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辰南的强宗之策
作者:负翁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2022-08-25 10:34:02 全文阅读

我一生无子,我将宗门当成我的家。

宗门弟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为宗门献出了我的一切。

云钰,与云鹏,是我从天元大陆带回宗门的。

云钰修炼天赋很高,悟性也很强,是个修炼的好苗子。

我也将其当做接班人培养,他很懂事,也一直努力修炼,一直没给我丢脸。

倒是他没经过蛮神的考验,在利益面前,丧失了本心。

但我对他依旧抱有一丝希望,直到今日,我才看清他的本性。

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弟子,说是难得的天才也不为过。

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没有包容之心,没有容人之度。

让你成为继承人,其实也是我对他的一种考验,只是很可以,他让我失望了。

将宗门铁训忘得一干二净,脑海之中,只用权势,他迷失了,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宗主峰禁地,数百丈的悬崖深渊之中。

一处绿潭边上,蛮破山,看着一汪的潭水,自言自语一般。

辰南散坐在一边,水潭之中,居然有一丝丝地灵泉的生机。

无尽的雾气上升,缓缓入体,能感受到体元气海的震动。

生死轮回经也自动运转起来,渐渐恢复着肉身。

“你对如今的蛮族怎么看?”

突然间,宗主话风一转,双眼盯着辰南,脸上布满了皱纹,犹如刀刻一般。

双眼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有着骇人。

“宗主您这是为何……”

看着宗主此时的神色,辰南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此时的他,比往日所看到的,苍老了数百岁一般。

“宗主,这是地灵泉,应该能延缓您的衰老。”

辰南江自己纳戒中,所有的地灵泉都拿了出来,动容的看着面前的老者。

“孩子,没用的,这一潭皆是地灵泉,能恢复,我早就恢复了。”

蛮破山意外的看着辰南,没想到居然有着如此之多的地灵泉,一个个玉瓶,堆砌在面前,宛如一小山般。

“您说这绿潭是地灵泉?”

辰南傻了,这一潭都是地灵泉,都不能延缓宗主衰老?

“我受了重伤,几百年了,一直未愈,反而越加严重了。”

仿佛看出了辰南的困惑,直接解释了出来。

“神元药也不行吗?”

老爷子还有很多恢复生命力的神元药,但对方依旧摇了摇头。

“这是大道之伤,没用的。”

“大道之伤?难道地心乳也不能吗?”

辰南瞬间想到了地心乳,那等数十万年的绝世珍宝。

“地心乳当然可以,但是我们不能,哪怕是我死,也不能动用地心乳。”

提起地心乳,蛮破山的语气,变得凌厉了几分,双眼更是警告的看着辰南。

“弟子铭记在心。”

辰南双手抱拳,一副保证的样子。

“你还未告诉我,你眼中的蛮族宗门是怎么样的,如何交给你,你将会问责带领他,走向强大。”

蛮破山对于辰南,也是满意的,无数人会对地心乳有别的心思,但最起码辰南不会为了一己私利,就去动它。

这一点,他深信不疑,这是他的直觉,来自他一直很自信的直觉。

“畅所欲言,此处就剩你我二人,就像亲人之间,无所不谈。”

蛮破山气息尽数内敛,此刻的他,就仿佛行将就木的老人家,双眼急切,想要听到辰南真话,变得热诚起来。

“像亲人一样,畅所欲言?”

辰南看着对方鼓励的眼神,深吸一口气,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这位老者。

将一身奉献给了宗门,甚至到了今天,依旧为宗门操劳着,值得任何人敬佩。

于是将自己的心中所想,宗门存在的弊端,古老的制度,一一列举了出来。

蛮破山脸上,嬉笑逐渐隐没,枯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辰南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怎呢不说了,继续,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突然发现辰南一脸尴尬的表情,略带恐惧的样子,拍了拍其肩膀,示意他放松。

“您不生气?”

辰南有些后怕的,弱弱的问道。

毕竟宗门是对方一生的心血,被自己说的一文不值,换谁脸面也挂不住啊。

“我不气。”

“甚至很欣慰,终于有人与我说实话了。”

身居高位,一言定无数人生死,人们对于权利的畏惧,对性命的担忧,鲜有人跟他掏心。

“宗门是我一生的心血,但我希望它能走向巅峰,走向不朽。”

“我的极限,只能将它带到如今的地步了,接下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宗门得看你们。”

这一刻的蛮破山,宛如即将入土的老爷爷。

“你知道,我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你,放弃了云钰吗?”

老爷子眯着双眼,上下打量着辰南。

“因为我是老爷子的孙子?”

辰南也困惑,想必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我看中的是你的人,你的性格。”

“你知道老爷子一身修为震古烁今,为什么没当宗主吗?”

