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一百章:思念如潮
作者:负翁  |  字数:3425  |  更新时间:2022-08-21 14:49:56 全文阅读

冰冷的眼神,不带丝毫情绪。

手中的夜陨,就是收割生命的镰刀,冰冷无情,誓将眼前所有生命收割一般。

“师弟佩服,小弟甘拜下风。”

辰南双手抱拳,态度极为诚恳,若是生死之战,哪怕是动用浴血释魂,辰南相信又一战之力,甚至平分秋色。

自己尚且有保命手段,但对方就没有?

真正的生死战,其结果不好评判,但这目前只是切磋,往往都是点到即止。

“满意就好!”

对辰南的态度,极为上路的比神色,奥宸极为满意。

在诸多弟子面前,保留住了颜面,在辰南面前,又不失师兄风范,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但心中也是无比震惊,二代弟子中,辰南也算是绝顶天才了。

其感悟之力,更是万年难遇。

心中也无比庆幸,好在自己修为比其高了足足一个大境界。

还是动用了命运之锤,强行之下,才将其彻底镇压。

若是换成其他修士,在其出其不意之下,哪怕是辟海圆满,也得被其重伤,甚至可能会死亡。

“怎么样?你这宝贝换一战感悟,不亏吧?”

收起了夜陨,伸出双手,将辰南彻底泥土中拉了出来。

“不亏?”

“你看我这样,是不亏吗?”

辰南白了一眼,伸出双手,只见虎口的裂痕已经愈合,脸色瞬间尴尬了。

“体内元气翻滚,经脉都快被你震断了。”

看着辰南脸色苍白,气息混乱,奥宸也知道刚才也有些过头。

好在辰南坚持了下来,抵抗住了自己八成力量的一锤。

险些被重伤,却在几息之下,就彻底平静下来,只是气息有些混乱。

对其肉身的恐怖韧性与恢复力,再次有了新的认识。

“你就别跟我装了,同为炼体之人,我还不知道你肉身强度?”

“刚开始或许有些难受,甚至险些重伤,但现在嘛...”

奥宸在一拳打在辰南肩膀,一副你欺骗不了我的表情。

“哎,谁说师兄老实憨厚了?就你这狡猾奸诈的样子,简直是侮辱老实憨厚这词儿。”

辰南收了巨剑,这一战,他收获很大,修为带来的差距,难以逾越。

而且对于肉身的韧性与生死轮回经,有了全新的认知。

对于真正强者的实力,没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老实憨厚,是褒义词?”

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自己,奥宸双眼山说过一丝不悦。

“哈哈,褒义词,褒义词,夸赞师兄威猛霸气呢。”

辰南拍了拍裤腿,抖去污泥,缓缓道:“要不我们去吃点烤肉?”

四周的弟子纷纷上前问候,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宗门,下层弟子,总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没事儿就散去吧,该修炼修炼,该完交接任务交接任务。”

奥宸大手一挥,叱退众人,带着辰南向禁地深处走去。

“我从没见过感悟力向你如此妖孽之人。”

奥宸也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辰南,仅仅两日,给他的震惊,比以往一年都多。

“我要是真有那么妖孽,早就把你揍趴下了。”

辰南哈哈大笑,打趣起来。

“你天之聪慧,为人豪爽,不拘一格,假以时日,蛮荒定有你一席之地。”

“但想要战胜我?那你得加把劲儿了,我们之间可是查了整整三十年得苦修。”

“这三十年,一步一生死,才走到今天,其中的艰辛,一步一个脚印,可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跨越的,哪怕你有地灵泉。”

辰南也知道,其中的差距,大道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讲究着均衡。

自己有着无数神神元药,有着诸多机遇,能快速成长起来,甚至能与辟海圆满一战。

但所缺的是底蕴,毕竟修炼时日满打满算,不足十年。

底蕴严重不足,这是硬伤,远非天赋可以比拟,生甚者,辰南自认为自己天赋一般,远称不上天才。

“师兄说得对,这是我的短板,而且还是无法弥补的短板。”

辰南自知的心态,奥宸很满意。

足以说明辰南没有被眼前的一切,所冲昏头脑,依旧保持着清醒。

若是其他人,有两位太上长老作为后盾,有着无数功法的支撑,无数神元药的他,早就得意忘形了。

“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挑战,挑战强者,弥补修炼不长导致修为底蕴不够的短板。”

“这点我们很像。”

奥宸点了点头,以战养战,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能快速成长的同时,还能弥补自身的不足,快速沉淀。

“所以,我明日还会来挑战师兄,争取早日将你打趴下。”

辰南意气风发,紧握双全,浑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自信。

“哈哈,只要你敢来,我就敢把你先揍趴下。”

“趁你修为还未超过我,我的多揍你几次,不然等你强大了,就没机会了。”

奥宸也算哈哈一笑,来者不拒。

辰南也哈哈大笑起来,两人豪爽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禁地。

“师兄,你带我来禁地深处为何?”

话说不应该去偷你师尊的元灵雀?

难道说,奥老头的宠物,养在了禁地深处?

难道是被灵儿这个大冤种霍霍怕了,藏在了禁地深处?

