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五章 英雄救美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2-07-02 00:23:53 全文阅读

赵安平对李光书口中的归心武者没有什么概念,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修习真气,还有先生的太极什么时候能全部学会。

李光书似乎看出了赵安平心中所想,安慰道:“真气这个东西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在我看来,它三分靠天赋,五分靠努力,还有两分是运气。”

“所谓真气,主要是通过调息凝神培养真气,贯通全身经络,协调阴阳之气,从而增强自身对于外界的感知与抵抗的力量。”

听着先生说的有些玄乎,原本就朦朦胧胧的冯西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而赵安平却有些似懂非懂,他还有些好奇,李先生的真气到底是个什么境界。

“我现在处于循经走脉后期,再想进大混元境界,估计就难咯。”李光书似乎猜到了赵安平心中所想,干脆直接说了。

“再?”赵安平疑惑的看着李光书。

李光书无语,徒弟太聪明也是个烦恼。

该讲的讲完了,下午半天就是李光书演练太极拳、太极掌的招式,赵安平和冯西学的有模有样。

李光书:“太极的每个招式都比较灵活,我教给你们的只是一些固定招式,而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勤加练习,熟能生巧,早日悟出其中奥义。只有这样,才能在实战灵活运用,记住,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

赵安平和冯西挺直胸膛,双手抱拳道:“谨遵师父教诲!”

“哎哟,说了叫我先生,这样显得多有文化。师父听着就像大老粗,不合适,不合适的。”李光书不耐烦地说道,师父的伟岸形象说破就破。

等赵安平和冯西回到阳春楼时,月亮早已高悬于头顶。看见两人刚回来,面露疲倦之色,黄鹂心中也不是滋味儿。

趁着赵安平洗漱空隙,黄鹂拉着冯西走到一旁,小声问道:“小冯西,你们俩干嘛去了?怎么累成这个样子啊?”

冯西笑道:“鹂姐,我跟你说,你不要和别人说哦。”

黄鹂点点头,满脸尽是好奇地神态。

冯西:“鹂姐,李先生是武林高手,现在已经收我俩为徒了,用不了多久,我和小安安就也是高手了。”

黄鹂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就打向冯西的膀子,凶巴巴的说道:“好好书不读,偏偏学人家习武,习武有什么好,除了打打杀杀还能干嘛!”

冯西被黄鹂这一顿打给整懵了,小眼睛吧嗒吧嗒的眨着。本以为说了这事,鹂姐会高兴地不得了,谁知适得其反。

“鹂姐,这路是我们自己选的,我也有自己的路想走。”洗漱完的赵安平思考片刻,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俩,怕有一天我们会横尸街头。”

黄鹂立即打断赵安平的话,说道:“快呸呸呸!”

“呸呸呸!”

“呸呸呸!”

黄鹂:“既然你们自己选了这条路,那就得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说多了你们也不会听,赶紧早点休息吧。哦,对了,老娘明早要吃鸡蛋饼!”

赵安平有点懵,鹂姐的态度每次转变都是这样的快,最善变的果然还是女人。

第二天一早,赵安平吃过早饭便早早就去了城中的赌场,即使乌烟瘴气,赵安平觉得不违背良心又能赚到银子就行。

半天的端茶倒水,还有几次吃的喜钱,让赵安平赚了足足十二两银子。然而赵安平并没有独吞,他分了一半给看场子的海老大。因此,海老大每次看到他都乐呵呵的。

从赌场出来的,赵安平只顾盯着手中的银子,并没有看路,导致他撞倒了迎面走来的姑娘。

姑娘“哎哟”一声摔倒在地,手心都擦破了皮,有些哽咽。

姑娘抬头,看着刚从赌场出来撞了自己的赵安平,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人怎么不看路啊!”

赵安平见状赶紧道歉,上前搀扶姑娘,谁知自己的鞋子又踩在了姑娘的裙摆上,刚起身的姑娘再次“哎哟”一声摔倒在地。

这次和第一次摔倒有些不同,赵安平感觉自己的小腿上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压着,鬼使神差般往上抬了一下小腿。不抬没事,可这一抬腿才发现,那团软绵绵的东西是人家姑娘的丰tun。

那姑娘赶紧爬起身,感觉自己被羞辱,气的无以复加,整个人暴跳如雷。

赵安平赶紧起身再次去道歉,谁知那姑娘却骂了一句:“流氓、不要脸的登徒子。”骂完转身就跑。

站在原地的赵安平不知所措,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个陌生姑娘近距离接触,还是以这种形式。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感觉自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抬脚一看,却是一支被自己踩断的木簪子。

回到阳春楼后面小院的赵安平一直心神不宁,刚好被黄鹂瞧见。黄鹂随口问了一句:“咋了,大中午见鬼了啊。”

此时的赵安平反而小脸微红,阅人无数的鹂姐瞬间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试探性问道:“小安安,你该不会是看上了哪家姑娘吧?”

