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青云剑仙 > 第一卷 天子剑
第1章、鬼仆送剑
作者:麻辣白菜  |  字数:2396  |  更新时间:2023-02-01 11:45:48 全文阅读
雁门镇,长街。

白衣少年负长剑,持酒壶,打马如飞。

“贪杯一时爽,一直贪杯一直爽……让让!要迟了呀!”

马儿引起一路惊呼,街边行人落荒而逃。

刚支好的豆腐摊被马蹄踩翻,一板鲜豆腐摔得稀碎。

“哪个不长眼的!老娘的豆腐都摔坏啦!”

身段丰腴的豆腐西施两手掐腰,泼辣骂街。

少年扭头笑道:“送去侯府,人和豆腐本侯都要了!”

豆腐西施红着脸啐了一口,把手里的另一板豆腐也给丢到地上。

“侯府再加两板豆腐,月底并结!”

几块豆腐而已,身为侯爷是从不在乎的。

住在雁门镇的人都知道,寒水侯云缺是个实实在在的败家子儿。

镇子中心围出一块空地,人山人海。

一座木楼拔地而起!

木楼有个特别的名字,试剑楼。

每年的七月初七,这种来自剑宫的木楼会出现在燕国的各大城镇。

只有通过试剑楼的测试,才有机会拜入剑宫,踏上世人向往的修行之路。

剑宫的地位超然脱俗,每当试剑楼开启的时候,整个燕国犹如一场盛会。

这一天也被称之为,试剑会。

“快看!那不是褚家的长子褚犀么,听说在剑道上天赋极高,肯定能拿到一个剑宫名额。”

“寒家的二小姐也来了!人家有名师指点,这次也十拿九稳了。”

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愈发热闹。

今年参加试剑会的富家子弟数量不少,大多都有真才实学,练剑多年,只为一战成名。

若不能一次成功,不仅丢脸,心境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对未来的修炼极为不利。

当然也有不在乎的。

比如刚刚抵达的白衣少年。

哗啦一声。

人群自动分开,让出一条笔直宽敞的大路。

不是碍于侯爷的威严,而是生怕沾染了云家的晦气。

“都第五次了,摆明了不是修炼那块料还来凑什么热闹。”

“要不是他爹当年据守寒水城不出,放任北蛮肆虐,咱们大燕国也不至于丢了北方的半数国土,被戏称为南燕。”

“皇帝把雁门侯改为寒水侯,是让云家铭记屈辱,可人家满不在乎,整天惹是生非简直一混世魔王。”

“他爹云长吉就是个懦夫窝囊废,他能好到哪里去,老废物生的小废物而已……哎呀!”

哐当!

飞起的酒壶将骂人的家伙砸得晕头转向,紧接着一顿老拳劈头盖脸,打得他鼻口窜血。

拎起对方的脖领子,云缺笑呵呵的道:

“当街辱骂侯爷,这顿打你挨得不冤,下次记住,你可以骂我,但不能骂我爹。”

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白衣少年越过人群来到试剑楼前。

“这不是屡败屡战的云侯爷么!您又来试剑啦。”褚家的大少爷褚犀阴阳怪气道。

他的话引起富家子弟们一阵哄笑。

“云侯可要马到成功,别像往年那般马失前蹄呀。”

“云侯这股不屈不挠的劲头真乃我辈标榜,窝囊废也要奋力一搏,实在佩服。”

对于富家子弟的冷嘲热讽,云缺习以为常,笑吟吟的抱了抱拳。

“多谢诸位打气助威,本侯一定会努力,等入了剑宫成为同门,我好继续欺负你们。”

听完这话,富家子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不管如何废物,人家顶着个侯爷的头衔,当街揍他们一顿无可厚非,官府都不会多管。

从小到大,他们没少挨云缺的揍。

“时辰已到,试剑开始!”

