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吃货 > 正文
第一章 皇子脑残了
作者:月下妖瞳呀  |  字数:2885  |  更新时间:2022-09-24 20:20:59 全文阅读

周浚恪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恍惚中看到自身躺在一个雕花垂帘、古香古色的古床榻之内,心里嘀咕道:“我都摔这样了,这帮孙子还给我弄到拍电影的地方来?难道是客串植物人?”

在心里将朋友们骂了一遍又一遍的他再一次昏睡了过去。

周浚恪,三十五岁,大龄未婚一无所有男青年一枚,有一铁杆女友。

喜爱历史和杂文,工作不固定,三百六十行每个月一换,主要总是被老板炒鱿鱼,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太没溜了。

干物流能把客户介绍到别的公司,干保险能给客户家的狗保上人身意外险,推销白酒吐了客户一身,总之奇葩的事情一箩筐。

这不和朋友们上山郊游,看见一只异常美丽的蝴蝶就追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盯着蝴蝶太集中精神,还是太没心没肺,一脚踩空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之内。

再接下来,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其实昏睡中的周浚恪一直以为自己被朋友们救了回去,却不知道因为他刚刚睁开眼睛的那么一会的功夫,就把房间里的人惊喜的失了分寸。

“闵云闵云,你快来,你快来啊!四皇子他...他刚刚睁开眼睛了!”一个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惊喜的叫道。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大男孩脚步蹒跚的走到了床边,看了看正在吧唧嘴的周浚恪,慌忙说道:“快吩咐人去请太医,快去。”

看着英放同样步履艰难的离去,闵云才双手合十的说道:“感谢上苍让四皇子醒来,小人来生愿投做牛马以还心愿。”

说完闵云才想起来刚刚周浚恪在吧唧嘴,心里想到莫不是四皇子饿了。还有刚刚太过欣喜,只记得去宣太医,却忘了吩咐人去禀报皇后娘娘。

“英放,差人去禀告皇后娘娘,再让人送碗清粥来。”闵云急忙又对着门外大喊道,只听远远的英放应了一声。

一盏茶的功夫,一个大胡子的中年男人拎着一个行医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坐到床榻前给周浚恪把了把脉,脸色大定。

还没等他说话,门外传来一个女声:“皇后娘娘驾到!”大胡子太医急忙跪下。

一位容华贵、神情和善的漂亮女人在两名宫女的陪伴下走进了房间,看岁数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

“钟太医免礼,恪儿的病情如何?”皇后娘娘轻言轻语的问道,生怕吵到病人。

“回皇后娘娘的话,四皇子的病情稳定了。相较前些时日,四皇子的脉搏沉稳有力已然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就能康复。微臣再开副汤药,等四皇子醒来喂服,滋补一下身骨。”钟太医回道。

皇后娘娘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闵云和英放,训责道:“你们都是恪儿身边的老人了,这样的意外仅此一次!”

闵云和英放连忙磕头:“谢皇后娘娘宽宏大量,谢皇后娘娘宽宏大量。”

还有下一次?如果真有,两个人都不用皇帝发话杖毙,自己找个地方就死了算逑。

闵云和英放也清楚,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皇后娘娘念在他们二人在四皇子身边伺候多年一直尽心尽责的份上在皇帝面前求情,自己二人早就在当日就被杖毙了,哪能像现在这样只是挨了二十杖就逃过去了!

“行了,仔细伺候着吧,有什么事情再来通知本宫。”摸了摸周浚恪的脸颊,皇后娘娘摆驾回宫。

第二天一早,肚子咕咕叫的周浚恪再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古床榻之内,心里升起一丝狐疑:“这帮孙子给我卖给剧组了?”

就在这时,周浚恪听到一声惊叫声,接着就是一阵听不懂的语言,有点西北方言的味道。

这让身为东北人的周浚恪好一通迷惘,心里骂道:“这剧组太不靠谱了,群众演员也不能找普通话这么不标准的啊。”

没等周浚恪回过神,床边这个穿着小太监服装的人对着外面喊了一句。

很快又有一个穿着小太监服装的人脚步艰难的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瓷碗,一股子清香的味道就传到了周浚恪的鼻子里,口水也跟着流了出来。

随着穿着小太监服装的人把他伺候卧躺,然后一点一点把清粥喂光之后,周浚恪才意识到问题有点不对头啊。

就算是临时演员也不能敬业到这么细致吧?尤其是清粥从他的嘴角溢出之后,穿小太监服装的人愣是一点嫌弃的表情都没有,毫不犹豫的伸手给擦掉。

周浚恪抱着脑袋,难以自信的嘟囔道:“难道我穿越了?”

