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九十四章:挑战奥宸
作者:负翁  |  字数:3474  |  更新时间:2022-08-19 14:23:12 全文阅读

看着辰南摆摆手,一副风轻云淡。

但作为蛮荒第一个二代弟子的奥宸,他比常人知道的很多。

在他印象之中,有五人想要走元体之路,无一不是卡在经脉重塑。

甚至有人自费修为,自毁经脉,但无一不是卡在臻冰处,只有风青阳活了下来。

但也变成了如今入魔的样子,除风清颜之外,辰南还是成功抗过臻冰,成功重塑之人。

他由衷的敬佩,辰南不愧是多位长老看中之人,宗主甚至将霸王拳也传授于他。

可以说,辰南将是二代弟子中,最为妖孽的一个。

哪怕是自己,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虽然如今修为还不曾辟海,但他深信,辰南有超过自己的一天,而且这一天不会太远。

难怪师傅不仅一次叮嘱自己,一定要与其搞好关系,多多与其亲近。

先不说其身份和背景,就单单这份毅力,就能折服所有二代弟子。

“师弟此次过来,不单单是为了吃食吧。”

看着辰南不断席卷着桌上的烤肉,这时候他应该在苦修,准备蛮山论剑才对。

“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

辰南停下手中动作,一脸怪异的看着奥宸。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刚突破,一时间找不到切磋对象,所以想来找师兄切磋几招。”

这是辰南的主要目的,还有一个嘛,则是为了珙桐果。

“切磋吗?”

“师兄还有事儿,就不跟你切磋了吧,师傅吩咐的事儿,还没做完呢。”

听见切磋二字,奥宸双眼一命凝,连忙摆手,拔腿就向禁地外走去。

“一株五百年神元药。”

辰南仿佛知道了其中原因,无非就是怕刀剑无眼,不小心伤了自己。

老爷子与师尊,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再者说,又是同门师兄弟,也怕伤了和气。

“你是认真的?你确定要与我切磋?”

一只脚已经迈出了禁地大门,闻言转身,看着辰南手中的神元药,独特的药香,传遍了四周,让人无比陶醉。

那是五百年年份的独特味道,那么的让人痴迷,甚至是疯狂。

“请师兄赐教。”

辰南双手抱拳,无比诚恳,奥宸也缓缓走了过来,纠结着收了神元药。

拍了拍辰南肩膀,缓缓道:“老爷子肯定没给你详细讲解过一二代弟子吧。”

辰南剑眉一挑,难不成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隐秘?

看着辰南皱眉的样子,奥宸瞬间明白了大概。

“既然收了你的神元药,那么师兄就给你好好上一课。”

看着辰南,缓缓的坐在一旁,苦口婆心的讲了起来,辰南对真正的宗门,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如果说二代弟子是千年难遇的天才,那么一代子弟,乃是真正的,万中无一的绝世妖孽。

而且首代弟子,才仅仅五人。

每个太上长老各收一名。

因古老爷子喜欢清净,名下的弟子,被宗主收了去。

宗主也数百年来,也仅仅收了那两名弟子罢了。

难怪如此不可一世的神剑山,面对蛮族,却也只能弄出个蛮山论剑。

上一辈抵不过,下一辈也比不过。

若是让那些首代弟子顺利成长起来,他们神剑山将永无出头之日。

因此一年一小比,五年一大比,想尽了无数办法,也要打压那些首代弟子。

“我奥宸钦佩的人很少,你辰南算一个。”

从第一次奉命带辰南熟悉蛮族,就被其不拘小节,为人豪爽的气魄所折服。

如今更是被其惊人的毅力所震惊,可以说辰南也算得上一天才。

最起码不是他能比拟的,但修炼时日太短了。

他虽然不算什么绝世天才,但这几十年的修炼历程,也不是他几年能达到的。

这就是修为的差距,到了一定境界,不是所谓的天赋与毅力就能弥补的。

哪怕是如何的天骄,这其中的上百年苦修,不是那么轻易突破的。

这就是大道的公平性,这就是他不愿与辰南切磋的原因。

赢了没嘉奖,故意认输?太没面子。

若是其中不小心,伤到对方,面对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位长老的怒火。

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躲还来不及呢。

辰南苦着脸,难怪风青阳如此强者,也会被自己伤到,还险些重伤。

原因居然再此,两者点到为止,确切的是在让着自己,而且还是用受伤的方式。

当时还有些诧异,运劫强者,就算是分神,也不是自己祭骨圆满能伤到的。

还以为是对方大意,因为魔气的原因,现在想来,还是太天真了。

若不是奥宸所说,说不定他还要被一直瞒着。

“多谢师兄告知。”

“但我还是想与师兄切磋,与强者切磋,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

辰南依旧一脸诚恳,虚心请教的样子。

他要挑战所有的二代弟子,然后再挑战所有的首代弟子。

作为千年难遇的天骄,想要其臣服,唯一的途径,就是打到他们服。

这是他的使命,战尽蛮族所有天骄,登上宗主之位,接受蛮神传承,走向天元。

看着辰南一脸坚持的样子,奥宸心里好苦,怎么风清山的弟子,都这么执拗?

