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巡天司 > 第一卷 灰烬之地
第十章 一枚碎银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3330  |  更新时间:2022-06-18 17:10:10 全文阅读

“今天,这顿我请客,谁都不许跟我抢!”

“怎么?贺老三最近发财了?”

“呵呵,你们不知道,老贺昨天在那新开的赌坊里大杀四方,庄闲通杀,估摸着上半辈子输的钱,昨天一晚上就赢回了大半。”

……

“胡哥,今天什么日子,请咱们这些老伙计来这喝酒啊!”

“哈哈,当然是有喜事了!”

“诸位也知道,我年前囤一批皮草,但处理不当烂了不少,眼看着就要亏个底朝天,前些日子遇见一个行脚商人,说是要用皮草缝制大帐,给某位军爷使用。”

“需要的量大,而且大帐这东西也不在意皮草上的损坏,给我一股脑全收走了,加上如今祝大人给我们减了九成赋税,虽然价钱卖得便宜了些,可这一来二去,算下来,比往日赚的还要高出三成,我胡二这次算是彻底缓过来了!”

“那可恭喜恭喜啊,说起来咱们最近运气都不错,我家那儿子进来读书也有了长进,老四这么多年没有动静,前几天听说他婆娘终于怀上了。”

“还有这事,那待会他来了,可得让他多喝几杯!”

……

酒肆中,酒客们红光满面相互攀谈庆贺,虽然尚且时值正午,但生意却火爆得很,偌大的酒肆几乎座无虚席。

楚昭昭放下了手里的手札,抬头看向坐在对侧的褚青霄。

褚青霄饮下一杯清水,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楚昭昭眉头紧锁:“上面太多内容残缺,有价值的线索其实不多,我说你写日记就写日记,就不能把牢骚话省略掉吗?”

“你又不是写志怪小说的,那么多废话,又没人按字数给你算钱!”

褚青霄耸了耸肩膀:“郎中说,癔症患者到了病重之时,会自己创造出所谓的证据,佐证的臆想。”

“这些东西都是我在犯病时,无意识写出来的,我怎么能控制?”

见褚青霄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楚昭昭不免有些恼怒,但此刻也不愿与褚青霄撕破脸皮,故而只能全当没听见他的这番话。

她转而言道:“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线索。”

“嗯?”褚青霄眉头一皱,看向对方。

楚昭昭将手札打开,翻到了尾页,指着上面的内容道:“你看手札的最后,你提及是玄都观里的那个老道士告诉你烛阴的秘密。”

“那老道士知晓这么多隐秘显然不是寻常人!”

褚青霄苦笑道:“这我早就想到了,刚发病那会,我第一时间去过玄都观,可惜……”

“这武陵城根本就没有玄都观这么个地方,我记忆中玄都观的所在,其实是一位朱姓大户的私宅。”

“更不提那老道士了,我问遍了大半个武陵城,都没人记得有这么一号人。”

“说到底这也只是我癔症发作时,杜撰出来的东西。”

“所以啊,我劝你也别白费功夫了。”

褚青霄泼来的冷水并没有让楚昭昭有任何动摇的意思,她言道:“你们不记得的事情多得去了,不代表他就不存在。”

“如果这老道士还活着,说不定咱们就能解开谜团。”

“怎么找?当初我差点把武陵城翻个底朝天,也……”褚青霄看着眼前的少女,就像是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你找不到,是因为你笨,本姑娘可是天悬山的高徒,青雀峰的准内门弟子。”楚昭昭扬起了头,不以为意的言道。

她伸出的玉指在手札上轻轻移动,最后落在了一行小字上。

那是老道士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其实,我是神。至少曾经是。”

褚青霄不明所以,他眨了眨眼睛:“那又如何?这么一行字能说明,他真的存在?”

“他一定存在,只是我们得想办法找到他,或者说找到他存在的痕迹。”楚昭昭没好气的言道,对于褚青霄一门心思认定自己得了癔症的态度,心底多少有些不满。

“而这句话,就是线索。”

“这句话?”褚青霄皱起了眉头,以他的眼界确实无法明白,这样一句像是玩笑的话,能有什么线索可言。

“咳咳。”楚昭昭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又言道:“北朝大魏有九镇府,我们大虞有监天司,虽然名字不同,但司职都是几乎一样的。”

“他们在各自朝廷地位超然,凌驾各个司府之上,哪怕是皇帝要钦定执掌者,都需要得到武庙道庭的认可,才能册封。”

“你知道这两座司府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吗?”

