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三十八章:浴血剑
作者:负翁  |  字数:2963  |  更新时间:2022-07-30 11:54:01 全文阅读

回到古药山,索性修炼起来,明日就是拜师仪式,得将自己恢复至全盛状态。

这关系到老爷子得颜面,这也是在蛮族得第一战。

全力以赴,不仅要赢下比赛,而且还要赢得漂亮。

不管是徐长青,还是萧一水,亦或者段胥,都让辰南感受到了压力。

传闻他们修为,都在辟海境界。

徐长青,更有一手无比诡异的剑法。

“难道自己赤手空拳跟人对抗?”

一时间,辰南犯难了,自己只会霸王拳,但霸王拳也只是修炼到了第一层,依旧处于寸拳阶段。

对于第二境界得破劫,依旧毫无进展。

加上霸王拳,独特的诡异步伐,自保没问题,但取胜,这就有些难了。

“生死轮回经,只是修炼心法。”

运转着生死轮回经,不断淬炼着肉身,无时无刻都能察觉四肢在变强。

“也不知道这三个符号有何作用。”

脑海中,三枚散发着血色得诡异符文,静静得悬浮在哪里,一股亲切又抗拒的气息传来。

辰南感觉到无比的憋屈,自己的脑海,就被这三个符文占据了,居然还抗拒自己?

“嗯?”

注视着这些血色符号,突然间,其中一枚闪烁着血光,上下起伏着。

愣神、惊恐之下,这符文直接化为一道血线,直奔而来。

接着一阵刺疼,随后而来的却是一古老的记忆。

这是一段关于功法的记忆,就暂且叫它功法吧。

唤醒血气,迸发出成倍的战斗力,但代价也是极为强大。

筋脉损伤殆尽,宛如废人。

每个人的肉身,都是一个宝藏,需要不断的挖掘,总有你想象不到的惊喜。

数十万年来,总有一群人,只修炼肉身,不炼元神,却能问鼎大陆之巅。

这群人,自称炼体者。

那收的炼体者,是最为高光的时刻,肉身同届无敌,更是越阶战斗的资本。

但十万年前的神魔之战,无数功法却缺失,传承尽数断绝。

炼体者少之又少,如今只能摸索着前进,其中蛮族就是最为鲜明的例子。

“应该是古老的炼体功法,关键时刻,等于多了一条命。”

辰南心中无比激动,这可是断绝在历史长河中的功法。

“血气唤醒!”

听名字,就知道适合炼体者修炼,能爆发出成倍的战斗力,当年的炼体者,又是何等的高光。

运行着独特唤醒方式,四肢血气回流,平静的血液,仿佛瞬间被激活。

隐约间能听到血液流动的声音,逐渐变得咆哮起来。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在血肉中不断咆哮,紧紧一瞬间,额头冷汗淋漓。

若是全力唤醒血气,那将是何等恐怖?

血液流动的声音,在耳边久久不散,正颗心脏都剧烈的跳动起来。

血气唤醒,还带着一招强大的剑技,名字叫浴血释魂。

成倍的战斗力,就体现在这一招上。

这一剑,名为浴血释魂,极为霸气,但这注解,更人人遍体生寒。

人的肉身,宛如一个器皿,亦或者是一座九幽炼狱。

元神、血液、意识、力量都被囚禁其中。

唤醒血气,激活其炼狱之中,那些一直被压抑,见光日元神、魂体,将其爆发,最终将其释放而出,造成庞大的破坏力。

释放自己,也释放体内压抑的一切,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爆发一次。

故而成称之为---释魂。

释放一切,让其回归本源,哪怕是浴血。

这一段记忆,将辰南的思绪拉回到了南蛮山。

那个一层不变的地界。

没有风吹、没有雨淋。

没有星辰,只有如日月。

浩瀚苍穹,灰蒙一片,不知岁月,辰南想要脱离,想要逃跑,但肉体凡胎,怎能从妖兽横聚的原始丛林走出?

