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奸臣李彦 游街示众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108  |  更新时间:2022-10-11 12:09:01 全文阅读

随着宦官梁师成的致仕,对大内总管李彦的司法程序也已经启动。随着大理寺对其的羁押,然后便是按照旨意在京师游街示众,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七月二十六一大早,位于京师城南宣德门外的大理寺异常忙碌,大理寺卿杨冠坤、大理寺少卿左判刑法院赵于新、大理寺少卿右治狱法院李如睿等人正在指挥衙役将大内总管李彦押上木架囚车,只见李彦一脸憔悴,眼神呆滞,头发散乱站立于囚车之内,其双手被铁链牢牢的锁于囚车木架的上方二边,他的双脚也是带着粗大的铁链,捆绑于囚车底部的木板车上。

再看其全身似乎有多道血印,在白色衣服的衬托下显的格外明显,估计是作孽太多,在里面受了吃了不少苦头。也怪他平时人品太差,估计对下面蛮横习惯了,或在平时得罪不少人,所以在里面被衙役揍的全身没有一块好肉了。随着囚车的缓缓启动,沿着御街旁边附属街道一路向南前进,在囚车的周边围绕众多大理寺衙役,以防止百姓冲击囚车,随着囚车的移动,道路二侧聚集的百姓也越来越多,接着在囚车最前面府衙的叫声响起,原大内总管李彦在职期间,大肆借西城括田所名义,私自侵占百姓良田高达三万多亩,残害无辜百姓上千人,由于其罪孽深重,人神共愤,特将其游街示众,以儆效尤。随着衙役的叫声,边上的百姓也渐渐群情激奋,便都议论纷纷,也不知道是谁,将刚从菜市场买的蔬菜直接砸向了囚车,直接砸到了李彦的脸上,那给他疼的直皱眉头,有一就有二,随着越来越多的蔬菜、水果、鸡蛋砸向囚车,李彦瞬间变成一个铁锅大乱炖,见状周边的大理寺府衙士卒便纷纷开始向囚车靠拢以防止不测,哪知道飞来的一些蔬果直接连他们也被砸中,随即便纷纷离开囚车以躲避,随着百姓越来越多,现场的气氛也越来越激动,以致更多的百姓加入到了砸囚车活动中......

再看看囚车内可伶李彦,由于手脚都被铁链束缚着,面对砸来的蔬果根本没有办法躲闪,只能默默承受着,而随着砸过来的东西越来越多,在囚车上面已经堆积如山,导致李彦的呼吸都有点困难,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之前对百姓有多么残忍,现在就得接受多重的惩罚,而此时在百姓的人群中掺杂着很多朝廷百姓的官家及佣人,他们便是负责前来探查具体消息的,看到李彦遭受如此悲催的非人折磨,加上百姓的群情激愤,便纷纷转身回府禀报其主人。俗话说民意不可违,民意不可欺,也许这就是最深刻的事实教训。相信朝廷的百官在得到门人的汇报,也会思考良多,要是平时欺压百姓,以现在皇上的手段,特别是像这种游街示众,简直太过粗暴,简直是杀人还要诛心啊。相信他们以后会老实很多,毕竟这个场面不是他们想要的。

押送李彦的囚车一路沿着御街的边上街道,过州桥、朱雀门,一直达到南薰门,然后沿着外城城墙向东在折向北一路达到新宋门、新曹门、过善利水门,在折向西达到陈桥门、新封丘门、新酸枣门、卫州门再往南过咸丰水门、固子门、万胜门、新郑门,在外城游街一圈后,并转入内城沿着城门游行一圈,然后便是回到大理寺。

待囚车押解回大理寺内,囚车已经明显成了绿色,见囚车上没有动静,边上的士卒便上去查看李彦,只见他满脸都是鸡蛋的蛋黄和蛋清,杂交着蔬菜叶,头已经歪到一边,士兵见状赶紧手手指探了一下他的鼻子,见还有点微弱的呼吸,便匆忙进去禀报,片刻后,只见大理寺内来了众多人,在情理掉囚车上的果蔬后,大理寺卿杨冠坤查看了下李彦片刻后便道:估计是被砸晕死过去了,去医药局请医生,救治下,看样子还死不了。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带着众人转身进去了。

而府衙士兵打开囚车木架,将被砸晕死过去的李彦架了出来,然后便带到牢房内,在经过牢房过道时,他们架累了,就直接放在地上拖进去了,而关押在天字二号牢房的朱勔、天字三号牢房的朱勔儿子朱汝贤、天字四号牢房朱勔爪牙徐铸、应安道和王仲闳等人见状,都瞪大的眼睛,这是啥情况啊,杀人不过是头点地,这李彦是啥情况呢,刚才出去还是好的,只见听见之前被他们揍的发出国杀猪般的嚎叫,但是现在被拖着进来,白色的衣服也变成菜绿色了,看着不成人样的李彦,众人便纷纷打了一个哆嗦。

