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负刀江湖歌酒行 > 第一卷 历下城中起风雷
第十五章 巧遇
作者:老王抓小妮  |  字数:3678  |  更新时间:2022-09-24 17:25:49 全文阅读

韩有鱼当真感觉自己跟着哥哥来了这历下城是触了八辈子的霉头,打从初二那一日来了到现在,做什么都不顺。这不今日终于瞅准机会早早的就偷溜出来,盘算着找点乐子,直到被平康北里几个燕瘦环肥的美人左拥右簇的拥进了楼里,兴奋至极的韩有鱼也都没注意到不远处那位眼睛都要喷火的师叔祖。

直到那个小巧玲珑的妖媚女子进了屋说是有个女道士在楼下,韩有鱼才惊恐偷瞧到那个平日里最不待见自己的师叔祖在不远处被过往行人指指点点,哪怕这女冠闭着双眼秉持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韩有鱼还是能清楚看清张九清那具因为气愤而微微颤抖的清瘦身子。

“完了。”韩有鱼也是怕的不行,虽说自己在家如何如何可也只是在家,说心里话他就算胆再大也不敢当着师门中人的面办这被他们不耻的事。

说到底,韩有鱼还是比较在乎师门对自己的看法。

当下也没了心思理会那女子,不耐烦的推开怕是在平日里早就急慌慌扬鞭上马的玉脂尤物,掀开一丝窗户缝仔细偷眼观瞧着下面的师叔祖。

看着张九清徘徊离开,韩有鱼当然不清楚张九清要去作甚,但事到如今怕是这乐子也没得做了,当下也紧接离开,惹得屋里女子边穿衣边低声咒骂。

正所谓心火难平,虽说是被撩拨起来的欲望被突然出现的师叔祖给吓了回去,只是周围这莺莺燕燕的环境,本想赶紧偷溜回去的韩有鱼再度邪火乱窜,恨恨的搓搓手,似是咬牙狠心做了决定,韩有鱼四处望望,迈步拐进了另一座楼里。

张九清是一脸的不悦,眉头蹙的紧,让她一个坤道女冠在这青楼门口站着被人指指点点,实在是有失颜面,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介女流,进又进不得,走的话又无法抓住那个不知廉耻的徒孙,的确是进退两难。左右权衡之下,还是回去让韩鲲鹏过来处理一下。

韩鲲鹏眼下是一个头两个大,自家这弟弟才老实了几天,本来是听着师叔祖说休息一两日见见那不明身份的姐弟就回山里,可是千算万算就是没料到这家伙是目无尊长胆大包天,明知师叔祖在跟前还要去寻欢作乐,关键还被抓个正着。

虽说弟弟这好色也是臭名远扬,可被师门长辈亲手抓住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这样一来,怕是家里父亲都逃不过山里那些师长的训斥。

韩鲲鹏让山中唯一一个女师叔祖呵斥几句,便唯唯诺诺跟着张九清去了城北的烟花巷子,一路上也是胆战心惊,生怕一不小心触恼了张九清,让得她心中对自己弟弟那股恶气就会发泄在自己身上。

韩鲲鹏其实说到底此刻也是两难地步,假若把弟弟惹恼了,凭他的性子回了家哭闹一番,保不准自己就得让爹娘训斥一顿,怪自己没看好弟弟。可要是不抓他,自己空着手见到张九清,怕是师叔祖对韩有鱼的火气全都得撒在自己身上。

两厢一比较,韩鲲鹏觉得让爹娘训斥一顿还是容易接受。

就不该带这家伙来!韩鲲鹏恨恨腹诽。

张九清将那青楼指给韩鲲鹏,后者硬着头皮上前。

韩鲲鹏这幅皮囊也是上佳,还未到近前便被那群浑身散发着胭脂水粉味的莺莺燕燕包绕。韩鲲鹏推推搡搡拥开众女,问道:“有没有见到一个着麻衫腰别白扇的公子哥儿?”

