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雄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张觉事件 雪上加霜
作者:曹家大叔  |  字数:3251  |  更新时间:2022-09-06 15:19:03 全文阅读

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四月十三夜,汴京城西梁师成的府邸,只见检校太傅梁师成、宦官谭稹、大内总管李彦、宰相兼中书侍郎李邦彦、少师蔡攸等人围坐在一起。梁师成作为主人命人给大家沏茶后便说道:今日召集诸位前来,是想听听诸位对皇上南巡之事有何看法?因为都是自己的党羽,所以梁师成一开始便不客套,直接切入主题问道。

李邦彦便接着说道:这是好事啊,素闻江南景美人秀,要是有机会侍驾,那必将可以一饱眼福也,此乃人生一大快事。梁师成鄙视的望了一眼李邦彦说道:王宰相,今日我等商议之事,事关诸位前程,望严肃点。见这位隐相发话这么说了,李邦彦也就只好收起自己放荡的态度,尴尬的微笑点头示意。

李邦彦原名李彦,字士美,怀州(今河南沁阳县)人,父亲李浦是个银匠。黄河北岸的怀州(今河南沁阳),是河东路(相当于今山西省)通往京师汴京的必经之路,官员、商贾、赶考的举子、各色人等一天到晚从这里经过,络绎于途。怀州城里有个银匠,叫李浦。李浦有个儿子叫李邦彦,长得身材高大,模样俊俏。李浦待他如同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一切由着他的性子,不敢严加管束。李邦彦便整日在闾巷市井间厮混,养成了浮浪轻薄的习性。举凡斗鸡走狗,蹴踘赌博,狎妓漂娼,讴谑骂街,一切猥琐卑鄙之事无所不为,无所不能,活脱脱一个市井小痞子,而且他自号李浪子。

李邦彦这个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透着痞气的浪子,书没读多少,脑袋瓜倒蛮聪明的,嘴巴子也十分乖巧伶俐,作起文章来才思敏捷,飘逸洒脱。他还经常采缀街市俚语填成词、谱上曲,如同现在的通俗流行歌曲,被人们广泛传唱。李浦虽然只是一个手工匠人,目不识丁,疼爱儿子,更希望儿子能有出息,尤其不愿看见儿子当一辈子痞子。他绞尽脑汁四处打听诱儿向善的良方。有人给他讲了孟母择居的故事,以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李浦恍然大悟,心想,孟母能搬家,我就不能请人吗?那些经常路过怀州的举子们,个个都是饱学之士,何不把他们请来,与儿子结为朋友呢?时间一长,或许邦彦真能学习他们的样子,混上个把功名呢。

于是,李浦每当听说有去京师赶考的举子路过怀州,都要低声下气地把他们请到自己家里,倾其所有殷勤款待。举子们需要礼物的,李浦就施展自己的手艺为他们打造银器,举子们盘缠不足的,李浦就拿自己的积蓄慨然相赠。人们称他这种做法为结秀才缘。举子们既然受了李浦的好处,自然要替他办点事情,除了照他的要求和李邦彦一起谈词论文之外,还到处为李邦彦扬名。从此不少人知道了怀州有一个风流奇才李浪子,还有一个热情好客的李银匠。路过怀州的举子们纷纷不请自到了,一半贪图白吃白拿的便宜,一半冲着李邦彦的浪名。

后来,李邦彦到了汴京,入补为太学生。大观二年(1108)以上舍生第一名及第,授官秘书省校书郎,又试用为符宝郎。李邦彦来到花团锦簇的京华胜地,越发痞性大发,宣扬自己的志向是要:赏尽天下花,踢尽天下毬,做尽天下官。朝廷谏官们看不惯他的这套做派,上书弹劾他放纵不检,罢其符宝郎,复为校书郎。不久将他赶出朝廷,又以吏部员外郎领议礼局之职,出知河阳。三年任满后才回朝廷任起居郎。

李邦彦意识到,要做尽天下官,就必须找靠山。经过悉心钻营,他和大宦官梁师成拉上了关系。对梁师成百般阿谀逢迎,哄得梁师成满心欢喜,举荐他才学出众,风姿俊美,接连提拔他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承旨。宣和三年(1121)十一月,拜尚书右丞,一下子成了执政大臣。宣和五年(1123)二月又升为尚书左丞。这年四月,李浦病死,父因子贵,这个目不识丁的银匠竟被追赠为龙图阁直学士,谥号宣简。李邦彦居家守丧仅一年,宣和六年二月起复,再任尚书左丞,更进一步地与梁师成、蔡攸等相勾结,狼狈为奸。当年四月,李邦彦拜为少宰、中书侍郎,堂而皇之地成了宰相。李邦彦身为宰相,除了对梁师成等阿顺趋媚逢迎谄谀之外,就是继续地风花雪月,放浪形骸,对军国政事毫无建树,京城人称他为浪子宰相。