赵安平这才回过神,不耐烦地说道:“哎呀,鹂姐,你不要乱说了,赶紧吃饭去吧。”

午饭过后,赵安平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赌场门口,看着撞到姑娘的那个地方怔怔出神。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赵安平的视野中,正是早上那姑娘。

姑娘也看到了赵安平,却当做没看见一样,依旧低着头寻找着什么。

赵安平走上前去,伸出拿着两节木簪子的手,说道:“你是不是在找这个,那个,我不小心踩坏了。”

姑娘看着断成两节的簪子,心中悲愤交加。哭诉道:“你个流氓!”

说完从他手中抢过断了的木簪子就跑,赵安平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猜到这姑娘八成又被自己惹哭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欠人家一个道歉,赶紧追了上去,谁知那姑娘跑的太快,一转眼就没影了。

就在赵安平走街串巷寻找之际,忽然听到了一声“救命啊!”,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不是那姑娘还有谁!

赵安平循声摸索过去,四个小混混正围着那姑娘动手动脚,时不时还发出令人恶心的坏笑!赵安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对着离姑娘最近的汉子就是一脚,一声闷哼,汉子应声倒地。其他三人反应过来,抡拳挥向赵安平。结果可想而知,赵安平被打得鼻青脸肿。

满脸是血的赵安平死死盯着还站着的那俩人,说道:“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其中一个汉子擦了下嘴角的血迹,坏笑道:“哥几个要的就是这种刺激,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我们青龙帮都敢惹!”

听到青龙帮三个字,赵安平满是不削,造就听闻青龙帮没什么好人,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

两个青龙帮小混混对视一眼,一起向赵安平冲去。只见赵安平撞向其中一人的怀里,顺势挥拳打在他的小腹上,那人顿时倒地不起,疼的嗷嗷直叫。

可是,赵安平由于经验不足,脸上又挨了几拳。看啥都是双重影像的赵安平晃晃悠悠就要倒地,那姑娘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扶住了他。

“你没事吧?”姑娘焦急地问道。

赵安平忍着剧痛,咧嘴笑道:“死不了。”

这时,姑娘觉得眼前这少年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就在俩人说话之际,还站着的青龙帮混混突然抽出腰上的匕首挥向赵安平的胸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个混混却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冯西出现在那人身后,手中的石头还带着些许血迹。

这下该躺着的几人紧张了:“我们可是青龙帮的人,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

赵安平:“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对一个姑娘做出这种事,我看你们也别叫青龙帮了,干脆叫青虫帮算了!”

四人相互搀扶起身,其中一人恶狠狠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冯西又抡起手中的大石头,吓得那四人灰溜溜的跑了。

姑娘看着眼面前鼻青脸肿的赵安平,不禁“噗嗤”笑出了声,中午那一撞的恩怨就此烟消云散。

“你还笑得出来,我都成啥样了。”赵安平不瞒的说道。

姑娘:“猪头!”

冯西看着一脸惨样的赵安平,不禁也笑出了声,“小安安,你咋被打成这副德行,要不是我及时出现,你这张脸估计得废啊。”

赵安平:“你还好意思说,四个打我一个的时候你怎么不来,被我打得剩一个才出现。”

一旁的姑娘看着俩兄弟斗嘴,也不插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忽然感觉眼前的少年还是有点好看的,虽然现在看着像个猪头。

“我叫赵安平,这是我好兄弟冯西。”赵安平介绍道。

姑娘:“我叫林菲菲,谢谢你今天救了我。”

赵安平:“林姑娘,簪子的事情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林菲菲也不矫情,笑道:“没事啦,我还是陪你去看看郎中吧,别真成了猪头。”

冯西也笑道:“是得去看看。”

几人没有去医馆找郎中,而是直接来到李先生这里,因为这里不用花银子。

李光书看着眼面前的三人,冯西一直在坏笑,赵安平面无表情,猪头脸也着实看不出什么表情。而那位姑娘则是一直帮赵安平小心翼翼地擦拭膏药,他感觉大徒弟这是走桃花运了,这师父着实也不怎么正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