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无敌之称霸江湖 > 第一卷 死生契阔
第二十二节 初见素素
作者:超级大彩笔  |  字数:4391  |  更新时间:2022-06-30 12:05:51 全文阅读

清溪一役,萧安意斩首三百。伏龙帮覆灭,帮众的鲜血染红了半片山岗。

萧安意嘴衔染血长剑,从尸体堆里把李坦扒拉出来。

李坦断了一手一脚,躺在地上装死。此刻被萧安意提拉起来,看见他杀神模样,直接吓尿了。

“我错了萧师弟,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往后我再不与你为难,你出现的地方,我退避三舍之地。”李坦怕他杀得兴起,顺手把自己捅死,果断求饶。

萧安意哈哈大笑,手松开,让李坦软软倒在脚边,如同一滩烂泥。

其余打扫战场,清缴伏龙帮老巢,分配战利品和地盘之类的琐事,自然有柳溪去料理。

萧安意班师回朝,潇湘剑派再次轰动。

黄非龙开心地踱着步,对前来复命的萧安意说道:“此行你为门派可谓开疆辟土,为表彰你的功绩,本座已向李长老推荐,让你担任训诂堂首席教习弟子。不过李长老让你回山后去面见他再做决定,你尽快去向他复命吧。”

柳溪也跟着萧安意回山道谢,黄非龙忧伤地望着自己的小肚子,今晚接待晚宴又是一场醉咯。别人混江湖是长剑快马恣意,自己怎么混成陪酒的了?

训诂堂首席教习弟子,负责管理全体教习弟子,开展日常宣教,组织月度和季度比试考核等工作。可以说是九代弟子能担任的具备实权的最高职务,大家都知道这位置非卢安泰莫属。不过卢安泰专心练剑,鲜有问足门派实务,使得该位置空虚至今。

萧安意还是很怂见李非常的,毕竟自己弄死了他的亲传弟子,搞残了他的亲侄子。

李非常喜怒不形于色,你又无法判断他下一步可能会做出怎样的决断。

“拜见李长老。”无论怎样,萧安意都执礼甚恭。

李非常没有应答,目光如电,死死盯着萧安意。

萧安意保持行礼姿势,面色如常,耐心地等候着李非常的发落。

李非常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少年短短时间,在门派中声名鹊起,锋芒毕现,且不说天资如何,就这份不骄不躁的气度,已经是出类拔萃,非同凡响。

“关于你担任首席教习弟子的事,本座同意了。”李非常说道。

萧安意行礼谢过。没有太过惊喜,享受权利,必然也要履行义务,向来是对等的。

李非常沉吟片刻,说道:“二十年前,我其实已经掌管一个门派,成为一方霸主。后来投入潇湘,实是为了寻求庇护。因此,我也为了潇湘剑派殚精竭虑二十载,报答先人的恩情。”

萧安意见他突然讲起故事,知道他还有话要说,安静听着。

“我并无子嗣。”李非常叹气道,“一副残破身躯,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之所以苟延残喘,龟缩在潇湘剑派,实属有不得已的苦衷。”

李非常起身,说道:“请随我去见一个人。”

萧安意尾随李非常,经过重重暗哨关卡,到达后山一处隐秘所在。从山石暗门进入,迎面而来的是阴冷和腐朽之气,如同进入地下墓穴。

通道的尽头是宽敞明亮的暗室,虽不见天日,却空气流畅,墙壁嵌满照明的夜明珠。

暗室内摆设极其简单,一桌一椅,一张千年寒冰制成的床铺。床上,一个容颜极美的女子正在沉睡。二十出头的年纪,冰肌玉骨,身材窈窕,完美无瑕的脸颊略显苍白。

暗香涌动,虽然仍在熟睡之中,却有着难言的美艳气质。萧安意都忍不住怦然心动,想要一亲芳泽,又自惭形秽,不敢稍起冒犯之心。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是我的女儿李素素。”李非常说道,“她昏迷假死已有二十载,这寒冰床能保她肉身不坏,免于岁月侵袭。”

“她怎么了?”萧安意问道。

“她母亲早逝,我年轻时又沉溺江湖虚名,无暇管教,致使她的性情非常任性乖张,最终酿成祸事。”李非常深深叹气,继续说道,“她诱骗江湖各大门派的杰少窃取自家异宝,尽数损毁。又引得无数人为其争斗或残或死,最后引起公愤,被人联合追击,落得个不死不活的下场,也算勉强保住性命。”

萧安意看看沉睡着的李素素,不施粉黛,憔悴昏睡时的美艳已是动人心魄。清醒时的风姿,祸国殃民也不足为奇。他问李非常:“我能帮助您什么?”

