆忙中只得用袖子胡乱地给她擦了一通。慕容嫣何曾吃过这些苦头?这番被摔得浑身剧痛,终于忍不住,对着漫天大雨失声嚎哭了起来……

无病心中焦急,拉了慕容嫣的手便要再跑,迎面却见一个人已经挡住了去路,他手里兀自拿着木棍,正是那庙里追出来的蒋大头。

无病转身欲逃,却见后面也已有人嘿嘿笑着站在那里,正是那岳老三。那两人在雨夜中,本就一直追在无病的身后,听到哭声更是循声快步赶来,一前一后,堵住了徐无病和慕容嫣的去路。

岳老三一边走近,一边放肆地笑道:“蒋大头,今天你手气也不算太背啊!这两人身上,少说也有十几两银子,外加那两匹好马……吆!这还有个女的呐!……”

原来,慕容嫣经过大雨连番洗濯,脸上的妆泥红粉已大多浸湿松软,这次又突然摔入水坑,沾了一脸烂泥,经无病衣袖抹擦之后,那些“麻疹痘子”就大多被裹入烂泥之中,经大雨再度冲刷,已渐渐地露出她女儿家的一张俏脸。那岳老三久在脂粉堆中,精于拈花弄草,一双贼眼何等精明,自然一看便知慕容嫣竟是个女儿之身……

那蒋大头闻言再细看慕容嫣,借着偶尔闪现的电光,慕容嫣长发散乱之下,可不就是一张粉嫩的美人脸儿么!蒋大头不禁心中大喜,暗道:“谁说老子今天手气背!今天老子可是行了大运啊!”

“那小娘们!啧啧啧!可比那小寡妇要俊得多啦!……老子一会儿可要……哈哈哈!”蒋大头越看慕容嫣的脸,越觉貌美绝伦,只一转眼间,他心里面已经充斥填满了无数污秽不堪的画面,嘴巴里竟还露出了些口水……

本来还只是想着抢夺钱财,这时,他已下定决心,先把那个文弱书生给杀掉!

荒山古庙,夜黑风紧,漫天大雨,四野茫茫,在这里杀个人,又有谁会知道?!

……

蒋大头正欲欺身而上,先做掉徐无病这个碍眼的货色。这时,对面的岳老三忽然脸色大变,原来一张满是淫邪的笑脸,陡然变作极度惊恐之色。他手指着蒋大头的身后,张嘴想要说话,口中竟由于极度的恐惧,而变得说不出话来,只听他长大嘴巴,兀自喊着:“后……后……后……后面!……”

可惜蒋大头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脖子微微一痛,浑身上下,便已失去了知觉……

蒋大头身前的徐无病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他只见蒋大头面露淫笑之时,身后突然现出一“人”,身披斗篷,大帽遮脸,却正是古庙神像之后,盘腿打坐的“那人”。

“那人”不待蒋大头转身,从大帽中忽然伸出巨嘴,张口就咬断了他的脖子,只见蒋大头那一颗大头“咕噜噜”地,着地便滚了开去。那颗头颅,此刻若有人捡起,仍会清楚地瞧见,他脸上挂满了淫邪不堪的笑意……

“那人”将蒋大头的脖子略微咀嚼了一番后,方才一口吞下,人血一旦入肚,那怪物立时便长了精神,不由得挣去了斗篷,下肢挺立,昂首向天低吼了一声,却是一头身形巨大的黑熊。

对面的岳老三,见此情景,直吓得心胆俱裂,拔腿便跑……

那黑熊怪,哪能容他脱身?只纵得五六步,便扑倒了岳老三,先是一口咬断了岳老三的大腿,砸吧砸吧吃入肚中,随后,又咬下了他另一只大腿,朝上一抖便即吞入……

那黑熊怪这次却吃起来飞快,吃完了两个大腿,便是岳老三的一段肥 臀,吃完了他的屁股,又往上咬开了他的肚肠……

那岳老三却未能如蒋大头般,只一瞬便已失去知觉。他两眼圆睁,至死都不能相信,直到那黑熊已然吃到了他的前胸,他竟然还未死透……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就算你一心只求速死,却也未必能够如愿……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主宰……

正如此时的岳老三,到最后也不知道,究竟是失血过多而死,还是被活活惊吓而死。那黑熊怪吃完了他的前胸,啃掉了他的脖子,竟连他圆睁双目的头颅也不放过,一张嘴便吞入口中,先是牙齿轻微咬动,随后又用舌头将头颅外包的皮肉眼珠,一番撕扯,缓缓卷进了肚腹之中……

黑熊怪吐出了岳老三仅存的一个残损的骷髅头,又爬到蒋大头的尸身旁,也如之前吞食岳老三一般,将蒋大头的一段无头尸,尽数吃进了肚中。

只不过这一次,不知是肚中已然吃饱,还是嫌弃蒋大头的无头尸滋味不够新鲜,那黑熊却吃起来不如先前风卷残云一般,直过得半刻,方才全部吃光。

慕容嫣直吓得脸色煞白,浑身发抖,紧紧地抱住了徐无病的胳膊……但她心中却又有一丝奇怪:“怎地无病哥哥,却能如此镇定?”

