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姑爷不是匹夫
作者:散步的河马君  |  字数:2065  |  更新时间:2023-02-09 08:25:54 全文阅读

王若烟心中自认也不是很好受,虽然她与江宁目前的状态是她认为还算是不错的,至少在今后一段时期也会长久的保持下去,江宁会被拿来开涮,她是有准备的,今日若不是遇到了杨宇凡和何欢这些竞争对手,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就算是没有夫妻之实,也是她的相公,这般被人说下去,打的不仅仅是江宁的脸,还有王若烟的脸。

要知道王若烟此刻已经掌管了王家大房的一些生意,若是与这些人在这里争吵或是叫骂,日后在杭州的商场之上,再无半点信誉可言,若是一言不发,王家的地位也会被其他两家踩在脚下,王若烟此刻却是被将了一军。

别人不知道,可月牙和杏儿却是知道江宁的为人的,不似这般才子一般出口成章,但也从不去青楼狎妓,单单是这一点,在心中便认为姑爷是不错的,为人待物也极为得体,脑袋里也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怎么是这些人口中的乡村匹夫呢?

王若烟眉头紧蹙:“江宁是我的相公,今日染了风寒,便在家休息了,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但现在江宁是我的相公,各位也都是有才学之人,比若烟读的圣贤书要多,拾人牙慧,却不是君子所为。”

“君而知礼,孰不知礼。”杨宇凡身后一人笑道:“何为君子?这一点在座的可是要比这位江宁更了解。”

月牙和杏儿心中着急,却又插不上话,当真是有心无力,忽然,月牙想起了袖中的那一篇《春江花月夜》,在她看来,这首诗要比去年传唱的《月上西楼》还要好,只是这是姑爷写给小姐的,这么拿出来,姑爷会不会不高兴?

“应该不会吧,反正都是写给小姐的……”月牙心中泛起了嘀咕,却见着众人的嘲笑之声愈演愈烈,再也忍不住了。

“不是的,姑爷不是山村匹夫……”月牙咬紧牙关,终于在众人的嘲笑中,挤出了一句话。

众人的笑声在月牙这一句话中戛然而止,只能听到楼上的乐声和脚下湖水流动、船桨打水的声音,就连楼上的陈启年和孔承运都朝着楼下看去,旋即众人又大笑起来。

“一个丫鬟,知道什么?”

“呵呵,怕是知道事情还没有我认识的字多。”

“王家家教不严,一个小丫头在这里叽叽喳喳,难怪要入赘了……”

王若烟朝着月牙看来,面子上自然已经是十分难看,但更多的是诧异。心中已经想好了一些说辞,娃娃亲,老一代的交情,怀才不遇之类的,这些情义,特别是怀才不遇,对于眼前这些人来说,哪一个不是感同身受?可谁料月牙突然开口,却是她没有料到的。

月牙的性格她是了解的,她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从平素里办事便可以看出。

“小姐,姑爷染了风寒不假,但是今日这等大日子,姑爷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月牙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张卷起来的宣纸来,在众人面前徐徐展开。

宋体,这是众人看到的第一印象,可接下来的情况,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春江花月夜”月牙开口,将题目读了出来。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X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原本嘈杂的众人,在第一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之后,声音逐渐落了下来,随着月牙将春江花月夜一字一句的读出来,那一句“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更是引得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王若烟是读过诗书的,随着月牙的声音,她隐隐也能够感觉到,这首诗所描写的景象,有一种气吞山河之感,每一句话都有不同的意境,月照、故人、白云、青枫浦、离人……

杨宇凡也懂诗词,第一句便已经皱起了眉头,每多一句,却是令他心中更沉一分,这样的诗词,这样的诗词,是怎么写出来的?

楼下的安静,早已经吸引了楼上的孔承运、余良、陈启年和广安俊等人,只是第一句孔承运便抬手,楼上众人微微差异,看孔承运这般紧张,定然不是小事,急忙朝着扶手这边走来,当听到那一句“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X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后,手中酒杯猛然抖了一抖,面色微惊,到底是谁,写的这首诗?

身后众多才子,看到了孔承运的表情,却是极为的震惊,不过那首诗,的确是不错。

“怎的?今日就连东林社的四大才子都到了,还有陈启年、广安俊和赵宣礼,竟没有一人能入你的法眼?”一个女子站在苏芸儿身后,看着铜镜之中那张绝美的容颜调笑道。

“思思姐,我要是有你的能耐,我早就赎身了,哪还在这里受妈妈的气?倒是姐姐,当真是狠得下心来,与之前的香客断的一干二净?”苏芸儿用梳子梳着头发,扭头看了一眼柳思思,笑了起来。

这人正是前几日在江边追鸭杀鸡的柳思思,她与这苏芸儿却是交好,苏芸儿更是叫一声姐姐。

“呵呵,外面的世道也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柳思思呵呵一笑。

苏芸儿却是猛地站起身来,一下子扑到了柳思思怀里,抱着柳思思娇嗔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赎身,就要赎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