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吃货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证据确凿
作者:月下妖瞳呀  |  字数:3288  |  更新时间:2022-11-27 14:04:02 全文阅读

夜幕降临,周浚乾和周浚恪坐在帐篷里,等待着东牟捉守使所有兵丁和军官的口供。

周浚乾伏在案几上,给父皇周耀武写着奏折。

周浚恪则躺在行军床上,双目看着顶棚,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但以现在从兵丁口中问出来的东西,就已经让周浚乾气炸了肺。

骆岩居然诓骗下面的将士,说有贼人冒充东牟捉守使,和扶桑人联合准备偷袭太子营地,所以他们才出现于此。

如果骆岩不这么说,在发现敌人穿着东牟捉守使的军戎服时,所有兵丁有可能拒不受命!

毫无理由的攻击同袍,就算骆岩在这时候,也不敢用权力压制,不然容易激起兵丁的哗变。

可就是这句谎言,让兵丁们信以为真,等双方撞在一起后,一切都晚了。

双方都举起武器,做出了拼杀的姿态。这时候谁也不敢心存侥幸的收手,哪怕对方是自己昔日的同袍。

而让兵丁们无法接受的,是军官们的补刀行为。这倒是让顾长剑所说的话,得到了认证。

这也是赵晓和骆岩计划的一部分!

一来,这些人都是王吉的心腹,必须要将他们杀人灭口!否则他们说出来的话,容易让太子起了疑心,让完美无缺的计划出现败露的危及。

二来,同为副都统的乔鹏,是自己未来角逐大都统之位的有力竞争者,顺便让他死在这里,也扫清了自己晋升路上的绊脚石。

日后在登州,就是自己与赵晓的天下了。

只是齐王周浚恪的出现,打乱了两个人的阵脚。他不但对整件事情十分疑心,更救活了袭营的将士。

这哥俩为了避嫌,很少凑在一起,都待在各自的帐篷里。揣测不安,度日如年!

又过了半个时辰,顾长剑一脸喜色的走了进来,说道:“禀告太子殿下、齐王殿下,军官们招了!”

周浚乾抬起头,目光犀利的问道:“说什么了?”

“他们的口供一致,都说是受骆岩的指示,让他们带领兵丁攻击同为东牟捉守使的将士,并执行了补刀。”

周浚乾冷笑道:“这么说,他们是知道下面的人,并不是贼人所扮了。”

“是的!”

周浚乾看了一眼还在走神的周浚恪,没想到老四还会审讯。

本来东宫六率的人,是没撬开这些军官的口。毕竟说了就是死,没人想死!

而顾长剑再听了兵丁的口供后,更是认定他们有猫腻,是打算用刑的,被周浚恪拦了下来。

用周浚恪的话说:“刑讯逼供出来的东西,你能确定不是屈打成招?”

有着现代人思维的周浚恪,不建议用刑,太不文明了。而且他问了一下东宫六率的审讯问题,这群货简直太憨了。

你们实打实的问,他们当然会要死口不说了。

用现有的证据,一点一点的堵死他们的狡辩,让他们无可遁形,或者击溃某一个人的心理防线,口子也就打开了。

如果怎么问他们都沉默不语,就由单人审讯,变成二人审讯,或者三人审讯。适当给他们一些希望,分化他们,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比如说一些证据,让他们承认,如果谁承认了,就可以获得一个活命的机会。这种二桃杀三士的小手段,东宫六率的铁憨憨们居然都不会。

也可能会,不过他们没有权利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才陷入了思维的死角。

而且这种事情,只要破开一个小口,就能撕开整个事件的真面目!

“王吉到底是怎么死的,有人招了吗?”周浚乾问道。

顾长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开口的人,都宣称不知道这件事。”

周浚恪躺在床上冷笑了一下:“那就是还有人没开口了!那他们应该就是骆岩的心腹,走吧,我去会会他们!”

周浚恪在床上一跃而起,对着周浚乾摆了摆手,就跟顾长剑出了营帐。

这一出门,清晨周浚恪才晃晃悠悠的回来了。

习惯早起的周浚乾,虽然昨天晚上等到了很晚,今天也早早的就起了床。

“结果如何?”周浚乾急问道。

周浚恪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你老弟出手盘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王吉是被骆岩幽禁起来的,之后带到战场杀掉的。”

“这家伙怎么就敢!”周浚乾气的咬牙切齿。

“大哥,别激动!派点人去牟平县吧,先监视住州府的所有官吏。等赵晓和骆岩招了之后,有参与的一个不能放过。”

“这些人真是太猖狂了,一方捉守使的大都统,他们说给弄死就给弄死了,简直是没把朝廷放在眼里。”

“还用这么蹩脚的借口,他么的瞧不起谁啊!”周浚恪是越说越气愤。

小爷是个文明人,没他么给你们刑讯逼供,否则我用跟你们耗这么多天?

