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之谍 > 正文
第1章 怪客突至
作者:愿驰千里足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2022-11-01 13:31:00 全文阅读

“没爹娃、没爹娃、没爹娃……”

一群衣衫褴褛的小孩围在一起叫喊着,嘲笑着,还时不时朝着被围在中间的小孩吐口水、翻白眼。

被围在中间的小孩跌坐在地上,满身泥土,头发蓬乱,肮脏的小脸上充斥着愤怒和泪痕,只见他猛地从地上爬起,呼喊一声冲破嘲笑他的人墙,撒开脚丫朝家的方向跑去。

不远处,一间茅草屋正升腾着袅袅炊烟,一名妇人正在造饭,虽然粗衣麻裙不施胭脂水粉,却依然无法掩饰她天生丽质的容姿。

“战儿,你回来了,快来洗洗手准备吃饭。”妇人温柔道,一双秀目透着沧桑。

小孩不理妇人呼唤,径直跑进屋内,趴在床上暗自抽泣。

妇人跟随入内,坐在床边,轻轻拍抚着小孩的后背,也不言语,只是眼中充满怜爱和无奈,无尽的往事和心酸浮上心头。

适逢战乱,六年前,夫婿撇下身怀六甲的自己和同村男子应召入伍,成了一名大秦兵士,可如今战儿已经六岁,同村男子有的战死疆场,有的回村复农,只有自己的夫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杳无音信……

可怜战儿自从出生便从未见过自己的生父,更未体会过什么是父爱。自己带着战儿过着孤儿寡母的生活,自然少不了周围人的嘲讽和欺侮……

小孩猛地坐起,被泪水冲散的满是污渍的小脸倔强地上扬着,又红又肿的大眼睛凝视着妇人,只听他稚声问道:“娘,为什么我没有爹?”

妇人慈爱地拭去小孩脸颊上的泪水,轻声道:“傻孩子,谁说你没有爹的?你有爹,你爹叫吴老三,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呢!”每到此时,妇人都会如此抚慰孩子。

“我不信!”小孩负气道:“如果我爹是个大英雄,那他为何不来保护我们?却任由我们被人欺负?”

妇人眼眶中也隐现泪水,她抚摸着小孩蓬乱的发髻,道:“战儿,你爹在外面做着一件了不起的大事,等他忙完了自然就会回来,到时候就不会有人再敢欺负咱娘俩了……”

眼见娘亲泣不成声,小孩反而变得懂事起来,只见他抬手擦去妇人脸上的泪水,边稚声道:“娘,战儿相信爹很快就会回来了,咱们去吃饭吧……”

天边的晚霞犹如火烧,一只只宿鸟呼唤着飞回巢穴,宁静的夜色渐渐笼罩整个世界。

这里是位于秦赵边境附近的一座小山村,因为在秦国一侧,且村中人多姓吴便唤作吴家坳,由于连年战乱,村里人丁稀薄,好在秦国经过商鞅变法,废井田开阡陌,施行军功制,每家每户基本都能分到几亩薄田,勉强可以度日。

小孩名叫吴战,这个名字早在他还未出生时便定下了,吴战谐音无战,希望世间不再有战争,人们能够好好过日子。

望着熟睡的孩子,妇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思念和委屈的泪水犹如断线珠子一般,肆意地流淌在她姣好的面容上。

第二日,吃罢早饭,吴战又像没事人一样跑去找其他小孩玩,临近晌午,一名蓬头垢面的男人突然跌跌撞撞闯入村口,只见他身形高大,满脸虬髯,年约三十有余,一身游商打扮,斜背着一只破烂的行囊,深色的葛衣下隐隐有血水渗出。

村里的孩子从未见过来人,见他面生且长相凶恶,纷纷一声发喊,朝着各自家里跑去。

吴战也一样,大人们经常给他们灌输有坏人抓小孩,如今见这么个奇怪的人,怎么看怎么像传说中的“坏人”。

没跑出百步,吴战猛地回头,发现那“坏人”竟紧跟在自己身后,正朝着自家的茅草屋走来。

“妈呀!”

吴战一声惊叫,只觉后背冷汗直冒,随即迈开脚丫子全速朝家跑去,边跑心里边嘀咕:这“坏人”为何不追别人只追自己呢?

眼见柴门在望,娘亲忙碌的身影已在眼前,吴战终于容色稍缓,可很快他又犯难了:这“坏人”分明是来抓自己的,如果自己把他引入家里,岂不是让娘亲也陷入险境?

不行,不能让他伤害娘亲!

