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负刀江湖歌酒行 > 第一卷 历下城中起风雷
第六章 三板斧
作者:老王抓小妮  |  字数:4150  |  更新时间:2022-07-06 22:06:44 全文阅读

夜三更这个称呼薄近侯是没听说过,但是三更这个名字薄近侯还是了解一些的,像他这种从小就生活在偎红楼这种消息最是灵通的销金窝子,别的不敢说,那些茶余饭后的谈资自是第一时间便能听到,关于这个叫三更的当初刚到历城便把几个泼皮无赖打了个半死的事,可是沸沸扬扬的传了有一段时间。只是后来如何解决,有说是花了些钱上下打点,也有的说是官府雇来故意给这群无赖些颜色,反正最后不了了之。

“他是三更又怎么了?”年纪轻轻还未懂得人情世故的薄近侯显然体会不到姐姐说话时的那股子骄傲,“对付几个泼皮无赖就很厉害吗?就能让我给姨娘报仇?”

“能啊。”姐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薄近侯自然是不能理解此中情愫。

“这有什么不可能?”姐姐反问了一句,语气里有些许气恼,像是在责怪薄近侯不相信自己弟弟一般。

薄近侯又是一声嗤笑,觉得这瞎姑娘说的话不着边际,可笑的很。“你们凭什么帮我?”薄近侯也没在这个类似于你觉得他好我觉得他不好这种千人千面的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

这一晚上说话聊天都随着姐姐心意,想聊什么不过是姐姐几句话便能引过去,薄近侯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一直被这个女子牵着鼻子走,这问题一问,倒也是赚回了几分主动。

显然姐姐要比薄近侯更聪明些,并没有顺着薄近侯的问题回答,反而继续着刚才那个话题,道:“我弟很厉害的。”

姐姐答非所问让薄近侯不知再说什么,他这个年龄本就还处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稚嫩阶段的阶段,怎么可能是这个当年跟人精打交道的姐姐的对手,只是看看瞎眼姐姐,再看看坐在一旁不言不语老僧入定一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夜三更,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复又向外走去。

“想报仇,明早就来找我们啊。”姐姐也听到薄近侯向外走的脚步声,又张口说了一句。

薄近侯再没有回应,脚步未停,走了。

“你要干嘛?”看着那个五大三粗的少年离开小院,夜三更终是问出了心中疑惑,他自然猜不到七巧玲珑心的姐姐如此这般所为何来。菩萨心肠?那也不至于如此送佛送到西吧。无亲无故的,夜三更打死也不会相信。

“因为我闲的啊。”姐姐打趣道,“你只说天暖和了才走,这段时间我可不想无聊到闲死。”语气里带着些旁人不懂的意味,夜三更当然不会懂,从小到大他都摸不清猜不透这个大着自己两三岁的姐姐心中所思所想。

好像除了娘,真没几个人敢说了解姐姐。夜三更如是想。

“好久没喝这壶中物,看来酒量真不如从前了,困了困了,我先睡了。”说完话,姐姐摸索着向里屋走去。

姐姐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早就摸清姐姐习性的夜三更已买回吃食,等着姐姐洗漱完毕还没端起那碗馉饳面,院外就径直走来一少年,寻常人家打扮,粗布衣衫,五大三粗,剑眉虎目倒是颇有几分英气。来人大步流星进了屋,让夜三更不觉有些纳闷,想来想去也没想起自己认识这么一号人物。

姐姐倒是从来人脚步声分辨出是谁,放下碗筷,笑道:“准备跟着我弟学武了?”

姐姐算是出言提醒,夜三更恍然。昨夜里薄近侯蓬头垢面,再加上晚上模糊不清,夜三更也只是看清了薄近侯大概模样,当下仔细瞧瞧,才从来人轮廓里分清是谁。

“昨晚回去想了一宿,眼下我也没啥对付韩有鱼那王八蛋的法子,权且信你们一回,看你们能帮我报了这仇不。”明明是给自己找台阶下,薄近侯说出来的话反倒让姐弟两人感觉是他在勉为其难一般。

姐姐呵呵一笑,也不计较,道:“可在我看来,我这法子就是眼下最好的法子。”

薄近侯挠头,问道:“可我还是不明白,你们为何要帮我。”

显然连夜三更都得不到的真实想法姐姐更不会告诉薄近侯,只是插科打诨道:“相遇即是有缘,想帮你还不成?”

