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五十二章:憋屈的徐青青
作者:负翁  |  字数:3547  |  更新时间:2022-08-04 16:14:01 全文阅读

徐青青话毕,脸色一红,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居然抗住了四位辟海境的攻击!”

瞪大了双眼,扫视着四周,地上一人,不断的抽搐着。

一人瘫坐在地上,一人在空中飞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另一人手中握着长剑,目瞪狗呆,露出恐惧的表情。

哪位辟海巅峰的剑疤男,浑身气势汹汹,四周无尽的沙石被掀飞。

“不逃?又不帮忙?”

辰南直接无语了,这女子是不是被吓傻了?

“哦哦哦。”

少女拿出细剑,脸色苍白,缓缓的站了起来。

“滚一边去!”

剑疤男,直接挥手一拍,一道无形的力量,直接将其掀飞。

“看来你是不打算交出巨剑了!”

甚至都不曾正眼看少女一眼,盯着辰南,确切的说是那柄石剑。

浑身血色,那几个繁杂的符号,更是择人而噬,让他都险些疯狂。

“世人都说蛮族是蛮荒最古老、最富裕的宗门。”

“我也深信如此,但你却让我更加坚信这个事实,以至于让我下定决心要杀了你!”

或许是是基于实力的优势,亦或者对于自己的自信,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想要杀我,你确定我没有保命手段?”

“再者说,你体内的元力,支持你杀我吗?”

对方浑身气息虽然庞大,但将却透露着一股虚浮,尽管掩盖得很好,但依旧被辰南捕捉到了。

“呵呵,不与你口舌之争。”

“既然你不自量力,那就由不得你了。”

双眼一凝,被少年说中,自己虽然是四海巅峰,但元力所剩无几。

说白了就是虚张声势,显然被对方看穿了。

他务求一击必杀,说不定对方身上,真有某种保命手段。

蛮族本就极为护犊,更何况还是这种核心弟子,他不敢冒险。

“烈阳剑法!”

话不多说,一出手就是强大杀招

长剑上,迸发无尽的炎热之力,宛如一股炙热风暴般,宛如烈日带着毁灭气息向辰南席卷而去。

“这庞大的气场,猛烈的烈阳剑气,仿佛置身于无尽火焰之中。”

虽然有日月同心甲,但覆盖有限,这剑气,宛如一股熊熊燃烧的烈火,不断炙烤着他的肌肤。

忍着脸上传来的炙疼,挥动着巨剑,奋力向对方长剑劈下。

不求重伤对方,但求能消耗对方元力。

“铿锵!”

两者直接碰撞在一起,发出金属般铿锵之声。

“噗……”

辰南被强大的剑气掀飞,对方在这巨大的爆发力下,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只见其吐出一口血,脸色更加苍白,毫无血色可言,双眼闪过一丝恐惧。

“居然不受剑气影响?”

仿佛发现怪物一般,难以置信,甚至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

滑行一段距离之后,忍着浑身麻痹感。

长剑柱于地上,努力稳定身形,画出一到尝尝的沟壑。

居然硬接下了子全力一剑!但苍白的脸上,此刻居然多了些许红润,让辰南瞬间察觉到不妙。

“某种秘术?断然不能让其强行恢复元力!”

所剩无多的元力,其一击,其威力就如此恐怖,若是全盛时期,定然一招也难以招架。

“我们和谈怎么样?”

浑身犹如被巨力撞击,传来一阵麻痹,完全不是对手,况且对方有三人,其战力对于自己,根本没有丝毫胜算。

更何况,辟海巅峰境,正在运转某种恢复秘法。

“何谈?是你交出巨剑吗?”

“大哥,别听他的,咱们一起,将此贼绞杀。”

自己无人,追杀徐青青三天三夜,早已经筋疲力尽,若是放过这蛮族少年,等待他们的两人无休止的噩梦。

“大哥!”

看着剑疤男沉默,边上壮年终于战胜了内心的恐惧,大吼起来。

看着对方一副绝决的神色,辰南深吸一口气,再次紧握石剑,看着边上的女子。

“既然如此,哪里了手下见真章吧。”

“有意思,我看你能抗几招。”

能无视烈阳剑气,于是剑疤男直接选择了绞杀。

“还不快跑?”

面对其暴风雨般的剑招,硬靠着强大的肉身支撑着。

那巨大的力量,不断从浴血剑传来,手臂直接被震麻了,好几次险些握不住,差点儿被击飞出去。

对方力量却有些力不从心,但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想恢复了些许元力。

“锵!”

再一次将对方致命杀招地方,顺势一劈,将对方震退,来不及多想,拽着女子,直接飞奔了出去。

“你该不会是傻子吧?我帮你拖住了对方,你居然还不跑路?”

迈着霸王步,拽着女子,三两下,就消失在了山谷。

“大哥,怎么办?”

剑疤男一口鲜血吐出,恢复些许红润的脸上,变得更加苍白,显然是秘法被强行打断。

“快追,不想被蛮族无休止的追杀,务必将其震杀于山谷之中。”

“区区元骨中期,就能连杀我两位兄弟,绝不能让你活着!”

剑疤男深吸一口气,拿出一株药草,极为心疼的吞服了下去。

“你才是傻子。”

身边女子,恼怒的看了一眼少年。

被他一直拽着,直接奔了半个时辰。

“不是傻子?你为什么不跑?”

