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扫地憎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222  |  更新时间:2022-09-12 23:14:21 全文阅读

祖小一的一番言论可谓是石破天惊,震惊了在场的无数人,他们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之下,在世子都给了台阶下的情况下居然还会有人不领情!

如此不给面子,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愚蠢到了极点,另一种则是强大到了极点。前者并非是指痴傻之辈,而是内心狂妄以至于辨不清眼前的局势,以及对自己所做所言会造成的后果没有一丝的预知,最终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和灾难。

而后者就简单了,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实力称尊,只要拳头够大,管你是什么人,自身的行为准则就是标准!不服来战!

不过貌似眼前这个拒绝和平解决争端的男人并不属于后者,所以那就只剩下愚蠢了。

灰衣男子见祖小一这么狂妄也不禁冷下了脸,对着身旁的五皇子赵晋说道:“五皇子,看上去你说的这个麻烦家伙实力虽然有点儿,但是不自量力却更让我惊讶!”

随即又看着祖小一,“既然你对自己这么自信,我倒是想看看你还是不是真想说的那样有能力击败叶族的叶炎!”

“蛮山,不用试探了,速速将他拿下!蔑视皇族,扰乱清净之地的人没有饶恕的可能!”

身穿铠甲的男子再次走上前,一步迈出,体内强大的气势轰然爆发,化血境九层的强悍灵压瞬间覆盖全场。在场之人就算是几个管事的考官都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至于其他的人则更是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致命的压抑感!

浑厚而沉重的血气冲天而起,就好像逆天而上的浪潮,势大而猛。无论是从其中蕴含的灵气浓度还是强度都远超同阶之人,让人心惊不已。血光甚至像又一件盔甲披在全身,经脉中的鲜血流淌全身发出了阵阵轰鸣之声,宛若万马奔腾而过。

这是将自身的血液淬炼到了一种非常强悍的境界的表现,自身的精元都有着异常显著的提升,直接就影响了自身的战力的高低和身体的强度。

不是每一个人能做到,毕竟每一次的化血都是一个异常困难痛苦的过程,更别提在这过程中能极尽升华了。这个穿着盔甲的男人看上去其貌不扬,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狠角色。

祖小一面对他,脸上也露出了少见的凝重之色。这个家伙给他带来的危险和压迫感要比之前在那个渔镇的将军还要强,最起码也要高出了三四倍不止。

这种人居然会当皇家的守卫?真是浪费这一身的天赋!

以《九转屠圣功》强化自身的力量,引来更加恢弘庞大的龙凤大道的力量加身。顿时天地间一片清明,两股无上意志自天际降临,带着神圣不可忤逆的威严扫荡世间。

超越了一切的存在,如同真正的神明现世!

众人纷纷惊恐,基本上所有人,包括实力强悍,但精神意志不够强的家伙当即被镇压瘫倒在地。

这是什么力量?

现场还能站着的除了祖小一之外,就只有对面的三人。

盔甲男人挡住了所有的威势没有让后面的两人跪下,但是自己嘴角却溢出了鲜血。双腿双曲,双手把持着一柄巨大的阔剑,深深插在身前才能让自己不再后退!

周围的地面直接碎裂出无数裂缝,像蜘蛛网一样不断向外蔓延。

他的心中满是惊骇,自身的强大让他更能体会到这股意志的可怕,单从气势上几乎超越了命海境,甚至在天轮境还要往上!这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实力如此低微的小子的身上出现?

身后的两人也纷纷变了脸色,内心直呼不可能!

而更让众人震惊地还在后面,他们看到了毕生难忘的场景。

金色神火缠身,随即汹涌而出将整个场地化作了一片火海,将一切都化为灰烬,连灵魂都要被这灼热的热量给融化!连塔林都不自觉开启了防御,其内突然涌现出了一股庞大的佛力将神火挡在了外面。

一只巨大的神武火鸟在祖小一的身后展翅,双翼展开直接让天空都暗淡了下来。在其周围,空间都产生了形变扭曲,纹路具现,像是要被烧穿了一样。

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因为祖小一并没有让凤凰具象化,只是以火焰组成了身躯,人们最多会认为这是某种非常厉害的火鸟。

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另一侧,这天空的另一边,一条龙!

是不是眼花了!这是真的吗?不是只在神话中才有龙的出现?

