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葬天道祖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来自五皇子的麻烦
作者:星影寒沙  |  字数:6236  |  更新时间:2022-09-11 23:10:12 全文阅读

“公主,我在外面等你太没意思了,我也想进去看看。怎么样?能不能把我带进去?”祖小一在她的耳边悄悄问道。

如果此刻有别的人进来,看到他们这一副耳鬓厮磨的样子,一定会感到惊讶万分,堂堂九公主居然会被一个男人搂着,而且两人还如此亲密!

这简直就是一场大地震!

“带你进去?那怎么行?我可没那个能力,这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赵心馨听了之后断然拒绝,她还以为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搞得这么私密!

“现在我们皇室的成员在考核,规矩森严。等考核结束之后我可以去问一问,应该是可以的,所以你不要捣乱!”

“另外,在皇宫里面不要随随便便搂着我!”

她一巴掌打掉了祖小一搂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一声轻哼。这么没大没小要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到了,那还得了?

“哦,那就没办法了,好吧!”祖小一有些无奈地摊着手。

他想进去也不过是心血来潮,因为突然就回忆起了之前在九尾狐领地解救青丘珏时遇到的那个怪异的雕像。一个妖族的身上居然会有佛门的记号,难道是什么大神通?

这塔林中既然埋葬着如此之多的意志体,或许会有人知道那是个什么?或许在以前大陆上没有天河的时候,两边来往多有交流,一定会有什么痕迹!

当然他还有着另一层心思,《无相劫指》作为佛门能流传在外的功法都如此强悍,那里面诸多强者的传承中岂不是有更多更厉害的不传之秘?要是能搞到什么更厉害的功法,日后在战斗中定然能给对手出其不意的攻击!

“我去考核了,你可千万不要在这儿给我惹事儿,灵空寺里面有很多高僧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甚至还有天轮境的神僧。虽然他们大多时候都不会动手,但是和尚们的联手攻击也不是吃素的!”

再次一番警告后,赵心馨离开这里去参加考核了。

祖小一就在外面干等着看着场地中央的晶石荧幕,里面出现了很多人正在考核的身影,大部分已经进入了状态,只有一小部分的人仍旧在寻找这适合自己的考核塔,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刚进去的赵心馨也没有急着选择一座塔进行考核,在伸手贴在塔上细细感受一番后又离开了,似乎有着自己的考量。

从身旁塔内扩散出的金光将他们的身躯笼罩,有的原地站立,有的原地坐着,有的则是在与虚幻的金影在对战。只不过脸上看上去都是一副很是轻松的样子,准备充分把握十足,真的就是来走个过场!

祖小一不是太懂这种考核对他们存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让世人知道他们也是经过层层考验才能进入最终大比的?

大可不必!

这般浪费佛门资源实在是一种罪过,打扰了沉睡的灵魂,却又并未带着敬畏之心。按照和尚们的说法,这些人死了之后都是要下地狱的!

不过那四个人被他特别关注的人,出乎意料的是选择的都是感悟佛理,领悟功法招式的考核塔。他们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就不是那么轻松了,甚至有些凝重。似乎遇到了不小的困难,身边的塔形态各异,但唯一一个共同点就是它们塔身都有五层,这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吗?

天才之举!

不知道赵心馨会不会选择四层塔进行感悟,亦或是进行战斗的挑战。不过对于公主来说,不动手似乎更能保持自身的优雅和高贵的姿态,即便是在同族面前,也不能有任何的丢脸的举动!

有些可惜,没有看到四人的战斗,祖小一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难道这些人也是为了隐藏自身的实力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在所有人中,有一处的战斗极为突出,那就是赵劫所在的考核塔,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他选的并不是适合他境界的三层塔,而是一座四层塔。对面战斗的僧人意识体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手中拿着的一根降魔杵却十分清晰亮眼,如同实体一样。

就算是隔空所见,也能感受到这件佛门兵器的可怕。挥舞之间犹如泰山压下,残影连动,就连整个塔和地面都在震动,势大力沉,刚猛无敌。同时那佛光内无数经文缠绕在杵上,赵劫手中的黑刀劈出的那一道道黑光被直接砸碎。他也被打的连连倒退,看上去好像被克制的样子,黑刀也被压制的光芒内敛,威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这家伙居然找了个这么难搞的塔,要是想不出破解那降魔杵的方法,现在的他估计很难赢。看那意识体稳压的情况,估计战力在化血境六七层之间。况且有塔提供稳定佛力的供给,一时半刻估计也消耗不完,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祖小一看着他的战斗,同时也听到了周围在旁观战的几个和尚的低声细语。

“居然敢找生前握有降魔杵的护法,他怕是不知道我佛门至高除魔法器之一的厉害!”

