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滑州城内 路遇重赋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22-10-15 10:37:01 全文阅读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八月初九,我正在批阅朝廷送来的的奏章之际,车外响起了车夫的声音,黄掌柜,前面马上到滑州城了。王管家听后随即掀开车帘朝前一看,随后便朝我点头。我提议道:要不我们下车步行吧,也顺便透透气,一路闷在车里,加上有点颠簸我的屁股也受不了。随后我们在离滑州城还有一里地下了车,随后便步行前往城内,还是青龙、白虎在前开道,我跟王管家、小六子、二香及老刘和小姑娘刘娜居中,朱雀、玄武二位负责押后,粮车、行李车在后面依次跟上。

一路上王管家便给我讲这滑州城的历史,滑州历史悠久,相传西周时滑伯的后人滑氏在城内筑垒,后人增修为台,称之为滑台,此为滑州名的由来。滑州又有白马州之名,据《开山图》云:山下常有白马,群行山上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州名便从这个美丽的传说衍生。武王灭纣后分封诸侯,滑县属卫国。卫国凡建四都,一在朝歌(在今河南淇县),二在楚丘,三在帝丘(在今河南濮阳),四在野王(今河南沁阳)。其中的楚丘,就在今滑县东部(滑县八里营乡一带)。楚丘城筑于公元前658年,是为历史以来可追溯最早的城建史。再向上追溯,亦有颛顼、帝喾建都于此的说法。

周封建卫国于豫北,春秋时卫国夹在晋、宋、齐、鲁等国中间,几乎没有自存之力。春秋五霸相继争雄的同时,同是姬姓的卫国却被翟人灭了一次国。战国时卫国被魏国收为附庸,卫国国君从公降为侯,又从侯降为君。直到秦统一天下,卫国才被灭国,其地置为东郡。卫国虽然弱小无足称道,其国祚却达到惊人的900年,全程见证了春秋战国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剧。秦始皇三十六年,天下汹汹,东郡突现大石,石上刻字曰:始皇死而地分。恼怒的秦始皇下令尽杀大石附近的百姓。西汉末年王莽乱政,东郡人翟义举兵讨伐王莽。刘秀起兵自白马津渡河入河北,后以云台二十八将之一耿纯镇守东郡。东汉末群雄混战,曹操与袁绍战于白马津(古黄河滑县段的渡口,约在今滑县枣村乡鱼池村一带,一说在县西北隅道口镇)。关羽一战斩杀袁绍名将颜良,一生功名从此处始。当地人为此修建了一座关帝庙,民国时尚有旧庙遗址。当地流传滑县十二景,帝庙著灵即其一景。

十六国时后燕崩溃,后燕慕容德率众从邺城南走滑台,以其地为都城,复建大燕国,是为南燕。不久,以滑台无险可守,弃城东入齐地以广固(今山东青州)为都。南北朝时滑台与洛阳、虎牢、碻磝并称黄河四镇,北魏与刘宋在滑台进行过数次大战。隋末农民起义,韦城人(今滑县万古乡妹子村)翟让揭竿而起,以瓦岗(今滑县瓦岗寨乡)为据点对抗隋朝官军。李密瓦岗军主力带到洛阳后,徐茂公一直驻扎在黎阳、滑台一带。徐茂公本是山东曹州人,隋末生计无着,流寓于卫南县(旧县在河南濮阳县南,后废入滑县)。徐茂公入唐后封为英国公,滑县人纪念徐茂公,将其流寓处命名为英公村(今滑县白道口镇东、西两个英公村,即其旧地)。唐末五代、金、元、明、清乃至民国,滑州历代都有战争发生,盖因其地扼冀鲁豫三省重要,不管是南北战争还是东西战争,滑县都是避不开的交通要道。

我听着王管家的介绍,头还是有点晕,这无非就是说明目前的滑州城是军事、经济重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滑州城以北的白马津渡口,那可是非常有名的渡口,关键还是在于此处乃是金军南侵京师的必经之处,渡过白马津渡口,就可以一路直达四战之地的京师,也就在京师汴京的最后一道防线。

说话间便到了滑州城南城门口,朝前望去便看到一片砖壁石基的灰色城墙,城墙大门口分列着二队厢兵把守,他们身穿衣甲,头上戴着皮帽,手持单钩枪,一队负责警戒,一队则负责检查行人及货物,在往后便是税吏,根据所带货物而征收税赋,而二队一左一右的士兵前面则是一片木质的拒马枪矗立于地。此时王管家快步向前,向领头的厢军出示我们此行的公验,公验就像是官方的路引,包括出行的原因、目的地、途径什么地方、逗留多少时间。还要汇报随行的人有谁,准备带什么货物等等。