这是此刻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龙躯巍峨如巨山,蜿蜒连绵不知数千里。晶莹剔透的龙角,金光闪闪,上面还带着一些神秘的纹路散发着点点异样的光华。强而有力的五爪,充满着震撼力感的身躯,如同金水浇注一般坚不可摧。

它的出现没有火鸟那般浩大的声势,但仅是一声嘶吼就足以震惊寰宇,附近所有的妖类生灵尽数低头。

祖小一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些吃惊,他没想到这《九转屠圣功》的用处居然如此强大,他现在只不过修行了第一转!但是对自身的增幅绝对不止十倍,应该有差不多二十倍!恐怕现在全力可以和命海境的强者在力量上对上两招,但是要是对方动用规则之力就不行了。

这简直是个难以言说的奇迹!

“其实我还是非常低调的,要不然你们也不会没听说过我的名字。既然你不出手,那我就承让了!”祖小一看着面前的盔甲男人,手中的黑剑举了起来。

刹那间,所有人不禁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下一刻又捂住了自己的眉心,但是又想握住胸口,双手都不够用,全身上下都似乎被刺穿了!

整片天地成了剑的海洋,所有人都成了逃不掉的靶子!

尤其是当他将鬼道之力融于剑身的时候,来自九幽地狱的鬼道杀剑仅凭外放的剑气就将无数人重伤,寒气肆意将大地冻结。他们中就算是化血境也不例外,纷纷吐血昏厥。

如此可怕的力量一旦劈下,在场的所有人估计有九成都难逃死亡的厄运。

身穿盔甲的男人更是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威胁,此刻已经无法去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惊世骇俗的场面。脸色狂变,转头朝着身后大声吼道:“皇子世子请速速离开,这一剑之威我恐怕挡不住。”随即全身的灵力疯狂涌入身上的盔甲和身前的那柄巨剑之中。

灵威浩荡,耀眼的光芒弥漫至上空,气韵缭绕,一只黑色的玄龟之甲化形而出将其守护在内,从其弥散的气息来看,似乎是由一只死去的妖王练成,上面有着不少残破的地方。虽然有用其他的材料修补,但是一眼就能看出并不属于一体。

与此同时,巨剑之上,剑柄处那镶嵌着圆形宝石的地方,像眼睛一样亮起紫色光芒,自其内有无数紫纹脉络向整个剑身蔓延。巨剑变化守护之盾展开,另有一道道阵法在空中生成并且不断延伸扩大,最后足有九道之多。

祖小一有些惊讶地看着男人的盔甲和巨剑,这两件兵器不会是玄兵吧!但是又感觉不太可能,玄兵怎么会给给一个守卫用?估计是高阶或者是极品的灵宝,但是这也几乎是属于皇朝顶尖兵器了,这个男人不简单!

“吃我一剑!”祖小一的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容,右手瞬间落下。

一剑碎空,大道成剑率先轰击而下,龙凤合击威势直击天穹,覆灭一切。后面的虚空大裂缝中似乎连通着地狱之门,无数鬼怪向着下方的三人冲去。

五皇子和那灰衣男人还未能及时逃出这一剑的攻击范围,或者说他们根本就逃不掉!除非他们的反应速度再加上行动的速度能在三秒之内。

盔甲男人发出了怒吼声,在这一记的斩击落下之后,他有些后悔,如此力量早知道就不硬接了,根本就扛不住!要是为此弄丢了一条小命那可真的是大大的不值。

就在这危急时刻,场中传来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我佛慈悲,施主还请剑下留情!”

在祖小一惊异的目光中,一个手拿扫帚,穿着洗的泛白的蓝色纳衣的老和尚突然出现在他的剑下。身形枯瘦,长须花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有修为的僧人。

只见他松开扫帚双手合十,一尊散发着万丈金光的巨大佛陀从他的身后升起,低眉善目常自在,胸前一个“卍”字印记异常醒目。

佛陀双手结印,抵住了下落的毁灭一剑。随即双手合十,浩瀚的佛力涌出,佛号再次响起,无数经文在剑身上浮现,不断削弱消化着它上面的鬼道力量。

光芒所照射之处,异象皆在缓慢平复,就连大道的力量也在慢慢隐去,归于平静。最终祖小一劈下的一剑随着佛光的消散,也“啵”的一声彻底消失。

场中一片寂静,老和尚左手握住悬在空中的扫帚,缓步走到祖小一的面前,低头一声阿弥陀佛,说道:“多谢施主及时收手才避免了更大的灾难,这些人也因此才得以保存性命,老衲在此替他们感谢施主的不杀之恩,不知道可否移步说话?”

