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井元书屋 > 正文
第一章:哭声
作者:竹鸟  |  字数:2721  |  更新时间:2022-06-28 09:26:27 全文阅读

萧瑟寒风穿透黑夜拂过路边老樟树,落下几片枯叶……

路上寥寥无几的行人,也是裹紧衣物行色匆匆。

泥泞空旷的马路上,一人脚伐沉重,身影被昏黄路灯映衬的分外孤寂颀长……

“该死!”

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猛地将脚下的一块石头狠狠踢了出去。

咯!

石头撞击在树干上,反弹落入草丛。

他叫茅三道,本是南浦银行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

三年了,连续三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领导周孔明却总是处处为难他,几乎每天如此。

强制让他加班到很晚,俨然已是家常便饭。

“周扒皮,你个狗养的!老子不干了!”

茅三道诅骂了一句,用力将手中的黑色公文包甩在地上并踩上几脚。

即便是这样,内心压抑的不痛快仍没有疏散半分。

他一屁股坐在马路边上,从裤兜掏出一盒香烟。

抽出一根。

咵呲……

点燃。

“嘶……”

猛抽了一口。

此刻,茅三道唯有觉得一根没有意识的香烟才能抚平内心的不爽与愤怒。

10几分钟后,

他看了眼腕上的手表。

不知不觉已是夜里11点。

“哎...去他妈的工作!”

再次骂了一句,他将烟蒂弹向马路中央,顺势溅起几丝火花。

随之,

起身。

拍了拍屁股下面的灰尘,他这才往家的方向走去。

可当他路过一条巷子时,脚步不由得停顿了下来。

对面,一栋老宅子的灯光还亮着,不过光线显得有些暗弱。

这是一家老书店,茅三道此前经常光顾。

他的记忆中,这家书店貌似从自己记事开始就已经存在。

姬叔怎么又是这么晚还没有休息?

在他印象里,这处宅子的光似乎每天都要亮到很晚。

又或许,就没有熄过……

嗯,既然没睡,那进去看看吧,正好也可以挑几本书闲暇之余看看。

上前,

伸手,

握住门把手,

手腕一扭,

咔嚓!

门开。

同时间,灯光似乎更暗了一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堆积如山的旧书。

“姬叔,我来选几本书......”

茅三道冲着店内招呼了一声,这也是他进入书店后经常跟店老板姬一臣打招呼的惯用说词。

没有得到回应。

“姬叔?”

茅三道踢了踢脚下凌乱的书籍,提腿往里走了走。

“姬叔?你在吗?”

他站在书屋正中,再次叫唤了一声,同时眼睛观望着四周。

然,房间很安静。

姬叔始终没有回应。

难道,

姬叔出门了?

短暂停留,茅三道打算过几天再过来一躺。

他转身回到门口。

拉门,

吱呀……

门被打开。

“扑呲……扑呲……扑……”

这时,房间内本就昏暗的电灯剧烈闪烁,就好像某根线路搭错而产生的短路。

“呜呜呜……呜呜呜……”

背后突然传来了哭声,茅三道吓了一跳。

“谁!”

他快速回头看向身后。

目光搜索中,房间尽头左侧半掩着一道门引起了他的注意。

但,

门内并无灯光,漆黑一片。

“姬......姬叔?”

茅三道盯着那道门喊了一声。

“呜呜呜……呜呜呜……”

回应他的依旧是一阵阵凄惨的哭声。

而且,

哭声来回飘荡在整间书店,分外刺耳。

茅三道盯着那道门,断定这凄惨的哭声就是从那道门内传出来的。

且那道门,

他很肯定,自己从没进去过。

里面有什么,

他更是不清楚。

不会是……姬叔想起什么伤心往事了而忍不住哭了几声?

茅三道不认为这是幻听。

毕竟,

这声音太过于真实了。

而且,通过对声音的分辨,茅三道笃定这哭声是男人特有的声带。

怔怔心神,他慢慢走向那道掩着的门。

“扑呲……扑呲……扑呲……”

头顶的灯光也没有要安静下来的意思,比之刚才似乎更加凶烈。

几秒后,

茅三道到达门口。

“呜呜呜…呜呜呜…”

哭声逐渐加大,也格外清晰。

伸手,

推门,

吱呀……

哭声戛然而止!

