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三十二章 遇袭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2-08-02 22:04:01 全文阅读

赵安平缓慢往后退,幸亏有风声的掩盖,不然对于井月这样的高手而言,赵安平铁定会被发现。

确定此时那个头戴斗笠的姑娘发现不了自己时,赵安平才轻手轻脚地站起身,一个箭步窜到一颗大树的后面。

同时,头戴斗笠的井月忽然转头看向赵安平藏身的方向,她感觉这里有异响,但是死死盯着这个方向很长时间,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赵安平躲在树干的后面,一动不动,不知怎么的,他总觉着有人正在盯着这个方向,因此紧张的他屏住呼吸,也不敢探头观察,只能沉下心来警惕周遭的动静。身后时不时传来刀与草木的碰撞声,更坚定了赵安平内心的怀疑。

井月心细如发,她吩咐手下仔细搜索,自己则一跃而起,蹲在枝丫间观察。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井月才吩咐众人离开,即使这样,她离开时还是三步一回头。

一炷香的时间,对于这种情况下的赵安平而言,无疑显得极为漫长。汗珠混着雨滴,在赵安平的脸上缓缓流下,没法顾及这些的赵安平缓缓探出头,观察身后的情况。远处原先站着的几人已不见了踪影,赵安平这才放心往客栈的方向走,边走边想那群人的去向,心中疑虑越来越重,只有等着见到二师父估计才有可能解开他心中的谜团。

赵安平站在京安客栈的门口,客栈说不上气派,甚至可以说在风雨中,还有些萧条。可也正是这份萧条让赵安平隐约能感觉到些许肃杀之意。

门口没有伙计,赵安平自行进入,夜已深,客栈内也无人值守,这更让赵安平感到有些诡异。

大厅转了一圈,赵安平的肚子开始咕咕叫,提醒主人该整点吃的了。可是这大半夜,连个值守的店小二都没有,跟别提弄个厨子给他整点吃食了。

无奈之下,赵安平只能忍着。

忽然,赵安平感到身后人影攒动,整个人瞬间紧张起来。他借着楼梯下的阴暗之处,顿时脚下生风,鬼影步暴走。瞬时的消失,让赵安平身后之人惊掉了下巴,这样的骚操作他何时见过。

影藏在阴影处的赵安平反手勾住木质楼梯的边缘,臂膀和腰部同时用力,双脚蹬出,直奔那人面门。

一声闷哼,那人应声倒地,赵安平还想上前继续补上一拳,右手却悬于半空之中动弹不得。他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瞬间喜笑颜开。

“师父,呜呜呜呜。”赵安平话没说完,嘴巴就被唐影给捂住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赵安平安静了下来。

唐影环视四周,轻声说道:“不要说话,跟我走。”

临走时,还看了一眼正在被的手下人抬走的那个兄弟,摇摇头说道:“你小子手真黑,自己人都不放过。”

赵安平吐了吐舌头,尴尬地笑了笑。

随着唐影上楼后,赵安平才松了口气。

唐影疑惑的问道:“你个臭小子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赵安平:“我就是想来送送你。”

唐影气道:“送什么送,不是告诉你不用送的嘛!我最见不得文人那一套离别,酸溜溜的。”可就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角却不自觉地湿润了。

吴玉在一旁笑道:“门主,有这么个好徒儿,你就偷着乐吧。还假装生气,当心气过了头,徒弟真跑了。”

唐影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吴玉,转而继续对着赵安平说道:“下这么大的雨,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堂主告诉你的?”

赵安平摇摇头说道:“刀爷借了一匹棕色大马给我,我骑马到半路,马累倒了,然后自己徒步过来的。”

吴玉诧异道:“你徒步的时候是不是还下雨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走这条路的?”

赵安平虽然不知道二师父和吴玉为什么要问的那么仔细,但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了:“一开始我是根据车轴印记追踪你们的,后来下雨印记不太明显了,好在雨一开始不大,我边走边观察边猜想你们的路线,所以一直追到了这里,我一猜你们就在这呢。”

唐影说道:“你能找到我们,那说明青龙帮或者其他人也能找到我们,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我们的人失踪了。”

吴玉补充道:“我猜就是刚刚楼下那桌人干的,就是不知此人是不是青龙帮请来的帮手。”

赵安平:“为什么青龙帮现在还是对您不放心,还要下黑手?”