褚青霄自记事起就身在这南疆边城,朝廷的事听过一些,但大都止于表面,楚昭昭的问题自然不是褚青霄能够回答得上来的。

楚昭昭见状,面有得色,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说道:“天下修行之道分类繁杂,但最后都殊途同归,指向那最后一境,皆为神曌。”

“能得这般造化,哪一个不是历尽艰险?天赋、气运还有自己的努力,缺一不可。”

“但却有诸如妖、精怪亦或者心术不正之人,以邪法夺天地造化,以低劣的修为,攀附神曌之境。”

“而监天司与九镇府的存在,就是为了诛杀这些以邪法夺走天地造化的伪神。”

褚青霄听到这番话,皱起了眉头:“我不太理解,你口中的伪神到底犯了什么错?”

“难道只是因为他们用了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方法修行到神曌境,所以就应该被诛杀吗?”

按照常理,自己给褚青霄讲述了一番他从不曾知晓的“辛密”,他应该发出感叹,亦或者对她露出崇拜之相。

可这家伙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反倒问出了一个楚昭昭并无法回答的问题。

楚昭昭一愣,旋即道:“或许是因为他们德不配位?而且,靠着邪法得来的神曌境,并无法与真正的神曌境抗衡,有些弱小的,甚至与五境六境的武夫相差无几。”

“可如果那个所谓的邪法,没有伤害任何人,又怎么能说他德不配位呢?”褚青霄还是有些疑惑。

但楚昭昭却被他问得有些恼怒,她一摆手道:“那我哪能都知道,你那么好奇,自己去问司府的府主司命啊!”

“而且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老道士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伪神!”

褚青霄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跑偏,他收敛起了寻根问底的心思,转而道:“那又如何?”

“这类的伪神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息,而我又恰好在宗门中翻阅过追踪这种气息的法门,虽然大多数伪神都可以收敛这种气息,但毕竟不可能时刻如此。”

“我或许可以依照那法门寻到伪神的踪迹。”

“要知道这类伪神,大都仇视人族,很可能武陵城如今的状况就是他与烛阴合作的结果,而你也说不得是被他利用的棋子。”

“当然也有可能,他确实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但无论是哪一种。”

“找到他,便有可能成为我们破解这迷局的关键!”

楚昭昭说得一本正经,褚青霄闻言却摇了摇头:“怎么我感觉一切就这么凑巧。”

“他恰好是什么伪神,你恰好又会能找到他的法门?”

楚昭昭听出了褚青霄的话外之音,她冷笑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追踪伪神气息的法门唤作凝神观,是大多数修行者感应灵气的法门,在天悬山只要入了二境的弟子,都得洗练,甚至是你这样的寻常人也可以练习,只是没有阅读关伪神气息相关的典籍,很难从复杂气机中寻找到伪神气息罢了。”

“说到底是你自己孤陋寡闻。”

听闻这话,褚青霄摇了摇头,也不打算与之争辩。

“哼!你大可不信,但很快,我就会证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楚昭昭这样说着,站起了身子,朝着不远处喊道:“小二!结账!”

一位身材干瘦的年轻人闻言便快步走了过来,嘴里热络的应道:“来咯。”

店小二迎来送往,倒是早已练就了一副对任何人都笑脸相迎的本事。

可当他走近,瞥见坐在一旁的褚青霄时,他的身子明显一颤,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放心,他不打人,本姑娘看着呢!”楚昭昭倒也习惯了这武陵城中的众人对褚青霄的态度,她拍了拍胸脯如此说道,然后又道:“你看看多少钱,结账吧。”

店小二还是有些不放心,始终保持着离褚青霄数步远的距离,伸长了脖子打量着桌上的饭菜,心头微微估算,旋即道:“一共一百三十四文钱。”

“倒也便宜。”楚昭昭看了一眼还算丰盛的一桌子饭菜,如此说道,旋即便伸出手爽快的从荷包中拿出一枚碎银,递了过去,嘴里还甚是豪气的道了句:“不用找了。”

店小二接过那碎银,顿时眼前一亮。

大虞朝廷对货币素来管控严格,哪怕是碎银,都是以制式划分,一钱、三钱、五钱、八钱为四类,再印有官家烙印,以防止北朝的劣币流入。

而楚昭昭递过来的碎银,看分量应当是三钱的银子,换算成铜板,那可是足足三百文,多出的部分,足够店小二三日的工资了。

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泛滥,看褚青霄的目光也不再那么忌惮。

“谢过客官。”他忙不迭的躬身道谢,手里正要将碎银揣入怀中。

但下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将银子拿到了自己的眼前定睛一看,眉头顿时皱起。

方才眉宇间的热络之色也顿时散去:“客官,你这银子……不对吧。”

“什么意思?这银子还能有假?”楚昭昭有些不满这小二的不识好歹。

那小二却也不惧,把碎银递上前来言道:“咱们大虞朝的银子都落有官印,又以年号区分。”

“从太祖到如今,共历三帝,分别是景泰、万宁和如今的庆元,可你这银子上落的官印却是崇圣!”

“我大虞朝什么时候有这年号?”

“难不成,在咱们不知道的时候,大虞朝改朝换代了不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