“你看吧,他肯定赢不了的,凭他的战力找个简单的直接就过了,以为自己是神么?我看今天不过的第一个人很快就要诞生了,真是给皇室丢脸!”

“嘘,不要乱说话,小心惹祸上身。能持有降魔杵的人无一不是我佛门战力超绝的天才,这位施主业障深重,没有恭敬之心,狂妄自大定会自尝恶果!”

....

没有管他们,祖小一感觉到周围有些人似乎在不停打量他,带着不小的敌意。

在这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十来个替身,以及在此地掌控整个考核的三个皇朝官员和一群专门负责记录考核情况的和尚们。那目光的来源正是那三个官员。虽然只是有意无意地瞥过他,目光也很隐蔽,不过这并不能瞒得过他那敏锐的感知。

有些莫名其妙,他好像也没有惹过这些人,也没管那么多。因为荧幕中的赵心馨已经选了一座塔并且开始了考核。是一座四层塔,看上去有些犹豫不决,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坐在了塔的面前。

金光将其笼罩,塔顶也出现了一个盘腿而坐的和尚虚影,全身模糊不清,只有一双眼睛明亮澄澈。其内金纹道道,带着某种神异的力量,似乎能看透人心,勘破虚幻,照射宇宙。

这看上去似乎是一种修炼瞳术的法门,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就在这时,身后又传来了和尚们的低语声。

“那位公主选的应该是六大神通之一的天眼通吧!这可不是一门好领悟的功法,极其深奥。想要入门,唯有先开眼根,不知道她是修得还是报得!”

“似乎我佛门的那位前辈也没有将天眼通修炼到足以洞察六道众生死此生彼等苦乐之相,仅是到了能见一切世间种种形色,无有障碍的地步。”

“天眼的修炼便是如此之难,其上的慧眼,法眼,佛眼,怕是只有真正有深厚佛缘的人才可窥见一二。这位公主既然能选到这门神通,也说明她与我佛有缘,只是不知道佛缘如何?”

....

天眼通?

祖小一听过,不过这些和尚说的他不太懂。这难道不是一门能看的更远,看的更广的法术吗?单凭目力,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无所遗漏,对不能修炼的普通人来说绝对是大有益处,不过不知道对修炼之人的增益之处在什么地方?

这考核的时间有长有短,有几个人进去没有半个时辰就出来去往另一处检验考核的成果了,但是更多人现在到了一个多时辰还没有出来。其中有赵心馨,赵劫,还有那四个人以及其他一些想靠领悟佛理或者是佛道功法通关的人。

后面通过战斗考核的人在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也陆陆续续都出来了,只剩下赵劫一个人还在战斗。不过他的劣势似乎扳回了一点。脸上没有一丝的疲倦,更多是沉着冷静和一丝的兴奋,手中的魔刀开始展露它的霸道。纵横八方,万劫体的劫力在体外缠绕,在刀身上无意识地凝聚。降魔杵的金光不再能够将它摧毁,反而在碰撞后自身有着溃散之势。

祖小一看着他,这个家伙难道是想在战斗中挖掘一下体质的控制方法?这倒是个聪明的手段,不过恐怕不能如他所愿,如果万劫体这么容易操控的话,也不会这么罕见了,另外想靠体质的被动应激能力也是不能发挥最大战力的!

赵心馨那边看上去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除了额头上多了一点金光,看上去像是一个什么标志在形成。

等待的过程是极其无聊的,于是他坐到了一边的台阶上,将把那本《无相劫指》又拿出来看,勤学苦练方能尽快掌握其精髓,尽管他现在已经基本上能领悟其要诀了,只是还差一点意境的领悟。

而看到他手中的这本功法,周围不少和尚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这个男人居然会修行这种不仅偏而且难练的武功!因为除了对无形无相的理解很难之外,还需要掌控一些有关空间移动和空间攻击有关的原理。原本头上就一根毛都没有了,再去练这种极其费脑子的功法,恐怕脑子里那点儿脑细胞都要死光了,就是佛祖降下慧光也没用!

