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禁墟迷城 > 第一卷,迷谷血树
第1章,树纹铜人
作者:阴阳假面生  |  字数:2998  |  更新时间:2019-10-17 15:42:06 全文阅读

这是一条宽阔的古街,游人的喧哗和商铺琳琅炫丽的灯光,把这座千年老城的黑夜遗忘在了狂奔不止的时光里。天上的月亮大致只有圆满时的一半,暗淡的青辉和地面上绚丽的霓虹遥相呼应,互诉着天上宫阙的寂寞和人世间的繁华。

  街头一个没有名字的木器首饰店里,此时并没什么客人,看店的伙计歪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玩着手机。店中四周的柜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精美木器和漆器。木雕、屏风、首饰盒……个个都是上乘的好货,与简单的店门装饰根本不成正比。

  偶尔还有一两个游客走进来,四处走着看着,惊叹着这些木器的精美,却是很少有人开口买一个。对于这些光看不买的客人,一旁的伙计头都懒得抬一下,拨弄了几下手机,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店后里屋,北方独有的炕头之上摆着个小方桌,一壶白酒和几道小菜,陈韬和发小李浩正聚精会神的听着李老讲述着那神秘惊险的地下世界。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两个月前的一天下午,陈韬照往常一样靠在柜台后面的小藤椅上闭目养神,一个农民模样的老汉缩手缩脚的走进了铺子,怀里揣着个土布包。

  陈韬不耐烦的打量了他一眼,打着哈欠道:“有什么事吗?”

  看着他那身打扮,陈韬不由得嘀咕:“尼玛,该不会是要钱的吧......”

  老汉四处瞅了瞅,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凑到陈韬跟前,带着一股浓重的地方口音道:“老…老板,捏们这收古董呢不咯?”

  嘴巴里那股烟草味熏得陈韬差点吐了。

  “什么古董?”

  听到是来卖货,陈韬坐直了身子,招呼老汉坐在旁边的一把藤椅上。

  老汉先是警惕的四周看了看,拉着藤椅坐到陈韬的边上,掏出了怀里的那个土布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黑布包裹。

  陈韬耐着性子看着那老汉哆哆嗦嗦的左一层右一层解开那个布包

  解到最后一层的时候,老汉一只手按在上面,神秘兮兮地看了一眼陈韬,

  “俺这个古董,可是个好宝贝!”

  “......”

  陈韬有些头大,露出个自认为比较和善的微笑,“拿出来看看,值钱的话,我就收了。”

  老汉眼神里有些紧张,咽了口唾沫,缓缓的打开了包着的最后一层布,一个人形的青铜物件静静的躺在里面。

  “我去,居然是青铜器!”陈韬心里狠狠地揪了一下,只一眼,他的眼睛就再也离不开了。

  难不成还真是个宝贝?

  陈韬招呼店里的伙计阿俊去泡些茶水,让老汉先把东西收起来,起身抬手一引:“老伯,咱们里面说话。”

  老汉先是一愣,抓着布包的手紧紧握住,有些紧张的问陈韬:

  “进......进去说?”

  “放心吧,老伯,我们是做买卖的,又不是土匪。大白天的外面太吵,你这东西,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聊聊。”陈韬的心里一阵无语。

  老汉将信将疑的看着陈韬,那眼神就像陈韬要对他怎么滴似的。

  我又不吃你,有那么可怕吗?

  陈韬扶了扶额头,冲老汉一笑:“老伯你看我像坏人吗?我让伙计给咱泡了茶,再不去就凉了。”

  陈韬不过是个刚毕业半年多的大学生,老汉看着眼前这个孩子一样的年轻老板,紧张的心也是放了放。点了点头,起身向屏风后的内屋走去。

  陈韬无奈地摇摇头,跟在后边。

  屋内,陈韬招呼老汉倒了茶,伸手接过青铜人,仔细的打量着。

  这确实是一件货真价实的青铜器,大概有手掌那么大,造型看着像个简化的人形,但又不是人。

  铜人表面很干净,应该是已经被这老头用水冲洗过了。

  头部的部分是一个空心圆,很是光滑。

  胳膊的部位下垂,手臂很长,手掌是一个整体,延伸在胳膊的末端,双臂呈现一个半张开的状态。

  铜人的双脚是一个倒月牙造型,双脚分开上弯,看着倒像是一个卡子。

  铜人整个造型略显扁平,大概有一个大拇指那么厚,入手略沉,铜身线条流畅光滑,应该是整体实心浇筑而成。

  让陈韬奇怪的是,铜人的身体正面有很多像树皮一样的小凸起,后背上有个奇怪的纹路图案。

  看年代,这玩意少说也在商周时期,陈韬手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商周时期的玩意,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陈韬掂了掂手里的铜人,看着老汉:“这东西我要了,五万。”

  “五…五万!”老汉吃了一惊,

  五万块钱,对老汉这样的地道农民来说,比他们辛辛苦苦的几年的收入还高,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怎么,嫌少?”陈韬静静的看着老汉,虽然他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但他能确定这是个货真价实的青铜器,拿到黑市炒一炒,绝对不是个小数,几万块钱,根本不值一提。

  “不不不,老板,不少不少,俺卖!”

