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负刀江湖歌酒行 > 第一卷 历下城中起风雷
第五章 夜三更
作者:老王抓小妮  |  字数:4730  |  更新时间:2022-07-05 21:38:00 全文阅读

屋内,姐姐还是自顾自的烹茶,三更简单的给那少年人处理着伤口。

那少年也不说话,三更自然更不会多言,自小接触茶道信奉着“烹茶不语”的姐姐在这泡街边小摊都常见的棠茗品完以前更不会主动说话,房里气氛倒是有些压抑。

三更给那人处理完伤口,少年也未有何反应,即便在这暖和的屋里都要多穿几件的寒冬天气似是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穿上那件破烂的粗麻布衣向着门外走去。

显然在三更看来,平日里一贯按部就班哪怕是天塌下来都要一步一步耐着性子按着规矩来煮茶的姐姐今天似是快了一些,最起码关公巡城后直接暖玉温床可就省了好几个步骤。

“还请留步。”姐姐开口招呼着。

少年这次倒是直接停了身子,却未回头,问道:“有事?”

“你若是不着急,不妨坐下喝杯茶,跟我们姐弟俩聊聊,你跟这韩家二少爷,多大的仇怨。”说着话,姐姐已经换掉了上道茶,又重新开始冲壶洗杯,三更也是往火炉里添了几根柴火,烧上刚由井里打上的水。

“我跟他何仇何怨用不到你们管。”那少年口气倒是硬的很,“今日帮忙之恩,来日定当重谢。告辞。”说着,朝着姐弟两人方向斜斜一抱拳,倒是颇有几分江湖豪气。可在三更眼里这人比着葫芦画瓢都没画对,男人揖礼都是左手负右手,这人却做了个相反的架势,显然不过是有样学样。

“不说就不说,不过既然来了,就喝这一杯茶,难不成你怕我在这茶里下毒?”嘴里说着话,手上也未闲着,即便看不见也是颇为熟练的手法,很自然的接过弟弟手中水壶,洗茶烫茶淋壶回壶,乌龙入宫悬壶高冲,倒真带着一股子仙气。

奈何姐姐这曾让人花百万金钱只求一口香茗的把式落在那人眼里,真的是焚琴煮鹤对牛弹琴,对少年这种人来说也只是耽误功夫罢了。

不过姐姐说的话落在这人耳朵里,倒实打实的将了一军,“我薄近侯活了十八年还真没怕的东西。”说完大马金刀的坐在姐姐对面。

三更心底暗笑,这人算是让姐姐拿捏住了个十成十,果然四肢发达的都是头脑简单。

这个自称薄近侯的少年人坐在姐姐对面,正冲着三更,即便如此也看不清他满脸污垢下的原有模样,倒是两只眼睛挺精神,只是这懈怠样子平白的毁了别人对他的几分评价。

“倒茶!”薄近侯大马金刀冲着姐姐道,这爽利样子倒是让三更又对他加了三分评价。

姐姐轻笑,一挽云袖,似是喃喃,又似是与薄近侯解说,“品茗需静气,急也急不得,慢也慢不得。煮水也有学问,鱼眼过蟹眼生。悬壶高冲方可破开团团茶叶,激出内里香气。倒茶有讲究,关公先巡城,韩信后点兵,亏不得任一人。敬茶手法有门道,三龙护鼎,昭君出塞。”

嘴上说着,手里做着,倒是把薄近侯看的一愣一愣。要不是那双眼里无神,薄近侯打死也不信面前这瞎姑娘能把水准确无误的倒入茶壶,又毫无偏差的倒入茶杯,以至于当那杯茶递到他眼前,薄近侯还瞪着两个大眼怔怔出神。

“请用茶。”

一句话拉回发呆的薄近侯,略微有些尴尬的接过那只大街小巷都特别常见的青釉盖碗,咕咚一声喝的也是痛快。

“爽快。”姐姐称赞了一声,又道,“该着就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爽利人,喝这耽误功夫的寡淡茶水真是煞了风景。”

“就是说呢,人活在世痛快二字,喝个破茶还这么墨迹跟个娘们似的,真不舒服。”薄近侯假做老成,一拍桌子颇有相见恨晚的架势。可转念又一想,对面这瞎姑娘刚刚不就做了自己口中所谓的“不舒服”的活计了么?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再说下去。

似乎姐姐并未在意他这口无遮拦的一句,颇是赞成道:“好一句人活在世痛快二字,凭这八个字就当浮一大白。”说完,朝向旁边正惊讶于姐姐三两句话就把这少年人哄得如此高兴的三更,续道,“去把酒拿来,该好好喝上几杯。”

