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三十三章 苦战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082  |  更新时间:2022-08-03 23:59:57 全文阅读

唐影一步横跨出门外,和吴玉一左一右相互照应。赵安平在屋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走廊就那么宽,三个人并肩作战根本不现实。

可当他看见满屋子的箭矢之时,立马就有了目标。只见赵安平不断捡起地上的羽箭,地上捡完就拔屋内木墙上的箭,不一会儿,百十只羽箭被赵安平聚集在他身边的桌子上。

只见赵安平拿起一根羽箭,右手捏住羽箭中间部位,真气运行于手掌的同时,瞬间甩出羽箭,“嗖”的一声,一个青龙帮打手的腰部中箭。

这名打手刚刚扔掉弓箭,准备换刀进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刚射出的羽箭会戳在自己的大腰子上。

一支、两支、三支、四支、五支。。。。。。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

看着兄弟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楼下的青龙帮分堂主江鹤火冒三丈。他这次是签了军令状的,如果唐影不死,那么死的那个就是他。

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的两人瞅见赵安平这一举动,都不免心中大喜。

吴玉捎带遗憾的喊道:“门主,你这徒儿招式还行,就是那啥有点不足。”

唐影抬脚踹倒一个即将攻他下盘的打手,右手刀从下往上再次撩翻一人,余光瞟着吴玉说道:“你是说真气吧,这小子就是入门太迟了,真气也刚刚修炼时间不长,还没过气入体这一关。”

吴玉恍然大悟,说道:“我说呢,总感觉箭矢后劲不足,原来这小子真气那么差劲。我一直以为你的徒弟,真气不会差哪去呢。”

唐影:“你别看这小子真气差,武技可一点不弱,虽然没有真气的加持,但是如果让他守这个走廊,绝对不会比我俩差到那里去。”

吴玉:“就是因为他是李氏太极门传人李光书的徒弟?”

唐影:“这还不够吗?”

吴玉:“好吧,但愿像你所说的那样,不然我俩今天还真可能折在这里。”

唐影明白吴玉的意思,如果赵安平不够强大到自保的话,那他们俩势必至少有一个人得分心来保护他,肯定不可能丢下赵安平一个人不管的。按照唐影所描述的样子,不说赵安平能独当一面,至少他能保护好自己就行,这样他们也不用再想着腾出手驰援他。

就在俩人说话之际,只听见咔咔断裂的声音,吴玉回头惊鸿一瞥,嘴中嘟囔道:“门主,你这好徒弟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呢,竟然把羽箭全给折断了。”

唐影立即明白赵安平的用意,笑着解释道:“羽箭的箭杆通常会比较长,但对于赵安平这样真气不足的武者来说,羽箭越长,想要扔的快准狠越难。就好比你扔石子,会相对容易一些。他把羽箭变短,这样不仅起始速度相对快些,隐秘性也好,也不容易偏离自己预想的线路,某种程度上就把明箭转换成暗箭,威力更为惊人。”

吴玉一边阻挡来犯的长刀,一边说道:“你还别说,我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年轻人了,要不然就把他留在我们的身边做事吧,刚好咱们人手短缺。”

唐影侧身躲避一个大肉拳,说道:“鸿鹄志不在此,就不要为难他了。”

赵安平把羽箭当做飞镖暗器,楼下好多等着上楼的打手莫名其妙的中招,好多打手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已经中了箭。

赵安平的目的很简单,他想用最小的代价拖住敌人进攻的步伐。

青龙帮的小头目江鹤见状,从手下那里拿来今天仅带的一张弓弩,瞄准楼上还在投放暗器的赵安平。

“嗖”的一声,赵安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箭矢顺着他的脸颊而过,直接钉在身后的木框上,吓得赵安平一身冷汗,他这才注意到楼下那个一直狠狠盯着他的江鹤。

赵安平也不啰嗦,来而不往非礼也,运气于手掌之中,三支半截羽箭扣在手指间隙,迅速向前踏出一步,转动身体,右手从后背旋转于身前,顺势丢出三支半截羽箭。

江鹤见状,一个侧翻轻松躲过赵安平近距离的暗器。

唐影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冲着身后的赵安平大叫道:“你的真气太弱,对楼下这个人来说,即使那半截羽箭射到他的身前,他也能轻松躲开,小心他使诈诱你上当。”

赵安平的视线从头至尾都没有离开过江鹤,但口中还是乖乖答道:“知道了,师父,放心吧。”

