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八十章:生与死的考验
作者:负翁  |  字数:3764  |  更新时间:2022-08-13 19:15:56 全文阅读

暗河的刺骨冰冷,莫名的力量压制。

失去了原有的汹涌,但就是这力量的压制,让几人的元力,有了质的蜕变。

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这一刻钟,如凡人渡河,却变相给他们增加了五年修为。

由于日月同心甲,辰南失去了这次巨大的机会。

就在他想要下河体验一番之时,老白含糊激动而急促的话语传来。

心神一震,随即看去。

“难道是地灵泉?”

有一小股的清泉一般的溪流,缓缓的从夹缝中,带着细微哗啦声,汩汩流淌。

“居然真带着一丝丝甘甜,而且元气极为浓郁,元气泉也不过去了。”

奥伦也趴着,大口大口的狂饮。

李寻梅亦是如此,丝毫不顾形象。

“果然是地灵泉之水。”

入口微甜,纯净无比。

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元气,最为精纯的元气化为的泉水也不为过。

而且还有强大的生机,一口下去,体内的无数毛孔,都嗷嗷待哺。

生死轮回经也自行运转,吞噬着泉水之中的生机,然后滋润着肉身的每一个角落。

四肢的穴位,也尽情吸收这庞大的元气,能感觉到每一寸肌肤都在边上。

一心二用,周天星辰诀也缓缓运行,四肢的穴位不断被强化。

强大的无比的精纯元气,宛如一头凶兽。

在穴位之中,横冲直撞,穴位宛如一个容器,被瞬间击碎。

浑身传来无尽撕扯之痛,犹如四肢被无数刀子在切割。

生死轮回经的疯狂运转,无数生机,带着镇压一切的趋势,咆哮着向四肢汇集。

顷刻之间,无数穴位被修复。

终于恢复如初,疼痛散去,辰南浑身冷汗。

刚才那一幕记忆犹新,四肢传来巨大的力量,让他得意的笑了出来。

“就算苦海难渡,我也要横渡,神魔也不能阻止。”

双眼绽放出精光,牙关紧咬,带着舍我其谁的气势,直接坐在了其泉水之中。

“辰南兄弟,你这什么意思?”

“小弟,我们……”

“师弟,你这也太不厚道了。”

几人看着辰南,直接坐在了上方。一个小型的石窝之中。

直接盘坐起来,无数的泉水溢出,小石窝之中的泉水,直接淹没了辰南,只留下一颗脑袋。

而上方裂缝中的泉水,哗啦的从其头顶留下。

几人正喝得起劲,看着辰南的举动,连忙跑到一旁,不断干呕。

感情是自己刚才喝了辰南的洗澡水?

“对不住了各位,这是我千年难遇的机缘。”

辰南目光带着坚定,带着些许歉意,直接闭上了双眼。

“我……”

几人无语了,这谁不是千年难遇的一场机缘?

地灵泉之水啊。

那可是元气最为本源的存在,元气最为精纯,不用刻意去炼化,喝下直接变成元力。

可以说直接喝水,就能不断变强,这等机缘。不止千年,甚是几万年都难以遇见一次。

看着辰南的样子,已经沉入修炼,几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暂时放弃,在一旁警惕的戒备着。

刚才过于兴奋激动,有些忘形了,完全忽略了自身安危,回想起来,内心也是一颤。

浑身被无尽的元气包裹,都不用刻意炼化,入体直接蜕变成元力。

对他人而言,这是千年难遇的机缘。

但这对于辰南来说,是千年难遇的一场灾难。

因为经脉堵塞,元气不能转化为元力。

四肢穴位也充满了无数元力,也仅仅是辅助生死轮回经,淬炼肉身。

这也是他肉身恐怖恢复力的的根本。

但此时,体内涌入如此庞大的元力,带来的只有无尽的躁乱,瞬间充盈了浑身毛孔,四肢穴位。

根本得不到疏导,最终的结果,唯有爆体而亡。

警惕戒备着的几人,看着水池之中,不断收缩膨胀的辰南,双眼闪一丝恐惧。

“这……这确定是机缘?”