看着辰南震惊的眼神,缓缓道:“老爷子喜欢清净怕麻烦,这是其一。”

“其二是老爷子不懂得人情,不懂得笼络人心,更不懂得与弱者相处。”

辰南点了点头,与老爷子生活了十多年,他深有体会。

“你上有谦卑之心,下有儒者之气,看得更远,所以你是最好的选择。”

辰南也没想到,与宗主仅仅见数次,居然能得到对方如此肯定,心中也无比的激动。

“宗主,但弟子修为低下,很难达到您的目标。”

辰南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才辟海修为,连一些弟子都比不上。

“修为只是一部分,主要的是,你有一个赤诚之心。”

“只要你能带着宗门走向强大,走向天元,你身后就永远跟随着五位太上长老,五柄锋利的利剑。”

蛮破山说得很多,辰南也听得无比的震动。

“现在你该说了吧,不要有什么顾及。”

看着有着木讷的辰南,他眼神之中,充满了希冀。

“我认为宗门的制度不合理。”

“底层弟子,也不缺性格坚毅之辈。”

“在宗门受到了不公待遇,甚是是压迫,苦于无权无势,只能独自默默忍受。”

“修炼资源,被层层剥削,最后到手的。仅仅是那么一丝,还不够历练一次的多。”

辰南也是很受触动,也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不再保留。

“敢问宗主,弟子加入宗门,他们为的是什么?”

辰南言辞有些犀利,蛮破山脸色也是一变。

“加入宗门?不就是为了寻求一个安身之所,得到强大的功法、修炼资源。”

辰南听完,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寻求安身之所,得到强大的希望不假。”

“倒是,宗门忽略了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归属感。”

“许多底层弟子,他们自诩是蛮族弟子,但也饱受压迫。”

“在蛮荒地界,蛮族恒强,他们没用别的选择,只能默默忍受。”

“若是将来宗门走向天元。他们多了更多宗门的选择,难道他们不会选择其他宗门吗?”

“当宗门危难之际,难免会背后来一刀。”

“不会吧!宗门可是养了他们,给他们功法,不至于这么忘恩负义吧?”

蛮破山也被辰南的话给吓一跳,也震怒了。

“咱们换位思考。”

“你是一个宗门饱受欺压的人。有了更好的选择。你会怎么做?”

“脱离了苦海之后,遇到曾经压榨自己,掠夺剥削自己修炼资源的人,你会怎么做?”

“宗门给了他们什么?”

“功法?”

“那是他们生里来,死里去,用无数任务,无数积分,说用性命换来的也不为过。”

“这更像是一场交易,没有丝毫宗门情意。”

“宗门将所有的修炼资源,丰厚的待遇,通通给了天才弟子。”

“但天才弟子,但为什么不招几个天才弟子就行了?为什么要招那么多普通弟子,甚至核心弟子?”

“没成长起来的天才,不叫天才,他们底层的弟子,才是宗门想要强大的根本。”

“给与他们想要的,让他们从安身心态变成依赖,然后从依赖变成归属。”

“一个弟子,发自内心的归属于宗门,哪怕是在宗门危难之际,他们也会挺身而出。”

“他们也是大毅力之人,在受尽压迫,饱受摧残之下,依然努力修炼,心性早已不比所谓的天才差。”

“若是给予资源,给予时间,他们也会成长到让你满意的地步。”

“宗门有真正知遇之恩,培育之情,关爱之心,守护他们度过修为弱小期,让他们有生存之力,再去闯荡。”

“给与他们一切,宗门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他们会守护着你。”

而不是如今这般,靠着身严的等级制度,去束缚着他们,看着绝对的压迫力让他们臣服。

这样的人,迫于你的威势,只能是没用的棋子,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若是将每一个弟子,当做自己的儿子女儿来培养,他们将是你忠诚的守护者,用生命来守护你。

他将成为你手中的刀,心中的剑,心之所想,剑之所向。

这些人,他们会成为宗门的死士,天才与死士,根本不用选择。

天才,是在同等地位、同等修炼资源、同等情况下,逆天崛起的人才是天才,并不是有修炼天赋,就被称之为天才。

能在微末之中崛起的人,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但这样的天才,又有几人?

宗门的天才,难道不是用无数底层弟子修炼资源供出来的?

辰南的话无比犀利,甚至将宗门的天才都骂了一遍。

但蛮破山不敢搭话,他被辰南这一连串的话语给震惊了,这些是他从未想过的。

原以为,只要你能满足我要求,你就能成为我宗门弟子。

只要你完成任务,就能得到功法,根本没想过所谓的归属感,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利害关系。

若是辰南这一连串的实行下去,宗门实力将提升数倍不止。

若真如此,他们将誓死守护宗门,与宗门共存亡。

想想都激动了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宗门崛起的时刻,仿佛看见走出蛮荒,称霸天元的那一刻。

恨不得,立马见到那样的宗门,有了强宗之策,但如何快速强大起来?想必辰南一定有办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