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首代弟子的杀招
作者:负翁  |  字数:3410  |  更新时间:2022-08-24 19:35:22 全文阅读

云鹏满脸的尴尬,面色潮红,瞬间觉得无地自容。

辰南是谁?自己又是谁?

与他比地位?跟他拼身份?

“靠自己长老弟子吗?连二代弟子都算不上。”

“靠自己兄长是宗主首徒吗?”

“可对方是少宗主啊,背后两位太上长老。”

脸上无比的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真是羞死人了。

辰南也双眼惊讶的看着云鹏,尖嘴猴腮,满脸潮红,身上的气势不断增加。

“恼羞成怒?”

“既然师兄认为宗主的决定是错的,我恳请师兄,让宗主收回成命。”

辰南直面对方,浑身霸王气息显露,气势上丝毫不让。

“我不想与你呈口舌之快。”

他知道,自己说不过辰南。

让宗主收回成命?恐怕兄长第一个提剑杀了他。

自然是不敢的,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

“今天就让我领教一下师弟高招。”

说是说不过的,只能打过一场,虽然他以为比辰南搞了一个等级,但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

毕竟能成为少宗主的弟子,想必综合实力,定然不能用表面实力来衡量。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

“不把师父与古太上长老放眼里也就罢了,居然不把宗主放眼里?你以为你是首代天骄?还是你自认为无人能敌?”

风灵儿甚至都不愿睁眼看云鹏,面相实在是不堪入目啊。

甚至觉得多看一眼,都觉得伤害了自己双眼。

此人内心阴险毒辣,其面相,就是很好的体现。

“我怎么不把太上长老放心上了,怎么又不将宗主放心上了?”

浑身气息膨胀,一股阴冷的气息,不断向四周扩散,让人都觉得浑身一凉。

修炼功法,定然是极恶之法,难怪心性如此阴险。

辰南甚至怀疑,这人是不是被血怒神剑的人,给掉包了。

灵儿跟辰南相处久了,骂人的方式也变得清新脱俗起来。

“宗主可说了,辰南乃少宗主,所过之处,如宗主亲临。”

“你看你,有丝毫拜见宗主的样子?一副气势汹汹,还敢质疑宗主与五位太上长老的决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少宗主呢。”

风灵儿更是一口一个少宗主,云鹏满脸麻痘,变得无比苍白,不知是气的还是被吓的。

“你胡说,我没有!”

云鹏身上气息无比冰冷,脸色苍白,作为宗主峰弟子,自然知道冒犯宗主的后果。

极力的辩解着,浑身气息越加阴冷,辰南都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

“丑原本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风灵儿感受到无尽的阴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怕怕的躲在辰南身后,更是语出惊人。

骂人方式层出不穷,丝毫不带重复的,甚至辰南都一脸惊讶。

“我要杀了你!”

云鹏满脸的麻痘,是他一辈子的痛楚。

不允许任何人说起此事,这是他一生的痛,风灵儿这话,无疑是在他伤口上撒盐。

“今天不管是谁,都救不了你!”

云鹏双眼泛着绿光,抽出一柄绿色长剑,愤怒的看着风灵儿。

“师弟,救我!”

风灵儿被这阴冷的气息,吓得浑身一颤,提不起丝毫战斗力,仿佛对这气息,有着天生的恐惧一般。

“额,这也行?刚才不是闹得挺欢嘛。”

没想到风灵儿直接躲在自己身后,浑身颤抖,不像是作假,是真的恐惧这气息。

“那就让我见识下,宗主峰师兄的高招。”

辰南身上,无尽的霸气,自然不惧这阴冷的气息,他身上还穿着日月同心甲呢。

本就是万法不侵的存在,根本不惧,这让云鹏双眼由绿色,变成了血红色。

仿佛此时的他,彻底变成了妖兽一般。

“你这是找死!”

看着辰南不惧自己的气息,更是一脸不削的看着自己,他瞬间怒了,双眼变得血红,他要撕碎侮辱他的人。

霸王拳!

云鹏直接提剑而来,长剑上,闪烁着绿色的气息,阴冷嗜血,宛如毒蛇一般。

给他一种面对被妖兽盯上,甩也甩不开的感觉,只能被迫应战。

也不迟疑,一个闪身,轻易地躲了过去,一拳直击对方右肩。

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对方一拳击飞,狠狠地砸在地上。

辰南也愣住了,自己才仅仅三成力量,就将对方击飞了?

而且还重重的吐了一口血?看样子显然是重伤啊。

就在辰南迷惑之际,远处掠来一到身影,带着强大的镇压之力,直奔而来。

“噗……”

看见其身影,倒在地上的云鹏,脸上闪一丝得意,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中计了,他说故意的,甚至已自残的方式迎接了自己这一拳,为的就是此时。”

“二弟,你怎么样了?怎么伤得这么重?是谁伤了你!”

此人一身素衣,仿佛凡人一般,怀抱着倒在地上的云鹏,双眼扫视着辰南二人。

“霸王之气?”

