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华年 > 正文
第001章 初夏的最后一朵玫瑰(上)
作者:亲亲雪梨  |  字数:5545  |  更新时间:2018-11-14 11:02:18 全文阅读

(欢迎来到这个温情与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这一群少年们的成长。成长或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写在卷首)

1996年夏天。

大李家村的午后炎热而宁静,墨水河缓缓流淌,将这个单一姓氏的大村子分成了南北两半。

姥姥家、舅舅家在北岸,两座并排的瓦房坐北朝南,门前不过二十步便是河岸,一排茁壮的柳树静静地立在岸边。

姥姥家不大,大门东西两侧各有一排竹篱笆,绕着房子围成一圈,只把大门留了出来。篱笆上缠绕着鲜艳的牵牛花,围墙上爬着金银花、爬山虎,繁而不乱。篱笆里,玫瑰都谢了,只剩下各色的月季争奇斗艳。大门西边栽着一棵大槐树,东边则栽着一株合欢树,一到夏天,粉色的花朵如同烟霞一般。后面的院墙下栽着几棵香椿树,姥姥时常会摘一些嫩芽炒鸡蛋,能让孩子们吃一大碗饭。

走进小院,东边是用水泥铺成的,西边则开辟了一块小菜园,菜园外面铺着方砖。门口种着一排竹子,院子西北角种着一棵老杏树,最西边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葡萄。葡萄架下有一张凉床,姥姥坐在凉床上,一针一线地缝着衣服。土狗小黑乖巧地趴在凉床下,不停地吐着舌头。

屋里那台十八英寸的“大脑袋”电视机正在放着《白眉大侠》,七岁的乔琳和四岁的李宝庆并肩坐在炕上的凉席上,一人捧着半个西瓜,入神地盯着电视。宝庆是舅舅家的表弟,乔琳很喜欢他。见他动作笨拙,半天挖不起一块来,乔琳便挖了一大块喂到了他嘴里,并细心地为他擦了擦嘴。

虎头虎脑的宝庆指着电视,奶声奶气地说:“开始了!”

五颜六色的特效镜头瞬间吸引了两个孩子的目光,在唱过一段主题曲之后,乔琳一抹嘴边的西瓜,右手一举,跟着电视里喊了起来:“刀是什么样的刀?”

李宝庆马上兴奋地接了下去:“金丝大环刀!”

“剑是什么样的剑?”

“闭月羞光剑!”

……

“情是什么样的情?”

“美女爱英雄!哈哈哈哈……”

乔琳和宝庆一问一答,最后又亢奋地跟着女声唱了起来“他的故事被人们竞相传颂”。他们的声音太大,把小黑惊醒了,它迷迷瞪瞪地站起来,转着圈汪汪叫了好几声。姥姥拍了拍它的脑袋,它才乖乖地趴下了。

姥姥往屋里看了几眼,笑问道:“就那么好看啊?”

这一集正好演到徐良去杀武圣人,两个孩子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嘴里的西瓜籽也忘了吐,听到姥姥的问话,二人也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

姥姥不放心,进来看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宝庆啊,你都吃成小花猫了!”

宝庆揉着小脚丫嘻嘻笑着,姥姥摸了摸他圆滚滚的小肚子,将西瓜拿到一边,不让他吃了。宝庆眼巴巴地看着表姐,说道:“我还要。”

乔琳看得入了迷,随便挖了一勺给宝庆,也没看他能不能吃到嘴里。宝庆张着嘴“啊”了半天也没吃到,却也不急不恼。

剧情在推进,乔琳的精神高度紧张。在徐良闯入圣人谷的那一刻,姥姥的大门突然“呼通”一声被撞开,乔琳的妈妈李兰芝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她马马虎虎地喝了口水,不由分说拽起乔琳就往外走,好似绑架一般。乔琳哭得惊天动地,不停地喊着姥姥。

李兰芝不理女儿的挣扎,跟姥姥说道:“妈,快开学了,一大堆事都要忙,我就不去兰云(舅舅)家了,这就回去了。”

姥姥说道:“知道,你们开学都忙。不过,你和琳琳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呗!我去地里给你们掰几个玉米,你不是爱吃煮玉米么?”

