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将军赋 > 第一卷 初生牛犊
第三章 三足鼎立
作者:白话一生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22-06-30 16:47:49 全文阅读

扑通跪地的赵安平惊呆了身边的冯西,他什么时候见过小安安这样了。

冯西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地说道:“兄弟,你这是咋了,吃错药了啊!”说着就上前搀扶跪地不起的赵安平。可是赵安平不为所动,双眼直盯盯看着宁心静气的李光书,他现在心里想的只有拜师学艺。

李光书缓缓睁开眼睛,也不去看跪在地上的赵安平,但口中却说道:“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想学。”赵安平大吼道。

李光书转而看向冯西,问道:“你小子呢?”

冯西还处在懵逼状态,却被赵安平一把拽倒在地,很快反应过来:“求先生收了我们兄弟俩。”

对于李光书而言,能有个衣钵传承自是好事,况且赵安平这小子天资聪颖,人也机灵,很顺他的意。至于冯西,虽不是什么大才,甚至有时候还傻乎乎的,但贵在淳朴、厚道,也算可传之人。况且兄弟俩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做了师兄弟也能有个照应。

看着跪在地上的俩少年,李光书想起了当年的自己。曾几何时,风光无限的太极门下,他一人独领风骚。可月有阴晴圆缺、世事古难全,也不知现在还有几人记得曾今那个太极门。

收回思绪,李光书走至石凳前坐下,也不答应他俩,只是静静地看着赵安平和冯西。

“先生,您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和小安安一定满足您。”冯西看着悠然自在地李先生,不禁心中也没了底气。

但赵安平却不这么想,拉着冯西就往厨房走去,出来之时两人手上已然多了杯茶。就这样,一场简单到极致的拜师礼还没开始就宣告结束。李光书似乎还沉浸在两人的那声“师父”里,心里美滋滋的,回味无穷。

赵安平和冯西起身后,快速走到放置各式各样的武器架前,这个摸摸,那个耍耍,从小到大,他俩除了菜刀与木棍,还真没碰过其他什么武器。

“刀枪剑戟等等这些所谓的武器,看着差别很大,实则他们贯通的招式殊途同归,以后你们就会慢慢明白的。”李光书说道。

冯西急不可耐的说道:“师父,我俩还不知道师从何门呢?”

李光书忽然神色肃穆,说道:“我是李氏太极门第十四代传人,李光书。我李氏太极门的动作主要以掤、捋、挤、按、采、挒、肘、靠为主,至于真气层面的东西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们的。还有,继续叫我先生吧,显得有文化一些。”

赵安平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道:“先生,我们开始吧。”

李光书自然知道赵安平说的开始是什么意思,微笑道:“不要着急,我们李氏太极讲究内外兼修、刚柔相济,宁心静气才是重点,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看着两个一头雾水的徒弟,李光书就知道自己讲多了,话锋一转,笑道:“明天一早去城外的无理峰,到时我带你们体会什么叫做宁心静气。”

李光书的话音刚刚落地,院门外就传来一阵喧哗,求饶声、哭泣声伴随着刀剑碰撞声此起彼伏。

俩徒弟同时看向师父,李光书摇摇头说道:“可怜现在的江湖,已经不纯粹咯!”说完便走向里屋。

赵安平从小在这片地方长大,也习惯了大街上偶尔会有的帮派拼杀。这些帮派和武林门派还有所不同,他们追求的只有一个“利”字,而武林门派多多少少还讲一些江湖规矩与门风。

赵安平拉着冯西搬了两条凳子站在院墙内,偷偷看着大街上几十人造就的血腥场面,砍人的、被砍的、放冷箭的、幕后指挥的应有尽有。

“小安安,你说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打杀,官老爷怎么不管管呢?”冯西问道。

“这两个帮派分别是青龙帮和剑堂,是我们京畿道最大的帮会。那个青龙帮的人作恶多端,在京畿道盘踞已久,根深蒂固,据说还有朝廷的人在背后撑腰。”赵安平答道。

冯西:“我滴个乖乖,我说咋就那么嚣张呢。”

赵安平:“我猜官府不管的主要原因还是存心想让他们自己内耗,而且就算他们管了,估计最后也是石沉大海,翻不起丁点儿浪花。”