这恐怖的一幕,让老白看傻了,心慌了。

那一撮红毛也立了起来。

无尽的扩涨拉伸之力,辰南感觉肉身被巨大的力量,膨胀了一倍之多。

也来不及多想,直接运转生死轮回经。

他在走出南蛮山的那一刻,他就没了退路。

当他在石林底下,踏上血色祭坛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踏入了苦海。

没有回头的苦,只能在苦海中,艰苦挣扎着,不断前行。

不能停歇,不想被苦海吞噬,只能前行,忍受着刮骨剔肉之痛,砥砺前行。

随着轮回生机的运转,无数元力被吞噬,不断修复被损伤的肉身。

“还是不行,这力量太过精纯霸道,就算是生机,肉身也即将到达极致。”

随着肉身的膨胀,无数生机源源不断的修复之下,依旧浩瀚如渊。

“成败就再次一举了!”

尽管体内的生机,已经浓郁到难以想象,甚至要被撑爆的地步。

辰南依旧盘坐于水池之中,没有丝毫起身的迹象。

他要选择祭骨胸骨,甚至头骨头,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在苦海挣扎如此之久,与同龄修士拉开十年距离,他想要奋起直追。

但这苦海如此艰难,折磨他一年之多,可以说是饱受折磨。

无数剑技、无数强大手断,堪称禁忌一般的存在,只能望而兴叹。

肉身根本无法承受,已经快成他心魔,这一刻,机会就在眼前,他怎能放过。

甚至已经将日月同心甲,收了起来,为的就是这一刻。

他做好了承受一切痛苦的准备,带着战胜任何艰难险阻的气势。

直接将无尽的生机,向胸骨浩荡而去。

无数的元力下,胸骨显得无比脆弱,宛如云壤下的小草,渺小且岌岌可危。

庞大的生机,包裹着无尽的元力,一丝一丝锤炼。

这是一场艰苦的经历,痛入元神,直击心灵的痛。

更是一场折磨,生与死,在此时就在一线之间。

不能有丝毫的差池,这生机必须压制狂暴的元力。

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制的减轻痛苦。

在元力祭骨之时,整个元神都专注了起来。

以至于他忘记了肉身膨胀的痛楚,有着三姐与奥伦的守护,这才是他坚持祭骨的原因。

宗门的铁训,早已烙印在首代弟子的元神,以身作则。

辰南丝毫不担心,至于老白,在其二人的注视下,也不敢乱来。

就算有意外,三姐手中,还有老爷子的玉佩,捏碎玉佩仅仅一息时间,对于二人来说足够了。

他了不敢随意将自身安危,随便托付给别人。

在几人眼中,此刻的辰南,可以说无比骇人。

毛发不断生长,整个水池,都被这浓密的长发所包裹。

随着水流,缓缓流淌着。

然而辰南此时,肉身在不断的膨胀与收缩之间来回切换。

这是祭骨的考验,也是意志的考验,更是生与死的考验。

此时的他,看起来极为恐怖,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生机,带着无尽生气,不断扩散。

两人一虎,不断后退。

生机是维持万物延续的根本,但浓郁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恐怖的毁灭力量。

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

此时的辰南,无疑正处于这个边缘。

几人瞪大了双眼,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不断后退。

时间一息一息的流逝,也不知过去多久,仿佛一年,亦或者一百年。

全身心投入祭骨的辰南,根本无暇他顾,甚至忘记了自身,忘记了一切,忘记膨胀的肉身,正处于毁灭的边缘。

“就是此刻!”