李兰芝却坚持道:“我就今天有空,再不把她接回城里,可就没时间了。”

宝庆早就听说表姐要回城里上小学了,没想到今天就要走了。一向乖巧的他顿时大哭起来:“我不喜欢姑妈!我不让姐姐走!”

李兰芝没时间哄宝庆,便从包里掏出一包糖果,说是给宝庆的,便将乔琳抱走了。乔琳不停地蹬着腿,哭声震天响。李兰芝粗暴地将她塞进同事的车里,将姥姥收拾的行李扔进了后备箱。

姥姥不放心地追了出来:“你家里三个孩子,琳琳回去住哪里啊?你可别又把她放她小姨家里啊!”

“收拾好了,不用担心。”李兰芝干脆地说道:“天热,快回去吧,八月十五我再回来,到时候给你装电话!”

乔琳还在哭着,李兰芝板着脸说道:“你再哭就下车,自己跑回家去!”

乔琳咬住嘴唇,再也不敢哭了,趴在车窗上,看着姥姥的身影越来越小。

姥姥站在大门口,手里还拿着刚才缝制的那件的确良小裙子,惆怅而又无奈地说:“明天就做好了,可你偏偏今天走了!”

***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留在姥姥家!”

乔琳猛然醒了过来,茫然四顾,这才发现老师同学们都在看她,还有人在捂嘴轻笑。

这是港城市颇有名气的一个补习班,狭小的教室里满满当当坐了二十个人。教室后面贴着一排考试成绩、优秀学子照片,最醒目的地方贴着一张国足的海报,队员们在嘶吼咆哮着,表情虽然狰狞,但充满了血性。

最上面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

原来现在已经到了2002年,这是乔琳回到城里的第七年,再过几天,她就要成为初中生了。

乔琳小心地擦掉脸上的口水,怯怯地看了老师一眼,然后羞愧地低下了头。

唉,都怪头顶上那个笨重的吊扇!嗡嗡嗡嗡地像催眠曲一样,硬是把自己给催眠了。若不是梦到跟姥姥分开,心里太难受,这节课估计又睡过去了。

“乔琳!这次模拟考试,全吉祥路小学就你没有进步!就你这成绩,就算抽签抽到了考试资格,又有什么希望考进二中?我劝你还是把资格让给别人,早早弃考吧!别占着…”

胖胖的老师留着齐耳短发,眼睛躲在厚厚的镜片后面,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乔琳难堪地低下头,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转。

同桌赵琳琳轻轻捅了捅她,小声道:“没事哒,别往心里去。”

赵琳琳是从开发区过来的,每次来市里都得坐一个半小时的车。或许因为名字里都有个“琳”字,她和乔琳很投缘。乔琳听了她的安慰,苦笑了一声。

老师也觉得自己说得太重了,她喝了一大口胖大海泡的水,说道:“但愿你能自觉点儿,让你的数学跟语文英语一样好。”

乔琳讷讷地点点头,在文具盒上胡乱画着,小燕子的眼睛已经全被她涂成蓝色了,透着一股诡异的光。

六年级了,同学们的文具盒大多都有各种酷炫的机关,按一下能啪啪弹出好几个暗格的那种。可她的只是一个双层的铁盒,而且已经用了一年多了,贴画还是前年《还珠格格》风靡大江南北时贴上的。

老师刚发完火,插着腰缓了口气,苦口婆心地说道:“你们千万别信那些心灵鸡汤,说什么以后还有机会。要知道,考个好初中比上个好高中重要多了!这就好比投胎投了个好人家,比别人赢出了一大截!”

学生纷纷点头,老师这才重新开讲“这题一眼就能排除A,打死不能选B,D根本与问题无关,那要选哪个?”这种烧脑的数学题乔琳根本听不懂,她枕着胳膊看向窗外,初夏时节,已经能听到蝉鸣了。

如今的夏天,没有浸在古井里的西瓜,没有姥姥自制的老冰棍,没有《白眉大侠》和《新白娘子传奇》,不能再跟舅舅和宝庆去树林里捕知了了,也不能带着小黑,跟四姥姥他们去瓜棚里看西瓜了…

