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十二章 擒王失败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2-07-20 09:40:41 全文阅读

冯西不情不愿地刷完碗筷,耷拉着脑袋走到赵安平身边求安慰,赵安平却乐开了花,坐在石凳上的林老太太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林菲菲笑道:“老冯,我们带你去城里玩吧,好好补偿你一下。”

冯西撅着嘴说道:“是你俩想去城里玩,顺便带上我的吧。”

“菲菲,他不去就算了,别勉强他。”赵安平憋着没笑,一行三人嬉嬉闹闹又回到了城中。

三人转了一圈,冯西实在是无聊,这个城他天天都得从东穿到西,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对于林菲菲不一样,她从小到大,很少有机会进城。除非菜园子里的菜到了成熟的季节,她会跟着奶奶进城卖菜。卖了钱,奶奶通常都会给她买些好吃的,赚得多了,说不定还会添一件新衣。因此,她每次进城逛街,都感触颇深。

赵安平看着脸上挂着幸福的林菲菲,心情大好,至于冯西,他觉得过了今天再说吧。

林菲菲进了胭脂铺,想赵安平进去帮着挑,可是赵安平对这个一窍不通,而且也不好意思在女人扎堆的地方久待,所以和冯西站在外面等着。

就在这时,大街上出现了一群小混混,有七八个人。赵安平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两个熟面孔,正是上次欲对林菲菲行不轨之事的四人中的两人。赵安平用胳膊肘抵了抵身边的冯西,冯西顺着赵安平的眼神看过去,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因为就在刚刚那一眼,他和其中一个小混混对视了。

小混混嚣张的叫道:“那个高个子,你看什么?皮痒了啊?”

冯西正准备发飙,被赵安平一把拉住,故意背对着那七八个混混。

赵安平:“真是冤家路窄!”

冯西:“要不和他们干一架吧,上次的事太气人了。”

赵安平也想,奈何人家人多啊,双拳难敌四手。

其中一个小混混凑上前看了又看,总感觉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你俩怎么这副表情啊?”林菲菲不悦道,她以为赵安平和冯西是觉得她买的胭脂膏不好看。

赵安平怕什么来什么,一旦林菲菲被那天的小混混认出来,打一架是少不了的,委实他们人多了些。上次四个人,已经把他揍得鼻青脸肿,这次七八个人,他真的没敢想会变成啥样。

林菲菲的出现,让那个疑惑的小混混眼前一亮,这是老相识了!

小混混转头对着领头的虬髯大汉说道:“老大,上次就是他们打得我们四人。”一边说一边指向赵安平所在方位。

而另外一边的赵安平看了眼冯西,又看了眼林菲菲,一手一个,拉着就跑。他想进巷子里,九曲十八弯的巷子将会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身后的虬髯大汉见状,大手一挥,吼道:“兄弟们,追上他们!”

大街上原本一片祥和的景象,忽然变得鸡飞狗跳。赵安平也不想这样,但是不跑被抓到铁定又是一场血的教训。

三人拐着拐着就发现前方是死胡同,然后再等转身想去换条路之时,已然迟了,这场景似曾相识。

“小子,这次看你往哪跑。上次算你厉害,不知道这次你能打几个。”那个小混混得意的笑道。

林菲菲愤怒道:“无耻、流氓、混蛋、畜生!”一连串的词语也表达不了林菲菲此时心中的怒意。

冯西攥紧拳头,随时准备出手,即使打不过,他也不想做缩头乌龟。

赵安平看了眼身边的林菲菲和冯西,用温和的眼神安慰一下他俩。转而对着虬髯大汉大声说道:“光天化日,你们想怎么样?”

虬髯大汉蔑视的眼神一扫而过,笑道:“上次打了我兄弟,难道就这么算了?”

赵安平:“你怎么不问问他们几人都做了什么?”

