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仙饶命 > 正文
第一章 公子又被雷劈了!
作者:牧夭  |  字数:2517  |  更新时间:2022-10-01 09:01:01 全文阅读

大晋朝,贞玄十六年。

西凉州牧府。

“曦月,你的天葵将在七日之后,如期来潮!”

许牧青衫展动,傲然立于假山之上,手指如轮掐动,运转乾坤归藏诀推衍完毕。

咔嚓!!

一道青色雷霆,如同龙蛇夭矫,毫无征兆地从天而落,激射到他的身上!

左腿骨折,不住地向外滋血,头发爆炸如同鸡窝!

风姿绰约的侍女曦月,看着地上的黑色大字型人体,扔下手中果盘,跑到院外大喊:

“不好了!公子又被雷劈了!”

管家兼州牧府首席谋士沈应星,从半里外的阁楼奔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哀求道:

“公子,你消停点好吗?老爷在外打仗,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该如何向他交代?”

许牧喷出一口黑烟,手指无力地动了几下。

“沈先生……你命犯孤星,注定一生无妻无儿无女,你需要……”

沈应星满头黑线,慌忙阻拦道:

“快住口!你不要命了?!”

咔嚓!

雷霆再次轰落!

右腿未能幸免,露出白森森的骨茬!

许牧身上闪过几道细小电弧,抽搐了一下,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今天的次数,够了……幸亏,不是第三条腿……”

沈应星像看神经病一样,忌惮地站到三步之外,指挥下人把他抬进屋内医治。

半柱香后。

曦月端来一碗冰莲五灵羹,用小勺喂到许牧口内。

“公子,叮当这死妮子前日回家省亲了,你这些天少被雷劈点行吗?我一个人真的照顾不来……”

许牧点了点头,任凭曦月用湿毛巾为他擦净头脸。

“我……尽量……”

一碗羹汤下肚,许牧精神好转了不少,望着曦月怔怔出神!

他,是半年前从地球穿越而来!

来的那日,在家里玩手游。

刚拿五杀获胜,游戏界面弹出即将九星连珠的新闻。

下意识掐诀推衍星象,手机屏幕骤然光芒大放!

然后,他……就穿越到了这里!

在茫然之时,一团杂乱的记忆涌入脑海。

许牧,十六岁,西凉州牧许之朗的庶子,废柴体质学剑不成!

生母王氏,不为正室所容,被恶仆苛责,郁郁而终……

死之前的记忆,在雷雨天被雷霆劈死!

这是个修真的世界!

……

许牧身上流淌着微弱的天师血脉,听多了奇闻异事,对穿越之事没有多大抵触。

但既然穿越到此,那么这一世,要好好活!

潇洒畅快地活!

此后数月,他全盘熟悉了原主的纨绔生活,甚至有些上瘾!

父亲许之朗因妾室早亡之事,对许牧心感愧疚颇为宠溺,允许他随意花销!

每日,由曦月和叮当两个汉服小姐姐,呃,侍女,百无巨细,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偶尔,十八岁的长腿姐姐许薇,是正室林氏所生,会到他宅院中玩耍,看他舞着锈剑大汗淋漓。

“小牧,修习剑道对体质要求高,你身子骨弱,不要勉强!你会卜算推衍,不如尝试修习命道。”

命道,以卜算星象推衍天命为主,是比较小众的修炼体系!

在这半年期间,许牧偶然用地球上家传的乾坤归藏诀推衍时,发现一个怪事!

他那微弱天师血脉中所蕴藏的潜力,似乎在穿越后觉醒了!

原本在地球上推衍不到的事情,穿越后一算一个准!

比在街角摸女人手心的算命瞎子,算得还准!

许牧给他的这个特殊能力,起了一个霸气侧漏吊炸天的名号!

【窥得一线天机】!

只不过倒霉的是,每当他催动乾坤归藏诀窥完天机,便会被雷劈!

天雷滚滚,狠砸狗头,躲都躲不掉!

一次比一次受伤严重!

许牧怕被雷劈死,无奈封卦,再不敢胡乱推衍天道!