祖小一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和尚,又看了看瘫坐在远处的三人,回道:“这位老和尚,我的事情还没解决完呢!再说了,你又是哪个?别把我说的好像很仁慈,那一剑是你的功劳!”

老和尚对自己的话被揭穿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尴尬,而是神色如常地继续说道:“老衲无名无姓,蹉跎平生,不用太过在意。施主,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再加上施主神威想必已经其他人不敢再有多生事端的心思。”

“此刻正好是放下仇怨间隙的时刻,何不广开心胸仁慈为怀!一旦有更大的因果产生,恐怕会对天下众生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所以还请施主慎重!”

祖小一摸了摸下巴,他听出来了这和尚就是想让他罢手不再追究五皇子和那灰衣男子的挑衅。

这天下哪儿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要不是自己异于常人,身具超凡实力,现在恐怕就被这两个家伙给暗害了!更何况这场争斗也不是他故意挑起的,只不过是先对面一步下手进行反击而已。

不过要是再打下去,恐怕这个老和尚会出手阻拦,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处。这老和尚是什么实力,居然看不穿?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遭!

看来就算是这边大陆也隐藏着不少厉害的高手!

“老和尚,你说的倒是挺好,不过跟我有啥关系?这些话你应该跟那边那两个皇家人说,我不过是受害者而已!”祖小一将黑剑插在了地上,挖了挖鼻孔,看上去非常的不屑。

“现在我要是不给他们好好教训一顿,日后再来找我的麻烦怎么办,你帮我挡着?”

“受害者?哈哈哈,施主可真会开玩笑!”老和尚听到他的话摸了摸胡子呵呵一笑。

这样的一边倒的战斗居然会说自己的是受害者,这让躺了一地的伤员情何以堪?他这一生谨言慎行,从不说脏话,现在就算是想说也说不口,否则定然要骂上几句。

“老衲愿意做这个调解之人,向王爷进言请求消除这个矛盾,不知道施主可赞同?”

“如此一来,便可以为施主解决后顾之忧!”

就在两人交流的时候,大量的和尚还有一些守卫也进入了场地中,刚刚闹出那番动静地时候他们就已经赶到一部分了,只是畏于那战斗的威势才不敢靠近。

那条金色的巨龙也是将他们狠狠地震撼到了,他们少的活了十几年,多的活了上百年,何曾见过如此逼真到就如同真实存在的龙?

而且说不定就是真的,恨不得多看两眼!

和尚们在一位身披红色袈裟的和尚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搬运救治着伤员,有的抬着担架,有的则是抱着药箱,能救治的就当场救治,至于伤势严重的就只能抬走送到专门的救护场所了。

而守卫士兵们则是在一位身着华贵衣衫,体型微胖的中年人的指挥下第一时间赶到了那些皇子公主的身边,他的脸色似乎很难看。他名为王知元,是五王爷手下的大总管。今日就像往年一样过来看着入围考核的进行,王爷虽然是总负责人,但是肯定不可能会一直呆在这里,这才刚离开不过一个时辰,没想到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一旦汇报上去,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连脑袋都保不住!

好几个皇子皇女还有世子们都受了伤,他们老爹一旦发火那还得了?所以一定要抓住罪魁祸首才能免除他的罪责,最大限度转移注意力,这样到最后定罪的时候他顶多会落个玩忽职守!

他赶忙带人来到了五皇子和自家世子的身前,神色慌张地说道:“快快快,还不赶紧把皇子殿下和世子殿下扶起来?”

“皇子殿下,世子殿下,不知道两位殿下是否受了伤?都是奴才的错!都是奴才看管不严才会让这种大胆无礼之辈闹出如此大的动静,奴才现在就让人把他捆起来送到府中大牢内!施以极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就狠狠甩了自己几个巴掌,然后就要要指挥身边的几个侍卫动手。

赵晋看了灰衣男子一眼,然后冷哼一声:“王知元,滚回来!”

“是是是!你们也回来!”他又伸手将走出去的几个侍卫给叫了回来,然后来到赵晋的旁边,弯腰侧耳恭听指示。

“皇子殿下有何吩咐,我立刻照办!”

“连我们都无法奈何那个小子,就凭你手下这些臭鱼烂虾?嫌我们的脸丢的还不多?”灰衣男子冷喝道。神色淡定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挫败感,如果祖小一这时看过来的话,一定会惊讶这是一个多么有城府多么有心计的人!

