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蛮荒古神 > 正文
第二十八章:散修之苦
作者:负翁  |  字数:2809  |  更新时间:2022-07-25 11:12:02 全文阅读

洁白的月光,洒向洛兰城。

外出猎杀妖兽的修士,络绎不绝的赶了回来。

有满载而归,有一无所获。

有面带愁容,也有满怀希望,也有满脸喜悦。

洛兰城西南郊外,此时的辰南等人,却是喝醉了。

难得的闲暇,忘却了洛兰的千里逃亡。

没有妖兽追杀,紧绷的神经,这一刻得到了极度的放松。

放下了几个月的疲惫,吃着烤肉,喝着烈酒和药酒,几人酩酊大醉。

“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四人之中,李寻梅,因眼疾喝了少许烈酒。

在场之人,唯独她是清醒的一个。

尽管双眼缠绕着纱布,尽管不曾见过辰南一眼。

短暂的相处,发现辰南的确有着独特的魅力。

不仅有着蛮族这个强大的宗族作为后盾,而且自身实力也无比诡异。

元骨初期,就能猎杀蝰蛇,而且还从血狼千里追杀中,成功逃脱。

这一件件,都不断刷新她的认知。

“这就是强大宗族培育出来的天骄吗?”

“这就是所谓的炼体吗?”

“这就是蛮族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仰头吹着暖风,陷入了沉思。

久久之后,抛去一切杂念,终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三人带回房间。

然后回房,盘坐在简陋的木床上,盘坐起来,她得抓紧每一息炼化药力。

此时的辰南,睡梦之中,回到了南蛮的日子。

回到了,那个万成不变得地域,极度枯燥得日子。

屁股后边,伊雪屁颠屁颠的追逐着。

每天趁着天未亮,悄悄爬起来。

沿着崎岖的山路,登上南蛮山,努力汇集元气。

随之画面一转,来到与伊雪分别之时。

伊雪双眼含泪,心中极为不舍。

却倔强的跟着老爷子,默默得离开了南蛮山,前往神剑山,为自己“探路”去了。

当他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睁开蓬松的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

屋内除了一张木床,一张缺了一腿,靠在墙上的木桌,加上一条长凳,在无其他。

简陋、甚至是说有些破旧的木屋,墙壁都裂开了几条裂缝。

“这也太简陋了吧?”

尽管知道李寻极兄妹三人,作为散修,日子过得比较辛苦,但所见一切,却让他难以置信。

家徒四壁,也不过如此吧。

推开房门,简陋得院中,几人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三姐正在摆弄着。

二姐包裹双眼的纱布也不见了,正在一边忙碌着,显然已经恢复如初。

“四弟你终于赢了,若不然我们都要强行把你叫醒了。”

看着三人各自忙碌,其乐融融。

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个世界,回到了林城的一个穷山村。

父母外出打工,自己兄妹六人,成了留守儿童。

家里看着大哥和大姐持家,眼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的相似。

“大哥,你也太过分了吧,不就是睡个懒觉吗,至于这么残忍?还强行把我叫醒?”

双眼有着湿润,鼻尖有些酸楚,迈步走出了房门。

“过分?你都睡两天了,若不是二妹小妹拦着,你早就被抓出来当苦力了。”

李寻极,看着走出来的辰南,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正常人,就算醉酒,也不至于醉两天吧?

更何况是修士,更气人的是他还是炼体者。

这么一睡,就是真正两天一夜。

自己一个人,硬是干了两天的苦力,才洛兰找来能盖新房的木材。

“两天?你怕不是喝醉没醒吧?肯定是你想偷懒!”

看了一眼远处堆积成山的玄铁木,心中也是尴尬,不曾想,这一觉,说不定真是两天时间。

当然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只要自己不承认,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二姐三姐,你们说是不是?大哥肯定是想偷懒。”

一边说着,走进厨房,帮忙端菜。

三姐捂着小嘴,掩面偷笑,一副我没看见,我没笑的表情。

“四弟?你终于醒啦。”

突然闯进来的少年,眉清目秀,剑眉星目。

脸上洋溢着笑容,却带着些许稚嫩。

“哇……不是吧?二姐你也这么说我,都不让我谁懒觉吗?我还是你弟弟吗?”

