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拾二章 无家可归
作者:丰锋卒萃  |  字数:2707  |  更新时间:2022-08-10 18:04:01 全文阅读

三天后,将夜城,幽冥宫内。

红色珠帘,缱绻不离,安神的熏香,袅袅弥散,鬼王寝殿内的药香,格外的浓郁扑鼻。

素光撩起珠帘,驻足观望,只见一女子,端坐于床榻之前,女子身穿红衣,身形单薄,她闻见珠帘声,突然转过身去,眉间一朵银色花朵,对上了素光的眼,二人对望半晌,一时间都无话可说。

遥记得三天之前,秋风清被隐仙派围攻,命在旦夕之际,素光再一次赶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救了秋风清,并将他们送回了将夜城。

秋风清自回来后,便一直昏迷不醒,而颜回守在他的床前,也不眠不休了三日。素光驻足片刻,也来到了秋风清的床前,照比前一日,他的脸色已经好些了,想必是那些补气血的药物起了作用,他失血过多,是该好好休息了。

“颜姑娘,你好几日未合眼,还是先去休息,这里有我守着。”素光看着眼睛红肿,面容憔悴的颜回说道。

颜回看着秋风清,轻轻摇了摇头,她的声音里透着少许沙哑,“我睡不着,我想等他醒过来。”

素光站在颜回的身后,默默的注视着她,她的背影落寞而轻薄,原本那样傲娇的女子,如今竟平添几分沧桑之感。而此时的颜回,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看着她,因为她的心里只有躺在床榻之上,昏迷了三天三夜的秋风清。

颜回握着秋风清的手,眼神里充满了焦急之色,“为何他还不醒?”

素光刚要回答,忽然帘子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只听她说道,“若是你流那么多血,也会昏迷个几天几夜!”说话间,女子已经来到了两人跟前。

女子杏眼桃腮,清秀可人,倒是个美人胚子,她一脸埋怨的看着颜回,继续说道,“有的人自己不眠不休倒也罢了,偏扰的别人也跟着你不眠不休!”说话间,音尘不自觉地看向了素光,看他同样憔悴的模样,她的眼中流露出些许的心疼之意。

素光闻言,见颜回脸色难看,忙说道,“音尘姑娘,你的伤还没好,不如早点回去休息”

“我受伤是因为谁呀,要不是我拦住林语堂他们,你们能那么容易逃出去吗?”音尘看着素光,脸色极为不悦。这个木头,若不是因为心疼他,她犯得着去得罪颜回么?而他不向着自己说话倒也罢了,居然还要让自己回去!

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颜回拉着秋风清的手,激动的说道,“北辰,北辰,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秋风清剧烈咳嗽了一阵之后,方缓缓睁开了眼睛,当他看见憔悴的颜回,心中为之一动,他用力的回握着颜回的手,眼底尽是温柔。

“北辰,你感觉怎么样?”素光关切的问道。

“无妨!又是你救了我!看来,我以后可要赖上你啦!”秋风清勉强扯出一丝微笑,打趣的说道。

“喂,还有我呢,你也的好好谢谢我!”音尘赶紧补充道。

“好,日后姑娘若有事,尽管吩咐便是!”秋风清感激的说道。

音尘闻言,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看着秋风清说道,“吩咐倒是不敢当,不过我确实有一事相求,想请...”音尘说到此处,眼睛不经意的瞟了一眼素光,见素光旁若无物的盯着秋风清,便又对秋风清说道,“我确实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请你帮忙!”

秋风清见她如此郑重,想必事情并不简单,遂由颜回扶着,挣扎着坐了起来,倚靠在床边,示意音尘继续讲下去。

“我师姐被云破月抓走了,至今都没有找到,我很担心她,我想请你们帮忙,一同帮我去找师姐。”音尘说罢,期待的看向众人。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想不到短短时日,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秋风清更加着急,练峨眉自小与他交情不错,如今竟然落入那太极宫中人之后,想必定然受尽苦头,是死是活都不清楚,他自然不能见死不救,说着就要挣扎着下床,却被颜回给拦住了。

“你不要命了是吗?你现在的身体,不要再逞强了好不好?”颜回一脸焦急,她无法再看到秋风清受到伤害。

“颜姑娘说的对,北辰,你现在的身体,必须要休息,这样,我先与音尘一同去找练姑娘,我们随时保持联系,一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素光说道。

音尘闻言,正中下怀,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好,就让素光陪我去找师姐吧,秋公子,你先好好修养修养。”

秋风清闻言,只好叫来范无救,安排人夜间去查访,一有消息,即刻来报。

待众人都离开之后,秋风清惦记着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遂又将谢必安叫到了跟前,忙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谢必安闻言,眼眸低垂,双拳紧握,似乎很难启齿般,支支吾吾的半天不说。秋风清看他为难的样子,面色更为苍白,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万分焦急,连声音听上去都有些颤抖了,“可是查到了什么?快说!”

谢必安见秋风清如此急切的样子,自是不再敢耽搁,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流照君,你让我查的人,查到了!”

“查到了,在哪?快带我去!”秋风清说罢,连忙挣扎着站了起来,不有分说,朝着门外走去。

谢必安一惊,连忙在他身后喊道,“流照君,秋老前辈,他...他已经死了!”

半晌,秋风清才反应过来,“什么?你说谁死了?”

秋风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谢必安,不住的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我祖父很厉害的!他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他情绪再一次失控,最后几乎是喊出来的。

“流照君,秋老前辈就葬在牧野里面,是我亲眼看到的!”谢必安不忍再说下去,含泪看着秋风清。

秋风清踉跄着倒退,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跟,他眼神的呆滞的看着谢必安,久久不能回神,半晌他又问道,“其他人呢?明镜道长,还有...我的母亲...”秋风清眼角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没有,牧野鬼城现在已然是一座空城了,里面什么人都没有,连僵尸都不见踪迹了。”谢必安说完,怕他在失控跌倒,想上前去扶秋风清,去被秋风清一个眼神拦住了。

又过了半晌,秋风清才对他说道,“出去吧。”

谢必安担心的看了秋风清一眼,见他没有反应,也不敢继续留在屋里,遂只好听话的离开了房间,但是他也没敢远走,守在幽冥宫门前。

果然不出他所料,没过多久,秋风清便从寝宫走了出来,见谢必安没有走,对他说道,“你与范无救不同,你如今还没有人身,不能出这将夜城,你且守在这里,我去去就回。不要打扰颜姑娘!”

“是,”谢必安虽然十分担心秋风清,但是,谁让他自己不争气呢,他们做鬼也是有段位的,达到鬼差的标准,是可以有真身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去人间,以人身示人。

“哎,流照君,你去哪啊,若是颜姑娘问起,我怎么说呀,你何时回来啊?”谢必安突然想起来,冲着秋风清的方向喊道,可是为时已晚,秋风清已经用盾术,消失不见了。

秋风请出了将夜城,一路向牧野出发,直到他来到牧野鬼城,找到了当初他们一家住过的茅屋后面,看到那座坟头,心中哀痛不已,他扑到墓碑旁,抱着墓碑痛哭,一代宗师,竟然死的如此凄惨。牧野到底发生了何事?

祭拜完祖父之后,他又围着牧野找了几圈,阿爹与娘亲,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们到底去了哪里?秋风清站在秋松岭的坟前,暗暗发誓,一定会查出真相,手刃仇人,为祖父报仇,一定会找到阿爹和娘亲,再也不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