朱汝贤鼓起勇气,弱弱的问了下狱卒,兄弟,这李彦是啥情况,咋成这样了。其中一个肥胖的狱卒头也不回的回复道:没啥,刚才拉去全城游街示众,被愤怒的老百姓用菜叶、鸡蛋砸晕死过去了。众人一听也瞬间傻眼了,还有这种操作,这鸡蛋、菜叶都能把人砸晕死过去,难以想象,李彦这家伙得遭受多少的鸡蛋和菜叶啊,想想都感觉恐怖。咋大宋帝国朝廷不是向来优待文人吗?咋李彦能受到如此的非人待遇呢?此时他们的脑回路已经完全不正常了,其一李彦只是宦官,不是文人出身,其二朝廷只是让其游街示众,而砸晕李彦的是普通老百姓而已。

京师内廷福宁殿内,随着大理寺卿杨冠坤、大理寺少卿左判刑法院赵于新、大理寺少卿右治狱法院李如睿等人将李彦游街示众的过程汇报给我后,我也顿时笑出声了。便笑着对众人说道:看来这游行示众的效果很好,老百姓就是一面铜镜,同时也是一面照妖镜,能够将好人和坏人分辨出来,像李彦这种人,仗着皇恩到处为非作歹,草菅人命,到头来毕定要遭到百姓的清算。另外,对于朱勔等人,大理寺目前是如何安排的?

大理寺卿杨冠坤行礼道:启禀皇上,朱勔父子及其爪牙目前已经进入起诉阶段,然后便是审判、结案、判决。下官等已经按照指示,从严从快处理此案,对于所涉及的所有赃款、赃物都已经扣押,目前正在陆续押解进京。只是民间传言,朱勔父子贪污数额巨大,但是据目前查封的钱财来看,跟传言相差很大。

提起这事我便知道了,这是皇城司已经提前介入了,将朱勔等人的财产秘密押送进京了。一来呢是怕如此巨额的贪污数额会引起百姓的极大愤慨,从而对朝廷信誉、官员信誉造成严重的冲击,二来是将财产秘密处理,直接入皇家内库,而不是经过朝廷,从而保证军事等改制的顺利进行。想到这里我便对众人说道:至于朱勔财物之事,就按目前大理寺查封的数额定罪,特别是对于其私自征用民间奇花异石要作为重点突破,将其私自贪墨朝廷拨款,强制征用漕船等民间、官场关注度高的事件要重要查清以定其罪。

三人一听便明白了我的意思,对于朱勔江南的财产,朝廷肯定已经通过其他的渠道提早介入了。既然皇上已经有旨意了,那他们也省的操心,便不再多问随即俯身拱手道:下官遵旨!

为了乘机彻底了解下大宋帝国的司法制度,我便问道:关于朝廷的立法、刑法、司法等制度,三位爱卿可有建议?见皇上考验专业知识,他们便来劲了,大理寺卿杨冠坤首先说到:启禀皇上,朝廷法律之密远超历代,景祜年间,参知政事宋绶受宰相吕夷简委托,编修完《中书总例》419册,后据中书、门下后省修成尚书六曹条贯,共计三千六百九十四册,寺监在外,又据编修诸司敕式所,申修到敕令格式一千余卷册。到了元丰末、元祜初编纂的“尚书六曹条贯”就多达3694册,“救令格式”有1000余册。

朝廷目前的法律既有通行全国的“海行法",又有只适用于一司一路一州的“部门法”与“地方法"既有刑法,也有行政法、民商法。敕令格式是海行法,3694 册尚书六曹条贯是部门法,宋绶主持编修的《中书总例》是行政法,而仁宗与哲宗时期修订的《天圣户绝条贯》《嘉祐遗嘱法》与《元符户婚法》,都是民商事立法。

就法律形式而言,朝廷的法律又可分为律、敕、令、格、式、申明、断例、看详等。律一般指我朝的基本法《建隆重详定刑统》,简称宋刑统,敕在元丰以前泛指对《宋刑统》的补充立法,元丰之后特指刑事法,令在元丰以前也是泛指律令之令,元丰之后特指非刑事法,其中包括民商法、经济法、行政法,格则是令的细则、行政程序,式指公文程式,申明是司法解释,断例即判例。敕与令也构成了朝廷法律体系的两大主干。就立法数目而言,宋令的数量远多于教文,朝廷繁密的敕令格式,当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来自我朝历代频繁的立法活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