哪里压抑了他十年之久,不甘的心、无时不想逃离。

不屈的灵魂,一直在躁动,经脉堵塞,不能汇集元气,十年如一日,但他未曾放弃修炼。

体内的经脉、血肉,亦有灵魂,被压抑太久,他们也需要爆发,也需要被释放。

尽管辰南听起来很荒诞,但却如醍醐灌顶。

一切被压抑太久,就会渴望被释放,哪怕人亦是如此。

心情被压抑太久,需要释放,不然会爆发、甚至变得疯狂。

血脉、力量、血肉、甚至灵魂亦是如此。

就向其述说,哪怕浴血,也要爆发一次。

人诞生于天地之间,赤裸而来,不曾带来丝毫。

所得到的一切,都应该归还于这个世界。

万物均衡,一旦被打破,随之而来的就是毁灭。

一时间,辰南顿悟了,修为越高,体内蕴藏的力量就越大。

若是长时间,不将其释放出去,那么无行之中,莫名滋生一些你自以为然的东西。

因此,有了一些人莫名的变化,变得狂暴、变得嗜血、

强者一怒,血流成河。

这一刻,辰南的心境,得到了升华。

万物皆均衡,失去的东西,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你的身上。

经脉天生堵塞,以至于荒废岁月十年。

但自己得到了生死轮回经,走出了南蛮山,走上了修炼之路,来到了蛮族。

这就是所谓的均衡,自己想要走出大山,不也是拼着陨落的风险,强行得一次次修炼吗?

心境得变化,让辰南整个人,变得沉稳起来。

剑眉下的双眼,变得更加深邃。

“浴血释魂!”

“好名字!我定然不会埋没你的威名,就让咱们努力绽放一次,哪怕是浴血陨落!”

辰南睁开双眼,双拳紧握,沸腾的血液,难以平息,纵然是奋战到底,也要努力的绽放一次。

哪怕是被上天遗弃的人,也要为了命运,奋起拼搏一次,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将自己的一切,统统“释放”出来。

此时,老爷子走了进来,看着激动的辰南,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小子,明日比试,可有把握?”

不知不觉,落日的余晖也皆尽散去。

老爷子看着辰南,不知不觉间,又陈蜕变了几分。

“不是很有把握,因为我只有霸王拳。”

辰南如实的说着,心中的确有些没底。

“嗯....霸王拳是一门厉害的功法,在蛮族算得上最顶尖的存在,哪怕是第一层,依旧霸道无双。”

这话,辰南倒是极为认同,自己祭骨境界,就能击杀蛮牛,甚至一拳将其头颅贯穿,其霸道可想而知。

“有什么困难就说吧,这次比试,可不能给我丢脸。”

在蛮族,虽然走动稀少,但也至于丝毫不关心,无非就那几个人。

取胜虽然有些困难,但也就平分秋色,辰南可是他看着长大的,修炼天赋他也深知。

“嗯....困难嘛,我需要一柄剑,最好是浑厚朴实的那种。”

想到自己浴血释魂,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一柄剑?”

“浑厚朴实?”

老爷子双眼扫视着辰南,口中呢喃着,心想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剑法了?

“难道这次历练,有了奇遇?”

拿出一柄巨剑,缓缓道:“这够浑厚朴实了吧?”

“这.....”

话还未出口,看着剑身的复杂符号,体内沸腾的血液,变得躁动起来。

压制着血液的暴动,震惊的看着老爷子。

“额,你不是说要浑厚朴实,我看这比较合适。”

老爷子也有些尴尬,这三尺巨剑,重达三百斤。

确切的说,是一巨大剑形石块也不为过。

刀锋甚至有着两指宽,的确算得上厚重朴实。

“我还是给你换一个吧,毕竟你第一次开口向我索要东西。”

老爷子也很尴尬,一时间,就将这东西拿了出来。

“不用!不用!就用这个好了。”

“根本不用剑法,当成板砖直接敲也行。”

老爷子嘴角一抽抽,看着辰南将石剑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宛如绝世珍宝一般。

“这石剑,是我在一远古遗迹中偶然得到,上面神秘诡异的符号,我至今都没看懂,若是喜欢,就送你了。”

辰南抚摸着剑身,那神秘繁杂的符号,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与石林地底的,如出一辙。

难怪有血液沸腾的感觉,这简直就是浴血释魂的最佳兵器啊。

“老爷子,这剑,可有名字?”

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激动得话语都有些颤抖。

“名字?若不是这符号,谁在意这东西?”

抚摸着石剑身,凹凸不平,甚至有些刮手。

“既然没名字,那么就叫你浴血剑吧,从今以后,跟随我浴血奋战,神挡杀神,魔阻弑魔。”

看着激动得辰南,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转过头,走出了房间。

“哎,这些年真是苦了着孩子,一柄石剑,就高兴成这样。”

这十余年,放养辰南,好像真没怎么刻意去关心过,一切都随缘随心。

“嗯,果然浑厚。”

胡乱挥动着手中巨剑,有些吃力,毕竟重达三百多斤,一般人,还真吃不消。

他此时,甚至有些期待起来,期待明日的比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