“满大街那么多人,碰到就是有缘的话,你们两个不用做别的,还不天天帮来帮去。”薄近侯打破砂锅问到底,很是执拗。

“执念了啊小兄弟。”姐姐笑道,“你需要报仇,我们能帮你报仇,管那么多作甚?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决绝果断,哪这么多的为什么,你看看你这犹疑不决婆婆妈妈的样子还不如我呢。”

让姐姐连嘲带讽的将了一军,薄近侯脸上有些挂不住,黝黑肤色下些微泛红。

“那你说怎么能短时间内教会我功夫。”显然薄近侯也感觉出嘴皮子上跟眼前这眼盲姑娘讨不了半分赢面,遂转移话题道。

“这你就要问我弟弟了。”姐姐朝着夜三更努努嘴,“他肯定知道啊。”

夜三更从昨夜听到姐姐让自己教薄近侯功夫的时候就有些头大,眼下这薄近侯来了更感觉姐姐丢给了自己一个烫手山芋。

武道一途,都是从小打底子慢慢练出来的把式,熟能生巧的融会贯通活学活用,开点窍的或许还能悟出一些旁人不能明了的玩意儿才能登堂入室证得大道。一招一式不练个十年八载的怎么能叫熟能生巧?自己假如去教他,薄近侯早就过了适合打基础的年纪,而且这意思还要那速成的功夫,这才真叫一口吃成大胖子,这世上哪有这种好事?

夜三更端着馉饳面小口喝着,心下电转思忖着先如何安抚下薄近侯,好让姐姐从她自己夸下的海口里下得了台。见薄近侯看向自己,夜三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放下碗筷,指指院里角落那堆房主留下的木头,道:“先去把柴劈了。”

薄近侯一愣,就算他从没接触过武功,但对他这种经常拉货跑江湖的来说,没吃过猪肉可也见过猪跑,偶尔听练过一些把式的汉子说过练武如何如何辛苦,要先把什么扎马步啊打拳啊之类的基础练好才算是入门,方可接触各类武学功夫。可薄近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听谁说过练武要先劈柴。

薄近侯眼珠瞪得溜圆,感觉被骗了一般道:“你不是教我功夫吗?怎么让我劈柴?”

“先看看你有没有练武的那把子精气。”夜三更自己感觉这话把自己都骗到。

薄近侯毕竟也是一窍不通,听得夜三更这么一说,竟然觉得颇为在理,一撸袖子朝着那堆木头走去。

听得薄近侯在院里劈柴,姐姐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一指夜三更,不无好气道:“你啊你,想不出教他什么功夫直说不就是了,我还给你圆不起来?你可好,让人家去劈柴,难不成要让人一直这么劈下去?”

夜三更略显尴尬,连连道:“看看再说,看看再说。”算是稍微遮掩了一下。

薄近侯倒真是有把子气力,这是夜三更第一感觉。

十七八岁的年纪,一掌宽厚的木头若是旁人估计怎么着也得三四下才能劈开,薄近侯倒是痛快,一斧头一个,这才盏茶光景就劈出了怕是他姐弟两人能用个把月的柴火。

见夜三更看着自己,薄近侯也有心卖弄自己的样子,劈柴更是卖力,就在夜三更翻腾着肚子里的存货时,薄近侯一劈二二劈四四劈八,身边又多出一堆。

正月初的天还是大早晨,凉嗖嗖的,薄近侯活动这么一阵也是出了一层细汗,也是有意耍给夜三更瞧瞧,甩手将手中斧头旋了个花式,“咔”的一声劈立在跟前圆木上。

薄近侯近乎下意识的一手却是让怔怔出神的夜三更一下开了窍,当即是喜上眉梢,问道:“小时候劈过柴?”

薄近侯使着衣袖擦擦额头,走到夜三更对面蹲下,“小时候跟着我姨娘没饭吃的时候我就给他们劈柴,赚点零钱。”又提起伤心事,薄近侯眼神有些黯淡。

夜三更自然是能看到薄近侯伤春悲秋的多愁善感,相依为命的姨娘说没就没了,毕竟他也才是个十七八的孩子,夜三更也能理解此时他这难受心思。可真要让夜三更去劝劝,还真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道:“你力气大不大?”