对她来说,这样的夏天,不过比其他时间热一点而已,再没有任何不同了。

不过今年还是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因为今年有世界杯,而且,中国队第一次打进了32强!乔琳是个小球迷,想到待会儿下课就能回家看球赛了,顿时又嘿嘿笑了起来。

港城连一支职业球队都没有,不过港城球迷对足球的热情不比任何一个城市少。更何况今晚中国队跟巴西队比赛,港城的球迷都跟过节似的,大街上到处都能看到身穿红色球衣、脸上画着国旗、围着“中国队必胜”头巾的球迷。每家商铺都放着“gogogo哦累哦累哦累”,尽管这首歌根本就不是这届世界杯的主题曲,但它俨然成为足球的代名词。或许是因为这些的存在,号称“慢城宁海”的港城,也变得热情似火。

终于挨到下课,赵琳琳神秘一笑:“老地方?”

乔琳的肚子早就饿扁了,便痛快地点点头:“走呀!今天我请你。”

两个少女匆匆收拾好书包,不料长发女生沈春晓站在了乔琳面前,愤愤地质问道:“乔琳,你妈不是二中老师吗?你不是可以直接进二中吗?为什么还占着考试名额?”

她不问还好,一问就戳到了乔琳的伤心事,她低头道:“我妈没给我报名。”

沈春晓冷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少撒谎了,占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用,你妈是傻子吗?”

乔琳本来就很生妈妈的气,被她一刺激,心里更是难受。于是,她气呼呼地说:“我们一家都是傻子,就你聪明,你高兴了吧?”

沈春晓依旧冷笑道:“你家人才不是傻子呢!你姐姐不是去年考上复旦了吗?听说你哥哥在二中高中部也是数一数二的,怎么你的成绩就这么差呀?难不成…你们根本就不是亲生的?”

沈春晓一脸好奇,眼底深处却有几分得意而又不怀好意的神色。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我们不都是独生子女吗?你们家为什么有三个孩子?”

你们家三个孩子,都是亲生的吗?

这是乔琳从小到大一直被问的问题,她很想在胸前贴一个牌子——再问自杀!

她也想不明白别人为什么对这个问题这么好奇,不管是不是亲生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乔琳涨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刚才的数学老师却重新回到教室,大喝一声:“你们下课了还不走?墨迹什么?连下堂课也一起听了?”

同学们这才纷纷散开,乔琳感激地看了老师一眼,感谢她替自己解围,老师却若无其事地走了。

沈春晓悻悻而去,颇为不甘心。她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诺基亚手机,夸张地打起了电话:“妈,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嗯…去肯德基吃点儿,再去学习会儿,晚上再回家。”

在乔琳看来,有手机的确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能去肯德基吃汉堡、喝可乐也是值得炫耀的事。小小的港城没有几家肯德基,乔琳也没有那么多零花钱去吃肯德基。听说肯德基是不赶人的,里面还有空调,有钱的女生常去那里吃饭、看书,这些都是港城最时髦的小事。

沈春晓还在用全班都能听到的声音讲着电话,赵琳琳深呼一口气,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她的手机虽是国产的,却是彩屏的,好像是那个“手机中的战斗机”,比很多大人用的都好。

“等我一下!”

乔琳生怕她回去跟那个女生比较,便拉住了她:“你要干嘛啊?”

赵琳琳再次神秘一笑,从通讯录里找到“沈春晓”,便拨了出去。诺基亚手机通用铃声顿时响了起来,正在“打电话”的沈春晓慌张地捂住手机,四周却都已响起了嬉笑声。

赵琳琳得意地晃着脑袋:“继续打啊!哦,不,继续演呀!”

沈春晓气得一跺脚,拎起书包就逃出了教室,不再理会同学们的嘲笑声。

乔琳佩服地说:“你怎么这么厉害?”

“她手机屏幕一直都是黑的,怎么可能在打电话嘛!”赵琳琳又说道:“我跟她是一个小学的,她虚荣心可强了呢!如果不刺她一下,她会吹到天上去。”

乔琳笑着说:“好啦,不理她了,咱们去二中门口吃串去!正好我妈调研去了,今天可以放心吃!”