听见来者是寻人而非寻欢,众女顿时没了刚刚欢喜颜色,一个个耷拉着脸皮散了去。韩鲲鹏探手抓住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妖媚女子,伸手入怀掏出一块鸽蛋大小碎银扔进那女子怀里,不耐道:“快说!”

额外赚到些也算是不菲的碎银,妖媚女子这才收起不悦,算是有了些迎客的样子,双手环胸托着本就有些呼之欲出的雪白,道:“那公子哥儿来了之后待没一会儿就走了,我家小翠那般主动,那没良心的冤家连点行动都没有,是不是不行啊。”似乎感觉自己说的话很有趣,那妖媚女子附和上了一阵娇笑。

“走了?”韩鲲鹏一愣,“去哪了?”

妖媚女子也是看在那块碎银的面子上,朝着不远处另一家青楼努嘴道:“那里。”

韩鲲鹏丢下妖媚女子转身就走。

此时韩有鱼刚刚结束一场,搂着怀中尤物仍是一副沉浸在余韵中的享受模样,手攀上女人那个如倒扣海碗般的白嫩,终是一解数日以来的压抑。怀中女子也是配合,媚眼如丝,勾得韩有鱼心火再起,手上力道又甚,一脸坏笑,怕是早就将刚才的事抛之脑后,正欲翻身上马,就听得外面一阵吵嚷。

想是也习惯了一些个怪癖客人难免会跟姐妹们或者那个常常揩自己油水的龟公发生些争执口角,伺候着韩有鱼的女子理都未理,便要迎合。却见那公子哥儿动也不动的怔在一旁,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对方业已翻身坐在了床边,竖着耳朵听着外面动静。

女子也是主动,起身从后面抱住韩有鱼,似是刚睡醒般的意兴阑珊却又颇为勾魂的在韩有鱼耳边轻喃道:“公子怎么了嘛。”

韩有鱼不耐烦的一把推开妖娆女子,全没了刚才温柔,压低声音喝斥道:“闭嘴。”

谁能想到刚刚还跟自己调笑的公子哥儿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妖娆女子心里不悦可又不敢说出来,只得把气撒在被子上,硬生生扯过裹在身上,冲着那个刚刚还挺喜欢现在就特别厌恶的公子哥儿在心里恨恨咒骂。

韩有鱼细听之下慌了神,外面分明是自己哥哥在跟人争吵,夹杂着大力踹门声女人尖叫声恩客咒骂声,韩有鱼清楚听得韩鲲鹏距离自己这房间已是不远,心下着慌,韩有鱼胡乱套上衣服,也不理床上女人阻拦,推开窗就要往下跳,却见楼下不远处正站着怒气冲冲的张九清。暗道一声“晦气”,韩有鱼转身系着袍带又疾步走至侧窗,看清下面是个无人小道,在女人咋呼着“还没给钱”的声音中翻身跳了出去。

再说韩鲲鹏一路找来,一脚踹开房门就见自己弟弟翻身跳了楼,床上女人见到有人进来一声惊呼,扯着被子蒙在身上。韩鲲鹏哪有心思理会她,脚尖连点飞身追了出去。

韩有鱼手忙脚乱套着衣服,专捡偏僻小巷一路狂奔试图甩掉这个让自己提前离开温柔乡的兄长。奈何估计是刚才在体力有些过度透支,又是空腹活动,韩有鱼这还没跑出多远就是一个趔趄。韩有鱼本就比不上韩鲲鹏,仅仅几个呼吸便被韩鲲鹏从后面一把抓住。

韩有鱼可不想让他把自己抓回去,别人暂且是不会怕的,哪怕就是单独面对张九天韩有鱼也不担心,但是有了张九清可就不一样了,山里师兄弟师叔伯对这个门里最为年轻的女性师门长辈背地里的称呼仅仅只是口口相传的侧面印证,韩有鱼可是亲眼见到过曾有个师伯只不过是对自己那位双修道侣脾气坏了些,再怎么说也是人家家事,可这个武当眼下最高辈分里的坤道女冠在听闻此事以后直接将那个比她年龄都大的道士一掌击下了山,没留任何情面。

