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三十九章 冤家聚头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2137  |  更新时间:2022-08-13 06:32:01 全文阅读

赵安平二话没说,将姑娘放平,又找了些干草撒在姑娘的身上,当下的情况,确实没有什么其他取暖的好方法。

看着姑娘躺在垫着干草的石板上,心软的赵安平开始准备钻木取火。没有刀具,他便用薄边的石片代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小木棍削尖,放好引火物,开始无止境的转动小木棍。

功夫不负有心人,引燃物开始冒烟,有微弱的小火苗。赵安平赶紧将揉碎的干草碎屑撒在边上,轻轻吹动冒烟之处,火苗越来越大,直到引燃所有干草碎屑。

半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赵安平感觉手臂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一直抖个不停。但是看见眼前燃烧着的熊熊烈火,又感觉很值得。

篝火离姑娘很近,火光照在她的脸上,赵安平看得怔怔出神,姑娘截杀他的画面此时已经完全被他抛诸脑后。

也就在此时,赵安平意识到湿漉漉的衣服肯定会加重姑娘的病情,无奈之下,他只能想办法烘干她和他的衣物。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赵安平赤裸着上身坐在篝火旁,在他边上有个简易的木架,上面挂了几件姑娘的衣服,看样子已经快要干了,而姑娘的身上却盖着赵安平两件烤干的长衫。

背对着姑娘的赵安平心中忐忑不安,时不时摸一摸架子上的衣服。他现在只想衣服早点干,趁着她醒来之前给她谁不知鬼不觉地换上,这样不光能避免病情加重,还能减少姑娘不必要的误会。

只是连人家衣服都脱光了,不管是什么理由,人家一个姑娘能轻饶得了他吗?这个答案赵安平自己都不敢想,或许这又是一笔孽债。万一姑娘动了气,少说得要他一只腿。

“咳咳咳”,姑娘连续咳嗽了好几声,赵安平听到这声音浑身僵硬,不敢动分毫。但是他一直听不到身后再有其他的动静,便小心翼翼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姑娘。

他发现姑娘只是翻了个身,露出了香肩,并没有苏醒,赵安平这才长舒一口气。他轻轻起身将姑娘身上的长衫往上拉了拉,重新盖住了香肩。

姑娘睡得很香,烧也退了许多,赵安平这才放下心来。他又走到木架前,摸了摸姑娘的衣服,心中焦急万分,相比衣服,他更担心姑娘突然醒来误会什么。

“当”的一声,转身的赵安平踢倒了简易木架,衣服掉落在地,沾了些许灰尘与杂草。赵安平赶紧弯腰去捡衣服,与此同时,他好像听见身后有点动静。

赵安平没有多想,立马转身查看,四目相对,那眼神中的尴尬不言而喻。

“你个臭流氓!我要杀了你!”姑娘话没说完,便站起身举起手冲向了赵安平。只是她刚前冲一步,便感觉身上有些许凉意,低头一看,春光乍现,瞬间闪瞎了赵安平的双眼。

姑娘看着赵安平捂着双眼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自己衣衫不整,铁定会要了赵安平的小命。

赵安平转过身,将手中拽着的衣服扔给了姑娘,嘴中还说道:“你快穿上吧,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没有得到姑娘的回答,赵安平只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穿衣服的声音。

很快,姑娘坐在了赵安平的对面,隔着火光,这就么死死盯着赵安平。

这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让赵安平心中怵得慌,不敢睁眼和姑娘对视。无奈他只能随意找些话题,“那个,我不是故意脱你衣服的,你衣服湿了,又感冒了,要是不脱了烤干,你会病得更重。”

姑娘只是死死盯着他,没有只言片语,但是眼神中似乎藏了一只久未下山的猛虎,随时可能吃人。

赵安平见她没有反应,继续说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而且为了不让你病情加重,我是先烘干自己的长衫,盖在你的身上,然后才将你的衣服脱下来烤火的。”

姑娘眼神中忽然闪烁着泪花,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你叫什么名字?”姑娘眼含泪光,问道。

赵安平见姑娘开了金口,赶紧说道:“我叫赵安平,京畿道人,我娘叫黄鹂,我家住在京畿道平安郡城东,我。。。。。。”

不等他说完,姑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还是赵安平第一次看见她笑,眼眶中含着泪水,微微裂开小嘴,再加上白净的皮肤和诱人的容颜,赵安平看呆了。

姑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收起笑容,说道:“我只问你叫什么,告诉我那么多做什么,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赵安平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他只是一时紧张,不知所措而已,确实没有其他什么想法。解释道:“姑娘,你误会了,我说那么多只是希望你明白,我赵安平不是个坏人。况且你之前在崖上还准备杀我来着,我不但没对你做什么,还救了你,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一下吗?”

姑娘哼了一声,继续质问道:“是啊!我是要杀你的人,你又怎么会救我,世上哪有这么傻的人,你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赵安平感觉自己无论怎么解释,也说不清这两次冒犯姑娘初衷,因为人家根本不听啊。对于一个姑娘而言,贞洁是个极为重要的东西,命可以不要,贞洁不能不保。

赵安平依旧赤裸着上身,虽然夜里凉,但是此时的赵安平却依旧是满头大汗,姑娘见了,却抿嘴一笑,当然,只可惜赵安平并没有看到,不然指不定又被姑娘的美颜给惊艳到。

赵安平换了一副表情,语重心长地对姑娘说道:“姑娘,我真的不是故意冒犯你。第一次,对你的嘴吹气,真的只是见你没了呼吸才那么做的。第二次,脱你的衣服,完全是因为你发烧了,如果还穿着湿漉漉的衣服,你会死的。”

姑娘忽然横眉冷对:“死了也不要你管!”

赵安平:“得嘞,算我多管闲事。”

姑娘:“唐影是你什么人?”

赵安平:“你为什么杀我师父?”

姑娘:“哦,原来他是你师父啊!”

赵安平无语!

姑娘一改刚刚乌云密布的脸色,笑道:“你是一直都这么傻,还是说只是遇到了漂亮姑娘才这么傻。”

赵安平:“你是一直都这么自信的吗?”

姑娘:“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