只要有无病哥哥在她身旁,天地间纵有各种凶物,她好像也能直面以对,渐渐地,心中并不是特别害怕,这,又是为何?……

徐无病眼见黑熊怪突然现身,已接连吃掉两人。他知道以自己和慕容嫣的脚力,此刻逃也是无用,于是便静观其变。在天宝阁中,他毕竟已见识过体型更为巨大的狼妖,此时乍见黑熊却也并不惊慌,一边用身躯护住身后的慕容嫣,一边右手一探入怀,已拿出了景行壶。

徐无病清楚记得,先前在天宝阁癸院的地窖中,那匹白狼堪堪扑来之时,他怀中的景行壶奇热无比,可如今,那景行壶似未见任何反应,此刻,静卧于他手中,竟似睡着了一般……

“糟糕!难道那只是一头普通的黑熊!可这个头也太大了一些!果真如此,只盼它吃了两人,肚子已然撑饱,就快些离开吧……”徐无病不禁暗自祈祷,只盼那黑熊胃口一般,已然吃不下他二人。

黑熊怪却并未如他所料,此刻,噬了人血,吞了皮肉,惹动它熊性大发。那黑熊怪突然后腿立起,挺直了熊身,张口朝天又嘶吼了一声,身躯竟然又胀大了一倍……

黑熊怪张开巨眼,怒目盯着徐无病,竟然无视无病手中的景行“炼妖壶”,一步一步地朝徐无病慢慢走来……

徐无病心中大急,一边摇动景行壶,一边心中大喊:“该死的壶!别偷懒啊!你这臭壶、老壶、破壶!……快醒过来啊!”

那只褐色的景行壶,依然毫无反应,抑或,就算它起了反应,对着如今这头庞然大物,恐怕也是如之奈何……

既然实力不匹,索性躺倒装死……

黑熊怪目露凶光,一步,一步,还在靠近……

徐无病见那景行壶毫无反应,心中愈发焦急,这时,突觉体内一股温热气流,又从腹中缓缓升起,霎时,那股火焰般的灼热感便往周身散开……无病此时虽感浑身难受,心中却升起了希望。他将景行壶放入怀中,双手张开,放任这股热流在周身不断漫延,漫延……

此刻,徐无病身体中张满了妖力,他心中难受之极,不由得站直了身子,学那黑熊怪的模样,也张嘴朝天,大吼了一声,他双目血红,眼中已是凶光大盛……幸亏慕容嫣此时站在他身后,未能瞧见他这般模样。

黑熊怪似是感受到了徐无病身上的妖灵气息,它又仰头暴吼了一声,一步一步靠近,已经走到了徐无病的面前……

这时,忽听得远处传来一声女子的轻斥:“孽畜!休要伤人!”

(本章附注:本章要补充三点,第一、为什么黑熊不能对蒋大头的一段脖子一口吞?因为人的脖子其实同鸡脖鸭脖一样,布满了颈椎,但是椎骨两侧的竖脊肌,却是人身上滋味最为鲜美的一块肉。我读书时,解剖老师讲的很清楚,若拿人身上的肌肉前去烹饪的话,再没有比椎骨旁的竖脊肌味道更为鲜美的肉了,这么多年记忆犹新,是以也想到了,黑熊虽然已饥肠辘辘,但一旦咬到那香喷喷的竖脊肌,自必会忍不住咀嚼一番……

第二、为什么黑熊怪会出现在古庙?因为但凡兽类,要修炼成妖就得渡劫,天地五行,自有轮回之道,兽与人一样,吸取天地精华,修炼飞升之时,同时也触犯了天道,要承受天罚,这就是天劫,无病躲雨那一晚,屋外电闪雷鸣,那黑熊怪就是躲在山神像的背后,借之避劫。后来,雷电已歇,黑熊怪避劫之后,本欲离去,但腹中饥饿难耐,突闻人声,便也循声赶到,吞食了蒋大头与岳老三。

第三、到底是谁起意要抢劫徐无病的钱财?自然是那黄脸的岳老三了,岳老三贪财好色,是个奸险淫恶的小人,他见庙中两人骑着快马,猜想他们一定是出长安城赶远路,身上背囊中必藏有银两,是以便暗里鼓动蒋大头,更偷偷地将两匹马栓到庙后。那蒋大头本是一个普通的屠户,没有人挑唆,他原只不过是避雨之后,便行离去……这两个人,一个是有力气没胆量,一个是有胆量没力气,因之,那一晚,他们是一拍即合,可叹那蒋大头,禁不住旁人引诱,最终身入熊口,便只留了一个脑袋,滚落在臭水沟旁……

以上三点,我本拟在小说中写入,但我听说,好的小说情节,应该如同树枝一般往空中生长,枝叶间应当留有空隙,供读者自己领悟与想象……

不过,我又担心,读者朋友不能完全领会,是以又在文末补充之,赘述之处,望乞谅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