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禁墟迷城 > 第二卷,沙海迷踪
第100章,出发
作者:阴阳假面生  |  字数:2686  |  更新时间:2020-07-21 17:50:20 全文阅读

胸口一阵的憋闷,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嗓子眼,让自己无法呼吸,

摸了摸胸口,衣领下面掏出来自己的项坠。

那是一颗珠子,是当初从爷爷留下的小木盒中拿出来的。

“也不知道,爷爷给我这颗珠子做什么......”

转眼间,天已大亮,陈韬和浩子各自拿了东西,跟着叶蓉一起叫了一辆车。

车一路往西,没多久出了镇子,又径直走了几公里,到达一片人迹罕至的荒漠边上。

陈韬举目四望,发现周围全是金色的沙丘,只有那么几户人家孤零零的立在这天地之中,好不荒凉。

远远地传来几声驼铃响动,进入茫茫沙漠,光凭两条腿不成,沙漠之中跋涉艰难,寸草不生,又容易迷失方向,称得上死亡之海。在诸多牲口中,唯有骆驼适合长距离穿越沙漠,骆驼身上有驼峰,能够忍饥耐渴,可以在大漠之中跋涉十来天不吃不喝,扁平蹄子下又有厚厚的肉垫,不易陷入流沙,平稳如山,奔跑如风,而且比较驯服,拥有很强的识途能力,加之骆驼高大,一峰骆驼可以负重一百八十公斤左右,行走于死海狂沙之上,没有比骆驼更好的牲口了。如果能找来一队骆驼,以及经验丰富的向导,穿越流沙的危险才会降到最低。

叶蓉走到了一处房舍之前,推开了篱笆院门,用一种陈韬听不的语言朝着屋里喊了几句。

半晌,出来一个瘦巴巴的老头,脑袋上裹了灰布毡帽,上面挂着一副缠了布边的防风镜,脖子上还绕着一条灰红色的纱巾。

“叶小姐来了嘛,这下好了,可以出发了。”老汉出了房门,从后院牵出来四匹骆驼。

“这是找的向导,周遭这镇子上,只有他肯带我们去沙漠深处。”叶蓉解释道。

“这个嘛,你们放心!想我老头子年轻的时候,那可是横穿了沙漠活着回来的,只要价钱到位,多远都可以走!”老汉名叫塔克吉,是一个维族人,兴许是在沙漠生活的久了,皮肤被晒的黝黑,脸上一圈的络腮胡乱的跟路边的杂草似的。

叶蓉应该是早有准备,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两个背包,陈韬接过,里面装了不少的东西。风镜围巾、狼眼手电筒,压缩干粮,手持照明信号火炬还有几把折叠铲和匕首之类的武器。

四人尽量轻装,另外雇了两匹骆驼带足了水,又塞了几大包风干肉。这才踏上了沙漠之行。

走之前,塔克吉老汉取了一张毯子,不紧不慢地铺在黄沙上,人跪在上面,双眼微闭,神色虔诚,张开双手伸向天空,然后又交叉于胸,低头念诵着陈韬听不懂的经文,之后虔诚了磕起了,头几乎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地上,。

“他这是搞什么?”浩子不解。

“你们外来的人不懂!”塔克吉祭拜完收了毯子:“对沙漠,要心存敬畏,我在替你们像沙漠真神祷告,求他保佑我们能顺利回来。”

驼铃响动,四人行进在沙丘之上。

“我不喜欢骆驼,又脏又臭,还会吐口水。”浩子骑在骆驼背上,手上抓着缰绳。

“这位小兄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嘛!”塔克吉老汉扬了扬手上的鞭子,“这个骆驼嘛,就是人类的朋友。当年我在沙漠里,全靠着骆驼才呢能活下来,关键的时候,它会救你的命!”