来自剑宫使者的喝声犹如剑啸。

规则很简单。

试剑楼里布置着剑道阵法,谁能坚持住三次剑气洗礼,即可通过考核。

想要抵抗剑气,必须用剑才行。

在试剑楼里比的不止是身手,还比谁的剑更好!

剑越好,越容易抵挡住剑气洗礼。

踏入木楼,云缺轻车熟路的占据一角,摘下背后长剑。

剑刃锋利,剑身上刻着一排繁复的符文。

“呦,云侯居然弄到了法器!看来人不可貌相,窝囊废也不可小瞧呀。”

褚犀戏虐的说着,抽出一把湛蓝长剑,刹那间整个木楼里剑光耀眼。

“中品法器蓝鹊剑!”

“有了此剑,褚少都不用动手,站在原地就能轻易过关!”

其余富家子羡慕不已,他们的长剑与云缺手里的一样都是下品法器。

唯独寒家的二小姐寒娇,也拿出一把不弱于蓝鹊剑的中品法器,剑光粼粼。

木楼里啸声渐起,剑气洗礼开始!

一道道环状的剑气从虚空出现,在众人头顶逐渐下坠。

迎着气旋,云缺果断的辟出手中长剑。

前几趟试剑楼可不是白来的,只是他没有好剑,至多挺过第一道剑气,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这次不同!

有了真正的法器,云缺有把握坚持到最后。

这时对面的褚犀突然使坏,仗着有中品法器,将他自己头顶的剑气强行震向云缺这边。

“你这辈子别想进剑宫!有种现在来欺负我啊!”褚犀肆无忌惮的喝骂。

他正得意呢,忽然看到对面的寒水侯从袖子里掉出一块板砖,随后一团黑影劈面而至。

啪一声脆响,头破血流。

“你作弊!试剑楼不许携带其他武器!”

“板砖算什么武器,燕国律法里可没有这一条。”

“你给我等着!”

褚犀气急败坏的破开气旋,钻进供人休息的小房间包扎伤口。

第二次剑气洗礼的时候,褚犀做出个惊人的举动,直接用蓝鹊剑斩向地面。

“你疯了!攻击试剑楼会让剑阵增加威能!”

“住手!气旋变强我们扛不住的!”

众人大惊。

褚犀不管不顾,指着云缺道:“凭你还想进剑宫?做梦吧!”

气旋的威力明显增加一倍以上,这种程度的剑气,下品法器很难顶得住。

云缺用尽全力分解气旋,最后虽然坚持了下来,但长剑上多出许多裂纹。

第二次剑气洗礼,很多人的武器被折断,失败的人们一边大骂褚犀一边匆匆退出试剑楼。

没有剑的话,绝对不能留在里面,会被剑气绞杀而亡!

云缺回到临时休息的小屋。

用手轻轻一掰,长剑断成两半。

“我的侯府……”

云缺欲哭无泪。

这把剑是他用整个侯府换来的,包括府里的下人丫鬟,连两个狗窝三条大黑狗都一起打了包。

“差那么一点就能成功,有把剑该多好。”

云缺喟然叹息。

“我这儿有剑,要不要试试?”

忽然有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云缺一扭头,屋子角落里不知何时蹲着个矮小的汉子,一脸抬头纹,满口大黄牙。

“你有剑?拿来瞧瞧。”

云缺从不以貌取人,更别说现在是最需要剑的时候。

矮汉子变戏法似的从背后取出个剑匣,打开来,里面躺着一把古朴的长剑。

剑体泛青,剑刃上有寒光如水滴般流淌,剑身上刻着两个字。

九劫。

“这是……爹的配剑!”

云缺惊呼而起。

面前的长剑他无比熟悉,正是父亲从不离身的祖传宝刃,九劫剑!

“你是我爹的手下?”

“正是,嘿嘿,侯爷命我来送剑,小的走了整整五年。”

“你怎么进来的,他们难道看不到你?”

“当然看不到。”矮汉子挤出个怪异的笑容,道:“因为我是鬼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