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负刀江湖歌酒行 > 第一卷 历下城中起风雷
第十三章 江湖路远
作者:老王抓小妮  |  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22-07-13 22:52:08 全文阅读

夜三更让薄近侯持宣花巨斧左右各劈百下又把薄近侯给弄蒙了。

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学功夫?昨天说是得有件顺手的兵器,等着锻造兵器的时候又劈了一天的柴,到了晚上就让自己扎马蹲档,这终于等到了今天,这又让自己劈空气,薄近侯都开始怀疑夜三更是不是真有心想要教自己。假如自己左右劈了百下,是不是还要上下各劈百下,上下劈完了就再前后。

薄近侯越想越觉得这有些耽误时间,怕是等他想教自己的时候,自己也就没了这股热乎劲头了。

看着薄近侯兴趣缺缺的挥斧,夜三更怎能不明白他心里所想。跟自己当初练武时差不多,那些教自己拳脚武功的师傅不也是如此先吊足自己胃口,有些师傅把自己胃口吊足了就开始推三阻四的不教自己真本事,后来知晓那多半是一些冲着家里老头子开出的那些不菲条件而来卖嘴把式的江湖骗子,可当时自己不也是初时兴致盎然到最后慢慢的没了兴趣。

“好好练,挥这二百下你就熟悉了这斧子重量,再往后学起来事半功倍。”

薄近侯觉得夜三更现在对自己的说辞简直就是敷衍。

夜三更心下好笑,不再多言,看了一圈小院去到角落里拿起一把房东丢在这儿的锄头,道:“来,先跟我做。”

薄近侯立马双眼似放光,收拾心思站在一旁仔细观瞧夜三更接下来的动作。

夜三更气沉腰马,以锄代斧,道:“三板斧顾名思义,就三个招式。第一式,劈脑袋。”

夜三更身随话动,大开大合,像劈木头一般将锄头由上而下大力劈下。

“第二式,鬼剃头。”

锄头下劈之势急急停住紧接又反向斜斜上挑。

“第三式,掏耳朵。”

锄头撩到等人高度,夜三更手腕翻转下压,持锄打横由右向左弯腰在头顶上转了一圈,尔后站定身形,看向薄近侯。

薄近侯仍是瞪着两眼盯着夜三更,有些怀疑的问道:“完了?”

夜三更点头。

薄近侯仍是不敢相信的又确认道:“没了?”

夜三更依旧点头。

“这也太简单了吧。”薄近侯不屑道,“要是没这几个名字我也会。”

夜三更对薄近侯的话不置可否,当初他刚看到那本寥寥几页勉强算作书本的功法时候和现在的薄近侯表情如出一辙,倒是那本泛黄书籍封面上三个大字“三板斧”写的颇有气势,铁钩银划三个大字一笔而就,绝而不离馀綖纠结,笔意里似乎就能看出将此功法发扬光大的开国大将陈知节的狂放不羁。

可也只是如此,其余也无甚能吸引他人注意的地方。全书也就七八张,其中近乎六张在介绍武功出处,说是介绍武功出处,倒不如说是介绍了把这三板斧使得名声大噪的开国大将陈知节的生平,从出生到去世极尽详细,把武功来历说的更是神乎其神,若不是最后那页标注着作者的名字,当时的夜三更都会怀疑这是陈知节自己为了彪炳自己辉煌战绩写的。

后来才知晓那个力大无穷万人敌的开国大将军斗大字不识一箩筐,是出钱逼着作者代笔写的。即便如此,看过最后面仅仅两页的招式,夜三更对这前后衔接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三招也是颇为赞赏。

不要小瞧薄近侯话中所说“要是没这几个名字我也会”的如同乡野农夫禾锄种田都要用到的动作,若是前后连贯得当,冲锋陷阵绝对是百人不可近身。

书中也曾提到,跟着开国先皇问鼎中原国泰民安以后的陈知节大将军还请过一名练外家拳的武师教过自己一些吐纳运气的法门,之后使得这武功更是威力倍增,呼吸循环开来便是耍上个把时辰都不觉力竭,神奇的紧。

夜三更也懒得跟薄近侯说这些对其来说近乎天书似的奇谈,只是道:“那你就好好练这三招。”

薄近侯心下失望,也没了精神,举着宣花巨斧回想着刚才夜三更动作,有样学样倒是也颇有几分架势。

夜三更不免无奈,又道:“你要是这般不用心,短时间内别说报仇,就算是见到韩有鱼怕是近身都难。”

似是想起前夜里自己偷袭都未得手,薄近侯心下也是来了劲头,手中力道不自觉就加了几分,或劈或撩,或旋或转,动作也是大开大合,百斤重的宣花斧在其周身呼呼生风也是气势十足。

仅仅是练了几圈下来,不仅是薄近侯力所不逮,连夜三更看的也是有些别扭。

这百斤巨斧平时挥几下薄近侯也未觉得有何难,可这配上这几个招式怎得就有些费劲了?

收斧而立,薄近侯喘了几口粗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摆手道:“不行了不行了,太累人了。”

因刚刚薄近侯那趟横扫千军的斧法怕殃及池鱼被误伤而躲得远远的夜三更上前蹲在吭哧吭哧喘着粗气的薄近侯跟前,道:“知道为什么这么累吗?”