唐影和吴玉两人挡在走廊上,逐渐把青龙帮的帮众逼退至楼梯口。江鹤见状,转身对身后的护卫说道:“这样下去不行,你们去把大厅里所有的桌子都搬过来,搭在一起,借着桌子登上二楼,围攻他们。”

手下领命,立即行动起来。

赵安平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大叫道:“师父,吴组长,他们开始搭桌子了,我们可能要守不住了。”他一边说一边指向楼下正在搬着桌子的青龙帮众人。

躲在远处柱子后面一直没吱声的老板娘白玫瑰看到这一情况,顿时火冒三丈。这些桌椅可都是自己和伙计辛辛苦苦亲手打造的,要是被他们糟践坏了,那这生意也没法做了。

老板娘挥舞着手中绢帕,大叫道:“你们给我住手,那些桌椅可不能坏了啊,我还指望他们做生意呢。”

话音刚落,一个布袋子向她飞了过去,赫然是一袋银子,足足有三十两。别说她这些桌椅了,就是眼前站满打手的楼梯塌了,也够她修缮的了。

掂量着手中的银子,白玫瑰瞬间喜笑颜开,冲着丢银子的江鹤说道:“客官出手可真大方,你们随意,你们随意,奴家就不奉陪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走廊的另外一头已经聚集了七八个青龙帮打手,他们都是顺着桌椅板凳爬上二楼的,虽然期间赵安平已经射伤了四五人,但是他们人实在是太多了,屋内躺下一波人,大厅外瞬间又进来十几个填补空缺,就好像斩不断的水流,源远流长。

这样下去肯定也不是办法,唐影和吴玉逐渐被逼近自己房间的房门口,这也意味着他们的生存空间变得极为狭小。

很快,武艺不佳的赵安平负伤,身手比唐影稍逊的吴玉也负了伤。这就好比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不至于那么严重,但是始终撑着三人的那口气已经逐渐开始泄露了。而大厅外再也没有青龙帮的打手往里面涌,双方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唐影:“我们快撑不住了,赵安平,你赶紧找机会溜出去报信。”

吴玉看了一眼唐影,笑了笑,他知道唐影的用意,用最后一口气先送自己的乖徒儿出去,防止自己死了,没法保证赵安平的安全。

可是吴玉也看到了赵安平那无奈的笑容,立即明白了这小伙子为什么笑。他肯定和自己一样,看穿了作为师父的唐影力竭之前最后那一点小心思。

赵安平笑道:“师父,你觉着他们能把我们怎么着,就这么十几个人,撑一撑就过去了。”

唐影转头注视着大厅门口,豁然开口大笑道:“他娘的,老子还以为还有人呢,早知道就杀下去了。”

唐影说的没错,江鹤手下没人了,这几人太能打了,自己带的兄弟确实不够人看得。只可惜,江鹤在付兵面前立下了军令状,没有唐影的人头,那就得献上他自己这颗头颅。

一直站在原地未动的江鹤突然暴动,持刀横刺刚刚打下楼梯的吴玉,吴玉避让不及,挥刀阻挡,后退三步才堪堪停下。

赵安平见状,挥手丢出最后一支半截羽箭支援吴玉,谁知准头太差,江鹤一动未动,那羽箭竟然差点射到吴玉,这可把吴玉吓出一声冷汗。他心想,别敌人没打过自己,却被自己人的乌龙箭给弄死了。

想着想着,吴玉赶紧抬头提醒赵安平,说道:“别干到我啊。”

赵安平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双手合十,表示歉意。

就在吴玉看向赵安平的时候,江鹤突然冲向他的身后,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把短刀,自身的旋转带动双臂,看着风火轮一般的刀锋冲向自己,吴玉顿感头大,不解这一刀都没地方躲,化解又想不到好的办法,一时间只能节节后退。

一道身影快速移动,瞬间消失在江鹤的眼前,危机感接踵而来。江鹤突感脊背发凉,看也不看一眼,放弃攻击吴玉,直接向后挥出右手长刀。可是,他扑了个空。

那个鬼魅般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眼前,正是刚刚还在楼梯口苦战的唐影。江鹤突然慌了神,他对自己的武功修为虽然比较自信,但是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

江鹤二话不说,直接往门口跑去。就在此时,一直美腿不合时宜地出现在门槛上方,江鹤抬脚想跨过门槛,谁知却被美腿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吃屎。

或许是老天爷不给他活路,一把他们自己人的长刀横于地面,因为下方石子的原因,刀口斜向上,刚好划破了摔了个狗吃屎的江鹤的脖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