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五十八章:绝世剑修的自述
作者:负翁  |  字数:3550  |  更新时间:2022-08-08 10:09:52 全文阅读

这长老,修为最是命劫中期,这威压直接将自己等人镇压。

难以动弹丝毫,但辰南可不想就此认输。

他手中,还有老爷子留下的保命玉佩。

但也不代表他辰南,是这么好欺负的。

“黄口小儿,就你也能拿出两株神元药?”

“等我拿下尔等,回宗门问罪,替蛮族好好调教调教下,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哪位长老,看着周遭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人。心中极为不爽。

但若就此那些这群人,显然会留下话柄,因此想了这么一个理由。

“想要强抢?这就是你神剑山的为人处世?”

辰南没想到对方如此无耻。

贵为神剑山长老之一,居然对后辈出手。

但想拿下自己,光靠这份威压?还远远不够。

感受着四周传来的威压,浑身都不得动弹,疯狂运转着生死轮回经。

一股强大的温凉气息流转,艰难的抵抗着。

对方一步一步走来,威压不断增强,额头的冷汗不断滴落。

这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就算是是全力爆发也不是其对手。

哪怕是动用浴血释魂,也会被对方直接镇压。

这是来自元力、来自修为的差距。

这差距,远远不是天赋、功法、心法所能弥补的。

“想要我屈服?写还不够!”

身上霸王之气显露,宛如霸王临尘。

拿出石剑,狠狠地插在跟前,知道真正的差距,但还不到自己的极限。

这命劫强者,可遇不可求,这是一次难得的试炼机会。

面对这滔天的威压,一直咬牙坚持,一直没到自身极限。

甚至连血气唤醒都不曾动用。

但就在此时,这滔天的威压,却如潮水般褪去,几人如释重负。

李寻雪也连忙扶住辰南等人,双眼绽放出凶茫,拔出了长剑,对峙着神剑山弟子。

“沈长老,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得罪我神剑山的厉害。”

这沈长老,左眼急剧的跳动,双眼恐惧的看着那血色石剑。

上面血色的符号,绽放着血色光芒,择人而噬一般。

双眼闪烁着恐惧,甚至有些颤抖问到:“它怎么在你手里!”

只见血色巨剑,猛然插在地上,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震。

巨剑上落下无尽石尘,一个个血色的符文,绽放出丝丝血丝,还骇人元神。

沈长老更是浑身一颤,对于这石剑,仿佛很是忌惮。

“怎么在我手里?当然是家里老爷子给的。”

对方收了威压,瞬间轻松了许多,看着对方的神色,显然知道这剑的来历。

沈长老双眼看着石剑,内心忍不住颤抖,他可是知道这石剑的威名。

“古药尘是你什么人?”

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极为忐忑的询问着。

“哦?你居然认识我爷爷?”

这下辰南有些意外,老爷子二门不出大门不迈的,居然还有人认识?

随后也就释然了。

当初可是能把伊雪送到神剑山,还找到了一个极为信任的人带着,想必老爷子威名,不仅仅在蛮族那么简单。

“你爷爷?”

这一下子,算是把他退路给全部堵死了。

这下子,所有不忿的神剑山弟子闭上了嘴,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辰南。

“你就是那个挨千刀的辰南?”

突然冒出一句,让沈长老元神一颤的猛话。

“额……”

辰南懵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见神剑山的人吧?

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怎么就成挨千刀的了?

若不是打不过这老头,早就提着巨剑杀了上去。

“混账!”

看着辰南冰冷着脸,吓得沈长老挥手就是一巴掌,将那位弟子扇飞。

“小兄弟,多有得罪,一切都是误会,我这将这这不懂事儿的家伙带回去好好惩治”

带着被扇飞弟子,飞快的逃离了此地。

其余的弟子,双眼泛着无尽的怒火,就差将哪弟子生吞活剥了。

原来在辰南受伤期间。

为了能将辰南的肉身,最大化的凝炼,还差一株千年的雪元参。

因此去神剑山走了一遭,恰巧刚才那位弟子的师父,就是雪元参拥有者。

更是准备用来突破修为,不曾想被古药尘抢了去。

宗门诸多强者。

敢怒不敢言。

古药尘啊,整个蛮荒,试问谁敢得罪?

不仅修为卓绝,更是能培育神元药的强者。

就算是神剑山宗主,也会让他三分。

在神元药几乎绝世的如今,你永远不知道,一位能培育出神元药强者身后,到底站着多少绝世强者。

不管需要何等绝世珍宝,只要放出话来,有着无数强者,排着队的送去。

没想到今日前来黑市闲逛,居然惹到了这个狠人的孙子。

诸多子弟,见辰南没有追来,宛如劫后余生。

最起码目前是安全的,没有性命之忧。

“外面不能呆,太危险了,这次回去,绝不会轻易下山。”

神剑山,那些目睹了老爷子神威的弟子,无一不是松了一口气。

辰南几人,也不例外。

宛如劫后余生,李寻雪额头也布满了冷汗,这就是散修的苦楚。

第一次,感受到了宗门强大,带来的喜悦。

堂堂神剑山长老,被一柄巨剑,直接给吓退了,恐惧到说话都极为颤抖。

这就是宗门的力量,这就是宗门带来的好处,这就是强大宗门的带给弟子的最为直观的骄傲。

若今天换成是往日的她们,得到至宝一般的东西。

被强者看重,修为被瞬间镇压,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没有强大的帮手,没有足以自保的手段,那么两株神元药换来的神级剑术,只能乖乖的双手奉上。

甚至还有被灭口的可能,但今天不同往日。

他们之时配角,但依旧感到兴奋,那种被护佑的感觉,真不是散修能比拟的。

二人心中要加入蛮族的决心,更加坚定。

就连一心想加入神剑山的李寻雪,她也更加坚定加入蛮族,见识到这群神剑山弟子、长老丑恶的嘴脸,真替自己委屈。

这样的人,这样的宗门和长老,配得上自己加入?

