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激流勇进 > 正文
第九章 日本浪人
作者:覆手  |  字数:2207  |  更新时间:2018-01-24 21:10:27 全文阅读

  “证据?”

  “有啊,狗哥,你看那两块木头板子,那不就是船的甲板木吗?”

  两个汉奸屁颠屁颠的将两块甲板木抱了过来,刚才那两个土匪可就是用这玩意狠拍了他们三个汉奸的啊!

  “果然啊,这回证据确凿了,走,我们回沧州,请清田队长给我们作主。”林二狗用力挥了下手,转身就走。

  另外两个汉奸抱着甲板木,也紧跟着离开了。

  “我去,这甲板木本来我们是要收起来,避免被日本人盯的,没想到成了指证土匪的证据了啊?”

  当这三个汉奸走后,胖小和洪锋从一颗树后转了出来。

  原来洪锋二人也没有真走,他们就是看这三个汉奸接下来会干什么呢。

  洪锋抬手揉了揉下巴,道:“貌似这回有点玩大了哈!”

  ……

  “什么?你们把小黄山上的土匪给黑了?”

  一个小时后,东村老村长一脸惊讶的盯着洪锋和胖小问道。

  胖小扭着脸,嘿嘿笑个不停。

  洪锋道:“老村长,我们也是没办法,汉奸摸到我们这边来了,当时胖小也算是灵机一动,顺手就把土匪们给黑上了。”

  说话间,洪锋把那两根金条也交给了老村长。

  咕噜!

  老村长看着这两条金灿灿的黄鱼,眼睛也瞪大了,还用力咽了口口水。

  “好吧,不管是日本鬼子,还是土匪都不是好东西,黑他们也对,让他们互相掐去吧。”

  老村长把金条拿了起来,一脸凝重的说道:“这东西放到我们手里,迟早是祸,洪锋啊,明天你跟我进趟城,咱们得把这两条黄鱼变成……碎银子和一些生活用品,这才不显眼。至于法币,那玩意就不要了,你和胖小弄到纸票子就留着自己用吧。”

  “好嘞!”

  洪锋和胖小子一脸兴奋的应道。

  老村长又说道:“还有,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不要告诉其他人。胖小,你小子身体壮实,一会喊上小五,赶紧把剩下的余粮也都藏山上去。小锋,一会你去告诉瘦子一声,让他平时去小黄山那边看看,看小鬼子和土匪会不会真掐起来。”

  ……

  傍晚时分,林二狗三人也回到了沧州城。

  在沧州宪兵队大院的某间办公室内,林二狗正唾沫横飞的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一个看样子只有三十多岁的青年日本军官,坐在办公桌后,脸上透着高冷傲气,左手握着一把日本军刀,右手放在桌子上,五指轻轻律动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出嗒嗒声。

  “清田队长,我有九成把握,小黄山上的土匪就算不是大运河上的游击队,至少也跟游击队有关。”林二狗足足说了十多分钟,最后下了结论。

  “土匪二当家亲自打了你们,还用甲板木打你们,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我们皇军。”清田队长拍案而起,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对对,这些土匪太不像话了,如果不给他们点颜色,以为咱们皇军怕了他们呢!”

  “太君,我觉得咱们是该把这群土匪给剿灭了,这样当地的百姓还得感激皇军大嗯呢,得民心啊!”

  林二狗身后的两个汉奸也跟着添油加醋。

  青田队长道:“明天我们要迎接井上大佐和他的井上联队,这次井上大佐的部队是路过沧州,最多逗留两天,两天后我们就去小黄山巢匪。”

  ……

  次日清晨,洪锋套了架马车,准备跟老村长进城。在夏晓妍家休息了一晚的李冬梅也要离开,正好搭一段顺风车。

  “冬梅大姐,你准备去哪?”洪锋赶着车出村后,扭回头问道。

  李冬梅道:“你们要进城,就把我扔在老东城门外面就行了。”

  “好,坐稳了哈!”

  洪锋手中的马鞭子一甩,抽出啪的一声脆响,“驾!”

  两个小时后,洪锋的马车进了沧州城,李冬梅早在老东城门外下了车,此时她站在官道边的一间茶铺前,看着城门方向若有所思。

  “冬梅,你能平安回来就好,同志们可都很担心你呢。”一个穿着粗布坎肩的中年走到李冬梅的身边。

  李冬梅道:“经过这次在河上的战斗,我想以后我们的行动要谨慎些了,日本人已经变狡滑了。”

  “他们不仅是狡滑,这些侵略者还打着别的主意,最近在沧州出现了不少的日本浪人,明天井上联队也会路过这里,貌似都跟一件大事有关,咱们回去再说。”

  “好,我也正想跟组织说一下洪锋这个人,他是人才……”

  日本人虽然占领了沧州,可城里的秩序却并不像想像中那么混乱,街道两边的商铺都在正常营业,老沧州有些街道上,还有传统的打把式卖艺人存在。

  沧州做为中国的武术之乡,街头卖艺的人很受欢迎,虽然这些卖艺人的真功夫不见得很好,可的确耍得很精彩,总会赢得一片片叫好声。

  在老村长的指示下,洪锋牵着马车,停在了一处名叫李记的大铁匠铺门前。

  “小锋,我进去会会老朋友,那两条黄鱼就指望这里处理了,你在外面看着马车,别乱跑哈。”老村长甩腿跳下马车,腿脚灵活度一点不像个老人。

  “好嘞!”洪锋应了一声,将马缰绳系在门口的拴马杆上,然后坐在车前看热闹。

在李记斜对面的十字路口处,就有一对父女正在打把式卖艺,父亲是四十多岁的强壮汉子,女儿是个看样子十六七岁的干练女孩。

  此时中年汉子刚表演完铁掌断砖,赢来一片喝彩声,随后中年抱着拳说道:“父老乡亲们,我赵大同和女儿在这条街上卖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承蒙乡亲们厚爱,一直赏我们父女俩吃饭钱,今天我再卖点力气,给大家演一手……”

  “华而不实!”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而且极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赵大同的话,所有围观看热门的人都循声看去,一个穿着木屐,脑后扎着小辫子的日本浪人走了出来,还用嘲讽的口气说道:“中国武术就是这么胡乱硬练,完全不注重实战,你用手砍断多少砖头也没用,真正跟高手对决时,你要面对的是人,是会动的人,可不是挺着你打的砖头。”

  听了这位日本浪人的话,赵大同的脸色冷了下来。正拿着铜锣四处讨赏钱的女儿也停下了动作,一张漂亮的脸蛋上也升起一层寒意。

  所有围观的人此时也都安静了,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了很多。

  这日本浪人见自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还抬手指着赵大同挑衅道:“支那人,你用什么眼神看我呢?不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