说话不经大脑的薄近侯一根筋道:“你试试拿着这么重的玩意儿耍耍。”

夜三更也是了解薄近侯的爽利脾气,对他呛声呛语并不在意,起身拾起被薄近侯扔在一旁的宣花巨斧,退了几步,道:“看好了。”

夜三更右手持斧拄在地上,等得薄近侯看向自己,脚下一踢斧柄,宣花巨斧腾空而起,左手顺势一抬稳稳接住,引得坐在地上的薄近侯撇嘴嘀咕道:“花架式。”

再看夜三更,双手持斧斜横胸前,腰眼用力举起大力劈下,风声乍起似是要撕裂空气一般,“呼”的一声惊得薄近侯在地上后退了几步距离,似是生怕那气劲把自己扯进去一般。

下劈又上挑,续又周身一转,就看着夜三更手腕连转,身随腰动,宣花巨斧在其头顶一圈之势未停便又被大力劈下,这次夜三更并未生生停住这重重一击,就听得一声“嘭”,地上尘土飞扬,竟被这一下劈出了足有巴掌深拳头宽的沟壑,看得薄近侯两只本就不小的眼珠子如铜铃般瞪大。

夜三更动作不停,双手一搓,巨斧在手中调转方向,斧刃朝上如同黑夜流星划过一般挑起,尔后松开左手单手握着斧柄借力使力以脚尖为中心身形画圆,再接着左手抬起将百斤巨斧下压,这就又耍了一个来回。

如此反复,夜三更接连使了几个来回方才收身而立,再看向薄近侯,后者已是瞠目结舌怔愣发呆,再看地上已多出了六七道斧劈痕迹。

夜三更也无甚脱力表现,仍是气定神闲倒拖宣花巨斧走到薄近侯跟前,“哐啷”一声掷斧于地,问道:“看清楚了没?”

薄近侯仍处于震撼中,一副痴傻表情,听得夜三更声音方才不自觉的咽下一口气,又恢复到那种一问三不知的状态,愣愣道:“看清了。”

“那你试试。”

“可我没看懂。”

薄近侯倒是诚实,一句话惹得夜三更好气又好笑。可细想之下对于薄近侯这种初学的菜鸟来说也不能强求什么,当下道:“第一,早上教你的呼吸法子你没用。第二,这一趟打完紧接第二趟之间你接连不当。挥着百斤巨斧本就耗力,你耍完一趟强行收力这就又多花了力气,再加上你吐纳调整不对,所以事倍功半,不脱力才是怪事。”

薄近侯这才明白夜三更让自己早上吐纳呼吸的原因,再细想想刚刚夜三更那几趟斧法的动作,心里也摸清了些窍门,当即起身取起巨斧,却又听得夜三更拦道:“休息休息,你现在练下去的话,十成十的会乏了筋骨,起不到任何作用。”

薄近侯现在对夜三更的话是深信不疑,夜三更给他安排的事看似杂乱无序其实都是环环相扣,对其后续练习斧法也是大有裨益。当下又一屁股盘腿坐到地上,双手置膝闭上双眼开始按着早上夜三更教的吐纳规律开始打坐。

夜三更看得薄近侯开了窍,不再多言,回屋找姐姐喝一碗虽是天下最便宜却在姐姐手里煮出绝妙口味的棠茗才是美事。

薄近侯在夜三更指导下稳稳当当的练了一上午也没再出什么差错,这一上午下来按着那呼吸法门还真未曾有何脱力的迹象,只是初一接触又这么毫无间歇的练了一上午难免有些劳累,薄近侯在喊饿之前也是微微有些气喘。

夜三更倒是跟姐姐夸了几次薄近侯,这一两个时辰的观瞧,连得识人无数的夜三更都有些惊讶于薄近侯在武学上的潜力。不敢说这三板斧让他练的何等厉害或者与传言中的陈知节陈大将军做比较有如何如何,单是这一上午的功夫便耍的是颇为熟稔,三招之间连贯得体,一趟一趟下来也是衔接有序,不得不让夜三更夸赞其练武资质上佳。

这肚子一咕噜噜叫,薄近侯将斧头一扔,扭头就往外跑,“你俩等着,今天我再给你们露一手。”

想是也明白自己这一上午进展不错,再加上听到夜三更对自己的褒奖,薄近侯语气里都透出一股兴奋。

看着薄近侯跑出去,夜三更扭头看向一旁秋千上懒洋洋享受着晚冬和煦阳光照耀的姐姐,问道:“你打算让他一直跟着我们?”

“怎么可能。”姐姐回复的也是果断,“难不成真带着他给咱洗衣做饭?多这么个人就多一张嘴,可不能让他白白吃食。”

姐姐这理由说的勉强,也有些打趣的意思,夜三更呵呵笑道:“怎得平时对钱财毫不知数的夜二小姐也这么计较起身外之物了。”

听出弟弟口中取笑,姐姐佯怒嗔道:“皮痒了是不,想讨打?”

夜三更附和一笑,岔开话题道:“过段时间天暖和了我们一走,怎么安排他?”

姐姐晃着秋千,仰头朝着日头,毕竟眼不视物并未觉得刺眼,似是沉思,也或者是不着急回答,过了好几个呼吸的时间方才道:“那就看他自己的咯。”

江湖路远,恕难再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