“额,我是带你去见我师兄,我早就跟他提起过你。”

奥宸一脸恐惧,为了元灵雀,他被狠狠揍了一顿,最后更是惹来师尊与风长老大战,险些害死数百位弟子。

更是被关在禁地,养了半年的妖兽,现在回想起来,浑身都在颤抖。

“你师兄?奥伦?”

辰南困惑的看着奥宸,奥伦说要回来闭关,准备蛮山论剑,难道一直在闭关?

那可是命境强者啊,在蛮天渊就已经突破到了命境中期。

难道又要突破了?想想也就释然了,毕竟有着地灵泉这等恐怖存在,淬炼之后,突破岂不是轻轻松松?

“你知道师兄?”

奥宸有些困惑,自己可从未与其提起。

“嗯...见过一次,万人坑嘛。”

辰南想到其人,万人坑,坑万人的奥伦,就不禁想到了老白,那秃头顶的一小撮红毛。

那奇怪的组合,就不由的笑了出来。

来到禁地深处,一处简易的木屋,奥伦从中走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没想到辰南师弟如此重情重义,还来看望师兄。”

“我不是来看你的,是奥宸师兄说带我来吃烤肉。”

辰南看着奥伦一脸嬉笑,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脸无奈。

“哈哈,你看,被我说中了吧。”

“我们师兄弟,真是心有灵犀啊。”

“我正怀念师弟的烤肉呢,没想到师弟就出现在了门外,而我心生感应,出门刚好遇上。”

奥伦挥挥手,一副心心相惜的神色。

“想吃烤肉也可以,材料自备,我只负责烤。”

昨夜道现在,辰南滴水未进。

地灵泉与神元药不算,又经过异常大战,早已经饿了。

又加上血气唤醒的消耗,若不是神元药的补充,早就累趴下了。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听见辰南此话,推开房门,只见屋内摆着一只元羚羊,已经彻底处理好。

门前已经架好了火堆,就差将其拿出生火,开烤了。

辰南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感情这家伙不是迎接自己,是为了生火,准备自己烤肉吃。

“想要我烤,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个条件。”

两兄弟异口同声道:“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先烤肉吧。”

“得,又是两个吃货。”

无奈之下,在饥饿得迫使下,辰南吃了几株神元药,恢复了些许体力,架着元羚羊,直接烤了起来。

“你们总说蛮山论剑,到底是怎么个说法?给我详细说说呗,毕竟我也是宗门弟子。”

看着火架上金黄得烤肉,两人咽了咽口水,目不转睛道:“蛮山论剑,就是与神剑山,解决个人恩怨得地方。”

随着两人你一眼,我一语的讲解,辰南终于知道了,所谓的蛮山论剑,其实就是神剑山,打压蛮族一二代弟子,借的幌子,穿的一件华丽外衣。

一年一比小比,五年一大比。

小比不算正式,是下层弟子之间的较量。

五年一大比,这才是重中之重,两边都无比重视的存在。

分别是长老之间的比试,首代弟子的比试以及二代弟子的比试。

说白了,就是看不惯蛮族横行蛮荒的霸主地位,蛮族其天骄太多,压制着他们神剑山,没有出头之日。

若是其首代弟子成长起来,他们将永远抬不起头,想要打压其弟子,想要坐上蛮荒第一霸主的地位。

但辰南回到古药山的时候,已是半夜。

躺在后院,没有修炼,双眼凝视着皓月。

今晚的皓月无比之圆,仿佛比以往都圆,都要明亮。

“神剑山!”

咬紧牙关,恨不得立即冲上神剑山,为娘亲讨回公道。

但就目前这个实力,恐怕连蛮山论剑都不得参加,又何谈冲上神剑山?

“也不知道伊雪那丫头如何了,在神剑山过得怎么样?”

想到宁伊雪,辰南嘴角不经意的挂着笑容,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成天跟着自己屁股后边,一口一个辰南哥哥的小丫头。

胆小,被恐吓多次依旧不长记性,总是粘着自己。

想到自己与其已经成了亲,虽然只是一个过场,当不得真,但对方却深信无比。

也算得上是极为执拗的丫头了。

“也不知道这次蛮山论剑,你会不会去。”

“看来得问问老爷子了,改天带自己去神剑山,看看这丫头。”

“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怪我,着几年都没去看过你。”

“该不会生气吧?是不是还是老样子,动不动就哭鼻子。”

辰南想到儿时得时光,想到在南蛮山得岁月,心中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得感觉。

哪里虽然一成不变,没有冷暖、没有风霜雨雪。

若不是有日月,甚至连石剑概念都没有。

仿佛是被真正遗忘得地方,现在想起来,都异常恐怖,都难以相信,自己在里面生活了十年之久。

但有觉得哪里才是真正得自由之地。

没有修炼得枯燥,没有修士得尔虞我诈,也没有勾心斗角。

人们是那么得团结有爱,懂得分享,懂得感恩。

“也不知道福伯一家怎么样子了。”

青山应该娶亲了吧,清雪也应该成大姑娘了。

一时间,思念如潮水般涌来,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