“大得很。”毕竟还是玩心极大,让夜三更这么一问,有意显摆的薄近侯转瞬来了精神,扫视了一圈小院,看到院墙角落废弃着一块磨盘,起身走了过去。

磨盘不算大,立在墙角里,看光滑程度怎么着也得用了十几二十年,大青石的材质,少说也得有个百十斤。薄近侯倒是不含糊,

挽着袖子走近磨盘,露出这些年风吹雨淋暴晒出的古铜色臂膊,走到跟前贴着磨盘站定,两腿一分,环抱住五尺有余的磨盘,双膝略弯腰眼用力,轻喝一声“呀”,手背上青筋乍起,脚下土地似是都颤了一颤陷下去一分。

磨盘没动。

薄近侯也没动。

黝黑脸庞渐渐变得黑红,胳膊上青筋如同小蛇般蜿蜒到脖颈,尔后额上也是狰狞可怖的冒出。

“呀啊!”

又是一声低喝,周遭空气似是撕裂般如同薄近侯那压抑的声音一样变得沉闷,连得夜三更这种大风大浪闯过来的人都感到了一股子压迫感。

百十余斤的磨盘由于常年未用已经与地面粘合在一起,随着薄近侯越来越用力,那层黏连的浮土渐渐松弛,紧接垮掉,磨盘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升起,反观薄近侯脚下又是陷下一分,可想而知磨盘加上这份气力是有多么可怖。

磨盘离开地面也就一掌距离,薄近侯抬脚转身,如此简单的动作也是缓慢异常,一个动作紧接着一个动作停顿又继续,好似蠕动。

如此仅仅就是转过身来,薄近侯也是挪动了六步之多方侧身斜视向夜三更,尔后松手“哐当”一声,把那边不知道想着什么心事的姐姐吓了一个跳,引来薄近侯憨憨傻笑。

喘了几口粗气,薄近侯拍拍两手调整呼吸,脸上黑红颜色慢慢褪去,不无得意道:“怎么样?”

夜三更也听人说过什么力能扛鼎的奇人,但亲耳所闻当然比不过亲眼所见,心里不免对这薄近侯夸赞了一句厉害,这把子力气,怕是跟整座大周也是罕见。

夜三更倒是不吝啬溢美之词,竖着大拇指夸赞道,“龙象之力。”

薄近侯当然不晓得这“龙象之力”是什么概念,只是嘿嘿一笑,问道:“你觉得我能练什么武功?”

见得如铁塔般的少年如此蛮力,也真是与自己心中所想有些契合,夜三更道:“当年我大周开国大将军陈襄公陈知节曾传下一套功法,也不是什么多难学的功夫,只要是有把子力气便能学会。”

“力气我有的是。”薄近侯说着拍拍自己那比常人要宽个几分的肩膀,道,“我就是不缺力气。”

薄近侯这动作惹得夜三更暗暗好笑,又道:“这武功也不难,就三招。”

“三招?”薄近侯听得一怔,虽说是没练过武,可他也听过些诸如什么燕子三抄水黯然九剑的,不都是招数越多越厉害么,怎得自己学的就才三招?

夜三更看他表情也能猜到他心中所想,又道:“不要小看这三招,陈大将军当年就是凭着这三招跟着天问帝东征西讨杀敌无数立下的赫赫战功。”

薄近侯不相信的看着夜三更,他觉得这人是不是在耍自己玩。可话说回来,就如昨晚那瞎姐姐说的那样,自己除了这百十来斤的身子也没什么可骗的吧。

夜三更笑道:“这三招当然不仅仅是三招,三招以后再三招,反反复复循环开来,如此往复使之当是连绵不绝。何况,武功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凭你这身力气,使上个七八十斤的武器,自是威力倍增。”

薄近侯半信半疑,想说些什么可又开不了口,想来还是有些觉得夜三更有些夸大其词,好奇问道:“这功夫叫什么名字?”

“三板斧。”

“啥?”薄近侯一声疑问,显然是没想到被夜三更说的玄乎其玄的这门武功,就叫了如此土到掉渣的名字。

那边一直不曾开口的姐姐恍然道:“随他风云多混沌,且教三斧定乾坤。”

薄近侯挠头,有点儿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