吴玉笑道:“你这师父在顾蒙道和他们斗了那么多年,这次肯定是触犯到了他们的核心利益,或者是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唐影沉思片刻,打断吴玉的话,说道:“触犯到了他们核心的利益,我实在想不起来核心利益是什么,难道只是上次的那封谍报吗?”

吴玉:“我猜不是,还有其他的事。”

唐影:“我人在京畿道快一个月了,顾蒙道宗门那边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宗门发现了什么,才导致宗门这次遭受了那么大力度的围攻、打击、抱负?”

赵安平:“我估计也是您留在宗门的管事发现了什么,不然谁会做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唐影更迷惑了,他实在是想不通,因为在顾蒙道,青龙帮确实没有这个实力去做这件事。如果想围攻迷踪门,还得造成这种程度的损失,至少得是两倍于己的人数,还得都是精锐。纵观整个大宁,也只有京畿道的这三个大门派,青龙帮、万象堂、剑堂,显然他们都不可能,因为距离太远。大规模调动人手至顾蒙道,迷踪门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在顾蒙道,确实没有什么帮派能与他们迷踪门抗衡。

“等等!”唐影忽然叫道,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吴玉和赵安平都不敢出声,静待唐影的下文。

可就在此时,一支羽箭射穿了纸糊的窗户,要不是赵安平眼疾手快,可能那张俊俏的脸上就得多一个血窟窿。

随即,几十支羽箭接踵而来,窗户、门帘、门框上,到处都是羽箭,一个前来汇报的护卫还没说话,后背已经被刺穿了五六个血洞。

唐影和吴玉同时反应过来,两人扑倒在地,和赵安平一样都坐在地上佝偻着头,就怕下一支箭矢射穿自己。

赵安平说道:“总堂主没给你们配护卫吗?”

吴玉尴尬道:“有一半人马被我前一天晚上就给送走了,让他们以各种身份提前潜伏在顾蒙道,以备后用。”

唐影笑道:“你个臭小子,让你别来你非要来,要不是你不听话,凭老子这身手,早就溜之大吉了。”

吴玉看着还在嗖嗖作响的羽箭,无语道:“你是跑了,我就惨了。”

赵安平噗嗤笑了出来,吴玉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干练类型的,能说出这话实属不易,充分体现当下三人的尴尬处境。

赵安平说道:“你刚刚说一半人先行潜伏,那还有另外一半人呢?”

吴玉答道:“对,等我一会儿,我给他们发个指令。”

说着,吴玉便从怀中掏出一个细长的竹管,冒着被箭射的风险,爬到后窗户口,用力一拉竹管的底部。“嗖”的一声响,红色烟花炸裂于空中。

赵安平见状,不禁竖起个大拇指,说道:“要不都说你们万象堂厉害呢!报个信都那么高级!”

唐影虽然很少回万象堂,但是万象堂有的所有东西他们迷踪门都有,还都是万象堂直接免费供给。因此他知道此时红色的烟花代表什么意思,笑笑没说话。

赵安平察觉这一情况,疑惑地看向吴玉,吴玉也不想此时再捉弄他,说道:“红色烟花代表撤退。”

赵安平无语了,这他妈都火烧眉毛了,他还让手下撤退,这都什么人啊。不过转念一想,赵安平又想通了,这吴玉作为万象堂鸽组的组长,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便问道:“吴组长,你是不是有后手,像暗格或者地道之类的逃生渠道。”

吴玉笑道:“你想多了,按照羽箭的攒射密度,这次人来的很多,即使让那二十来个人过来支援,最后一个也活不了,还不如让他们先行撤退,我们另谋生机,况且,这些人我有大用。”

唐影嘟囔道:“那也得有命出去啊!”

赵安平:“你怎么就断定他们会撤退,不会支援。”

这个唐影能解释,说道:“万象堂有个特点,所有人必须做到绝对的令行禁止,否则在堂里是待不了多长时间的。”

羽箭停了,随之而来的是阵阵脚步声,他们开始登楼了。

吴玉率先开门左右挥刀撩翻两个,转头大喊道:“他们都是青龙帮的人,有些人我们鸽组还有画像。”

唐影和赵安平听了这话,都稍稍放下心来,毕竟青龙帮看上去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或许有逃生的可能。而且,对于赵安平而言,他正面硬钢过青龙帮,本身对于他们就很反感,而这个反感恰好又适时地转化成了怒意,心中也有种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的冲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