李非常手压萧安意肩膀,感叹道:“我观少年一代,心性之坚毅,行事之果决,你当为第一人。我想请求你护送小女至长白山渊岳山庄,她的夫家皇甫世家处。”

无双公子皇甫云,如欺霜之傲雪,似临风之玉树,品性纯良,允文允武,六艺冠绝,无暇无垢,几乎完人。

可惜早夭。二十五岁时,练功急于求成,走火入魔身受重创,难掩挫折,自尽而亡。

皇甫世家崇尚品德教育,以君子世家自居。李非常将女儿送过去,既有寻求庇护,又有希望得到教化之意,况且长白山位于关外,远离江湖仇怨,也有遁走他方祈求原谅之意。

“她这种状态,能坚持去得了那苦寒之地么?”萧安意问道。

李非常说:“二十年来,我一直在苦练丹药,至今已然功成。素素的身体也在缓慢好转,辅以我的神丹,相信很快就会苏醒过来。你若同意,需早作准备。”

萧安意点头应允。

拜入衡山两年时间,萧安意才第一次见到剑派独一无二的老大,听雨剑伊非凡。

伊非凡也想不到,萧安意就是萧萧,当年那个落拓江湖的小叫花,已经一跃成长为九代弟子第一人。他亲自给萧安意颁发了首席教习弟子的令牌,勉励其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想起自己的宝贝女儿,当年如果上点心,也许就此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可惜少女情怀总多情,伊萧萧也许早就忘记他了吧。

萧安意拿到首席教习弟子的授命,首要就是接管宣教堂。

宣教堂虽然由弟子负责管理,却直接向训诂堂长老李非常报告工作,不受其他副堂主辖制,地位超然,有自己独立的办公院落。

院落既不森严,也不华丽,甚至没有那么宽敞。

可是院落内布置得井井有条,教育司、宣导司、考核司等三司各司其值,人员杂多,忙而不乱。

萧安意刚走进院落,就被值守弟子拦住:“宣教堂机要重地,闲人免进。”

萧安意亮出职位令牌,值守弟子愕然,早就听闻首席教习今天会过来报到,估摸不到原来那么年轻,只怕才刚及弱冠吧,慌忙行礼放行。

萧安意点头示意,也不管他,直接在院子里逛了起来。半晌,找到标有首席教习的门房,知道这是自己的公房。公房打理得很整洁干净,还是有股未通风流畅的沉闷味道,显然闲置已久。

萧安意在自己公房闲坐半天,见无人理会自己,走出门来,见值守弟子朝这边观望,便招手叫他过来:“你去请三司司长过来见我。”

值守弟子愕然,我一个看门的你让我去叫三司长官?也不敢违抗,慌忙去请。

过了好一会,值守弟子才领着宣导司司长陆安铭走进萧安意公房。

“其他两人呢?”萧安意问值守弟子。

“教育司黄安鲁司长今日请病假,考核司洪安彤司长即刻过来。”值守弟子擦擦脑门的冷汗答道。

萧安意心中了然,点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总教,弟子吴荣山。”值守人员心中窃喜,认为自己的应对得到肯定,慌忙回答到。

萧安意挥手屏退他,对陆安铭说道:“陆师兄请稍坐,待洪司过来我们再商谈公事。”

陆安铭坐下后,萧安意与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得知他是罗非鱼长老的亲传弟子,入宣教堂已经三年多,专职负责思想宣传教育和落后弟子的责罚处罚工作,得罪人多称呼人少。

将近午休时刻,洪安彤才姗姗来迟,进门就边行礼边大声自责道:“公务繁忙,萧教请勿见怪,欢迎您过来领导我们工作,欢迎欢迎!”

萧安意起身回礼,说道:“已是午休时间,我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你们去用膳吧。”

洪安彤与陆安铭面面相觑,见萧安意年纪虽轻,却喜怒不形于色,看不出他是如何心思,不由隐隐有些不安。

次日,萧安意到宣教堂后,发现居然还是吴荣山值守,不由奇怪问道:“怎么没有人与你轮换么?”