周浚乾微微一愣,你小子有点影射我啊!他们这些手段几乎都是给自己准备的,完全没考虑你这个意料之外的人物。

啥意思,你那意思是说我好骗咯?还是说我是傻子?

周浚乾鬼使神差的走到周浚恪的身后,对着他的脑袋就给了一巴掌,打完之后周浚乾看着自己的手愣住了。

自己堂堂太子,满腹经纶的读书人,怎么会动手了?是气急了?还是打这小子感觉太爽了?

这一巴掌,周浚乾并未用力,却也让周浚恪楞了一下。我擦,大哥你啥时候学会了东北神技,打脑剃?

不过周浚恪并没在意,这个力度只是亲近朋友玩笑的手段,或是显示关系亲近的行为。

周浚乾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恼羞成怒的说道:“看你还敢胡乱编排人,找打!”

周浚恪挠了挠后脑马上会意,笑着说道:“大哥,你太看轻自己了。现在不过是小弟越俎代庖,就算我不来,你也会发现问题,然后解决掉的。”

“别跟赵晓学的满嘴谄媚之词,我不喜欢。”周浚乾板着脸说道,想起赵晓说话的方式,他就满心的反感。

周浚恪不乐意了,气道:“拿点好人跟我比吧,我这是肺腑之言。得了,我睡会,下午在收拾那俩货吧。”

周浚乾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他的内心有些急不可待的想审讯赵晓和骆岩,到底为了什么能让他们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可是老四已经累了一晚上,这时候再让他继续熬下去,他这个当大哥的也不忍心。

随着周浚恪沉沉睡去,周浚乾换了个帐篷,叫来了顾长剑。

“去把赵晓和骆岩押解来,本宫要亲自与他们问问话。”内心的天平已经倾斜,而且证据确凿,周浚乾不信他们能百般抵赖掉。

很快,顾长剑押着骆岩进了帐篷。

“骆岩,本宫问你!你为何要杀害大都统王吉,还不惜葬送了几百名将士的性命?你行事如此歹毒,就不怕朝廷的王法!”周浚恪怒喝道。

骆岩疯狂的摇头,否认道:“殿下明察啊,下官并未杀害大都统,是他勾结扶桑人想要暗害殿下。”

周浚乾气恼的吼道:“还敢狡辩?你都手下都一五一十的招供了,你还敢在这跟本宫胡言乱语!”

骆岩马上磕头道:“殿下,殿下啊!下官一片忠心,怎么能做出那么狼心狗肺事情。一定是将士们受不了刑罚,被屈打成招的!”

“殿下,您若不信,可以把他们叫来与下官当面对质!”

周浚乾怒极反笑的说道:“对质?他们连根头发都没伤到,本宫还怕把他们叫来与你对质?来人啊,把人都提来与他对质,本宫让他死的明白一些!”

“是!”几名亲兵领命出了营帐,很快就将十几个军官押了进来。

外面等候的赵晓,看着这局面,虽然很冷直流,一双眼睛却滴流滴流的转着。

而骆岩看到这些心腹毫发无损的样子,顿时愤怒至极,你们一个个的都是群软蛋、废物,被人一吓唬就都招了?

“你们说,是谁指使你们残杀同袍?又是谁下的命令,让你绑了王吉,又残忍杀害在战场之中!”周浚乾沉声问道。

一干军官再看到骆岩后,都面面相觑的低下了头,显然十分惧怕他的淫威。

周浚乾敲了敲桌子,淡淡的说道:“你们为何不言语,口供都画了押,你们想翻供?”

“如果你们现在想反悔,本宫也不拦着,不过之前许诺你们的优待一律取消!”

“毕竟齐地是齐王的封地,四弟的手段你们也是见识过的。本来他是想对你们严惩不贷的,是本宫念你们军令不可违,做下了糊涂事,给劝阻了下来。”

“想让你们有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你们要是不珍惜,本宫就不掺和了,让四弟亲自料理你们吧!”

说完周浚乾起身就要走,一干军官顿时跪了下来。

“太子殿下恕罪,我说,我说!”

“殿下怜惜,我一定实话实说。”

一干军官昨晚都跟周浚恪见过面,起初只是简单的问询。可这个稚嫩的少年犹如一个魔鬼,笑眯眯的将你的心理防线一点一点击溃。

等你要招的时候,他还不让你说。开始给你讲述起了一堆闻所未闻,却听起来就十分残忍的刑罚,还让你自己挑选一个。

用他的话说,我跟你们微笑纯属礼貌,真当我好脾气啊?

这群军官当时都快哭了,我都招了,你还让我们选择刑罚,说好的优待呐和免死呐!你描述的这些刑罚,那个用在身上都离死不远啊,这还能叫免死吗?

虽然最后知道,齐王只是吓唬他们一下,但这个心理阴影属实有些大,且难以磨灭。更知道了,齐王这家伙不正常的,落到他手上准没好!

听着属下竹筒倒豆子般的又一次招供,骆岩眼底满是绝望之色。

---------------------

PS:

各位大大,求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