对面薄近侯一脸憨笑,本就特别有神的双眼就像是见到了肉的狼一般更加精神,让三更不得不佩服姐姐这缜密心思,虽是眼盲,可这与人交际的手段,绝不是旁人能比的。

姐姐的酒量,似乎跟自己一样也是遗传了自家那位酒鬼父亲,不管是寻常百姓都能喝到的洛神浆,还是只有京城琉璃瓦碧檐牙下才能喝得上的蓬莱酿,印象里还未见她醉过一回。

酒当然是最便宜的洛神浆,无菜无肴,三人就这么用着盖碗干喝。薄近侯酒来杯干,又让三更对他加了几分好感。

“小兄弟可否知晓这洛神浆为何是咱们大周最廉价的酒么?”抑或是出于什么原因,姐姐没话找话的跟薄近侯聊。这洛神浆虽是廉价平常,可酒劲却不小,连喝三碗,一般人也会酒意上涌。听薄近侯气息依旧,看来这酒量也还不错。

“虽然老早就知道洛神浆便宜,你要是问为嘛便宜我还真不知道。”薄近侯喝了酒,防备之心倒是放下了几分。这酒的本事就是这样,再陌生的关系只要几杯酒下肚,那就熟的不能再熟。“我平时就跟着他们喝点那些个有钱人剩下的酒,也喝不出个好喝难喝,哪知道这酒好坏。”酒后易失言,哪怕酒量再好,酒劲拿着也就不自知的话多了起来。这才半个时辰不到,薄近侯便由最初的戒备到了眼下打开了话匣子。

这口舌上的功夫,三更是不得不佩服姐姐。

“这酒曲用的是关中的麦子,蒸酒用的是洛河水。关中尤其是洛河沿岸,气候适宜,麦子一年能熟两季,再配上些包芦发酵。酿酒则带着些关中人的豪气,大开大合,外力加热发酵,高温蒸制,因此这酒香虽轻柔,后劲可极大。倒是也节省了不少功夫,是以才这么廉价。”

姐姐娓娓道来,几句话便把这洛神浆的制作说出来,让薄近侯都以为这瞎姑娘是不是以前就是酿酒的。

“我就是一个粗人,不懂也不晓得这些弯弯绕。”薄近侯又将三更刚刚给他倒满的酒仰头一饮而尽,长呵出一口酒气,低头时眼角噙泪,紧接又自顾自的拿过酒壶倒满,又是“咕嘟”灌入喉咙,似是要把那泪也灌回去一般。“什么喝酒喝茶,在我们这种人看来,就得这么喝,解渴,解馋。”话说完,又是一碗下肚。

连喝三碗,再加上刚刚三碗,薄近侯脸上已漏出醉意,倒是那双眼睛衬着灯光越发亮了。

“小兄弟也说人活在世痛快二字,可怎得又这么小家子气了?”姐姐够着酒壶,循着刚才薄近侯放碗的声音摸索着又给他满上,又道,“喝酒也要痛快着来,若是借酒消愁,那可真就愁上加愁、酒劲上头了。”

薄近侯被姐姐这句话勾起了心事,一时沉默不语,姐姐却想着怎么再套出他的话。

“这人活一世,烦心事十有八九,过去就过去了,像你今晚这样,就算是去找了韩有鱼,结果又是如何?看淡一些,像刚才那道茶,三泡过后茶味就没了,颜色也淡了。也像咱们喝的这壶洛神浆,后劲再大,睡一觉醒了也就过去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想来与那韩有鱼本就不是一路人,你今晚去找他又落了个什么?无非就是讨了顿打,自己吃亏罢了。”似乎是说的多了拿酒当水解渴般,姐姐端着盖碗便抿了口酒,又道:“多大的仇怨,非得这个样子?”

“你知道个屁!”薄近侯一拍桌子声如炸雷,咬牙切齿的模样把旁边自顾饮酒的三更吓了一跳。

这要是放在平时,姐姐要是被人如此对待三更肯定坐不住,可当下却如没事人般,只是在桌子底下伸脚碰了碰姐姐,也不知是提醒她什么。

“难不成还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姐姐又适时的添了把火。

薄近侯右拳握的咯吱响,似是咬碎钢牙般,声音如同由喉咙里挤出一样,恨恨道:“势如杀父!”

火候到了。

姐姐不着声色,也未在言语,她知道薄近侯会把事情说出来。

薄近侯仰头灌进那碗酒,低头时眼泪就下来了,只是强忍着哽咽,道:“他杀了我姨娘。”

自顾自的又倒满一碗,薄近侯红着双眼,将事情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薄近侯今年十八,祖籍南疆,当年在老家也是家境殷实的大户人家,祖上三代俱都经商,家底也是厚实。怎奈到他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在他五岁那年,父亲拿着最后东拼西凑来的家底与人合伙做生意,却不成想被人连本带利骗了个底朝天,连着还外欠了几百两,到最后变卖家产都未还清。

债主频频上门催债,薄近侯父亲急的中了风,一口气没上来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一家子怎么能还清那么多债务,债主也是狠心,将其一家老小告上官府。依大周律法,若是无力偿还债务,依据债务多少量刑。奈何薄家外债过多,一家老小只得充做奴籍,拿着卖身钱才还清了债务。