吴荣山挠挠脑袋,说道:“弟子隶属教育司,这几日值守弟子都有事休假,所以都安排我继续值守。”

萧安意猜测是他昨日过于热情,遭受教育司长官给的下马威了。他淡淡说道:“今日起,你暂时陪同我开展公务,我需要你帮忙跑跑腿。”

吴荣山惊喜应允,作为老油条,其实他有很多理由推脱掉值守工作,但是他没有,等的就是让萧安意多见他几面。

从那天起,吴荣山就专职负责给萧安意端茶倒水,打扫卫生,鞍前马后服侍得面面俱到。他认为萧安意少年得志,又有杀神之名,面对各司长官的怠慢肯定会大发雷霆。谁知萧安意几日来只是在公房品茶,偶尔坐累了到处逛一下,不见丝毫有所动作的样子。

又一日,萧安意到公房刚坐下后,就差吴荣山道:“请三司长官过来见面。”

过了片刻,陆安铭与洪安彤联袂而来,见萧安意还在等,陆安铭说道:“萧总,黄司长至今尚未病愈,之前向我报备过,没有及时报告您,万请见谅。”

萧安意点点头,表示知晓,却没有直接交待公事,而是继续等着吴荣山。

吴荣山肯定请不来一个没有到值的人,他带来了一个长相干练,略显倨傲的青年人,对萧安意说道:“回禀萧总,黄司长仍在病中。弟子询问黄司长请假期间由谁主持工作,却得知未做安排。这位师兄叫李定福,自称熟知司中所有工作,萧总有什么可以吩咐他。”

“很好,都请坐。”萧安意正襟危坐道。

吴荣山犹豫了一下,思忖着萧安意说的都请坐是否包括自己。随后,即拿出笔墨作记录状。

“我有一个想法。”萧安意说道,“俗话说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初来乍到,也不好插手你们的具体事务,但新人新气象,总要做点什么事情给李长老看看。我想组织在剑派中发起大清洁活动,倡导弟子们知礼仪、讲卫生。活动就先在我们宣教堂开始试点,以点带面,全面铺开。”

萧安意顿一顿,问道:“你们认为如何?”

洪安彤不以为然,认为他务虚不务实,却也不出言顶撞,跟着陆安铭一起称善。

“好!”萧安意欣喜道,“那此事就由宣导司牵头负责,教育司和考核司全力配合。那个……李定福是吧?你跟着陆司长一起专门负责此事,多看多学。”

萧安意到任的第一把火就这么烧起来。

假装称病在家的黄安鲁听着亲信的报告,见第一把火没烧到自己,不以为意,说道:“黄口小儿,不务正业。”继续和新娶的妾室倒头养病。

黄安鲁病还没养出来,萧安意就派人送来一纸公文:“教育司在大清洁活动中敷衍应对,消极怠工,组织落后,人员涣散,考核评比为不合格。教育司司长黄安鲁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即日起暂停其职务,教育司上下全部罚薪半年。”

黄安鲁大怒,自己在宣教堂经营多年,想不到萧安意敢第一刀就砍在自己身上。他即刻唤来亲信,吩咐道:“让教育司全体罢工,看看山门全体教习工作瘫痪,他萧安意能怎么办。”

黄安鲁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萧安意已经召集宣教堂全体工作会议,宣布道:“我在大清洁活动中发现,宣教堂事务繁杂,工作负荷过高,无力再分身其他专项行动。为解决这个问题,我将对宣教堂进行改制,由原来的教育司、宣导司、考核司三司改为宣导司、诫勉司、考核司、行政司、财务司五司。各司长官及工作人员都按期进行乱换,保证每个人都熟悉全司各项工作,提高个人晋升能力。”

众人哗然。

陆安铭升任宣导司司长,主持宣教堂日常工作;洪安彤维持原位不动,李定福升任诫勉司司长。吴荣山暂时任行政司代理司长,负责宣教堂规章建设、行政后勤等各项工作。财务司将采取自荐公推模式,从众工作人员中进行选拔产生。

黄安鲁傻眼,教育司直接没了,何来的罢工一说。他休个病假就这么把经营多年的工作给休掉了。没了这身皮,面对的只有冷颜白眼,冷言冷语。渐渐门可罗雀,亲信好友也不再登门,断绝葬送掉在门派中的大好前途。

至此,萧安意彻底掌握宣教堂生杀大权。

经过一年的闭门思过和清溪战役,萧安意功法已提升至四层巅峰,为应对即将到来的远行,他准备再上回雁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