叶蓉摸了摸骆驼头上的毛发,笑道:“我觉得还好,这些骆驼挺可爱的。”

陈韬笑笑,没有说话。

烈日悬空,放眼望去,只有无尽的黄色沙丘。真正的走在沙漠之上,人能体会到它的可怕。

起初的路还好,沙漠边缘长了很多灌木,甚至可以见到放羊的,以及偶尔的一些零散驼队。

初始的这一段路程,按照塔克吉老汉的话说,根本不算是沙漠。

几人到了人迹罕至的沙漠深处,放眼望去全是沙子,空气中没有一丝风,太阳火辣辣的悬在头,沙子被晒的滚烫,皮肤碰一下都能烫起一层皮。

沙漠上昼夜温差大的离谱,白天几乎晒成了人干,天黑之后又能把人冻死。

途中经过的全是海子,可全都是苦水。

沙漠中水是最珍贵的东西,几人无从补给,即使被晒得口-唇干裂,脸上全是干皮,也舍不得多喝一口水。

为了避开中午的烈日,三人几乎都是连夜赶路,几天下来,人还没到地方,体力就先撑不住了。

明晃晃的炙热很难抵挡,每个人脸上都晒起了一层干皮,一路上没什么话语,谁也没心思再多说一句。

期间遇上了一次沙尘暴,虽然并不是很大,但也也不好受,呼呼的热沙吹进人的头发里,耳朵里,不知吃了多少沙子。

在骆驼背上骑得久了,身下一阵的酸疼,陈韬屁股都快要失去知觉了。

太阳渐渐落山,空气又热又闷,胸口像是憋了一团热火,堵的人喘不过气。

陈韬的嘴上裂开了好几个口子,身体似乎快要到达极限,但他还是逼着自己撑下去。

叶蓉手上拿着路线图和指北针,不停地修正着几人的方位。

这是一片流动性大沙漠,大风吹动沙丘,地貌一天一个样,没有任何特征,虽然叶蓉手上有一张电子形成的路线图,但对于沙漠,来说那条红线可远远不够,多亏了经验丰富的塔克吉老汉,一路上虽然艰难,却也避过了不少的风险。

毕竟,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过去的时间里,这里应该曾有人类活动过,偶有一些断壁残垣,只露半个屋顶的古堡、房屋、塔楼,底下大半截都被埋进了黄沙里。

在沙漠中给陈韬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千年的胡杨,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会相信沙漠中也有树。

每一棵树都像一条苍劲的飞龙,所有的树枝都歪歪斜斜地伸向东方,放眼望去,如同一条条真龙在沙漠中奔跑。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历经了上千年,很多胡杨早已枯死,树干被风沙吹得都快平贴到地上,但是它仍然没倒下。

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的云团,大漠中那些此起彼伏的沙丘,笼罩上了一层霞光,干枯的胡杨和波纹状的黄沙,都被映成了金红色,浓重的色彩,在天地间构成了一幅壮丽的画卷。

见了这种景色,众人都不禁精神为之一振,叶蓉取出了背包中的相机,将这如梦似幻的风景记录了下来。

在大家都被美景所醉的时候,陈韬却发现塔克吉老汉盯着西边的落日出神,脸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不安,

陈韬看他脸色不太对,忙走过去问他:“老爷子,怎么了?是不是要变天了?”

虽然没有来过沙漠,但是陈韬从塔克吉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丝担忧。

这已经是陈韬他们出发的第五天,进入沙漠深处的第三天了。

“要起风了,而且这次风暴会很大,筑了沙墙也挡不住,这一次要是挺不过去,我们都会被活埋在沙漠里。”

陈韬听他这么说,心中也不免有些忐忑起来。此时他们的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旦真遇上的大沙暴,他们也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陈韬吆喝了一声跳上骆驼背,想招呼其他人赶紧走路,却见塔克吉老汉慢慢悠悠地从骆驼上取出他那张毯子,不紧不慢地铺在了黄沙上。

这么些天下来,几乎每一次出发前,塔克吉老汉都会向他口中的沙漠之神祈福祷告。

其他人也都习惯了。

陈韬见他气定神闲,完全不像是即将面临灾难的样子,以为他说的大风暴的事没有多严重,也就随之放松了下来。

陈韬正想着和浩子他们一起欣赏这难得的沙漠风景。谁想到塔克吉祷告完了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三下两下卷起毯子,一脸慌张地蹿上骆驼,对着身后的三人放开嗓子破吼了一句:“噢呦呦!不要再看风景了嘛!沙暴要来了,快快地跑嘛!跑晚了就要被埋进沙子里了!”

阴阳假面生
作者的话

《鬼吹灯》是我最喜欢的盗墓小说之一,里面的有些片段至今难忘,每每想起,回味十足,这里学了其中的一个小片段,向《鬼吹灯》致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