***

六点半了,“吉祥馄饨馆”几个大字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黄色,门口立着一块牌子,上面用工整的楷书写着“今天球迷包场,明天再做馄饨,见谅”。

吉祥馄饨馆大概有五十平米,客人吃饭的地方大约三十平米,后厨东面连着一个小房间,乔建军和儿子乔楠就住在小房间里。

吉祥馄饨馆虽然是个小饭店,但是到处都擦得干干净净的,每张桌子都用玻璃压着纯白色的桌布,桌子上居然放着印着蓝绿小花、柔软舒适的高级纸巾,墙上挂着几个小竹筐,上面插着时令鲜花。现在是夏初,里面插着鲜红色的玫瑰,整个小饭馆都弥漫着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情十分愉悦。

难怪老主顾常说,这不像馄饨馆,反倒像个咖啡店,小资得要命。要不是馄饨好吃又便宜,他们才不来呢!

靠近正门的地方放着一台二十一英寸的大脑袋彩电,正放着《点歌台》栏目。在后厨门旁边放着一个三层的小收纳柜,下面两层各放着金庸小说全集、日本漫画。最上面那层没有放满,但全是一个名叫“乔木”的作家的书。老主顾们隐约知道,“乔木”貌似是这家老板住在海外的一个亲戚。

书柜顶上放着乔家的全家福,那是大女儿乔璐考上复旦时,乔家一家五口在“吉祥馄饨馆”招牌下拍的。乔建军和妻子李兰芝坐在凳子上,乔楠、乔璐、乔琳按照身高依次站在后面,乔楠露出了一排大白牙,乔璐笑得温婉含蓄,最小的乔琳刚跟哥哥吵完架,嘟着嘴有点儿不开心。

用现在的话说,他们三个孩子仿佛排成了一排wifi信号。

乔建军在后厨忙碌着,熟练地用油热着锅,脸上淌满了汗水,他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一把。厨房里已经摆好了几个菜,辣炒花蛤、辣炒长海螺、油炸花生米,等等,都是看球的必备小菜,乔建军准备了很多。地面上还堆着好几提啤酒,他今晚要跟这群老哥们看个痛快。

下一道菜,他要炸薯条,这是小女儿乔琳点的。乔建军本来根本不知道薯条是什么东西,只是听说那些洋餐厅里都炸这玩意儿,上次有几个高中生来吃饭,乔建军跟他们要了几根,就知道怎么做了。

土豆下到油锅里,激起一阵“呲呲”声。乔建军隐约听到有人闯了进来,一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谁。

“老板,来一碗馄饨!”这嗓音脆生生、甜津津的,就好像是熟透了的西瓜,被一刀切开的那种声音。

乔建军不知不觉就笑开了,附和道:“外面那位小朋友,你想吃点儿什么?”

乔琳叉着腰,小大人似的说:“老规矩,先来一碗荠菜猪肉的!”

“好嘞!”

正好土豆也炸好了,乔建军熄了火,端出一碗馄饨来。乔琳跳着说道:“老爸,你怎么当真了呀?我不饿!”

乔建军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疑惑地说:“这不到饭点儿了吗?你不饿?”

乔琳刚跟赵琳琳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烤串,肚子撑得要命,什么都吃不下去,可又不敢跟爸爸说跑去吃零食了,便懒懒地趴在了桌子上。

乔建军有些失落:“那我先留着,你不吃的话,待会儿给你哥吃。”

乔琳像小狗一样吸着鼻子,笑眯眯地问:“老爸,你炸薯条了?”

“嗯,要吃吗?”

“要吃要吃!”

乔琳嚼着薯条,正好点歌台里放着孙悦的《大家一起来》,她跟着音乐手舞足蹈起来。前几天在最后一次六一汇演上,她还表演了这首歌,而且是领舞。虽然家人都没有去看,不过同学们都说她跳得好。

“琳琳,你吃完薯条,去把成林叫过来吧,今天他妈妈去乡下搬他奶奶去了,他肯定没地儿吃饭。”

“好,我给他打个电话!”

乔琳边往嘴里丢薯条,边朝电话走去,却被爸爸给拎了回来:“大小姐,就200米,你去把他叫来不行么?电话费不要钱啊?”

乔琳拍了拍手上的残渣,调皮地行了个军礼,模仿港片里的腔调说道:“yes sir!”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