哎、此时真的是佩服宋徽宗老爷子,身边都是些啥人呢,这种人竟然也能当宰相,叫天下的读书人情何以堪呢。宦官谭稹便不屑说道:浪子宰相还是那么老不正经,今日梁太傅所言甚是,圣驾南巡之事事关我等前途,据内廷消息,可能改朝也是有可能也。众人一听顿时紧张了起来,便示意谭稹继续说明白点,谭稹只好接着说道:据内侍禀报皇上宠爱之妃子皆在整理心爱之物,预计都将打包前往南方,这可不是普通的南巡吧。这简直更像是在是搬家。

当方腊起义之初,谭稹首先奉命统军出征。以后,童贯出任江淮荆浙宣抚使,谭稹改任两浙制置使,两人遂共同带兵南下,朝廷遣领枢密院事童贯、常德军节度使谭稹二中贵率禁旅及京畿、关右、河东蕃汉兵制置江、浙。宣和五年,童贯致仕后,谭稹出任河北、河东、燕山府路宣抚使,继童贯之后成为主持北方前线防务的主帅。谭稹在任内曾招募当地数万汉人为义胜军。金军将辽燕京等地归还宋廷后,文臣王安中出任燕山宣抚使,宦官谭缜为河东北宣抚使,负责北部防务。王、谭二人对金朝的动向缺乏清醒的认识,盲目招降金南京留守张觉归顺,加之在其它一些事情上处理失误,遂诱使金军着手对宋展开攻势,而原来归顺北宋的辽军将领也转投金朝。

张觉事件:张觉是辽国时期的平州人口,中过进士,在金国进攻辽国前后,担任辽兴军(即平州)节度副使。恰逢有人发动叛乱杀掉了节度使,作为节度副使的张觉被推举出来继任为节度使。天锡帝耶律淳死时,张觉已经预感到辽国必败,所以准备起后路来。他召集了五万人和上千匹马,暗地里训练着。萧太后占据燕京时期曾经派一个叫作时立爱的人来替代他,被他拒之门外。

金国拿下了燕京。由于燕京要还给北宋,只有张觉所在的平州,以及附近的营州和滦州是金人一直不肯放弃的。这三个州还在辽国将领手中,面平州又是三州中最重要的一个,金国人决定招降张觉。当时,江国的大臣左企码、康公司等人都已经投降了金人,他们都认识张觉。阿骨打询问张觉的状况,康公强认为张觉虽然狂妄,但缺乏智谋,不如首先把他稳住,然后慢慢处理。如果直接对他用兵,是逼迫他立刻造反。于是金国任命张觉继续担任平州节度使。

康公粥求自前住平州劝说,张觉决定投靠金国。在辽国尚存时,燕京是国家的南京。但后来燕京还给了北宋,所以金国就将平州设为南京,张觉作为南京主官,也被授予了象征宰相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职位。

宜和五年(公元1123年)五月,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去世,继承帝位的是他的弟弟完颜吴乞买。吴乞买即位后,将辽国的大臣都送回到原辽国境内的南京(平州),其中有四位最主要的大臣分别是左司马,曹勇义、虞仲文和康公司。张觉却已经决定叛离金国。在当时,残辽势力的发展恰好进入一个小高潮期。残辽势力主要分布在西北和东北两个方向。在西北,天祥帝又在大漠之南聚集力量开始进行军事骚扰,而在东北,辽国大将萧幹跑到了奚人的地盘上自称皇帝,随时想打回燕山以南。五月十四,张觉试图与残辽势力联合,于是将四位大臣抓起来,宜判十大罪状后将他们杀掉,举起了叛乱的大旗。营平滦三州纷纷脱离了金国的控制。

张觉的叛乱给刚刚生效的宋金和约带来了两个麻烦。第一个麻烦是,当初金国将许多燕京地区的老百姓带走,重新安置在了平州地区,张觉下令这些老百姓可以根据个人意愿回到他们的家乡。百姓们于是拖家带口重新踏上了归家之路,回到燕京的家后却发现,他们的土地都已经分配给了郭药师的常胜军,成了军屯土地。没有了土地,老百姓有的就近安置,有的跑到了更远处,脱离了官方的户籍。老百姓不知道,宋金和约有关于追踪因战争逃散的难民的协议,不管是哪一方的人民逃到对方的领地,对方都有义务将其送回。按照协议,这些从平州逃回的百姓都必须送还给金国,可困难的是,由于缺乏必要的统计方法,北宋政府并不知道有多少人回来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第二个麻烦是关于张觉本人的。张觉叛离金国后发现,残辽势力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么强大,如果不想被金国击败,必须投靠更大的靠山。张觉派出了几位说客前往燕京长官王安中处,试图说服北宋接纳他。如果北宋接纳张觉,就意味着彻底背离了宋金和约。和约中规定,双方的疆界不得变更,也不得接纳对方的叛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