闵云一愣,扭头问英放:“四皇子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懂?”

“我也没听懂。”

两个小太监的对话让周浚恪有种抓狂的感觉,因为他愣是一句都没听懂,这不玩呢嘛?!!!

此时周浚恪心里产生了两种结论。

第一种可能是自己的那群狐朋狗友在整蛊自己,憋着坏的想看自己出丑。

可他么的小爷都摔成这个孙子样了,你们还有心情玩我?而且这投资大了点吧?你们这帮孙子有这闲钱,不如借给小爷娶媳妇呐!

第二种可能就是自己真的穿越了!

穿越小说周浚恪看过,可他么的为毛人家一上来就拥有记忆,能搞得清楚人物关系。为毛人家一上来就语言精通,说话问路出门逛街抬腿就走?

自己连语言都听不懂,这穿越不是玩我呢嘛?这让周浚恪找到了出国旅游的陌生感,满大街都是人,说出来的话却他么一句也听不懂。

太难了,爷不会啊!!!

鸡同鸭讲了半天,周浚恪着急,两个小太监比他还着急,这会已经一脑门汗了。

最后周浚恪受不了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一蒙被闷头就睡。

睡之前他还自我催眠呢,这一定是在做梦,睡一觉醒来就一切都会回到现实的,一切都会好的。

这也是周浚恪的一个优良传统,想不通的事情就不想。不想面对的事情就睡觉,睡一觉问题就不那么重要了,难题也就迎刃而解。

周浚恪能睡着,两个小太监可睡不着。尤其是最后周浚恪对着脑袋那么一指,把两个小太监吓得都哭出来了。

好嘛,四皇子醒是醒了,可脑袋出了问题,听不懂人话了,说出来的话也让人听不懂?莫非是中邪了?

两个小太监赶紧又急匆匆的宣太医,又吩咐人去把问题的严重性跟皇后娘娘禀报一下,至于结果,生死由命吧!

火急火燎赶来的钟太医面对这么棘手的病情也是束手无策,于是他又叫来了十几位同僚给周浚恪来个会诊,结果还是没有结论。

折腾了一天,最后还是皇后娘娘发话了:“醒了就比什么都强!恪儿才十三岁,说话的问题大不了从头学起。”

闵云和英放这才把心放在了肚子里,心里恨不得给这位心善的皇后娘娘搭个生祠。

临走的时候皇后娘娘狐疑的看了看蒙头大睡的周浚恪,然后摇了摇头离开了。

闵云和英放当然注意到了娘后娘娘的狐疑,咱们的这位爷被一群人折腾了一天,愣是没醒。

看他早上吃粥的劲头挺精神啊,这觉也太大了吧?明显故意装睡啊!

其实周浚恪也醒了,只不过他当自己在做梦,就是不睁开眼睛,任由太医们折腾。

精神病的世界观,只要我不醒,世界就是假的。

接下来的日子,周浚恪逐渐能下床走动,当推开房间大门看到院落外面的那一瞬间,他确定自己是他么穿越了。

周浚恪不理会身边两个小太监的呱噪,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之上,双手抓着脑袋一把一把的薅着头发,他愁啊!

他答应自己那个铁杆女友一定会娶她,这下子失信了不说,那娘们一定很伤心。而且伤心不说,自己连存款密码都没来及告诉她,那娘们指不定怎么骂自己呐。

再想想为自己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等着盼着自己结婚生子,他们好含饴弄孙安享晚年。如今却变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定很绝望吧?

想着想着周浚恪不禁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片刻后他愤然而起,剑指苍天大骂道:“你他么的问都不问问我就给小爷穿越了,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需要补偿,我需要你给我哪个世界的父母和女朋友一个交代,给他们一大笔钱!”

轰隆一声旱天雷,周浚恪一个激灵就跑进了屋里,扒着门框偷瞄外面的大晴天,一抹眼泪恨恨的嘟囔道:“提个要求都不乐意,真他娘的老军阀做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