四周的人们,看着神剑山的人,来也匆匆,却也匆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对于这群少男少女,心中也是无尽的震撼,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神剑山的人吃瘪。

对于这群少男少女,也是无比诧异,其背后宗门,定然不比神剑山逊色。

那么整个蛮荒,就只有一个宗门,那就是蛮族,一个传承悠久,蛮荒土生土长的宗门。

不像神剑山,几百年前,突然杀进来的一般,四野树敌。

其弟子,更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被欺压都算你运气好,甚至有很多时候,你只是看上一眼,就有被击杀的可能。

辰南几人,也没过多逗留,直接选择了回去。

哪位老者说得对,自己等人实力还很弱小。

黑市,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黑吃黑,看谁的实力强,看谁的心足够黑。

自己怀揣神元药,早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若是继续留着,哪怕有着老爷子威名,也不一定安全无忧。

所以选择速回,是最佳的选择。

随着几人的离去,四周围观的人们,也纷纷离开。

这个小小的闹剧,丝毫不影响黑市的运行。

当辰南回到蛮族据点,立即将自己关在了屋中,小心翼翼的拿出那本神级剑术。

刚刚打开,一股时间的气息,扑面而来。

仿佛走进了一段过往,一位绝世剑客的一生。

我很平凡

作为一名剑士,甚至没有同辈那样的资质。

在才气横溢的天才们中,我是多么的平凡啊。

嫉妒、厌恶、绝望,蚕食着我的元神。

我知道这样的情绪,会阻碍我的成长,但作为平凡剑士的我,又怎能控制?

在一次次生死历练之中,我感悟到了我手中的剑,我第一次顿悟,得到了第一次升华。

剑:百兵之君。

剑如人,人似剑,它笔直,双刃,不出鞘则已,出鞘必见血。

上有君临天下之气,下有儒雅谦卑之息。

它不是杀人工具,它是一种精神,惩恶扬善,铲奸除恶、生死不惧。

尽管我之时一名最为普通、平凡的剑士,但我依旧相信这世间的美好。

即使再多的不甘、不公,即使这样我依然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总有一天平凡也会大放异彩。

即使在绝望中结束,我也会坚定的挥舞我的剑,爆发出我毕生的力量,不留丝毫遗憾。

于是我顿悟了,我的才能就是平凡,我只是一个为了生存下去的凡人。

平凡,但不代表平庸。

在艰苦修炼中的艰苦,为活下去的信念而生的证明。

现在我心无悔,资质平庸,但不平庸,这并非罪过,平凡早已融入我的魂,我升华了它,这就是我的剑,我的魂!

我第一次顿悟,让我的元神得到了升华。

我手中的剑,仿佛有了灵魂一般,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仿佛融入了自己的灵魂一般。

因此,我将此境称之为剑魂。

读到此处,这本书散了,化为了无尽尘埃,从指尖缓缓滑落。

辰南双眼通红,有对散修的同情,也有无尽的钦佩。

哪怕是最为平凡的剑士,面对任何苦难,都有一个永不放弃的心。

哪怕资质平平,也依然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相信存在即有理。

“原来有一种境界,能赋予剑灵魂,宛如自己手臂一般得心应手,剑魂境界。”

辰南第一次听说,剑修还有境界之分。

按照其描述,剑修之人,分为三个境界。

剑士、剑魂以及剑神。

但后边的话,显然随着飞灰,化为了尘埃,永远的消失在了世间。

辰南心中有些失望,仿佛自己就是罪人一般,让这位强者的自述,就这么消失在了自己手中。

但也有一种恍然,这不知存在几百年,甚至几千上几万年,保守风霜的神级剑术,终于完成了他的使命。

让人知道了这位最为平凡的剑修,更是地到了他的传承。

没错,辰南在这本名叫神级剑术的自述中,得到了一招强大的剑技--瞬斩。

没有霸气的名字,宛如与这位强大绝世的剑修一般,平平凡凡,普普通通。

在拔刀的一瞬间,一道毁天灭地的剑气,瞬间绽放而出,摧毁瞬间一切一般。

宛如平凡的他,哪怕在绝望之中,也会挥剑,奋力爆发出自己毕生力量的一剑,不留丝毫一般在世间。

仿佛在诠释着,哪怕资质平平,最为平凡的剑士,哪怕是散修,也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甚至毁天灭地,不逊色任何天骄的绝世一剑。

无疑辰南是幸运的,此书流传近几千年,真正领悟的,没有一人。

不然也不至于,苍老如此,也不至于还未观看完毕,就难经时间侵蚀,化为了飞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