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荒古独尊 > 正文
第一章 叶天初
作者:焱落九天  |  字数:2071  |  更新时间:2022-08-18 18:17:12 全文阅读

落日余晖下,山河暮色晚。

落霞峰上一抹小小的身影正在盘腿修行,周身的元气肆意盘旋着,却无论如何也凝聚不起来,叶天初眉心不由地一蹙,想要更加努力地去控制自己的神识,肩膀微颤着,四周气流涌动。

“唔…”叶天初胸痛难抵,闷哼一声,嘴角有丝丝的鲜血流出。

第一千五百零八次失败。

叶天初眼眸沉了沉,抬手熟练地擦去嘴边的血渍,四周寂静无声,他整个人都埋首于一片阴霾之中。

这已经是他来落霞峰的第四年了,可元气依然不能聚拢,换句话来说,也就是他还不能修行。难道…他真的天生就是个废物吗?叶天初越想越泄气。

在幻元大陆,元气就是权利的象征,没有元气就相当于瘸子没了拐杖,寸步难行。在这里元道境界划分清晰,分别分为通元界,地元界,天元界,圣元界,而每一层境界又分为五级,一般来说新生的婴儿到五岁的时候,元力就会渐渐显现出来,正常情况下都可以达到通元界的二级,就算是最少也都会有一级。可是那年叶天初五岁时,却被检测出他一点元气也没有,更谈不上什么一级二级的,就这样他成了幻元大陆里唯一的废物。

不行,他不能放弃!他还要为师父报仇!

想到这里他的拳头徒然攥紧。

思绪不知怎么的飘回了那天,他和师父一直是云游的,按理说踪迹是鲜为人知,可是那天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一群黑衣人上门,他们似乎很了解他们的情况,知道他不会元力,一开场就是冲着师父去的,师父难以以一抵百,况且那里的人中还有一个是圣元界二级的,师父生生被打得五脏六腑都碎了。他永远记得那天下午,师父一身白衣遍布血痕,下一瞬,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崩飞出去,身体狠狠地摔出几十米远,折断无数劲竹,跌倒在地,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师父!”叶天初的泪水一下就模糊住了眼睛,声嘶力竭。他急忙跑过去扶起师父,靠近师父时却只能感受到游丝般的呼吸。他哭得更厉害了,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流。那一刻,他恨死了自己,恨死了自己无能为力。

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别人一出生就会的事情,他偏偏几经周折却无济于事。

“我们要不要把他也一块杀了。”一个黑衣人指着他拍了拍身旁的人,问道。

那人却直接冷笑出声:“他连元气都没有,翻得起什么大浪,我们走吧。”说着,他一跃而起跃上树梢。

叶天初中抱着师父的手徒然收紧,眸中风起云涌,血光摄人,他猛地抬头,望着十几道黑压压的身影大吼:“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定将你们斩草除根!”

竹林里一下寂静下来,连风也变得无声,师父面色枯槁,奄奄一息,望向他的眼却坚定得不像话:“阿初,不要放弃,没人生来就是废物,去阎宗修行吧。”

那是他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句话。而他跟着师父的话来到了阎宗,没有人愿意接受一个没有元气的人,但碍于他曾经受恩于他师父,阎宗宗主最终还是收他为门中弟子。他表面上是阎宗子弟,但他却不能像正常门人弟子那般习武练剑,只能打扫打扫卫生,给门中弟子擦擦剑什么的,如同一个下人一般。

按理说大陆上能达到圣元界二级的人不多,看师父的反应他是认识那人的,究竟是谁呢?叶天初低头沉思,神色肃穆,眸子里的火光晦暗不明。

“天初,你想什么呢,怎么这么入神,叫你那么多次都不理我。”徐慕熙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惊得叶天初整个人都颤了颤,但他脸上很快就归于平静。

“没什么,你怎么来了?”

徐慕熙也是阎宗弟子,元力等级不低,背后家族势力也很是强硬,是皇朝的名门望族,阎宗子弟很多都想和他攀上关系,但奈何谁都不近,偏近上了叶天初。

徐慕熙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我来就是想问问你,后天就是阎宗一年一度的归省日你打算去哪里?”

归省日,是阎宗弟子一年里唯一可以见亲人的一天,在这天的时候,阎宗弟子的家人大部分都会上这里与自己的孩子团聚。而那些父母已亡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前来的,则可以选择下山游玩一日。

叶天初一向是后者。他自诩是父母双亡,每年这个时候也只是去师父的坟头看看,上柱香,一待就是一日。

“我去拜拜师父,”叶天初顿了顿,温声:“好久没见他了。”

“那行,明天我母亲来看我,我给你留些好吃点,你快些回来。”

叶天初点了点头,在阎宗里鲜少有人真的把他当做同门子弟,更多的是把他当作一个服务着他们的下人,看见他总是神色厌恶,避之不及的,唯有徐慕熙坦诚待他,叶天初也自是珍惜这段情谊。

“今天…还是不行吗?”徐慕熙揶揄着还是问出口了。

叶天初眸色沉了沉,摇了摇头,他还是无法聚集元力。

说真的,徐慕熙很少见到会有比他还拼的人,白天要打扫阎宗里的所有卫生,被弟子呼来喝去的,晚上还要刻苦修行,打坐那是一打就一晚,每天仅睡四个小时。

“哎呀,没事的,皇天不负有心人,肯定有一天你能行的,到时候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兄弟。”徐慕熙一边安慰一边打趣着,叶天初脸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沉闷。

月上柳梢头,叶天初还要修行,徐慕熙为了不打扰他,便回去了。叶天初独自一人又练习了几次,元气却总是涣散,聚不到一块,他可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叶天初叹了一口气,洗了个澡后便睡下了。

“师父!师父!”叶天初尖叫出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眸子惊魂未定,额头上虚汗直冒,四周静悄悄的,心脏却久久不能平静。

他梦见师父了,这是他四年以来第一次梦见他。不知道为什么,叶天初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此次回竹林,他定会不虚此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