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尘脉 > 邺都煮雨篇
第二章 任重而道远
作者:棠鸿羽  |  字数:2328  |  更新时间:2019-04-19 11:59:49 全文阅读

邺城,大齐帝都。

繁扰的邺城,行人川流不息,游湖之上船只林立,高挂‘赏花会’旗号,才子佳人吟诗作对,岸边围观者众多。

此时城门口一辆不起眼的蓝蓬双辕的马车,摇摇缓行,在游湖边数丈之地停了下来。

“已经八年多没有回到邺城了,这里还是如此热闹繁华。”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邺城,苏扬不免发出感叹。

“阁主,景王爷特地让我们回来,正是为赏花会开办一事。没想到邺城如此轰动,这文人可是越来越昌盛了。”蓝冰月轻声说道。

苏扬抿了抿略显苍白的嘴巴,说道:“赏花会之前从未有之,而且据说是文臣与陛下商议,圣上亲自举办。我此次回来,必然有很多人会关注,正好可以拿赏花会来打掩护。”

“好久没有回来了,我们下去散散步,步行去景王府吧。”

苏扬被蓝冰月搀扶着下了马车,后者拽着缰绳,牵引着马车缓慢跟随。

几乎快要走出半条街道的时候,突闻前方骏马嘶鸣,一名青年男子,坐在骏马背上,不顾周围百姓,肆意妄为。

苏扬本不在意,没想到此人竟然勒紧缰绳,停在了其面前。他先是斜眼上下打量了苏扬半晌,继而冷笑道:“我说怎么觉得有些面熟,原来是当朝驸马爷在此啊,真是好久不见。”

“不过你还真有脸回来啊,公主是因为你才死的,真不知道陛下知道你回来后,会怎么想?”

微微抬眼打量了一眼此人,苏扬略显不悦,他讨厌仰着脖子看人,更忌讳有人在他面前提及公主去世的事情,因为那是他一生都无法磨灭的痛苦。

而这名男子,名叫马台费,乃是当朝中书令的幼子,娇惯任性,典型的纨绔子弟。可谓是人人喊打,让百姓敢怒不敢言,口碑极差的一个人。

见到苏扬未说话,马台费不由很是恼怒,故意驱马,面朝向他。双腿夹紧马肚子,让其前蹄抬起,故意恐吓苏扬。

蓝冰月却是当即面色一寒,手指轻弹,一缕几乎看不见的气芒呼啸而出,正击打在马肚子上。骏马嘶鸣一声,仿佛受惊一般,四蹄乱踏,上蹿下跳。

马台费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抓紧缰绳,口中疾呼:“你这个畜生,在搞什么鬼?!”

许也是骏马听懂了,马台费是在骂它,心中表示不忿。老子肚子疼的要命,你不说关怀一下,竟然还好像是你吃亏了一样,看我不摔你个四脚朝天。

在骏马刻意加无意的驱使下,马台费仰身从马背上摔了下去,目露惊恐,四肢不听使唤,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紧跟着骏马不管不顾,扬长而去,惹得围观的老百姓,惊呼声不断,纷纷闪避。

“嗤......”苏扬没有忍住,看到此幕,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笑,可恶!”马台费感到面上无光,爬起身,抡起拳头就打向苏扬。

好像揍苏扬一顿,他的面子就能找回来一样。

不过他的拳头距离苏扬尚远,却已经止步不前。只因蓝冰月正伸手抓住了马台费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就听得咔吧作响。

“哎呦!疼疼......!”马台费苦不堪言,面部通红,好像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苏扬摆摆手,制止蓝冰月,向马台费说道:“马公子,平常没事多读读书,成日舞刀弄棒的成何体统,也没见你多厉害啊,应该还没达到骨武境三品吧。”

“苏扬,你少来这套,你就是个废人,没到骨武三品我也能弄死你,咱们旧仇加新怨,你给我走着瞧!”马台费一撅一拐的落荒而逃。

“哪来的旧仇?”苏扬倒是很疑惑,他不记得跟马台费还有什么恩怨啊?

不过像他这种人,无关紧要的小事,也会记在心里。要真让苏扬去想,恐怕恩怨大了去了,不过要说恩怨,苏扬不禁想到了马台费的父亲,继而撇嘴冷笑。

经历此事,苏扬也没心思散步了,当即上得马车,前往景王府。

“哎呀,快进去通禀,大公子回来了!”这时正好有下人在门口忙活,一个眼尖的男扑扭头瞅见他们,立即高声叫了起来,同时一众人迎上来请安。

苏扬下得马车,入目便是硕大的牌匾,‘景王府’高高悬挂,十分显眼。

站在院子中,苏扬正自愣神,迎面一中年男子走来,步伐沉重,一身锦衣,鬓角发白,脸上皱纹清晰可见,这正是堂堂景王高墨,纳界境巅峰的高手,大齐唯一的王爷。

“孩儿见过父亲。”苏扬神色恭肃的上前拜倒。

“起来吧。”高墨抬了抬手,眼眸微颤,似乎想要斥责于他,但最终还是没有将狠话说出口,反而说道:“你外出数年养病,若不是我空镜传书,恐怕你都不会回来吧?”

“娘亲呢?”苏扬沉默了片刻,没有回答高墨的话。

“皇后娘娘请她到宫中叙话,不在府内。”高墨叹了口气,似乎对苏扬无可奈何。

“父亲,孩儿已经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

简单的对话,似乎隐藏着无限的亲情,父子俩双目对视,似乎都能知道各自心中所想。良久后,相视而笑。

景王府中,父子俩久别重逢,自然有很多话要说。

高墨坐在堂中,满脸疼惜的看着苏扬,低声说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但我已经找到了治愈的方法,父亲不必担忧。”苏扬说道。

“那就好。”高墨点点头,随即看了看苏扬略显苍白的面庞,还是叹息道:“修行者的时代,已经不像往昔那般昌盛,但现今的情况,武力却是必不可少。只靠文人的嘴巴,无法做到真正的安天下。”

“修行界不比以往的鼎盛时期了,修行者空有修为境界,却没有相对应的功法秘籍。虽说只是普通功法,高手施展起来,威力也会翻倍,但依然比不上高等功法。御诀道藏问世,搅得天下大乱,修行者纷纷露面。我当年已经将刻着御诀心法的羊皮卷焚毁,这才苟延残喘,得一线生机。”

苏扬貌似不太想回忆当年的场景:“虽然如此,当年邺城之战,还是导致经脉损毁,修为尽废。两者相加,无人再将我放在眼里,可世人谁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并非真的需要三十年。”

“两年恢复,八年的时间准备,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懵懂少年,我变得更加沉稳,我的复仇之心,从来没有消失过。”

高墨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皮微抬,轻声道:“放手去做吧,我们景王府的势力,将永远是你的后盾。”

“父亲放宽心,除了我们父子的身份,需要给孩儿做掩护外,其他事情,我自有后手。”

苏扬明白,再一次入世,必将任重而道远,但他不在乎,不论前方有多少荆棘遍布,都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