怀中的云鹏,伤势太重,以至于说话都难以听清,辰南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真的狠。

感受到右肩几乎被震碎,没有半年时间,根本不能恢复,居然在其体内,感受到了霸王之气。

双眼紧盯着辰南,他知道这个少年就是少宗主。

但不管你是谁,伤了我弟弟,你就得死。

紧握双拳,牙关咬的吱吱作响,就是这人,夺走了自己的宗主之位。

“风灵儿!又是你这恶魔,伤了我弟弟,今天我要你偿命!”

看着其背后的风灵儿,缓缓起身,拔出了长剑,遥指着两人。

“是又如何?这么丑,真不知有何颜面活着。”

感受到强大的气势,风灵儿也是丝毫不让,欲从辰南背后走出来,但却被辰南拉了回去。

“杀气!”

辰南眉头一皱,双眼复杂的看着眼前之人,既然是云鹏兄长,自然知道自己少宗主之位。

既然对自己产生了杀气?想置我于死地?

“云鹏出言不逊,被我所伤,但他是罪有应得,欲……”

辰南话还未说完,就被对方强行打断。

“承认就好!那就接招吧!”

云钰怎能让辰南说出身份?说出之后,自己该怎么报仇?还怎么杀了他?将其少宗主身份夺回来?

因此一出手,就是必杀,不给辰南留丝毫退路。

“这么想着灭口吗?”

面对这一剑,辰南一把推开风灵儿,拿出浴血剑,直接护在身前。

命劫圆满,这一剑直接锁定了辰南,无论怎么躲避,都被其锁定,只能硬抗。

“这就是天骄的力量吗?”

石剑横卧在身前,双眼之中的长剑不断放大,带着毁灭的气息,根本无法逃脱。

眨眼之间,长剑直击在石剑之上,宛如一座山压来,来不及思考,直接强行击飞了出去。

体内血气翻滚,一口逆血直接喷了出来。

“辰南,你感觉怎么样?”

风灵儿一脸震惊的看着云钰,没想到对方一出手就是必杀,根本不给人丝毫机会。

“云钰,你找死吗?你可知道他是谁!”

风灵儿彻底震惊了。

看着半跪在地上的辰南,大口吐血,然而云钰仿佛与辰南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再次提剑直接杀了上去,根本不给你喘息的机会。

“我不管他是谁,他险些杀了我弟弟,这就足够了。”

手中的长剑,绽放着无尽的寒芒,直接杀向辰南面门。

这一剑,若是被击中,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他可是少宗主!古药尘的孙子!”

风灵儿几乎咆哮着吼道,被其强大的气息镇压,根本没有能力营救辰南。

听见风灵儿的话,云钰手中动作为之一顿。

辰南得到一息喘息的机会,握着石剑,直接血气唤醒,三道血色的剑气瞬间释放。

“瞬斩!”

一道血色的剑气,瞬间扩大,带着嗜血的气息,带着疯狂的吞噬之力,两者直接撞击在一起。

“少宗主?”

“少宗主,乃宗门侠义之辈,怎会伤我二弟!乃一派胡言。”

面对三道血色的狂暴剑气,他嘴角带着疯狂的笑容。

直接一剑杀了上去,只听到传来三声铿锵之声,剑气被一一瓦解,一柄剑直接向辰南眉心杀来。

“霸王步!”

面对着这冰冷无情的一剑,辰南也不曾想,居然如此恐怖,顾不上体内血气的震动,连忙后退。

这强大的杀其气,深深影响着辰南的心神,脑袋都变得迟疑起来。

“如此年纪,就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剑气,更加不能留你!”

这三道剑气,让云钰也闲险些重伤。

整条右臂的衣衫尽数破碎,甚至留下了三条深深的伤痕。

脸上带着绝强的杀伐气息,他必须在三招之内,解决掉辰南。

不然等太上长老发觉,到时候不但杀不了此人,还会落下谋害少宗主的罪名。

所以他出手的那一刻,他就注定没有了回头之路。

“已经过去了五息,还有三息时间!”

他必杀辰南,杀了这个夺走自己少宗主之位的人。

“长虹贯日!”

这是他的绝招,在感悟命运那一刻,感悟出来的绝招。

他最为强大的一招,双眼冰冷,略带疯狂,嗜血的看着辰南。

他深信,在这一站之下,辰南必然没有生还的可能,三息时间足够辰南死上一百次了。

“躲不了!”

面对着瞳孔之中,逐渐放大的一剑,宛如一轮烈日,向着自己焚烧而来。

携带者毁天灭地的威能,焚烧万物的意志,不容反抗的威压,哪怕是动用血气唤醒,修为来到辟海圆满,依旧被镇压得难以还手。

“那就拼了!”

辰南双眼之中,也闪过无尽的疯狂。

既然对方铁了心要镇杀自己,一出手就是给你说毫不留情,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只有无敌法了,辟海圆满境界的无敌法,虽然不能镇杀对方,但重创不难。

右手握剑,划破左掌,鲜血划过石剑,无数繁杂的符文闪烁了起来。

无尽的血气,缓缓的流动了起来,辰南身上绽放出一灰一白,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

这气息,瞬间形成一个立场,将辰南包裹在其中。

而此时的辰南,依然半跪在地上,左掌带着汩汩鲜血,还未此地划过石剑。

石剑仿佛来自远古的魔神,正在缓缓苏醒。

无尽的血气,随着左掌的划过,变得越加汹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