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冥雀 > 正文
002 扬帆起航
作者:四楼空气  |  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23-02-01 12:25:22 全文阅读

“唰~~~”眼光传送。

你做到了!别害羞,你就是焦点!今晚你就是全场最亮的崽。

‘韩冬’:“恭喜你啊!无短粗武大郎。”

“噗~哈哈哈哈哈哈……咳咳”

唉:-我不知道这时代水浒传出来了没有,但我知道祸害武大郎的金瓶梅肯定出来了。

“咳咳,去查下有没偷他们的鱼”毛厨帽双手叉腰按着腰牌给了花臂兄弟团一个眼色:“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韩冬’转身坐到火堆前扒拉起火堆烤起晚饭,对着毛厨帽说道:“分你半截龙身一条花鱼,换点盐巴和炒米,或者米糕。”

毛厨帽转身去跟架牛车的老头嘀嘀咕咕,过了一阵子就提了一小袋回来。‘韩冬’看了一眼他的腰带,心想:歪嘴战神这个牌坊暂时立起来了,千万不要塌方啊!

转头跟个拿着砍柴刀的小螳螂招手指了指竹林。

掂了掂小袋,打开一看看到几个油纸包的小纸包,伸手一捏,应该是盐,剩下的是炒米,五斤左右。拿了三小包盐,在芭蕉叶上倒了三斤左右的米,把跟米掉出来的铜钱捡回袋子。用小螳螂的砍柴刀劈断了龙身,连同那七八两的花鱼用芭蕉叶一包跟袋子一起递给了毛厨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讫两清。”“两清了。呵呵……”毛厨帽一脸腰牌,很严肃。

毛厨帽问道:“不知公子贵姓啊?”

“忘记了,过两天就去报官。”

毛厨帽继续:“其实你跟我报一样的,多个朋友多条路。”

‘韩冬’严肃的看着他:“朋友?地震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毛厨帽心里感觉有点发毛:“对对子非我强项,朋友见笑了。”

‘韩冬’忙着砍竹子,挥舞着砍柴刀:“我左青龙,右白虎,手执一把白纸扇,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说完不再理会毛厨帽提着两根竹筒去清洗了。

洗完竹筒回来看到柴刀小螳螂眼勾勾的看着,直接给了一脚:“不会自己弄么?”倒米,洗刷刷洗刷刷……“这是哪里啊?”,“平湖陆家湾啊!”看着‘韩冬’洗米指着南边:“浔泷江、东边是县城,平湖就在下面,很多人都在那扎营。”“你们村就这些人?”“在后面挖石头,我们负责修路,跟着村头比较轻松。”

天地赐予的美味,往往需要合适的水量和刚好的食盐;蕉叶封盖,碳火埋起来。

左右眯一下,见毛厨帽跟他们开会去了,无聊帮柴刀小螳螂弄起了竹筒饭。看到小螳螂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野菜雷公根一把没收了一半:“这些我帮你保管。不切碎了塞进去?煮不了粥,竹子太嫩了会烧掉。吃点干的,去搞滚水喝,喝生水会得病拉肚子!”

“这是什么?茶水啊!哦哦哦。”‘韩冬’:我有橘麻麦皮讲了。

‘韩冬’:“我来这多久了?”小螳螂一脸震惊

“我被敲了闷棍,头有点痛。有些事情不记得了!”‘韩冬’摸着后脑勺自言自语地说着。

小螳螂刚要开口,“嗯,算了。估计你也不知道。”‘韩冬’:“唉~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时兮,命兮”…………

毛厨帽:“朋友,我旅帐那边还有空位,一起过去休息吧!”

“不了,还有事。”‘韩冬’用鲶鱼油搓着半截残龙躯:“改天请你喝酒!”

“呐!”一张喜帖伸到‘韩冬’脸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肉脸,‘韩冬’:“你老婆要生了?”

“借你吉言,到时一定到场。”毛厨帽回眸一笑…………

‘韩冬’看着小小螳螂,慢慢地把背影留给了小小螳螂。一息过后听到了吸口水的声音以及笼罩在竹筒饭上的螳螂头。“祖母说村头他们家拿了螳螂崽的东西。”小小螳螂小声的嘀咕。‘韩冬’:“哦~你见到陌生人都这么说么?”嘀咕仔:“昨天夜里看见你被班头他们扔在这里了啊!”“坐着转圈圈是我的强项。”后脑勺有点疼啊!

“刚才他们问我你说了什么。”小螳螂小心翼翼地说道:“还……”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是你契弟?”

小螳螂:“嗯~~~标。”

‘韩冬’:“虎生三子,必有一彪么?”

