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三十八章 流氓不坏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2067  |  更新时间:2022-08-12 06:15:01 全文阅读

赵安平赶紧抬起双手置于胸前,左右摇摆,予以否定。

谁知姑娘又把他这一动作当成了流氓龙抓手,赶紧双手护住前胸,双眼死死瞪着赵安平。她很确定,要不是自己此时此刻非常虚弱,肯定一脚废了他。

赵安平此时此刻连死的心都有了,怎么解释都是徒劳。

“我都说了,那是为了救你,不然你怎么会有机会和我说话!”虽然此时的解释是如此的苍白无力,但是赵安平还是想解释清楚,长那么大,他还没有这么冤过,况且自己可是有喜欢的姑娘了。眼前之人虽然美貌、娇艳,但是在他的心中,林菲菲那才是自己心中的唯一。

井月缓了好一会儿,才逐渐安静下来,其实她自己心中明白,眼前这个帅小伙的确救了自己,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毕竟就在坠崖的前一刻,自己还准备杀死他。只是她很好奇,这人看着也不傻,为什么要救一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

在她心中,答案只有一个,他看上了自己的美貌,想对自己做点什么!想来想去,姑娘还是把赵安平当做一个大流氓。

井月满脸不削地说道:“你觉得我傻吗?我要杀你,你还救我,说出去谁信啊!”

即使赵安平的脾气再好,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大手一挥,说道:“你爱信不信。”

话刚说完,便独自走向崖下的山洞。

山洞入口不大,但是足够一个成年人钻进去。里面别有洞天,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大平台。虽然杂草丛生,但是赵安平觉着自己简单拾掇一下,还是可以勉强待一个晚上。

再往里走,便是不怎么明显的幽静小路,依稀可以听见前方的水流声。走到这里,赵安平心中很是激动,因为有水流,说明山洞的另一边很有可能有个出口。

自从坠崖后,赵安平不止一次地观察过周边环境,除了深潭就是悬崖峭壁,根本看不到出去的路。

现在好了,至少有了可以走出去的希望,不至于把自己交代在此处。

现在离天亮还早,赵安平便回到山洞口的大平台,开始简单拾掇起来,又从外面找来很多干草铺在石板上,这样睡觉不至于太膈人,也不至于太冷。

刚躺下没一会,赵安平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环视四周也没有什么可食之物,无奈之下,赵安平只得再次走向潭边,充饥,鱼是个不错的选择。

此时的他才发现,那姑娘只是窝在洞边的草丛内,双臂抱紧蜷曲的双腿,低着头,瑟瑟发抖。

无奈之下,帕萨心肠的赵安平又走了过去,蹲下身子轻声问道:“喂,你没事吧。”

姑娘艰难抬头,颤抖的嘴唇微微张开,发出微弱的声音:“流氓,不用你管!”

赵安平愤然地说道:“我就不应该管你。”

说完便站起来转身离开,走到潭边又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瑟瑟发抖的姑娘,于心不忍。赵安平叹了口气,又走回至姑娘的身边,左手伸过腿弯,右手强行绕过她的后背,一把将姑娘抱起。任凭姑娘手打脚踢,赵安平硬是把她抱进洞内,放在自己刚刚铺好干草之上。

姑娘嘴中还是不依不饶,只是声音小了点:“流氓!”

赵安平没好气地说道:“你见过心肠这么好的流氓吗?”

姑娘白了他一眼,并没有反对睡在干草之上,因为确实比在外面暖和。

“在这儿等着!”简简单单地几个字,却让姑娘无法反驳,也不想去反驳。

虽然夜间露水严重,但还是让赵安平捡到了很多可以生火的干柴。回到洞内,怎么生火成了赵安平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井月看着地上的干柴轻声说道:“找两根干木柴,一粗一细,细的削尖了,然后放在粗的那根干柴上不断旋转,同时顶尖处放些易燃的碎屑,只要时间够长,转的足够快,就可以点燃碎屑,取到明火。”

赵安平当然知道钻木取火这一说,只是那样太费手,而且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心中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击石取火。

赵安平:“没有刀具能把木柴削尖,我还是去找火石吧。”

姑娘嗤之以鼻,火石并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是在特定的矿点才有的石头,还要保证火石所击打出来的火花能持续相对长一点的时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点燃引火物。

半个时辰之后,赵安平抱着十几块石头走进山洞,姑娘并没有回应他,只是闭着眼睛,嘴唇微白。他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她太虚弱,睡着了。

赵安平随意拿起两块石头,不停地相互敲击,没有想象之中的火花,连一丝火星都没有。他又换了两块,还是没有,眼看着捡回来的石头没有一块能击打出火花,赵安平露出失望之色。

山洞外就是深潭,山洞中又有一丝窜风,因此夜间的温度比较低。此时的赵安平才注意到那姑娘已经好久没动静了,赶紧上前探探她的呼吸。就在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上嘴唇之时,姑娘睁开了双眼,叫道:“你这个臭流氓,你又想干什么?”

赵安平赶紧跳开,委屈巴巴地说道:“什么就流氓了,我做什么了啊?我就以为你要死了,来看看你还有没有呼吸,好心当成驴肝肺!”

姑娘不说话,眼睛微红,这要是搁以前,她一个可以打他四五个,但是今天不行,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或许就是这种从没受过的委屈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姑娘眼睛红了,珍珠般的泪水顺着脸颊滴在了干草上。

赵安平最见不得姑娘在自己眼前流泪,赶紧上前安慰,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这时,赵安平脑子里闪过刚刚触碰到姑娘上嘴唇的那一刻的感觉,很烫!

“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帮你看看。”说着,赵安平的手就伸向了姑娘的脑门。

这次出乎赵安平的意料,姑娘没有伸手阻挡,只是眼神呆滞的看着他,赵安平知道她肯定难受到了一定的程度。

果不其然,姑娘的脑袋非常烫,她发烧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