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初吻
作者:丰锋卒萃  |  字数:2045  |  更新时间:2022-07-19 13:39:54 全文阅读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鲛人子渊说道,“我且去布置一番,诸位且先在我泉先宫中歇息一晚,明早我们再施法。”说罢,便唤身旁的晚吟招待众人,晚吟领命后,恭敬的指引众人,走出了珊瑚殿。

晚吟领着他们穿过几处亭台楼榭,又绕过了假山溪水,这才将他们带到水幕殿前,命人安排了几间客房,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告辞,临走前,又嘱咐众人,泉先宫晚上有宵禁,切不可随意走动,众人不明所以,只得遵从。

秋风清房间里。

朱夏宜为秋风清铺置完床褥之后,见主人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他的脑海中,忽然有个画面一闪而过,画面中,身着一袭白衣的主人也是站在窗前,竟与如今这般相似,他轻轻走到窗前,看着秋风清说道,“主人,夜深了,还是先休息吧。”

“好,你也早点休息。”秋风清笑着对朱夏宜说完,就向着床榻走去。

“主人,”朱夏宜看着秋风清的背影,情不自禁的叫住了秋风清,他看着秋风清转过身来,才说道,“主人,你一定不能有事!”

“放心吧慎言,我的血多,不会有事的。”秋风清笑笑,心中也有一丝担忧,不过,担心也就是一阵,他深信自己福大命大,应该不至于就此毙命,所以心中安慰了一下自己,便渐渐的进入了梦想。

朱夏宜见秋风清有了困意,便替他熄了灯,自己也退了出去,回他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子夜时分,秋风清正睡得香甜,忽然感觉有一阵桃花香气,在鼻尖萦绕,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更加困了,遂又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室内已经亮了,想是已经亮天了,这水中宫殿说也奇怪,虽然看不到皓月繁星、烈焰赤阳,但是宫中却早晚分明,不知道是个什么玄机,实在其妙。秋风清躺在床上,只觉浑身疲乏,他方要起身,却发现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竟没起来,他有些奇怪,遂不自觉的伸手往被子里一摸,竟然有种肉肉的触感,像是一个人!

秋风清大惊!他立刻掀开身上的被子,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之上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人被他的动作吵醒,仿若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嗔怒道,“干什么呀?睡觉嘛!”

秋风清的血液一阵上涌,这是...什么情况?颜回?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颜回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了,许是感觉有些凉,冷意让她稍微有些转醒,她缓缓睁开了双眼,她依然躺在秋风清的身上,缓缓的抬起头,正好对上了秋风清的脸,她竟然撅起小嘴,轻轻亲了秋风清,“这是我的初吻!”

秋风清感受到来自女子嘴唇温热的气息,浑身一颤,这感觉!突然周身燥热,他竟不知要说些什么好。

“如果你死了!我就跟了你去!”颜回看着秋风清情意绵绵。

“为何?”秋风清看着颜回泛着红晕的娇颜,问道。

“呆子,你说为何?”颜回看着他责怪他明知故问。

“我...不知,不...”秋风清嘴里虽然说着不知道,心里却清楚的很,颜回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对他产生了另外一种情感。

“我喜欢你!”颜回打断他的话,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我颜回喜欢你秋风清!”

“不可!”秋风清着急了,“我乃修炼之人,不可近女色!”

“我不管,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人,我也是你的人!你休想抛下我!”颜回坚持着。

“我们先起来吧,一会儿被人看到,有损姑娘的名誉,”秋风清想要起来,却又被颜回压了下去。

“不要,我不要下去!看到就看到,我才不怕!”颜回使着小性子,极为不悦。

“你!怎可如此躺在一个男人身上,你不怕...”秋风清的心里虽然知道此举十分不妥,但是这一大清早的,突然有个绝色佳人躺在自己怀里,而且这个佳人还有些奔放,不但主动的亲了自己,还不听话的乱动,他的身体缺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心中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也太考验人了!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都是你的人了!”颜回仰着头,情意满满的看着秋风清。

“喂,你可不要胡说啊,我什么都没做过!”秋风清越是压制自己身体里的躁动,怀中的女子越是大胆,竟然伸手抹起他眼角的那抹浅痣。

“不许碰!再碰我,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啊!”秋风清威胁道。

“为什么不许碰,你是我的!是别人不许碰才对!”颜回说着又在秋风清的脸庞上亲了一口,那温热的气息又一次引起秋风清的悸动。

秋风清忽然用力,一个侧身,将颜回压在了身下,他将颜回不老实的双手禁锢在头顶,忍着身体里不安的躁动,沉声道,“还敢动吗?”

颜回又一刹那的惊慌,遂又露出娇羞之态,一张脸更加的红润,看的秋风清从心里到身体都一阵奇痒难耐,喉结不住地蠕动着,似乎一忍再忍,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跳下了床,待他稳了一会儿心神之后,方又回头看了眼,还躺在床上,眼底含笑,眼神炙热的看着他的颜回,沉声对她说道,“以后,你不许这样对别人!”

说完,留下床上痴痴发笑的颜回,赶紧走了!

饭后,鲛人子渊在长明殿中起了法坛,秋风清面对着正南方向,坐在法坛正中间。子渊手指在空中做法,眼前浮现一颗红色鲛珠,鲛珠幻化成一枚细细的鲛针,鲛针慢慢下落,在秋风清的无名指上面刺了一下,随后鲛针便飞向了正南方位,在虚无的空中幻化成了一个门的形状。随着鲛针的消失,秋风清的无名指开始往出慢慢流淌着鲜红的血滴,血液一滴一滴孜孜不倦的自那手指中流出,流向了正前方的门形鲛针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