辰南脸色一苦,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这些年,因眼疾之苦,变得极为沉默,不善言笑的李寻梅,也脸红起来。

“小小年纪,就敢取笑姐姐,讨打。”

佯装伸出左手,作势打人得趋势,吓得辰南瞬间跑开了。

她一致认为,自己忘记了笑,甚至一度认为,往后日子,都会陷入黑暗之中。

李寻极、李寻梅闻投来困惑目光,当看到阳光、朝气,甚至带着些许稚嫩的笑容时,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大哥,你看看二姐,居然要打人,没把你当成一家之主来看待啊。”

双手举过头顶,辰南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退出了厨房,一脸委屈的看着李寻极。

听到此话,李寻极也是虎躯一震。

显然一副当家做主的表情。

来到跟前,当看到二妹面带笑容,面颊酒窝重现之时,直接提着辰南,将其按在了桌边的石凳上。

他看得出,二妹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此时他终于看到了久别十年的笑容,亦或者是久别十年的温馨,家的温馨。

“这才是一家人,有说有笑,不管面对多大的困难,依旧保持着温馨,以及对美好的向往。”

这一刻,他懂了,辰南看似胡闹甚至幼稚的举动,却唤醒了他们体内,最希望的美好。

他双眼发红,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温馨,久别十年的温馨。

在这一刻,李寻极心中,找到了自己修炼的方向,奋斗的目标。

修炼,不仅仅是为了生存下去,不只有报仇,更多的是,守护身边的人,守护这份来自家人的温馨。

“哎呀大哥,你也别这样对四弟,毕竟四弟还小。”

端着一份蛮牛肉出来的李寻梅,看着老老实实坐着的辰南,怪异的看了一眼大哥。

“来!恭喜二姐重现光明,咱们干一杯。”

辰南为了避免尴尬,拿出所剩不多的元药酒,给每人倒了一杯。

“对!也欢迎辰南,以后咱们就是四兄妹了。”

三姐直接一口闷了下去,直接拍了拍辰南肩膀,一副姐很认可你的样子。

酒过三巡,推杯换盏,终于吃饱喝足。

看着二姐三姐收拾的背影,辰南当然知道大哥心中的痛处。

作为一家之主,没能保护好两位妹妹,更让他们忍受了十年的悲惨生活。

想必他心中,也是无比的愧疚和心疼。

“我说你这一家之主,也太失败了吧。”

“你看这破旧的房子,家徒四壁也不过如此吧。”

听见调侃的话,李寻极也是一阵脸红。

“四弟,你不知道咱们散修之苦啊。”

李寻极也是有些醉酒,叹息一声,缓缓的,将心中的酸楚,尽数倒了出来。

辰南全是对散修二字,有了一个更加深层的认识。

真应了那句话,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若经我苦,未必有我善。

缓缓的,一个时辰过去了。

李寻雪、李寻梅两人也双眼通红,沉默了起来。

散修之苦,苦在没有适合的修炼功法。

可以说他们修炼的功法,都是蛮荒最为普通的功法。

气运稍好一些,在某个秘境之中,得到了较为强大的功法之外,还得藏着掖着,唯恐他人知晓,惹来杀身之祸。

散修之苦,苦在自身底蕴薄弱,修炼资质不高,很难进入大势力大宗族。

没人指点修炼困境,一切都只能靠自身,独自摸索前进,这份苦,无人可知,无人可晓。

散修之苦,苦在背后没有宗族、大势力作为背景。

做事无不步步为营,小心翼翼。

甚至有很多时候,都得委曲求全。

不然等待你的,只有永无止境的追杀。

久久之后,辰南也是唏嘘不已。

“你们这等资质,加入一个势力,应该不难吧?”

辰南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资质?”

“你不是取笑我等?”

“大哥今年四十有余,修为才辟海初期。”

“三妹即将四十,进入不惑之年,修为也是在你帮助下,突破到了辟海中期。”

“你说有那个势力要我等三人?”

“四十岁?不惑之年?”

一时间,辰南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这三人,居然都已经进入不惑之年?

自己却看不出丝毫,当真是修炼无岁月。

感叹道,修为真能延年益寿,保持青春容颜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