可惜还没看几分钟,远处就过来了一些人,而在他们前面的赫然是之前见过的五皇子和那个红发的公主!

这两人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也想今日事今日毕?

祖小一移开书本瞟了一眼然后又移回了目光,一个和他有些间隙,另一个则是和赵心馨有着莫名的仇怨,这正好赶巧了!

眼前的光线突然就被挡住了,然后下一刻手上的书就直接被踢飞了。抬头一看,是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眉骨突出,两腮无肉,眼色阴沉,一看就是坏人!

果然下一刻一道尖酸刻薄的臭骂声传出:“小子,没看到我们五皇子要从这儿过吗?你的眼睛是长在屁股上了吗?装模作样看什么书,赶紧滚蛋!”

啪的一声,书本落地。

这里的动静立刻就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一看到五皇子以及他旁边穿灰衣的男人就知道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连忙远离了这里。他要是想在这儿闹事,不会受到什么惩罚,但是对面的人可就免不了要受到严厉地惩罚了。

究其原因就是总管大比的五王爷是他的姨丈,而旁边的灰衣男人则是他的表兄,也是一个嚣张跋扈的角色。

祖小一看着前面那宽敞的台阶,又看着这个故意找茬的家伙,站起身拍了拍屁股,语气冷淡地说:“给你个不用躺着离开这儿的机会。把书捡回来恭恭敬敬地放在我的手上,然后再跪下磕三个头,我就不计较你的眼瞎了!”

男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话,右手拿出一根短棍,侧着耳朵,一副惊讶而迷惑的表情,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祖小一看了看他手中的金属短棍,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戳在了他的肩膀上,说道:“我的话对你绝不会说两遍!你既然耳朵听不见,那就用你的身体去记住好了!”

噗呲!

瞬间,男人的肩膀瞬间被贯穿了一个大洞,灵力在其体内炸开,血肉模糊。

他的笑容也停留在了脸上,抬起的右手也在瞬间扔掉了短棍,捂住左肩的伤口,哀嚎着飞了出去,地面上留下了大片的鲜血。

“啊!”

看到祖小一居然敢动手伤人,眨眼间的动作无法预料也无法阻止,于是后面的两个跟班一声大喝,立刻上前伸手准备擒住他。

“大胆放肆,祖小一,竟敢在此佛门清净之地出手伤人,罪孽深重。再者,皇子与世子尚且在此,你居然毫无敬畏膜拜之意,更加十恶不赦,立刻束手就擒,我等可以饶你不死!”

虽然口中说着大道理,但是他们的双手却没有一点儿留情的意思,一人成虎爪掏心,猛虎化形咆哮冲出,另一人成鹤爪锁喉,白鹤化形单爪刺空。招式狠辣,快而准,一看就是两个武技纯熟,且配合相当默契地高手!

可惜两人皆是锻骨境七层的修为,算不得异常强悍!

祖小一当即运转《九转屠圣功》,全身的血气在迅速消耗,但是同时体内的力量也在疯狂暴涨。可怕的战意与杀意自然凝聚而成,灵威飙升。双拳轰出,所过之处,空间直接出现无数密密麻麻地晶莹的裂纹。

轰!

刹那间,一声巨响,灵力轰然爆散,场地一片空白。恐怖的力道直接隔空轰击在了两人的身上,他们的双手瞬间炸裂消失,接着是整条手臂,在有着战意和杀意加持的拳力之下,更是寸寸湮灭。鲜血都无法喷洒,直接化化为血雾飘散在空中。

两人的眼神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变为惊恐就直接飞了出去,大半个身子被拳风扫过,全身骨骼咔咔作响,大面积碎裂,经脉断裂,骇人的裂痕遍布身躯,当即鲜血洒长空。

“扑通”一声,他们在飞出百米后坠地翻滚,又带出一大片的血液。

生死难料!

