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文德殿内 君臣一心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22-09-10 13:31:30 全文阅读

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四月二十五,京师皇宫文德殿内大朝会,宋徽宗老爷子端坐玉案前,我身为太子便在玉案左侧站立,堂下分别是太尉兼枢密院副使童贯、执政兼枢密院使蔡懋、太师蔡京、宰相兼门下侍郎白时中、执政兼尚书右丞宇文粹中、执政兼尚书左丞张邦昌、宰相兼中书侍郎李邦彦、检校太傅梁师成、执政兼御史中丞赵野、宰相王黼、太保蔡攸、太尉高俅、大内总管李彦等众位朝廷大臣。

待众人行礼完毕,宋徽宗老爷子目视了下堂下众人便说道:众位爱卿,朕自继承大统以来既启用神宗变法,意图使大宋整备军事、发展民利、繁荣商贸、国富民强,然虽朕矜矜业业,而天不遂朕愿,虽有成效但离朕之愿相差甚远,在朕执掌的二十四年间,由于多发天灾导致民间疾苦,朕亦广修宫观,望上天体察民之不易,乃事与愿违也,至此朕心甚倦。

另外朕在此期间广收历代文物、书画,致使我朝文艺兴盛,朕的心得《大观帖》《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宣和博古图》等得以顺利完成。朕的书法至草书学黄庭坚,真书学薛稷、薛曜,后自成一体,百官称之谓“瘦金体”,其笔势瘦劲锋利,屈铁断金,乃朕之另一开世之创举,成迹有《闰中秋月诗帖》《草书千字文》《正书千字文》《自书诗团扇》等。诸如种种,朕自感在艺术成就方面尚可慰朕心。

朕虽有收复燕京等之功勋,然亦不敢擅自居功自傲也,自宣和元年(1119年)宋江叛乱于河北路,南方的方腊叛乱于东南诸路等诸多民间大小叛乱,亦说明朕之有过也。而今面对金人的咄咄逼人之势,朕亦深感疲惫,朕虽有仁德之意,但金敌确无檀渊之举,如今天祚帝孤身迁往夹山,完颜阿骨打去年亦西去,至此朕亦萌生退意,将祖宗社稷禅位于太子。

望诸位爱卿理解朕之苦衷,全力辅佐太子新君,努力完成朕之富国民强之心愿。朕心已决,至今日起太子升任开封府尹,着下月二十八在大庆殿为太子举行登基大典,大典礼毕朕将沿运河南下,直达杭州。着后宫诸妃及太尉高俅随行,其他诸位爱卿于京师协助太子处理朝务。另外将朕下月禅位之决定,明诏通告天下。

这是宋徽宗老爷子的临行告白,自宋徽宗赵佶生于元丰五年(1082年)农历十月十日,是宋神宗第十一子。次年正月,宋神宗正式赐名,十月,赵佶被授为镇宁军节度使、封宁国公。自幼养尊处优,逐渐养成了轻佻浪荡的性格。据说在他降生之前,其父神宗曾到秘书省观看收藏的南唐后主李煜的画像,见其人物俨雅,再三叹讶,随后就生下了徽宗,生时梦李主来谒,所以文采风流,过李主百倍。

这种李煜托生的传说固然不足为信,但在赵佶身上,的确有李煜的影子。徽宗自幼爱好笔墨、丹青、骑马、射箭、蹴鞠,对奇花异石、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尤其在书法绘画方面,更是表现出非凡的天赋。元丰八年(1085年),哲宗即位后,赵佶被封为遂宁郡王。绍圣三年(1096年),以平江、镇江军节度使的身份被进封为端王,开始出阁接受教育。绍圣五年(1098年),加封为司空,改任为昭德、彰信军节度。

元符三年(1100年)正月,年仅25岁的宋哲宗病死,宰相章惇主张依礼、律,当立哲宗同母弟简王赵似,否则当立长弟申王赵佖。但向太后(神宗皇后)以自己无子,神宗诸子皆庶子,排除患有目疾的赵佖后,主张立哲宗次弟端王赵佶,最终向太后在曾布、蔡卞、许将等执政的支持下,立赵佶为帝。赵佶即位的第二年,向太后去世,改年号为建中靖国。

徽宗即位后,向太后权同处分军国事。太后在神宗时即是守旧派,当政后随即任命守旧派、韩琦长子韩忠彦为执政,不久又升任右相,左相章惇、执政蔡卞等相继受攻击,蔡卞首先被贬任知府;同时恢复被贬逐的守旧派官员的名位,守旧派官员接着相继上台。当年七月,向太后还政后不久,反对立徽宗为帝的左相章惇被罢相,韩忠彦升任左相,曾布升任右相。当时守旧派与变法派的斗争日趋激化,也有官员认为元祐、绍圣均有失误,应该消除偏见,调和矛盾。于是改次年为建中靖国,以示本中和而立”,昭示朕志,永绥斯民。但是新旧党争不仅没有停止而是愈演愈烈。建中靖国元年(1101)十一月,邓洵武首创徽宗应绍述神宗之说,攻击左相韩忠彦并推荐蔡京为相,得到执政温益的支持,为徽宗所采纳,首先于同月末决定改明年为崇宁元年,明确宣示放弃调和政策,改为崇法熙宁变法。