吴战打定主意,于是脚步不停,突地转向右手方向跑去。

又跑出去几十步,吴战担心那“坏人”没跟上自己,反而停下脚步朝身后望去,却见那“坏人”不知何时,竟跌倒在道路中央,一动不动,状如睡去一般。

好奇战胜了害怕,吴战忍不住又折返回去,朝那“坏人”一步步蹭了过去,等他凑近了才发现,那人双目紧闭,蓬乱的黑发混着草屑和胡须绞在一起,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若不是胸口微微有些起伏,其状与死人无异。

就在吴战驻足观望之际,原本在院子里忙碌的娘亲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忙放下手头活计跑了出来,一把拉过呆立着的吴战将他揽入怀中,自己则惶恐地朝着倒地不起的男人望去,只是这一望,让她整个人犹如雷击一般浑身没了知觉。

“老三……”

娘亲一声惊呼,忙又松开吴战,抢上前去,将倒地男人蓬乱的头发拨了开去,等她仔细辨认后不禁又惊又喜,哭喊道:“真的是你……呜呜……真的是你……老三……你终于回来了啊……”

“战儿,快,快扶你爹回屋……”

吴战望着平躺在床上的陌生男人,从他梳洗过后的眉宇间,吴战找到了和自己相似的感觉,浓密的眉毛,挺拔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颊,这人的长相算不上英俊,却充满阳刚。

这个男人就是我传说中的爹?娘亲说他是个了不起的英雄,可他为何伤得如此之重……

就在吴战凝思之际,娘亲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走了进来,见儿子望着床上的父亲发呆,忍不住鼻子一酸,道:“战儿,村长说你爹只是连日劳顿加上失血过多,喝了药好好养养就会没事的,你不必担心。”

吴战转身对上母亲的目光,疑惑道:“娘,你说爹是个了不起的英雄,我想知道这些年爹都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事?”

“傻孩子,等你爹醒了你自己问他不就行了。”娘亲轻轻刮了下吴战的鼻头强笑道。

“哦,我爹回来喽,我再也不是没爹娃喽!”吴战欢呼着朝屋外跑去,他要去找曾经嘲笑自己是“没爹娃”的人,告诉他们自己的爹回来了。

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娘亲摇头轻叹,旋即又坐到床边,轻轻将夫婿的头抬起,将碗中的汤药一勺一勺喂入他口中……

两日后,男人终于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正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男人凝视片刻,原本热烈的眼神随即又变得空洞起来。

“战儿,快,快叫爹!”娘亲激动道,只是满眼噙满泪水。

“爹……”吴战怯生生地唤了一声,便躲入娘亲怀中。

只见那男人缓缓闭上眼睛,半晌才又重新睁开,只是一颗热泪滚烫着从眼角滑出。

“这些年你受苦了!”男人凝视着自己的妻子,声音沙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又紧闭嘴唇不再言语,两只眼睛重归空洞。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亲一手抚摸着吴战的发髻,一手捂着嘴巴无声地抽泣起来。

眼前的男人虽然怪异,也并没有对自己热情有加,但吴战依旧很开心,因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嘲笑自己是没爹娃了。

一个月后,男人已经可以独自下床走动,只是这一个月里,他几乎都没有多说过一句话,对于每天悉心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儿子似乎视而不见,这让吴战幼小的心灵很受打击。

这日,男人穿戴整齐,从破烂的行囊中摸出一锭黄灿灿的金子递给吴战娘,道:“这钱你收着。”便不置可否地独自朝屋外走去。

吴战娘望着掌心黄灿灿沉甸甸的金子,不由陷入沉思,这些钱足够自己一家很好地生活十年,看来自己的夫婿这些年在外面的确干了一番大事。

“你看我,孩子他爹终于回来了,我都没有好好给他庆祝……”自顾自说罢,吴战娘忙小心翼翼地收起金子,又摸出几枚铜币朝村头走去。

傍晚时分,一桌丰盛的酒菜摆放在院中的石桌上,吴战和娘一起静等男人回来吃饭,望着桌上油乎乎的鸡肉,闻着香气四溢的羊肉,吴战一个劲地咽口水。

终于,男人高大的身影走入院门,吴战和娘忙起身相迎。

“当家的,你终于回来了……”

“爹,快来,娘为你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我长这么大都没吃过呢……”

男人原本无力的脚步滞了一滞,便径直走到桌前,拎起装酒的坛子又转身朝屋内走去,边走边道:“你们吃吧,我不饿!”

望着男人消失的背影,吴战娘很是无奈,只好领着吴战坐在桌前,孩子总是要吃饭的……

往后的几日,男人整日将自己关在房中,只是一坛一坛地喝酒,似乎除了酒,任何事情都和他没关系,好不容易清醒的时候却又不见踪影,也不知去哪里干什么了。

吴战原本满怀的期待变成了失望,娘不是说爹是个大英雄吗?没想到他不过是个毫无责任心的醉鬼罢了!只是这话吴战深埋在了心底,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