“呃,呃呃……”“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吃完早点睡。”“呃呃饿”。小螳螂怒吼彪螳螂。

“守夜看着点,别让人摸了。”锄头络腮男看着‘韩冬’。精神青年附体的葬爱直接翻过身去给了个后脑勺,深握把爱埋葬的精髓。

五更天,霜寒地气吸足了的精神青年快速爬起,极速抖动着身体地每一块肌肉,特殊的呼吸法经过某种震动稳定频率的上下颚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看着走过来的牵牛翁,深深吸了口:第四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现在开始。伸展运动-1234 2234………

最后以万中无一的习武天才酱爆体术收工,完美飙得否!差点被冻死........

“昨晚有点误会,得下让他过来给你倒个歉,一起吃个早饭。”牵牛翁一脸菊花。“不用了,昨晚已经拿了你们的东西了。”神经青年一脸傲娇。

拿出昨晚做的竹罐和锤得开花的竹签,沾盐,刷。喊了声“螳螂崽”抽出砍柴刀在溪边磨了起来。安排彪螳螂去借锅捡柴生火煮粥,给小螳螂削了根叉蛇拐,粗发。

“没有无缘无故地爱,也没有无缘无故地恨!吃了我蚯蚓和螺蛳就要拿命来偿。”看着一脸别扭的小螳螂:“我说得不到对吗?”“对,你说得对!”“我看你很有话题终结者的潜质啊!”“忙,抓鱼。”“邪咩蒙!抓完把洞给埋了”。‘韩冬’在岸边把玩着小螳螂随身携带的小铁牌,只见那铁牌边上有横纵交织纂纹中间则是一朵祥云。“这狗牌应该是直接倒模铸出来的。”摩擦到手快要撸秃皮了的精神青年终于得到最终结论。

七月的流火不如微风拂面的四月天,谁都知道春天的尾巴快断了。“这草笼不行啊!你把你那破衣服撕成条绑绑。”“你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吧!”“果然,恩将仇报的螳螂崽。”

脸涨得通红的小螳螂双手一拽,“嘶啦”一声把精神青年的袖子给撕下来了。‘韩冬’:“”我能怎么办?我只能吟吟诗做作样子。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螳螂。咳……忒!”。

鱼笼收获青鱼四条,没称。几只没被吃的河虾算是添头,指甲蟹去死!鲶鱼、花鱼一包衣服十来斤。顺水的路虽快,但是经不起在水里扶着鱼笼的鬼步螳螂一路戏水。

小螳螂问‘韩冬’能不能拜师,‘韩冬’拒绝了:“连饭都吃不起拜什么师。”小螳螂低头想了一会:“那有钱了可以拜师吗?”“不,相信我,你不会比我有钱的。”‘韩冬’面无表情地说道:“你那牌子可能给你带来荣华富贵,也可能给你带来生机毁灭。”

回来的路走了半个小时,到地捡了几条小花鱼小鲶鱼洗净处理,好怀念科技与狠货的世界。

“上好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简单的调料,经过铁锅火之法则洗礼的大米紧紧锁住了它的水份;加上在大自然自由且野蛮生长的野菜;当然不要忘了与大米匹配度极契合的山泉水野生无鳞鱼;少许的盐,会碰撞迸发出更精彩绝妙无与伦比的光芒……”

“这味道……有点腥。没葱没姜没料酒,将就一下。”小螳螂:“呼,没事。很好喝!”“彪螳螂是个哑巴吗?”“呵呵,滚!”彪螳螂疑惑看了看小螳螂,小螳螂头一仰白眼一番,吓得彪螳螂赶紧低头喝粥。

‘韩冬’顶起印堂蔑窃窃地吊起三角眼瞟了走过来地牵牛翁、五短粗、络腮男:“先把锅里的装到竹筒里。”螳螂哥们那纠结的面部表情,尴尬。“咳咳”精神青年快速上线:“我是说把粥装到竹筒里送过去给人家。彪哥,哪里借的锅?不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说完一脚蹬开彪螳螂。

“来了,来了!我装。”彪螳螂急忙叫道。

“孺子可教也。”“不曰么?”

来的三个面面相窥:“先……”“不鲜了,有空的话送我进城买衣服,车费按包车价。”精神青年看着折腾得有点破的鱼篓:“小螳螂,把锅洗了装水放鱼,再去借几个桶。一起进城卖鱼。”

络腮男看了看牵牛翁,牵牛翁点了点头。这年头谁不想赚钱呢?集体默契地转身各忙各的,全程无视五短粗。呵呵……

继续磨刀。挑节老竹子,路上可以做个刀鞘,以免割坏麻带。牵牛翁、他二儿子、一个背着箩筐手里还搭着几张皮毛的中年男,应该是养殖户。一个黄毛丫头,好像是还是络腮男的什么亲戚。一行七人集结完毕,‘韩冬’裸露着排骨身直挺挺地站在牛车上,左手扶着砍柴刀,右手拇指快速地掐指,默念了一遍十二生肖高呼:“吉时已到,宜出行、交易。嗯哼~~~”

小螳螂看着一脸菊花般地牵牛翁,无奈地喊道:“出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