  “不过,老伯能说说这个哪里来的吗,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啊......”

  老汉把瓷杯里的茶一口喝干,吧咂着嘴,吐出一根茶叶。

  “老板你这茶有点苦嘞。”

  陈韬看着脸一阵抽搐,乖乖,这可是正宗的碧螺春,你这是当大碗茶喝呢!

  老汉抹了一把鼻子,嘬着牙花子道:

  “这东西,是俺刨地的时候从土里头刨出来的。一锄子下去咣的一声,俺还以为刨着石头咧。”

  “俺掏出来一看,是块烂铁,寻思着回家了拿来垫墙缝嘞,结果回家了俺娃儿拿着耍了放水里给洗咯!”

  “俺婆娘一看,说这不是烂铁,是古董!可值钱哩!俺就偷偷的拿出来卖咯,不敢在俺本地卖,坐了了火车,上这头卖。”

  说完,老汉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发现茶没了。

  陈韬给老汉满了茶水,老汉拿起杯子猛喝了一口道:

  “俺啊,从山西那边过来,俺们那个地方,叫黑子沟,人少,没得什么钱,都是庄稼人。镇上县城里那些有钱人,来都不来俺们村。”

  “前些年,村里一个光棍在地里头挖了个罐罐,卖给了收古董的,没几个月就娶了媳妇,现在娃都能满街跑哩,想不到俺这东西还真是个宝嘞!”

  东西卖了钱,老汉显然很高兴。陈韬招呼着那个老汉聊了好久,天快黑的时候,给了那老汉五万块钱,厚厚的一摞红票子。老汉拿黑布包了,塞在他那个破土布包里头,揣怀里捂得严严实实的出了门。

  陈韬送那老汉出了店门,看着那个远去的佝偻背影,手里摩挲着那个铜人,

  “黑子沟......这个地名怎么怎么有些耳熟.....”

  摇了摇头,陈韬转身向店里走去。而他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他回去不久,店门斜对面,一个佝偻的身影正藏在黑暗里看着陈韬,嘴角轻笑,露出一口的黄牙......

  晚上,龙叔回来吃饭,饭桌上,陈韬神秘兮兮的说道:“叔,我今天可是给您干了一件大事!”说完嘿嘿一笑,脸上尽是得意。

  龙叔姓狄,全名叫狄义龙。

  龙叔以前还有个哥哥,两人无父无母,他的哥哥带着他到处流浪,一路乞讨。遇到爷爷的时候,龙叔的亲哥哥因为偷别人的钱包被发现,打的半死不活的丢在路边,小小的龙叔在一旁哇哇的哭着。

  爷爷可怜他俩,一并带了回来抚养,收为徒弟教他们本事。

  可惜的是,龙叔的哥哥在一次下洞的时候中了招,彻底留在了那里。

  龙叔膝下无子,打小对陈韬很是疼爱。

  陈韬大学毕业后,龙叔知道他将来多少也会接手家里的一些生意,干脆直接把自己盘口边的一个小店丢给了陈韬,反正有自己在,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龙叔给陈韬夹了点菜,瞟了他一眼,看他一副鬼精鬼精的样子,淡淡的说道:“什么事?”

  陈韬神秘一笑,从兜里掏出了那个树人,在龙叔眼前晃了晃:“呐,正儿八经的青铜器!”

  龙叔本来本以为这小子又在搞什么瞎名堂,看到他手里的东西,眉毛顿时一挑,陈韬看着脸上的得意更甚了。

  怎么的,不错吧,来啊!夸我啊!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龙叔看着陈韬,眼神里闪过一抹的复杂的神色。

  他伸手接过铜人,在确认一番之后,抬头问陈韬:“说吧,哪来的!”

  ???这好像不太对啊......

  陈韬偷瞄了一眼龙叔的脸色,心知他不是在开玩笑,连忙一五一十把下午的情况跟龙叔说了。

  龙叔摩挲着下巴听着,也没说什么话,只是招呼着陈韬继续吃饭。

  深夜,阳台,龙叔他看着手里的铜人,深深地吐了个烟圈,如同一个幽灵,缓缓的飘散在这城市的上空。

  “这么快,就盯上了么?师父,这盘棋,终究是到了这一步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