当初薄近侯父亲死了以后,就只剩下薄近侯及他娘亲、父亲妾室三人,娘亲后来与人为奴心里难受,再加上没日没夜做工干活,整个就是天差地别的生活,也是胸中一口浊气没上来丢了性命,留下薄近侯与他姨娘白氏相依为命。

那姨娘将薄近侯视如己出,就等着孩子长大了出人头地,也给薄家赚回当年荣耀,光宗耀祖。如此辗转数年,白氏为人处世倒也圆滑过人,又不知怎得攀上了江南道上有名财阀宋家的关系,倚仗着几分姿色,竟也混出了个名堂,当上了历下城偎红楼掌柜,说白了就是老鸨。

别人当老鸨都是从最底层混起,不知道陪了多少个客受了多少罪才混成个当家的。那姨娘就是跟着宋家在历下城的主事人,心甘情愿的做了几年姘头,便混上了这么个位置。哪曾想,即便傍着宋家那棵大树,也惹上了这么一档子事。

韩有鱼想跟那姨娘来个霸王硬上弓,那姨娘虽说是残花败柳但也是个刚烈女子,以死相逼也是不从,却不料被韩有鱼从二楼扔下活活摔死。

薄近侯去宋家告状,本来宋家在历下城的主事人还想着看看是哪家不长眼的公子哥敢在宋家这个活太岁头上动土,可听到武当的名头就打起了退堂鼓。草草处理完那姨娘的后事,找了个借口先是拖着薄近侯,又权衡思虑再三,想着“下女无情戏子无义”,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就算是宋家也不会跟韩家闹翻脸。再加上头日里韩家都已登门赔罪,留的那些个稀奇玩意儿也让这宋家主事人打消了替那姨娘出头的打算。

薄近侯过午再去找宋家主事人,便被匆匆打发走了。越想越不对劲,问了几个宋家下人方才明白了个中缘由,大怒之下,薄近侯骂了宋家主事人一通仍是不解气,尔后恶向胆边生,提了把柴刀就奔杨府来找韩有鱼。

薄近侯虽是年纪小,可也不是傻人,想着这么过去肯定连杨府大门都进不去,可又没得办法,只能在杨府外围转了一圈又一圈,只想着能等到韩有鱼出来。

这法子虽笨,但也还真凑效,巧不巧的让薄近侯在入夜时分等到了要出门找乐子的韩有鱼,二话不说摸出柴刀就上去了。

当年那姨娘跟着历下城宋家主事人混出了些资历后,便给已经十三四岁的薄近侯安排了个往返于历下城跟江南道的宋家宗门之间送货的清闲差事,四五年下来,倒也是练出了一把子力气。

蛮劲再怎么说也是蛮劲,跟从小习武的韩有鱼比可就差的远了不止一截,偷袭都没得手,倒是被韩有鱼跟闻声而来的杨家护院一顿毒打,从而也就有了三更姐弟俩方才听到的那一出事。

薄近侯说到气愤处真似要把韩有鱼生吞活剥一般,足以看出他对韩有鱼有多恨,也不难看出他那姨娘对他真心不赖。

“这仇要报。”

姐姐还在沉吟着什么,三更接口说了一句。

薄近侯擦去眼角泪水,似是感觉自己堂堂男子汉在外人面前掉眼泪有些太没面子,强颜道:“找个人说出来心里倒真是好受些。这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打扰两位休息了。”说着话,薄近侯起身。

“这仇我们帮你报了。”

姐姐一句话把三更吓了一跳,这菩萨心肠的姐姐难不成又怜悯心泛滥了?

“我自家的仇用不着别人插手。”薄近侯说的斩钉截铁,“一天报不了仇,那就两天,一年报不了仇,那就两年。我不能让我姨娘白死!”

似是早就料到薄近侯会如此说,姐姐道:“我也没说要替你去找韩有鱼啊,自己的事情肯定要自己做。”

正欲出门的薄近侯一愣神,他感觉自己的确跟不上眼前这瞎眼姑娘的思路。

“让我弟教你功夫吧。”

姐姐一句话把三更都说的一愣神,自己似是个局外人一般在这从始至终就说了一句话,怎么还能把自己也扯进来?

“报仇可是要会功夫的。”

姐姐像是老学究在跟一个刚刚入学的孩童讲课一般说的一本正经,似乎活着就要吃饭喝水般有理有据。

薄近侯嗤笑一声,对这瞎姑娘说的话不置可否。毕竟面前这个姑娘口中的弟弟不像会武的,如果说是个读书的薄近侯怕是更相信一些。

“学功夫没个三年五载能学会什么?你弟弟这小身板能教我什么?我浪费这些时间还不如想想法子怎么去杀了韩有鱼。”

“真是小孩子想法。”姐姐笑起来,眼角弯弯煞是好看,“哪用得着那么多时间。”

“我弟可是三更哎,夜家有儿夜三更。”

像是小时候得到私塾先生夸奖一般,姐姐笑意盈盈,得意洋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