直到有一次,他在把玩原主生母所遗留的锈剑之时,忍不住好奇为它卜了一卦。

“锈剑,神秘……难卜!”

一道粗如匹练的雷霆之后,许牧双腿骨折摔倒在地,看着空无一物的掌心怔怔出神!

他已可内视,那锈剑已玄之又玄地融入他的身体丹田,任凭他千呼万唤再也不出!

剑尖之上,凝出了一滴晶莹绿液!

未等他有何动作,那绿液倏地化作一缕温暖无比的能量,从丹田散到他的四肢百骸,缓缓修复他被雷霆所留的创伤!

他的体表,排出一层黑色腥臭污垢!

原本孱弱的体魄,得到提升,几乎赶上正常人的水准!

狂喜!

许牧被废柴体质在心底留下的阴影,不翼而飞!

从此,为人卜卦和挨雷劈提升体魄,成了他的主要生活!

随着体魄的提升,许牧对修剑之事似乎看到希望,想起便心中火热!

就如同,你若看到对面走来的漂亮小姐姐,你要是心中没有任何想法,你指定有点什么小毛病……

经过今日在假山挨劈,他已总结出规律。

若想每天快速修复伤体,最多只能挨三雷!

超过这个数目,锈剑剑尖便不再产生能量绿液,直到第二日才能重新凝出!

……

吱呀!门开。

沈应星来到许牧床头探望。

“身份是庶子又如何?别这样作贱自己,好好活!”

许牧停下回忆,斜坐而起,疼得轻哼一声。

“先生多虑了,我在用天雷淬体……我要修剑道!”

沈应星心疼地看着许牧,在他身上探查数息。

“体魄的确提升了,可依目前的体质而言,修炼剑道依然困难重重!”

修剑体质,从弱到强依次为:凡剑玄体,地剑灵体,传说中的天剑道体,还有一些更稀少的特殊剑体!

许牧听得心头发痒,道:

“我现在什么体质,凡剑玄体?”

沈应星:“你没有体质……只是体魄强壮于常人。”

许牧:“……我谢谢你啊……”

愣了几息后,许牧并未灰心。

他把小院命名为天衍小筑,并请沈应星撰写了一副楹联。

左联:一日三卦。

右联:赊账免谈!

不管如何,能用天雷和绿液继续提升体魄,也是好的!

从此,州牧府内的雷声,非但没有停止,而是变本加厉!

许牧如同疯魔一般,每日至少挨三雷!

逢年过节时,若遇到皇帝寿诞或老太后寿辰,他还会主动加磅,多卜一卦挨雷!

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

被劈得多了,他竟产生了抗雷性!

通常只是皮开肉绽,少有手断腿折的情况出现!

经过晶莹绿液不断淬体,他的体魄已被提升得强如远古巨兽!

可惜,修剑体质却未有丝毫改变,仍是剑道难以入门!

而西凉州的人们,逐渐对州牧府的雷声见怪不怪!

风传许牧善衍天道,料事如神,称他雅号为“小天师”!

这一日。

许牧尚未开始例行功课——挨雷劈,便被新结识的狐朋狗友喊上,到勾栏听曲。

西凉政界落魄人物,白不易白司马笑谈而行!

“许公子,今日我带你见识西凉第一花魁,怡红楼阮飞鸿!”

许牧想起当年在KTV被服务员恳求唱歌的日子,戏谑道:

“白司马,你要是把我带坏了,我爹从边境回来后可饶不了你!”

……

怡红楼,西凉勾栏第一楼!

楼宇内。

一个身材修长的长脸青年,在二楼楼梯口拦住许牧和白不易,鄙夷道:

“一个地位比狗高不了多少的庶子,十六年未能修剑的废柴!许瞎子,二楼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白不易脸色不悦道:

“汪大公子,你父贵为西凉御史,大家各自听曲取乐,犯不着如此吧?”

汪大公子瞥了二人一眼,放行白不易,独独拦住许牧,道:

“想争花魁?可以!前提是从我胯下钻过去!”

牧夭
作者的话

东方玄幻,轻松不失热血!喜欢的书友,求加书架收藏,欢迎推荐给身边书荒的朋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