蔡京是个政治投机者,王安石变法时拥护变法改革,元祐初又附和司马光积极推翻新法,绍圣初又积极附和新法,徽宗即位后不久受守旧派攻击而被夺职提举宫观闲居杭州(今浙江杭州),结交赴杭收集书画的宦官童贯,蔡京以擅长书法逐渐受到可以称之为画家、书法家的宋徽宗的赏识,邓洵武、温益知道徽宗必将重用蔡京,在进呈绍述新法意见时都力荐蔡京,认为徽宗必欲继志述事,非用蔡京不可。崇宁元年(1102年)五月,左相韩忠彦首先被贬任知府,蔡京升任执政。随后右相曾布也被贬任知州,蔡京升任右相,不久又升为左相,独相达三年之久。其后虽曾二次罢相,但又复相或以太师控制朝政,位在首相(徽宗改左仆射为太宰作首相,右仆射改称少宰为次相)之上。徽宗末年,致仕已多年的蔡京还以太师领三省事掌握朝政。

以上种种也是表明了宋徽宗老爷子是认可神宗朝期间的王安石主持的改制变法,一开始也是很有一番政治抱负,咋奈受朝廷新旧之党争的影响及用人不当,最后也是半途而废,由于党争的反复也让宋徽宗老爷子逐渐对朝务失去了信心,也磨平了当初上位是的一番雄

心壮志,便慢慢回归到个人爱好笔墨丹青上面,加上蔡京等人的诱导,便将此个人爱好无限扩大并深刻影响朝局,最后形成了政治腐败、军事荒废、商贸重税、科举失落、取士随意、唯个人爱好之任用人才等现状,加上金国的不断要挟和敲诈,更是让宋徽宗老爷子心力交瘁、身心疲惫,便决定南巡江南,将这千头万绪的朝务留给后世之君。

众人听完宋徽宗老爷子的话,虽然他们之前个个心里有准备,但是毕竟成为事实以后,每个人的心情还是非常的复杂。对于梁师成等人而言,他们的内心比较平静的,这也是他们意料中的事,毕竟梁师成是一直支持我。而蔡京也是一样,他现在心里也是非常的平和,毕竟自己之前根据皇上的细节反应,已经彻底跟我这个太子站在一起了。而王黼、张邦昌、蔡懋等人则是一脸的失落,之前还期望皇上能够照顾他们或者将他们带到南方,现在却事与愿违,而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能不能被新君待见心里是没有底的,万一遭到清算他们将彻底失去一切了,所以此时他们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而对于居中派宇文粹中、赵野等人而言,他们倒也是比较淡定,虽然皇帝换人了,对于他们来说,还是静观其变,正所谓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还是宰相王黼没有忍住,便出列低头俯身拱手道:启禀皇上,圣意已决臣等遵皇上之旨意。只是皇上此次南巡,南方之事是不是需要妥善准备,如居住的行宫、膳食、用度等事项。王黼此番话还是想做最后的努力及挣扎,毕竟他跟南方的朱勔利用花石纲贪墨了不少钱财,而且朱勔在南方的有很多庭院及物业,王黼知道皇上一旦离开京师,自己遭受新军的清算也就可以了,而更要命的是他跟朱勔等人龌龊事,虽然极力隐瞒着宋徽宗老爷子,毕竟南方离京师是山高皇帝远,而一旦老爷子退休南巡,他们在南方引起这么大民愤的事,还是会让老爷子知道,到时自己跟朱勔他们还是在劫难逃,最好的办法就是乘机跟随老爷子南下,利用自己一贯的本事善后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从而明哲保身。

宋徽宗老爷子此时也多少能王黼的用意,虽然不知他们南方的具体违逆之事但是也能明白王黼此前暗中支持皇三子,大力在老爷子面前进言皇三子,怕太子上位遭到新君的政治清算便安慰说道:王爱卿此意朕心领了,刚才朕已经说过了,由于朝务繁琐,众位爱卿还是在京师协助太子新君处理朝务。至于朕的南巡诸事,朕只有安排。宋徽宗老爷子说完便看了一眼边上站着的我,我也能领会到老爷子的意思,便对于老爷子行礼后面朝堂下众位大臣说道:

承蒙父皇启爱,本太子深感以后责任重大,肩负中兴大宋之己任,亦深切盼望能得到诸位的鼎力支持,本太子谨记父皇之托付,此后于士大夫共治天下,携手并肩共创大宋之美好未来,然对于前事种种亦是过眼云烟,本太子既不过分追究也不旧事重提,只是希望诸位以后能以社稷为重、民生为重。说完转身面向老爷子行了礼。众位大臣此刻才明白,皇上禅位于太子幕后也是做了交代,至少是善待这些朝廷重臣,不过以前多么不堪,新君不会过分的追究,也算是给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特别是王黼等人。

老爷子随即会意点头,便微笑朝堂下众臣说道:众位爱卿,要是没有其他意见,那就下去办差吧。众人皆高喊万岁,便都心情舒畅的依次退出文德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