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七十五章:这届师弟不好带
作者:负翁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2022-08-12 08:51:23 全文阅读

心之所往,力之所向。

心中有目标,方才有动力前行,不管如何遥远,终有抵达之日。

苦海境界,辰南在祭骨这个小境界,一直卡着,已有一年有余。

回首之下,心中都为自己感到委屈。

初来蛮荒,刚加入蛮族,修为不过是炼体境,毛头小子一个。

前往洛兰,猎杀蛮牛,遭遇蝰蛇,鏖战血狼,千里奔袭。

两族大战,修为不足,唯有选择退避。

追杀蛮牛,无数修士尾随,蝰蛇腹地,决战蛮牛。

生死之间,不得不用老爷子留下的玉佩保命。

最后拜师比试,与徐长轻一战,重伤昏迷一月有余,一路吃着神元药上来,都才祭骨中期,还不曾完全祭骨。

这真宛如苦海,想要渡过苦海,充满了太多限制。

宛如大道给你留下了无数的艰难险阻,让人望而生畏,回头靠岸。

强行横渡,将会在一次次的生死之间轮回,挺不过去,只有身死道消,没有别的选择。

选择踏上这一条路之后,每次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每次突破,宛如血与肉的割离,锥心之痛。

“都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辰南看着高耸入云的群山,心中冷笑。

“我能回头吗?回头是岸吗?”

想到万成不变的南蛮山,不知岁月的空间,那是岸吗?不是!那是无尽的折磨。

苦苦坚持十余年,终于走出大山,怎能轻易回去?再者他已经走上元替之路,还有回头之日吗?

“小弟,怎么了?”

“辰南兄弟,别看这山雄伟壮大,等你到了蛮天山脉,服俯视而下,也就如此了。”

白泽元看着辰南,仰着头,心绪不稳,赶忙安慰起来。

“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往日。”

寒暄几句,将一切思绪甩出脑外,认真打量起眼前的群山。

眼前的山峰,高耸入云,无数碧绿的树木,比外面的更加浓郁。

仿佛在山峰内部,吸取了无数生机一般。

接着洁白的月光,依稀看见几只被惊飞的鸟儿,扑打着双翅,再次消失在丛林之中。

“这山峰怎么如此奇怪?”

宛如向上弯曲的手指,原本以为,老爷子古籍上,因时间久远,导致书籍有了模糊,起了层,才导致上面的山峰,有些微的弯曲。

但此时,凭借祭骨中期修为的目力,完全能看清,这山峰,本就是弯曲的。

宛如手指,向上探去。

“师弟,这里的十座山峰,都是如此,宛如两只手,将其蛮天山脉,捧了起来一般。”

“等咱们登上山腰,差不多也就到天明,到时候,就能看见蛮天山脉了。”

奥伦递过来两个珠子。

“这样吗?”

疑惑得看着两人,接过珠子,才发现,居然是元灵珠。

休整一番,再次上路,用力一捏,手中的元灵珠,绽放出强烈得白光,宛如白昼一般,辰南也无比吃惊。

“看来这家伙,往日经常行走于遗迹、秘境之中啊,居然有这等珍稀之物,简直是探险得必备之物。”

行走在崎岖的山涧小道,四周一阵阵强烈的压力袭来。

几人前行的步伐,也随之减缓许多。

小道也被无数荆棘所笼罩,越往上,压力逐渐增加,就连边上的李寻梅,额头也逐渐出现了香汗。

“怎么停了下来?”

辰南险些一头,直接撞了上去,身后的奥伦也是一脸困惑。

“此地怎么如此诡异?越往上,这压力越强。”

停下身形的李寻梅,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往日求生的经验告诉她,此地极不正常。

以至于让她不得不用元力抵抗,“可能是地势原因吧,我们也不知道,我也就来过一次。”

奥伦也是一脸困惑,当初来此,是为了逃命,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些。

如今看来,此地也远远没有自己所想那么简单。

“是大道的威压!”

前方开路的白泽元,探过头,双眼变得通红,宛如两颗血红的珠子,极为唬人。

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以至于四周一片安静,驱散了无数妖兽。

“大道威压?”

奥伦双眼微闭,沉下心神,眉头紧凑。

“的确是大道威压,估计在其中央的漫天山脉,其压迫感,更是此处的两倍之多。”

上次还以为是自己重伤之故,也没在意,如今看来,此地定然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天道威压?岂不是被天道压制住了?”

想到此处,辰南内心无比激动。

“我敢确定,此处定有地灵泉!”