待领头的厢军官员点头后,王管家朝大家挥了挥手,我们一行人便走向城门,然后王管家到了城墙门洞内的税吏桌前,根据货物清单交了税,便拿着税单跟我们一起进了城。进了城以后,王管家便对我说道:黄掌柜,说不好我们这次生意要亏本。我问为何?王管家便道:朝廷规定的商税是百分之二,刚才进城税吏收了百分之五,这足足比朝廷规定的税率高了一半不止,一路城池要是都这么收下去,我们的利润只够缴纳商税的了。

我一听这已经大大违反了朝廷的商税的规定,滑州城作为京师北上的重要通道,距离京师也就一百多里地,也相当于天子脚下,为何这里的地方官敢如何横征暴敛呢,随即气氛的说道:我们去州府看看,问问清楚这事,为何要加这么重的商税,这就严重影响民间的商贸往来,加上刚才对于城门口厢军的松懈程度也实在是不满,如此军事重地,竟然只有二队厢军把守,关键的是城防的设计也是非常的随意,没有加瓮城不说,连外城的护城河都没有清理,眼看着马上要被周边的泥土填满了,要是真在这个时候出事,那滑州城就是无任何城防可言,大宋帝国京师的最后一道防线竟然如此松懈。

听说我要去官府找个说法,边上的刘老汉马上说道:黄大官人,这事越往北越正常,您习惯就好,这还是好的呢?老朽看到一次,由于粮商拿不出公验,官府直接没收了他们的粮食,足足有几十大车的粮食呢。再说了,民不与官斗,在外经商就是讲个和气生财,反正目前这世道也就是这样,实在不行到时到了燕京,可以适当的提高粮食售价,也没有必要再这里跟官府讲道理。

王管家对刘老汉说道:老人家,我们知道你是我们好,但是我家掌柜的话说一不二,这天下还是朝廷的天下吧,这滑州城总还是我大宋的州府吧,凡事总的讲个道理,我们手里有官府税吏的凭证,这就是物证,可以找官府要个理由。还有就是以后我家掌柜说啥就是啥,我们这些下人就只管执行就可以了,好吗?刘老汉赶忙点头连连称是,便口口声声说道:老朽糊涂,老朽糊涂。见爷爷这样,小姑娘刘娜稚嫩的声音响起:就是嘛,凭啥要多收官人的钱吗?我们这么多人这么辛苦拉着粮食,挣点辛苦钱,还没有开始卖就被官府拿走了那么多,这事不公平。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不止。随后小姑娘便眼珠子一转,转身问秋香:姐姐,难道我说错了吗?秋香笑道:刘娜说的很对,大家都说你说的对,才笑的。听的刘老汉哭笑不不止。随后王管家问了路人之后,便带头向府衙驻地走去。

当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州府大门前后,门口护卫的衙役一看这么长的队伍走来,便顿时起了警觉之心,要挺值了不少,手里的单钩枪也不再是歪歪斜斜的了,立马握的笔直。先是王管家上去一顿沟通,然后便被值班的衙役直接推了回来。顿时现场便紧张了起来,青龙、白虎赶忙上前扶住王管家,后面车队的车夫也只留下一个人看着车子,其他人则都笔直的站在粮车边,只等一声招呼而已。我见状便过去询问情况,王管家回话道:黄掌柜,这里的衙役确实嚣张,说没有诉状不能受理,老奴跟他们解释了半天,并拿出手里的商税凭证,哪知道这些竟然对我这个老头直接动粗,还嚷嚷着叫我不要在衙门口生事,要不然以骚扰官府罪直接扣押关进大牢。

我一听也便来气了,堂堂州府衙门竟然如此难进,毕竟我们手握证据,想要讨个正当的说法,竟然被当成无赖闹事。既然这衙门的官威这么大,我今天非要试试进去看看,这州府衙门内有没有戒石铭了。那官府衙门内的戒石铭明明白白写着: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这十六字为官训示,难道他们都忘记了吗?随后我便快步向前,到了府衙门口,对着守卫衙役怒声斥责道:尔等为何不通报上官,将我等遭受不公之事禀报长官,反而将我等拦于门口。随着我的怒声响起,周边看热闹的群众也越聚越多,到底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