他虽然刚刚被祖小一的那一剑吓得不清,但是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思维。这件事情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居然敢向皇族动手,不杀皇族威严何在!

“你立刻回去禀告五王爷和其他的王爷,就说祖小一不遵守考核规矩,意图动用武力破坏考核平衡,故意挑起争端扰乱参赛之人的心境,为了帮助赵心馨取得优胜。而我们和其他受伤之人皆是为了阻止他才造成如此局面,请求他们联名上报陛下为我们做主!”

“另外,把这个消息传递传递给其他人,谁要是敢泄露,就别怪我让他在这里落选了!”赵晋脸上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容。

“这...皇子殿下,世子殿下,想让这么多人统一口径恐怕...有些困难!”听到他们的话,王知元脸上冒出了斗大的汗珠,让这么些皇子世子皇女们去联手欺骗王爷们,万一被揭穿了,他恐怕是第一个被处以极刑的人,而面前的两位恐怕最多只会受一些不痛不痒的处罚。

“哼,废物,你怕什么?拿我的令牌去!”灰衣男子甩给他一个银铁令。

“也带上我的!谁要是拒绝,记上名单交给我。”赵晋也同样甩出一块黄色的圆形令牌,冷声说道。这次胆敢和他们作对的人,就算过了这入围考核,在后面的秋决大比中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这次势必要弄死祖小一!

王知元看着手中两块金光银光闪烁的令牌,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买命钱,死神在前方向自己招手。这件事情做了恐怕是九死一生!但是不做,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单是违抗两位殿下的命令,轻的话直接被打出王府,重的话也是死路一条,而且还是那种不为人知的死法,连尸体都找不到!

“你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我们说的话?”灰衣男子一声怒喝。

“是是是,奴才这就去办!”

既然不得不办,那就得先给自己安排一下后事了!如果能如了两位殿下的愿,那自然是最好,说不定还会有一大笔奖赏,但是要是办差了,恐怕就得提前转移资产,让在皇城做生意的家人赶紧撤离了!

欺瞒王爷,欺瞒皇帝,这可是诛九族的罪!

看着王知元离开了,赵晋对着灰衣男子问道:“表兄,这真的行?我父皇那边似乎对祖小一这个小子格外照顾,单凭这件事情应该除不掉他。”

“这小子不简单,不仅拥有那么精纯的龙之力,还拥有这那种火焰,我要去找人查查他的底细,绝对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

“还有你不是说皇帝之前单独召见过他吗?想必对他纵容一定和那件事情有关系,想办法搞清楚。不过一定要小心,越快搞清楚越好。如果行不通就从赵心馨那边下手,她一定知道些什么?”灰衣男子看着远处的祖小一说道。

“嗯,好!”赵晋点了点头。

至于祖小一,看着远处的两个人离开了,原本准备去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长长记性的心情也没有了。一旁的老和尚在喋喋不休的劝说着,跟念经一样,烦都烦死人了。

“行了行了,你这个老和尚是真的烦,我答应了,你去办吧,办完了过来通知我!”他的态度甚是嚣张,居然敢让这么一位神秘高僧当跑腿的!

不过老和尚似乎并不在意,一声阿弥陀佛,笑着答应了。

祖小一看着半空上的球体,刚刚战斗被毁了大部分,不过还能看到一些正常的画面。赵劫的画面看不到了,不过赵心馨的画面还在,他的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也在考核,不过是选择了激烈的战斗。

她看上去状态有些不好,身上笼罩的佛光闪烁不停,这是不是要失败了?

于是他赶忙拉住准备离开的老和尚,指着上面的晶石荧幕就问。

“嗯...施主所言不差,这位女施主看上去无法继续我佛神通的修炼了,应该很快就要失败了!”

祖小一提供了有些着急,这怎么行?

“喂,老和尚,我能不能进去?”他扭过头看向一旁,结果那老头竟然消失了!

可恶!

祖小一看着周围没有人在意他,双手插兜吹着口哨就离开这里向着塔林边缘走去,然后趁着旁人一个不注意,直接溜了进去。

周围虽然有围栏还有一层阻拦的阵法,但是这丝毫拦不住他,直接利用世界树穿阵而过,悄无声息。

他的身影消失后,离开的老头又奇迹地出现在了他消失的地方,有些疑惑。

那身穿红袈裟的和尚也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双手合十,弯腰施礼。

“前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