整个胸骨,被无数生机与元力包裹,宛如一道道通道。

此刻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元力贯通整个胸骨。

在生死存亡之时引导者这股庞大的力量,缓缓得流动起来。

整个胸腔都震动了起来。

辰南整个元神,都随之颤动着。

好在这一切,在两息之后,逐渐平静下来。

胸骨生机包裹,无时无刻都在被淬炼,无时无刻都在变得更加坚韧。

“终于完成了胸骨的祭炼。”

此刻的心情,无法言喻,距脱离苦海,更近了一步。

距苦海之岸,有近了一步。

只要跨越苦海,就是质的蜕变。

不越苦海,亦如凡人。

就算你肉身如何强大,寿命依旧百年。

更加强大一点的凡人罢了。

回过心神,感受着不断膨胀收缩的肉身,也吓一跳。

膨胀之下,肉身被不断撕扯。

痛苦如潮水般涌来。

生死轮回经,吞噬的生机,绽放出无尽的威势,将其瞬间镇压。

泉水中的元力,源源不断的注入,那一瞬空缺的元力,得到补充,再次变得狂暴起来。

就这样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之下,体内的生机,已经浓郁到即将爆体边缘。

不容多想,趁着膨胀之际,直接向膻中穴冲击而去。

此时辰南,在几人眼中,宛如魔神。

浑身散发着毁天灭地的生机,可以镇压一切枯萎、死亡的力量,不断冲刷四周。

几人已经退到了暗河边缘,双眼惊恐的看着远处泉池中,毛发不断生长的辰南。

“怎么办?”

“这样下去,如何是好?”

老白这一刻,他内心没底,可以说充满了惊恐。

若是辰南有什么意外,第一个遭殃的是它。

奥伦与李寻梅,二人乃蛮族宗门弟子。

事态极度难以接受之下,二人尚且可以活命,但它一定死无全尸。

恐怕族老第一个就会拿它泄恨。

这一刻,它觉得特别委屈。

为什么要跟着来,为什么要来蛮天渊,为什么要来找地灵泉?

它好苦,好委屈,心里好难受,但不能说,还不能强行唤醒泉池中的人。

它双眼血红,红毛散开,根根直立。

身上的庞大气势,苦苦抵挡这无尽的生机。

它备受煎熬,李寻梅双眼也露出了无尽的担忧。

手中也紧紧捏着辰南送的玉佩。

只要在多出一力道,就能破碎,但她知道辰南要走的路。

显然此时已到了关键的时刻。

她更不能轻心。

她不能让辰南遭到任何打扰与伤害。

同时也警惕着身边的奥伦与白泽元,唯恐他们心存祸心。

奥伦是宗门首代弟子,可能性不大,但是人生充满了卑劣。

更是有了万人坑的名号,倒是那头白虎,让她不得不小心。

此刻双眼绽放着凶光,浑身庞大气势尽显无余,死死的盯着辰南所在的位置。

这一刻,她明白为何将玉佩给自己,为的就是这一刻,为的就是提防这头强大妖兽。

若是老白看透李寻梅的内心,没被辰南吓死,都会被李寻梅的话,委屈而死。

就连奥伦双眼,也充满了恐惧,充满了担忧。

若是辰南有什么意外,自己这个做师兄的,有保护不利之责。

好在此时,那不断生长的毛发,停了下来。

远处的辰南,也停止了膨胀,逐渐收缩,数息之下,恢复了原样。

无数的长发快速回溯,几息之下,变得正常起来。

看着辰南缓缓睁开了双眼,几人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尤其是老白,在这数个时辰之中,无比的煎熬。

在辰南苏醒的那一刻,化为了一道流光,直接出现在辰南面前。

“辰南兄弟,辰南大爷,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有没有不舒服?”

老白双眼急切的关注着辰南,看着缓缓抬起右腿,迈出泉池,想要向前扶着,却被李寻梅抢先一步。

“小弟,怎么样?有没有不适?”

看着剑拔弩张的三姐,看了一眼双眼通红的老白,形成了对峙之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