辰南白了女子一眼,但这女子,给他的感觉,更加熟悉了。

“你冒着生死危险救我,难不成我要抛下你,独自逃命?”

“好有道理,但我说了让你逃啊,你留下来,谁也跑不掉。”

辰南突然对这女子,高看了几分,心中也愈加迷惑。

“但也不能留下你不管,不然我徐青青成什么了?”

“忘恩负义?”

女子眉毛一皱,嘟着小嘴,怒气冲冲的看着辰南。

“徐青青?”

“你就是徐青青?”

这一刻,他终于为何觉得此女子,有些熟悉。

辰南有些诧异,不曾想这就是徐长青的妹妹?

而且兄妹二人,长相有着五成相似,特别是性格和语气。

果然是与徐长青一般,脑子不正常,不能以常人来看待。

“怎么?你认识我?”

“你是否有一兄长?名唤徐长青?”

徐青青疑惑的看着辰南,她发誓,绝不认识这少年。

在她映像之中,还从未有人,能从四位辟海初期甚至从辟海巅峰学手下逃走的少年。

更何况他真实修为才元骨境界,哪怕是自己,也逃了三天三夜。

就算是她哥哥,徐长青,辟海初期,感悟出了无敌法,也不得不选择退让。

“我是你大哥徐长青的师兄,这次出来历练,他让我顺便带一本功法给你。”

辰南直接将玉佩拿了出来,递给了对方。

“大哥的师兄?”

“你是蛮族之人?”

闻言的徐青青,一副了然的表情,上下打量着辰南。

当看到胸前,那独特金丝交织而成的标志,她信了。

“既然是大哥的师兄,那么也算是我的师兄,徐青青见过师兄。”

徐青青没有含糊,收了玉佩,双手抱拳,对着辰南深深一拜。

这一拜,不仅仅是因为其为大哥师兄,更多的是冒着生死,救了自己。

更多的是被其,那股侠义之心所折服。

“难怪第一眼看你这么面熟,与自己那个脑残师弟--徐长青,太像了。”

“师兄你说什么?”

“你也别师兄师兄的,就叫我辰南吧。”

“也没什么,话说你不是在洛兰城吗?怎么会被几个山匪盯上?”

心中甚是好奇,到底是何等冤仇,听山匪口气,追杀了其三天之久。

“这还得从当年一处远古秘境说起。”

原来一年前,再一次远古秘境之中,与邙山等人结怨。

因为一起探险,最后山匪分配不均,兄妹二人险些身死。

最后徐长青在远古秘境之中,斩杀了十五人之多,带着本残缺的功法,与徐青青逃了出来。

兄妹二人,一路躲躲藏藏,最后徐青青还是被其找到。

原本去蛮族避难的徐青青,更是被逼迫到无能为力,甚至到了自尽的时候。

“厉害啊!”

辰南也不得不佩服这女子,虽然说的轻巧。

但这也说明二人也极其不简单,徐长青不用多说,在比试之日,爆发出来的无敌法,足以说明一切。

而这徐青青,能在四个辟海与一个辟海巅峰手底下,坚持三日的追杀,其能力就算没徐长青那般恐怖,想必也极为骇人。

“难道真的就如表面,辟海初期修为,这么简单?”

虽然心中好奇,但也没开口询问。

毕竟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自己也是一样。

“既然是师弟的妹妹,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个先将就吧,下次再给你补上。”

对方元力枯竭,若是在拖延下去,定然会伤害到元气海。

也不迟疑,直接拿出一株神元药,在辰南眼里,他最不缺,甚至最不值钱的,恐怕就是神元药了吧。

“先将就?你确定是送我的?”

徐青青双眼露出贪婪的神色,难以置信的看着辰南。

如今的蛮荒,别说神元药,就是一般元药都能让人赴汤蹈火。

更不用说珍稀的神元药,那足以让人不顾一切也要得到的东西。

不然那邙山的几个山匪,也不至于追杀自己三天三夜。

自己的那一株,还是最为普通的神元药,恢复三成元力而已。

“还能有假?快服下吧,不然等他们追来,就真的望天无力了。”

“好吧!”

颤抖着双手,结果神元药,一股纯粹的药香传来,依旧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我为你护法,你早一些恢复,咱们就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好!”

徐青青也不迟疑,悄悄将辰南给的神元药收了起来。换成了自己的那一株,只能恢复三成的,枯萎的元药。

看着手中枯萎的元药,茎秆干枯,只有几片枯黄的叶子,但其元力,却极为浓郁。

看着看着,双眼通红,甚至有些想哭,心中无比激动。

但心中也充满了憋屈,也难怪历经磨难,大哥也要加入蛮族。

自己等人,为了一株枯萎的元药,打打杀杀。

更加珍贵,甚至几百年的真正神元药,都直接送人,真是将她打击到了。

极为心疼的将其服下,辰南说的对,自己多恢复一成元力,两人就多一成生还的机会。

追杀自己的可是由两拨人,这剑疤男,只是其一,还有另外一拨人。

其阵容不可小觑,对于自己的元药,那也是志在必得,什么抓回去当妇人?都是幌子。

元药是其一,其二是被大哥抢去的残缺功法。

传承断绝的今天,功法显得极为珍贵。

更何况是远古遗迹中遗留的功法,哪怕残卷,也足以让很多人疯狂,甚至不顾一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