想想都后怕,更何况自己这次让张九清抓个现行的事在门中都算是有失门风的勾当,韩有鱼死都不想落在这母老虎手里。

韩有鱼当下一招金蝉脱壳,双肩一收弃了外衣,人如滑溜泥鳅般直接矮身又窜了出去。

韩鲲鹏攥着那件麻衣无可奈何,探手回腰间扣住两颗龙鳞四座楼一前一后甩了出去,疾疾射向韩有鱼腿弯。

韩有鱼前几日里让夜三更一脚毁了丹田,虽说此生再不能聚气修炼,可自小修习的拳脚的功夫还在,当下很是熟练的侧身躲过,还未稳住身形便听得有风声袭向下盘,身随意动一个后空翻躲过那两颗价格不菲的文玩核桃,奈何两腿本就发虚,这一个动作下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下盘根本不着力的发软使不上劲。

低声骂了句娘,韩有鱼破罐子破摔似的坐在地上扭头看着手腕翻花把玩着龙鳞四座楼的哥哥,道:“这次不算,有本事等我休息过来咱俩再比比。”

居高临下看着韩有鱼的韩鲲鹏背负双手,呵斥道:“你当我在跟你玩闹?九清师叔祖让我来抓你回去你当我在这跟你比较高下?”

韩有鱼低着头眼珠乱转不知又打的什么鬼主意,韩鲲鹏恰好又看不见,探手扶起弟弟往回走,却听韩有鱼道:“先吃点东西去吧,我这一早晨都没吃饭,还在那女人肚皮上忙活了一阵,累的不行。”

韩有鱼那弯弯绕的心思韩鲲鹏猜不到,拽着韩有鱼的手有紧了紧,生怕后者会跑了一般,道:“你就省省心,见了师叔祖再说吧。”

张九清也是顾及脸面,并未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这意思怕是韩有鱼再傻也能猜到后果,霜打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的任由韩鲲鹏拽着跟在女师叔祖身后。

这一路上韩有鱼甚至都打算借着尿遁逃回老家去,说不定碍于自己师爷面子便能逃过张九清的“毒手”。

奈何不管是尿遁还是其他什么理由,张九清只是一个眼神韩鲲鹏便寸步不离的跟着韩有鱼。哪怕真就是进了茅厕,韩鲲鹏捏着鼻子也不敢让自己拿着都没办法的弟弟离开自己的视线哪怕半分。

韩有鱼故意走的极慢,原本回去也就两刻钟的功夫现在也才走了一半路程都不到。张九清走走停停回头看看装模作样一脸怂相的韩有鱼,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嫌恶。

“师叔祖,我饿了,咱要不先吃点东西。”韩有鱼瞧见不远处有家餐馆,再看看头顶日头,盘算着能拖一时是一时,说不定就有逃走的机会了呢。

张九清也不言语,只是斜睨了一眼,吓得韩有鱼暗里吐了吐舌头,赶忙低头噤声。

杨府建在城中主道,门前人流熙攘,行事向来低调的张九清一是怕丢人,也是不想引起他人误会,拐弯走向后门。刚到巷口,就有一单衣少年提着鸭子疾步跑来,差些便和这边三人撞在一起。

被韩鲲鹏眼疾手快的抬手一把挡住,单衣少年也是才注意到自己莽撞,一个劲的道歉,可看清三人模样,这单衣少年明显一愣,两道眉毛渐渐蹙到一块,手中的鸭子叫声骤甚,聒噪乱人。

“看什么看?走路不长眼!”正憋了一肚子气的韩有鱼怒目瞪向被哥哥一把推开的单衣少年,开口叫骂,又引来因为避嫌侧身朝里的张九清柳眉一竖,瞪了他一眼,呵斥道:“闭嘴!”

韩鲲鹏赶忙推着满脸衰相的弟弟跟上张九清。

巷口,鸭子长脖儿一歪,没了声音。

单衣少年眼中如有火,钢牙似咬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