一处几近60度的斜向通道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内有楼梯,堆砌阶梯的材质应该是青石料子。

通道两旁,每隔几米,相对应燃烧着一对红色蜡烛。

就着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跳跃蜡烛光线,将通道映射更加狭窄幽长。

这通道,仿佛……是衔接冥府的枢纽。

站在通道口,茅三道猛然觉得整个气氛有些不对。

嗯,很压抑。

但似乎又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促使着他,一探究竟。

“呜呜呜……”

这时,

哭声再次从通道尽头传来。

少顷适应,茅三道探出右脚,踏出第一步;

“咚!”

脚步声很清晰,一直飘至通道的那一头。

“咚!”

茅三道身子前倾,左脚随之赶上,两脚并齐。

“咚嗵…咚嗵…咚嗵…”

片刻的心理建设后,茅三道顺着石梯一步一步往下走去。

昏黄摇曳的烛光,使他的身影也跟着左右晃动……

十几秒后,

茅三道到达通道尽头。

他看到一个铁门。

准确的说,是一扇锈迹斑驳的铁门。

像是被遗弃已久,被人捡回来硬生生给扣在这里,很不协调。

“呜呜呜…”

哭声越发明显。

茅三道将耳朵贴近铁门,更加坚信这声音就是从铁门内传出无疑。

“姬叔,是......是你吗?”

茅三道冲着铁门内喊了一声后屏住呼吸等待,迫切想听到姬叔的回应。

他失望了,里面除了阵阵哭声,并没有得到姬叔经常回应的惯用语

茅三道深吸一口气,警惕的握住门把手,心里有些不安。

手腕一扭,

咔!

门没开。

他吐了一口气,抓住门把手往右侧用力一拉。

咯噔……

门移开了一条缝。

茅三道再次用力一拉。

咯噔噔……

铁门大开。

顿时,一股冰冷的气流刺激着他身体的每一处感官。

伴随冰寒的,还有跟走廊一样跳动的光线,昏黄无力。

茅三道下意识裹紧衣物,将心态调整到最佳,慢慢走了进去,尽力搜寻目所能及的每处。

里面是一个超大房间,房间四周插放着多根红色蜡烛。

不过,

有几根烛台已经倒在了地上。

房间正中是一套黑色沙发,却是奇怪的倒扣着......

似乎……也没什么。

不对!

茅三道身体倏地一惊!

如果这里一切正常;

那,

刚才的哭声又是怎么回事?

茅三道的心再次被提到嗓子眼,他如履薄冰般往里挪动了几步,眼睛再度快速扫视着四周。

当他看到右侧昏暗的角落时,整个人有些站不住了。

那里正躺着一个人!

“谁!谁在那儿!”

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人,茅三道有些发毛,心脏此时砰砰急剧加速。

“你到底是谁!说话!!!”

茅三道提高嗓音,试图用高声贝稀释自身的畏怯。

面对茅三道的呵斥,那人置若罔闻,全然一动不动。

踌躇片刻,茅三道向着那人走了过去,同时将拳头握紧,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姬......姬叔?”

待小心走近后,茅三道这才看清,地上的这个人正是姬一臣。

此时的姬一臣双目圆睁,眼神早已黯淡无光。

“姬叔!”

茅三道躬下身子推了推姬一臣的身体,触感僵硬冰凉。

姬叔不会……

茅三道瞳孔一阵紧缩,抬起略带颤抖的手伸到他鼻子处探了探。

随即,他瘫软在地上,身体不停的向后挪动!

姬叔死了!

姬叔死了?!

姬叔,怎么会死?

茅三道脑袋瞬间空白,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和蔼的姬叔居然死了!

找人!

对,找人过来!

茅三道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跑向门口。

“呜呜呜……呜呜呜……”

刚走没两步的茅三道身体猛地一震!

他疾速屏住呼吸,慢慢扭头看向身后。

他刚刚清楚的听到,从姬叔尸体内发出了一阵哭声!

而尸体却一直纹丝不动地躺在地上。

仿佛,

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邪门!

这是茅三道此刻的直观感受。

跑!!!

第六感的强烈抗议,茅三道意识到,这里不安全!

可当他刚跑没几步时,脚步倏地一滞!

因为就着蜡烛折射在地板的光,他清楚的看到,自己影子旁,另一个影子正从地上僵直的坐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