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六十七章:三姐的另一面
作者:负翁  |  字数:3739  |  更新时间:2022-08-09 16:06:01 全文阅读

当黎明划破黑暗,一缕晨光洒向万物,唤醒了沉睡的大地。

经过一夜修养的万物,在晨光的洗礼下,再次容光焕发,生机勃勃。

辰南与李寻梅相约般的睁开双眼,看见一对金童玉女,蹲坐在不远处,远远的打量着自己两人。

“你们醒了?”

“感觉如何?”

看着已经苏醒的方耀,辰南上下打量着两人,按照上一世的话说,是真有夫妻相。

“多谢师兄救命之恩,我已经恢复七七八八。”

双手抱拳,就准备跪谢,连忙被辰南制止。

“同门师兄弟,何须如此。”

对于这一对苦命鸳鸯,辰南也是极为同情。

当初的自己,又何尝是如此?为了走出南蛮山,可是苦苦筹备了十年之久。

但自己没有那么幸运,整整十年,没有任何宗门前去招收弟子。

除了宁老爹外,根本没见过任何修士。

最终还是在逃婚的窘境下,无意间到了石林地底,得到了奇遇,这才走上了修炼之路。

“你们有什么打算?是回去还是...”

辰南的心思很明显,你们二人修为不足,在洛兰极为凶险,朝不保夕,还是快静养要紧。

“我准备陪师妹去一趟旺角山。”

方耀嘿嘿一笑,饶了饶头,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一般。

“旺角山?你可知那是洛兰外围的中心地带,你炼体初期,去了可能是九死一生。”

李寻梅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这么不开窍。

好好活着不好吗?非要在死亡边缘来回折腾。

“师姐说的对,但为了茯苓,如何危险,我也得去。”

方耀看着身边的茯苓,咬紧牙关,仿佛下定决心一般。

“茯苓不能修炼,因为体内遗传了娘亲的顽疾,需要凝元草,才能解决,所以师兄师姐,你们别劝我了。”

茯苓一脸担忧的看着方耀,自认为将此心思藏的很深,也毫无异样。

但还是被方耀察觉了,“我不修炼也可以的,不是还有你保护我吗?”

茯苓佯装着,自己毫不在乎地表情,不想让方耀再次以身犯险。

“凝元草?”

辰南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小弟,你手中有没有凝元草?不然就给他们吧,茯苓也挺不容易的。”

李寻梅知道辰南纳戒之中,有着各种元药,甚至神元药也有很多。

对于茯苓,她也充满了同情。

有时候,女人是更能体会女人的艰辛。

她是从散修,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自然知道不能修炼,万事都需要依靠他人的悲惨。

“额,这种低级别的元药,我还真没有。”

几人听着辰南的话,脸色一黑。

茯苓、方耀宛更是脸色一苦。

自己冒着生命危险,也求之不来的元药,在对方眼中,却换来了这等评价。

着实被冒犯到了有木有,但却不敢生气,更加不敢表露出来。

“哦,旺角山,离我们所去之地也不远,不如咱们先去帮他们找凝元草吧。”

李寻梅想到此次去白虎腹地,大致方向上,算是同路,帮其一把,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嗯,也行。”

辰南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出来就是历练的,失去了珙桐,其他的兴致缺缺,毫无所谓。

“这不影响你们吗?若不然还是算了吧。”

方耀倒是个老实人,虽然心中无比奢望,但也知道礼仪廉耻。

对方帮你,是同门情谊。

就算对方不闻不问,是本分。

“你确定能安全抵达旺角山?你自己有把握拿下凝元草?”

“炼体初期,确定能战胜麋鹿?”

被李寻梅的三连问,彻底噎住了。

“别废话了,就这么定了。”

李寻梅一改往日的柔弱,突然变得强势起来。

“茯苓师妹,你以后得多调教调教,太没血性了。”

李寻梅拉着茯苓,直接向旺角山而去,弄得方耀倒是极为尴尬。

“走吧,有时候,过去得谦虚,就是不自信,就是没血性。”

辰南拍了拍其肩膀,有三姐这辟海圆满存在,区区麋鹿,还不是手到擒来?

“知...知道啦师姐。”

一路上,李寻梅,一句一句得教导着茯苓,仿佛自己是情感大师一般,那虎狼之词,听得后面得辰南一阵汗颜。

茯苓更是听的面红耳赤,方耀也是如此,低着头,脸上觉得甚是滚烫。

就这样,四人倒成了一对古怪的队伍。

两名女子,一个大开大合,传授着降伏男人的经验。

一个女子听得面红耳赤,露出无尽的娇羞。

身后跟着两人,一人低着头,毫无自信一般。

另外一人,则是随意扫视着四周,仿佛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但就在此时,即将穿越一道山谷时,遇到了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堵住了几人前进的道路。

“此树是我栽,此山是我开,要从此路过,留下元药来。”

其中一人,肩上扛着一柄巨锤,叉腰站在山路中央,蔑视着辰南几人。

“师姐!”

茯苓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深深吓了一跳。

慌忙躲在李寻梅身后,甚是恐惧的看着这群人。

“什么时候,神剑山的弟子,化身成了山匪了?”

李寻梅也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几人,就辟海初期,也赶着出来抢劫?

“美人,不如来我们神剑山,跟着大爷我吃香的喝辣的,只要你从了我,保证你一声荣华富贵。”

男子将肩的大锤,轰然的砸在地上,发出轰隆一声,吓得茯苓一声尖叫。

“小妹妹,你被怕,哥哥很温柔的,只是力气比较大。”

那人双手搓着,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两位美女,甚至嘴角的流水,都不经流淌了出来。

“大哥,别跟他们废话,直接下手抢过来。”

“是啊大哥,等你玩完之后,给兄弟们也爽爽。”

身后几人,挥动着手中武器,笑得极为猖狂。

摇了摇头,辰南表示自己很无语,不曾想,自己也有被打劫的一天。

而且还是神剑山的弟子,而且还知道自己等人身份情况下。

“你们神剑山,是不是欺人太盛!”