地灵泉,这种逆天存在,本就天理不容,与大道对峙,为大地万物而生。

有着如此威压,自然能说通。

地灵泉,传言之下,大地亦有灵,元气宛如大地之灵的血液一般。

而地灵泉则是其心脏一般的存在。

当然传言有些夸大,虽然不是其心脏一般的存在,甚至还有无数地灵泉的存在。

但传言,阐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地灵泉,极其珍稀无比。

甚至逆天的将比喻为,大地之灵的血气。

“那还等什么!快走,登上蛮天山,道蛮天渊里,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激动之余,白泽元更是第一个冲了上去。

丝毫不顾四周这强大的威压,仿佛恢复之后,它就是天下无敌一般,体内有使不完的劲儿。

“三姐,能坚持吗?”

看着额头冒汗,气息有些衰弱的李寻梅,辰南有些担忧。

若是将其留在此处,几人离开,没有白泽元的虎威,将会很危险。

若是不能坚持,那将如何?

“小弟,这你就小看你三姐了吧?”

李寻梅眉头紧凑,白了一眼辰南。

“你以为我堂堂辟海圆满,是浪得虚名吗?”

“师弟,放心吧,这点威压,算不上什么。”

辰南也不再说什么,跟着再次前行。

由于日月同心甲,辰南倒是没受到什么压力,就与往日爬山,没丝毫异样。

已经祭骨的他,宛如平地也不为过。

极其轻松自在,见到诸多不知名的植物,还不忘停下打量观摩一番。

看得几人牙痒痒,自己等人盯着滔天压力,可以说是蹒跚前进,这家伙倒好,跟没事儿一般。

“人比人,气死人。”

“与辰南比?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日月同心甲,就是这么逆天,探险遗迹、秘境的无尚宝物。

此刻的辰南,心中也是无比感激,知道这日月同心甲的恐怖,但还是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大道威压,都能成功后隔绝。

“看来回去,得多做点好吃的,给师父送去。”

辰南咧嘴一笑,心里盘算着做什么好。

前面开路的老白,双眼血红,身上气势尽显无余。

前方的荆棘,直接被其气势给震开一条出路。

几人的速度,渐渐的越来越慢,走在最后的奥伦,此刻也是散发出一股浩然正气,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看着辰南,奥伦心中更是憋屈。

同是太上长老的弟子,这差距,真的太大了,他心中,甚至都有一种自卑的感觉。

面对辰南,他真的自卑了。

丝毫不敢说自己是太上长老弟子,还是首代弟子。

自己除了修为比他高,其余的什么都不是。

若是没心性,也不会走元体之路。

更不会被风长老收为弟子,若无毅力,也不会选择来洛兰淬炼肉身。

其心智,更是非常人,奥宸不止一次在耳边提起辰南。

更是将灵儿师妹,给治得服服帖帖,甚至还让辰南做师兄。

除了修为,辰南还是第一个,让他产生自卑的人。

在元骨境界,能让他心生敬佩的,与同等境界对待的,辰南还是第一人。

各方各面,碾压一切同境界之人。

走走停停,终于在日出之时,抵达了山腰,山脚下,是一块巨大的盆地。

夕阳洒下无数晨光,宛如无数生机,洒向万物。

无数生物尽数醒来,一缕缕元气,宛如雾气一般,向四周扩散而去。

盆地之中,有五座矮小的小山,拱卫着中间的一座粗壮的山峰。

辰南怎么也没想到,这巨大的山峰,背后居然有着如此开阔的地界。

更震惊的是,还有其余的山峰,宛如手指一般,捧着中间的六座小山峰。

放眼望去,这直接是一双手,向上捧着,将中间的六座小山,直接给捧了起来。

此时的骄阳,仿佛就从眼前升起,一朵朵白云,红色的晨云,仿佛触手可及。

目测之下,自己一夜之间,最少攀爬了几千米之高。

下方盆地之中的六座山形成的圆形山脉,显得极为细小。

宛宛如沙土之中,迷你的群山一般。

但辰南知道,都是站得高,望得远罢了。

但目之所及,只有层层叠叠得群山,丝毫看不出去,可想蛮荒之大,可想天元之阔。

“师弟,寻梅姑娘,别震撼了,咱们下山,还得一个多时辰呢。”

奥伦看着辰南,被这群山气势,震惊得无以复加得样子,心中极为得意。

自己第一次到此,又何尝不是?终于见到辰南吃瘪,好像在其面前,终于扳回一成,路出了师兄本该有得笑容。

“哦,那咱们下山吧。”

辰南回神,看着奥伦得表情,直接选择了无视,跟着老白,缓缓向山下盆地而去。

“我.....”

奥伦吐血,让自己得意下,会死?

奥伦表示,这二代弟子,太难带了。

这届的师弟,太能无形装X了,最为致命的是吗,自己还每次都往上凑。

他作为师兄,更是作为首代弟子,在辰南面前,根本没有丝毫优越感。

反而被他无形之中的豪气,与深厚的底蕴,击得体无完肤。

“我也是,跟这家伙比什么,跟他找什么优越感?”

摇了摇头,跟着队伍,向山下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