赵安平也不是空口无凭,阳春楼去年有个听曲儿的富贵子弟,因为和青龙帮帮主付兵点了同一个姑娘,最后被打得鼻青脸肿,无处申冤。起初官府只是派了个捕快来阳春楼带走了付兵,谁知第二天晚上付兵又出现在阳春楼,然而那个富贵子弟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们两个臭小子看什么呢,还不过来上课!”就在两人讨论兴起的时候,李先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刚拜师的俩人不敢懈怠,灰溜溜的跑到桌子前坐下,认真看书,真看假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平安郡郡守衙门内,捕头王四看着郡守大人不敢言语。就在刚刚,一个捕头来报,青龙帮和剑堂的人又开始搞事了,甚至还出现了伤亡。

郡守南榭是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地位,可以说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战战兢兢爬到现在的位置,得之不易的前途,让南榭做任何事情都格外小心谨慎。

“王四,你现在带人去青龙帮和剑堂,告诉他们,再敢闹事,全部抓进大牢。”捕头王四其实也挺为难,青龙帮和剑堂逢年过节没少给他和他手底下的兄弟送钱送女人,这个时候去两边都要得罪,弄不好以后逢年过节就没他王四什么事了。

“去啊!”南榭看出王四的扭捏,怒吼催促道。

青龙帮正门口,王四看着眼前比人高的石狮子,心中不免有些犯嘀咕,委实是那付兵太霸道,太难对付。但是没有办法,他还得硬着头皮去通知一声南大人的警告。

王四已经不是第一次登门,所以门口护卫并没有拦他。管家将他带到大堂等候,可付兵却是好一会儿才出现,神情懒散,更像是才睡醒的样子。

付兵瞅了一眼王四,虽然打心眼儿瞧不上他,但是嘴上的客套却还是有的,“王捕头怎么有空来我们青龙帮了,是不是我付某平时照顾不够啊?”

王四能坐上捕头的位置,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瞬间明白人家这是在敲打自己,这就是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啊。

“付帮主哪里的话,平时没少得付帮主照料。只是我这次确实受了南大人的意才来的,还望付帮主不要怪罪。”王四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他也确实笑不出来。

付兵听到手下人禀告时就猜到他是来做什么的,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毕竟他觉得自己逢年过节没少在这些人身上花银子。

付兵:“不知南大人的有什么需要付某做的?”

王四:“今天城西的械斗,还请付帮主过问一下,不然南大人他也为难。”

付兵脸色阴冷,嘴中却说道:“知道了,回去转告南大人,不能光吃不做,不易消化啊!”

得了付兵的回复,脸色阴沉的王四没有片刻耽搁,立即起身告辞。

相比青龙帮,王四站在剑堂门口的心情就明显好太多。还不等他穿过剑堂的前院,剑堂堂主林万里就带着一众手下迎接上来,又是拉手,又是嘘寒问暖,还有人往他的怀里偷偷塞银票。这和青龙帮的待遇差太多,自然心情也就不一样。

剑堂堂主林万里拉着王四的手坐下,亲切地笑道:“王捕头,不知这次前来有何公干?”

地位不一样,王四说话的语气也不再是低声下气:“林堂主,我只是替南大人传个话,今天城西的事情以后不能发生,影响很不好,南大人很难做。”

林万里何许人也,说是万年狐狸也不为过。他立即爽快说道:“王捕头请放一百个心,我一定彻查是哪个分堂口的王八蛋在您地盘上搞事情,到时一定给王捕头一个交代。”

对于这个答案,王四自是满心欢喜。

王四一走,林万里立即叫来手下吩咐道:“叫城西的人最近都消停点,即使铺子被点了也不能乱来,报个官就行,损失算我们总堂的。另外,找个人去王捕头那里认个错,顶多受点责罚就出来了,这个面子他王四多少还是会给我的。”

林万里不光是武道高手,经营自己的剑堂也是毫不含糊,各层级分工明确,下放权力至各个分堂口,让底下人更好做事。而青龙帮的付兵在这点上就差之千里,恨不得把所有的权力都紧紧攥在自己手里。

就在此刻,城中一个地下赌场内,一个中年人快速往赌场内部跑去,看见身着白色长衫之人后立即抱拳说到:“禀堂主,青龙帮和剑堂的人在城西又打起来了,这次平安郡守南榭很生气,专门让手下捕头王四去他们两家跑了一趟。”

白色长衫男子微微一笑,问道:“是不是青龙帮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而剑堂那里得了不少好处?”

中年人点头示意,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惊讶万分,堂主总是猜得很准。

白色长衫男子正是万象堂的堂主,在这京畿道里,万象堂、剑堂与青龙帮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然而,与青龙帮和剑堂不同的是,万象堂则是以无孔不入的谍报网闻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