方耀站了出来,将茯李寻梅与茯苓护在身后。

虎目圆睁,怒视着几人,看着那巨大的大锤,吓得颤抖起来。

“方耀啊方耀,你的振作起来,不能被其吓唬住。”

心中不断给自己打气,握着手中长剑,警惕得看着几人。

“欺人太盛?哈哈,欺负你又何如?”

其中一人,挥动着手中得大剑,缓缓走了出来。

修为元气巅峰,气势瞬间将方耀镇压,虽然炼体综合战斗力,比元气修士要强。

但这境界相差太大,方耀才刚迈入修炼之门,那里是对方久经沙场得对手。

气势上,瞬间被镇压。

“怎么?你不服?”

那男子玩弄着手中长剑,一步一步逼向方耀。

双眼之中,充满了戏虐,充满了无情得鄙视。

“就你这样?还想英雄救美?”

“我呸!”

说完,狠狠得吐了一口唾沫,抬起右脚,带着强大得力道,直接向方耀踢来。

若是一脚被踢中,非得重伤没有半个月,直接起不来。

“师兄!”

“噗...”

看着方耀即将被踢,茯苓冲了上去,想要拉开。

心中也是无比恼怒,“这笨家伙,怎么不知道躲避?看来得好好调教调教。”

但之听见噗呲一声传来,方耀没事儿不说,那个挑衅得男子,直接倒飞了出去。

在空中,洒下了一口鲜血,重重得砸在了对方人群之中。

“是谁!给我滚出来!”

其所谓的大哥,伦着巨锤,双眼惊恐得扫视着四周。

对方出招极快,他根本没看见,到底是谁出手,是怎么出得手。

瞪大了双眼,扫视着四周,却根本没发现丝毫有疑之人。

“难道是她?”

突然将目光锁定在李寻梅身上与茯苓,此二人身上,没有丝毫得元气波动,没有一丝元力流出。

“难不成两人是高人?”

眯着双眼,打量着两人。

“居然敢伤我神剑山弟子!我让你不得好死!”

挥动着巨锤,道:“兄弟们,一起上,杀了两个男的,女人抢回山头,等我享完,留给你们每人玩一天。”

“兄弟们,咱们一起上,为了美人,为了神剑山声誉。”

一群人,挥舞着武器,纷纷杀了过来。

方耀直接吓傻了。

茯苓也双腿发软。

辰南摇了摇头,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被卖了还不知道,叫嚣着前来送死?

远处的,拎着巨锤的大哥,双眼冰冷,紧盯着李寻梅与茯苓。

看着茯苓双腿发软,险些倒了下去。

只有那个看起来娇弱的女子,显得风轻云淡,显然是自己看走眼了,是个高手,修为比自己还要高。

拎着巨锤,顺势就要跑路。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居然欺辱到了我头上。”

看着四周杀来的人群,辟海圆满的威势,瞬间绽放而出。

一股庞大的威压瞬间笼罩在场的每一个人,仿佛被固定一般,双眼流露出无尽的恐惧。

“辟海圆满!”

自己等人居然欺辱到了这等强者脸上?心里瞬间拔凉。

这不是找死吗?

自己辟海都不到,这不是虎口拔牙?只要对方一道气势,就能彻底碾压自己。

瞬间明悟,自己等人,被当成了炮灰,被大哥卖了。

只见李寻梅长剑一挥,一道剑气飞出,这群人纷纷倒在地上。

瞬间哀号遍野,见者伤心,闻着落泪。

“这也行?”

这一招其实也没多大威力,顶多就是教训教训罢了。

但没想到几人,却宛如缺胳膊少腿一般,一个个拼命卖力的哀嚎起来。

双眼愤怒,几乎冒火。

瞪着跑出去的大哥,心里充满了怒火,若是眼神能杀人,恐怕哪位大哥,早就千疮百孔了。

只是一道剑气,就将其击飞。

哪怕巨锤护在胸前,抵挡住了绝大部分威力,还是倒飞了出去。

趁着这股力道,再次远远的拉开距离。

“这位女侠,这都是误会,还请恕罪,我愿补偿女侠。”

这一刻,男子怂了,打不过,远远的拉开距离,直接求饶。

“十余年过去了,你是第一个欺辱到我头上的人。”

自从修为恢复那一刻起,她就下定决心,不会让人,在欺负到自己头上。

不曾想,今天就有人破例了。

“说吧,你想怎么死!”

细腻的声音,却充满了冰冷。

茯苓与方耀都感受到了恐惧,感受到了来自李寻梅的愤怒。

“我可是神剑山的弟子,难道你想与我们开战吗?”

男子一脸恐惧,不曾想对方不讲丝毫情面,一副必杀你表情。

“开战?”

一道无比冰冷的剑气,化成一柄利剑,直击对方眉心。

见其强大的攻击,举起巨锤,死死护在脑前。

只听宕得一声,铁锤画出一道深深得印记,强大得反噬之力,让其再次倒飞出去。

“你别太过分了!”

阴沉着脸,怨毒得看着李寻梅,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一般。

“过分吗?”

随手又是一剑,吓得对方慌忙抵挡,不断逃串。

“刚才你不也挺嚣张吗?”

男子避无可避,再次被击飞,手中铁锤,直接被击飞了出去。

“师父救我!”

看着这冰冷得一剑,若是被击中,自己右臂算是彻底废了。

对着山谷,就是一阵呼唤。

只闻一阵狂风掠过,眼前出现了一道身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