虬髯大汉想都没想,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下是什么货色,见利忘义,见色起意都不足以形容他们。但是他无所谓,在他看来,现在的江湖谁人多,谁就有话语权。

虬髯大汉嚣张的说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的手下做了什么。”

赵安平不再废话,他知道和这种人说话就是浪费口舌,没必要,看来打一架是少不了的。但是他很担心打输了,因为一旦输了,意味着林菲菲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只要落到这些禽兽的手里,那就完了,他都不敢往下想。

看了眼林菲菲,赵安平转头对冯西说道:“老冯,待会我冲在前面,你护着菲菲逃出去。记着,一定得让她逃出去,不然你知道什么下场。”

冯西当然知道赵安平嘴中的下场是什么,还想推辞和他换一下角色,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武功没有小安安的好,便作罢了。

赵安平左脚蹬地,猛地发力,直径冲向那个领头的虬髯大汉,冯西抓着林菲菲的手腕紧随其后。赵安平想的很简单,擒贼先擒王。

虬髯大汉身后的两个手下上前一步,冲向对面的年轻人,为表忠心,他们也是豁了出去。

赵安平双脚离地踹向左边那人,当双脚触碰到那人的瞬间,赵安平双腿弯曲,用力一蹬,不仅左边那人被踹飞,他自己也弹向右边的混混。只见他整个人撞在右边混混的怀里,借力打力,右边的混混一声闷哼倒地,胸口难受得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

一击即中,虬髯大汉瞪大眼睛,不敢再轻视眼前的年轻人。

就在他准备下令一起上的时候,他看见那年轻人明显有个借力转向的动作,这是要直接冲他来了。

虬髯大汉嘴角微扬,他能看得出来眼前的年轻人虽然凶悍,但是武功底子不行,而且真气有没有都不好说。他自己可是气内循后期的内家高手,还差一步就到气力合的境界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青龙帮做个小头目的原因之一,还有个原因自然也就是心狠手辣,未达目的不择手段。

在这个江湖上,气入体的江湖人士比比皆是,再有就是气内循、气力合的境界,相对而言,气力合的境界已经算是半个高手了,人数自然也不是很多。下个境界循经走脉之人更是没有多少,大混元境界就更别提了,那根本不是一般人靠自己后天努力就能达到的,没有天赋肯定不行,至少在这个江湖之上,还没有例外。归心境被江湖人士统称为最后一个境界,至今为止共有四人,北面蒙国的申屠南,南面南楚的池余弦,还有就是大宁的两位武者,没人知道姓名,也没人见过他们长什么样子。只是坊间传说一个在皇宫大内,一个不知去向。

虬髯大汉硬抗了赵安平一拳,这一拳是赵安平使出浑身解数打出来的,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赵安平大失所望,本来想凭着这凶猛的势头能吓一吓这群青龙帮的混混,奈何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反倒是己方落了下乘。

青龙帮的人不断往前走,赵安平护着冯西和林菲菲不断后退,好不容易打出来的空间再次被压小。

领头的虬髯大汉笑道:“再来打啊,怎么不打了,一个刚入门的气入体武者,竟然还逞能,你当自己是大侠哦。”身后的一群混混跟着起哄,还有人乘机对着林菲菲吹起了口哨。虬髯大汉也注意到了赵安平和冯西身后的小娘子,炙热的眼神在她身上上下打量,看得林菲菲直犯恶心。

赵安平也注意到了,顿时怒火中烧。冯西没忍住,冲上前去干翻一人,但是自己也被踹了一脚。

这一举动彻底惹怒了虬髯大汉,大手一挥,吼道:“给我打死他们!”

剩下的五六个人直接冲向三个年轻人,赵安平和冯西死死地护住身后的林菲菲,不让任何一个人从他们的身边跑过去,两人死死堵住巷子,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可是差距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勇气能弥补的,赵安平和冯西很快便被打倒在地。

虬髯大汉看着跪在地上托着赵安平头的林菲菲,脸上洋溢着一丝坏笑,推倒她的冲动顿时遍布整个脑子。他边上一个手下看出了老大的坏心思,奉承道:“老大,看来今天要给我们带个嫂子回去咯。”

身后混混也跟着起哄,虬髯大汉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赵安平听着这些小混混的对话,顿时暴走,忍着剧痛冲向虬髯大汉,不管前进的道路上有多少只拳头和多少只脚,也不管眼角余光瞟到的那把匕首是否冲着他刺了过来,他只想一件事,擒贼先擒王,这是先生教的,他觉得也是当下震慑对方最有效的办法。

他没有碰到那个首领,但是自己的身上却多了好多脚印,脸上也被打得鼻青脸肿,比上次还严重,似乎眼睛都睁不开了。更要命的是,他刚刚余光瞟到的那把匕首现在就插在他的肚子上,鲜血不断流淌。赵安平整个人都感觉晕乎乎的,隐约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他想回头看看,但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得倒在了血泊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