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三十七章 坠崖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22-08-11 18:14:08 全文阅读

然而,乌姬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九节鞭不断抽打着赵安平刚刚滚过的地方,似乎不把赵安平弄死誓不罢休。

赵安平后腰用力,一个利索的鲤鱼打挺,轻松起身。

乌姬阴阳怪气地对着一旁的井月说道:“妹妹,是不是这小哥哥长得太俊,你有点舍不得下手了啊,怎么站那一动不动啊?”

井月白了她一眼,提起双刺就冲向刚刚站稳的赵安平,赵安平想躲已经来不及。但是对于此刻满脸狐疑且张大嘴巴的赵安平来说,不仅仅是因为井月的攻击才张大了嘴巴,还有紧跟井月身后的那根九节鞭,显然那鞭子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乌姬要对井月下黑手。

赵安平彻底懵逼,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女人为何为难女人!

井月从赵安平的表情中看出了一抹疑虑,不禁好奇他在疑虑什么,突然,她感觉脊背发凉,一种死亡的威胁迅速充斥大脑,继而遍布全身。

不知怎么回事,赵安平竟然有种想要提醒井月的冲动。井月看着赵安平微微张开还没来得及说话的嘴,那种死亡威胁的意味更浓烈了。

赵安平刚要张嘴叫喊出来,那九节钢鞭已经深深扎进井月的肩头,本来刺向赵安平的双刺瞬间脱手。姑娘被钢鞭扎了一下,头顺势向前倾撞在赵安平的前胸之上,惯性作用之下,赵安平被井月撞得不停倒退,他想停下,却因为双手双脚找不到着力点而停不下来。

此时的两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双目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慌张,只是眼下的两人都没有闲暇时间去想这些。他们要做的是在这喘息之间,必须保护好自己,防止受到毁灭性的伤害。

井月行走江湖的经验丰富一些,很快腾出藏在赵安平怀里的双手,伸过头顶,双手合十,头向下扎了下去。

眨眼的功夫,赵安平已经学着井月做好了相同的姿势,他相信她还有个原因,就是他看见了身子下方是水,而不是岩石或者大地。

两人相继坠入水中,溅起好几丈高的水柱。

赵安平缓缓浮出水面,他的水性很好,从小到大,经常和冯西去河里抓鱼摸虾,顺带手洗个澡。

躺在岸边岩石上的赵安平回头看了眼身后,什么也没有,表情怪异地自言自语道:“就比我先一步入水,上来还是挺快的,水性真好。”

只是,赵安平环顾四周,除了自己身下的岩石有水打湿的痕迹,其他地方都很正常,这不合理。

忽然,赵安平一个猛子重新扎进了水中,水比较深,但是好在水质清澈,水下的能见度很好。

赵安平只是下潜了一点点距离,便看到了一个黑影正缓缓下沉。确定方向,赵安平双腿猛地一蹬,双手由前向后弧状划水,很快便潜到了井月的身边。

顾不上其他,赵安平立即托着姑娘挺翘的屁股向上浮出水面,转而拉着她游至岸边,别看姑娘身材苗条,但是该有肉的地方一点没少长,赵安平好不容易才将其拖上岸,然后抱着姑娘小心翼翼地放在长满青苔的石板上。

头上的汗水与池水已经完全分不清,赵安平累的瘫倒在石板上。只是边上的姑娘一动不动,好像没有了生机。

赵安平意识到这一点,身手试探姑娘的气息,很微弱。

无奈之下,赵安平双手叠加摁在姑娘的胸前,不停地按压,嘴中还嘟囔道:“你可别怪我啊,我的手是迫不得已才按压在你胸上的,可不是故意的。”

不知道按压了多少次,姑娘也没什么反应,赵安平又将她抱起趴在自己的腿上,一下又一下地拍在她的后背上。如果还是没有反应,赵安平估计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哕”的一声,姑娘吐了,全是水。赵安平见状,继续拍打姑娘的后背,嘴中还不断地叫着:“姑娘,姑娘,醒醒!”

昏迷的井月吐了几口水之后一动不动,赵安平只得又将抱起她面朝天平躺在石板之上。

或许是本能的反应,赵安平笃定了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之后,转头环视四周,见四下没人,双手分别捏住姑娘的上下嘴唇分开。深吸一口气,对准姑娘的樱桃小嘴就亲了下去,他并没有耍流氓,只是单纯的增强姑娘体内的气体流通。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姑娘的眼皮微微颤动,而赵安平一心扑在姑娘的小嘴上,并未注意。

姑娘缓缓睁开眼睛,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死里逃生后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张唯美俊俏的脸庞,继而就是那俊俏脸庞被无限放大。

情急之下,柔弱的姑娘使出浑身解数,抬起右手对着那张无限放大的脸庞就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无限放大的脸庞渐渐缩小,认真的表情逐渐转变为不可置信的表情,黑溜溜的大眼珠子一个劲儿的转,似乎在思考,这是为什么呢?

姑娘醒了,把他当做无耻之辈了。

赵安平下意识地松开捏着小嘴儿的双手,抬起左手捂在脸庞上,无辜地问道:“你打我做什么?”

姑娘逐渐恢复神志与体力,艰难地质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赵安平满脸无辜的样子,救人没听到一声谢谢也就罢了,还被人家当成流氓结结实实地打了一巴掌。

他要反驳:“怎么叫我对你做了什么?”

“你没对我做什么,捏着我的嘴唇干什么?还,还想做那非分之事!”说着姑娘还捂住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一改之前手提双刺的飒爽英姿,转眼就成了楚楚可怜的模样。

“我那不是救你嘛,再说了,刚刚也不是真的亲你,只是嘴对嘴吹气而已。”赵安平感觉自己很无辜,或许窦娥都没自己冤。

姑娘炸毛了,“你的意思是刚刚已经嘴对嘴那什么了?还吹气?你变态啊!”

又是一脚踢在他的小腿之上,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