都已经说了,你不是我对手,你挑战我,只会徒增烦恼。

说不定一失手伤了你,对谁都不好。

这一刻他心里好苦,好无奈。

风清山的风青阳。

人不人鬼不鬼,在人与魔之间,不断徘徊,其战力更是首代弟子中,最为恐怖神秘的一个。

接着就是风灵儿,调皮捣蛋,一身实力也是极为诡异。

时常不稳定,忽高忽低。

高的时候,连他都只能被动挨打。

低的时候吧,连内门普通弟子都不是对手。

就连炼体境界的辰南,刚入门,就能将其压着打。

这也是他为何一直宠着、让着风灵儿的原因。

这丫头发起疯来,自己可能打不过,就算打过了,其师父宠溺程度,自己非得掉一层皮。

接着就是辰南,自身天赋不俗,你不好好逐修炼,干嘛非要招人切磋?

不知道你是两位长老的金疙瘩?打不得?伤不得?

他心里好无奈啊,怎么就与风清山那群不正常的人,扯到了一起?

“师弟,我下手没轻没重的,还是不切磋的比较好。”

他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啊,为什么就非要逼他?

“没事儿的师兄,我肉身被淬炼过几次,咱们点到即止。”

辰南拍了拍胸脯,对自己的肉身,被淬炼过几次,还是很有信心的。

“师兄,你也不必让着我,我也想感受感受,面对强者的威压。”

辰南知道,只有在绝境之中,才能知道自身的缺陷。

“哎,师弟,不是这样的,我全力之下,一锤,你可能会死。”

奥宸一脸无奈,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上边绽放着无边的凌厉气息,仅仅是一丝气息。

“居然不是你的紫金流星锤?”

面对着乌黑的巨大铁锤,上面绽放的凌厉气息,浑身血液仿佛被点燃一般。

“此乃夜陨,重一千斤。”

将铁锤狠狠地往地上一砸,地面狠狠地颤动了一下,铁锤更是陷进了地面。

辰南的心脏也狠狠颤动了一下,呼吸都为之一顿。

看着奥宸自身强大的肌肉,其爆发力难以想象。

一千斤!

足足一千斤,被他拎在手里,宛如玩具一般,辰南终于明白了那句话。

哪怕二代弟子,也是千年难遇的天才。

加上对方逐渐如此之久,最少此比自己多修炼三十年。

这其中的差距,是难以弥补的。

辰南双眼逐渐冰冷,泛红。

“能被太上长老收为弟子的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庸才。”

“难怪才明境初期的奥伦,就能与运境的老白走到一起。”

辰南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能与天骄走到一起的人,都是千年难遇的天才。

看着辰南冰冷的双眼之中,泛红的样子,奥宸彻底无奈了,原以为这样能让其知难而退。

却不曾想,反而激发了他的战意。

“它与我的功法相契合,可以爆发出本体实力的一倍之多,一锤下去,你可能会死。”

奥宸将凹陷在地下的铁锤拎了出来,随意的抗在肩上,一副你确定要与我切磋的表情。

“一千斤之重,有着契合的功法,其爆发力,那就是两千斤。”

辰南皱着眉头,双眼之中的战意越加庞大。

奥宸修为在辟海圆满,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唤醒血气的力量,能提升三个境界的实力。

力量将从祭骨圆满,直接蜕变到辟海巅峰。

与其也就相差一个境界,一战之力不难。

“此剑,我命名为浴血剑,重三百斤,请师兄赐教。”

辰南没有过多话语,直接将石剑拿了出来。

嚣张霸气的立在跟前,虽然与对方的命陨无法比拟,但能有效的契合自身的血气唤醒。

也是一把难得的武器,虽然是切磋,但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还是天骄的存在,辰南也不敢有丝毫托大。

“战死算你的,重伤算我的。”

辰南直接豪言,打消了对方的顾虑。

心中也有些憋屈,什么叫我一锤下去,你真的会死?

还没开打的好吧?就这样被其冒犯了两次。

好在知道奥宸是个直性子,没有别的意思,但也被气得不轻。

“好小子!既然你诚心讨教,今天师兄就瞧瞧你到底有没有继承宗主之位的能力。”

奥宸见其执拗,一心求战,想必其心法与自己相差无异,以战养战,也咬牙答应了下来。

“瞬斩!”

辰南一出手,就是绝强的绝招之一。

一道金黄的剑气,瞬间杀出,奥宸也是双眼一凝。

感受着这一剑,其力量若是普通辟海中期修士,定然难以承受。

但对上他,其威力也就止步于此了。

“命运之锤!”

奥宸高举手中铁锤,双手紧握,一股莫名的力量之下,命陨其色,变得更加深邃。

气息也愈加庞大,铁锤直接与瞬斩对撞在一起。

只是瞬息之间,瞬斩被命陨直接击散,仅仅一锤。

辰南双眼无比震撼。

“这就是天骄的战力吗?”

感受着地面传来的震动,强大的绝招,在辟海圆满年前,连一击都撑不过去。

这就是天骄的恐怖。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对于辰南这一剑,虽然有些心惊,但他相信,这肯定不是其最强一招。

最起码他的霸王拳还未来出,作为的风清颜的徒弟,怎会没有别的招式?

只要不动用无敌法,切磋还不是跟玩儿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