周围之人都惊呆了,就是远处正在安排人进入塔林的红发公主都不由张大了小嘴,一脸的震撼!不过她马上就回过神,

五皇子和那灰衣男人他们也在拳劲的攻击范围为内,但是这可怕的攻击连他们的衣服都没挨到,狂风之下都不曾衣决飘飘,两人冷然看着祖小一。

一个身材壮硕穿着沉重盔甲,高出正常人一个头的方脸男人挡在了他们的身前。双臂张开,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巍峨,强大的化血境九层的气势镇压当场,周围环绕的灵力在身前自动形成了护盾挡下了这一记攻击。

“哈哈哈,祖小一,你看上去好像很满足的样子。在皇家要地灵空寺闹事且将人重伤,你可知会有什么下场?”后面的五皇子终于开口了,他皮笑肉不笑地看向祖小一。

仅是这一条就足以废掉他的修为并将其打断四肢扔入大牢用不见天日,看上去他轻而易举地上钩了!

“五皇子,这你可就错了,我可是正当防卫而已。我想在场的大家都看见了,似乎是你的人先上前来挑衅的,这怎么能怪到我的身上呢?怎么还有受害者要问罪的道理呢?”

“再说了,大路朝天,各走各边。可是有人就是自己的路不走,非要想着从别人的头上跨过去,我想这样应该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吧!被打惨了,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了!”祖小一看着他笑了笑。

“是吗?他们虽然有粗鲁的行为,可是并没有接触到你的身体,也没有对你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正当防卫从何说起?如果你被他们确确实实地攻击到了,我也就不解释了。蛮山,把他拿下,送至刑罚司受审!”

“此人在秋决大比的入围考核中不遵守规章制度,蓄意残害五皇子以及本世子的部下,现提醒各位皇子公主,以及替身们,切不可扰乱考核秩序!”

五皇子旁边的男人说话了,一字一句条理清晰,从容不迫,颇具威严。

挡在二人身前的男人在听到命令后,大步向祖小一走来,左手伸出,一股强悍的压制力瞬间凝聚,空间似乎被短暂地封印住了一样。接着光芒闪动,掌心一道“困”灵印出现,顿时一条条黄色的锁链从灵印中飞出,宛若灵蛇一般向他迅速捆来。

黑剑出现在手中,神火附着于剑身之上。《九转屠圣功》瞬间运转,一剑划出,星空降临。异象顿生,一片肃杀之意。剑势顺劈而下,带着无穷的火焰,夹杂着星辰的浩瀚伟力直接将那灵印破碎,将男人都震得连连后退数步直到二人身前才停下,身上的铠甲发出一连串的金属的叮当之声,火星直冒。

这是一件品质不低的铠甲,最起码也是灵宝这一个层次!

男人的眼神中带着震撼的神色,看着手中的那一道血痕似乎不敢相信。

“慢着,你们急什么?”祖小一缓缓开口,单手提剑,气势惊人。

正当防卫的条件是这样规定的吗?这也太离谱了,面对危险做出的应激性回击居然不算?祖小一有些无语,但是也不好去反驳什么,眼前这个穿灰衣的世子不知道是哪位亲王的儿子,看上去对皇朝的法律法规很是熟悉。

“不知道这位世子是哪位王爷的儿子,看上去才高八斗,学识渊博,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在入围考核的仪式看到你呢?难道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没有自信?”他的目光转向了灰衣男子,笑着问道。

他敢确定,在之前所有参赛人员内并没有这个男人。周围围观的人中应该也没有他,那种低调内敛,无论遇到何事都能处之泰然,镇定自若的气质,绝对不会被遗漏!

这个男人不像赵劫是个落魄的世子,就算不来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一个基本上被王爷放弃的人,根本不会受到重视,说不定连皇帝都不愿意看到这种侄子!有自知之明,不来还省心了。

像灰衣男子这般地位绝不会低,如果这种仪式不来的话,一定会非常引人注目的,惩罚也绝不会低。就好像在仪式开始之后,一位亲王的倒霉二子仅是迟到了五分钟就直接被拉出去打了二十鞭子!

“五王爷正是家父。我不参加大比只是因为我今年的年纪刚好过了,否则你自然会在大比中看到我的身影。祖小一,听五皇子说你拥有着不俗的战力,看来所言不虚,一击之下居然连蛮山都被你打的连退后步。不知道你是什么修为,据我看你的境界应该没有化血境!”

“看在你确实有这等自傲的本钱,如果你当众向我等低头道歉,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计较!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男人的眼中也有了一些凝重,这等天才若非生死仇敌,最好不要死磕到底。

他来的时候也听赵晋说了不少关于这个少年的信息,如今看来似乎比他说的还要惊人!只是为何没有在皇宫内听说过他呢?

“道歉,哈哈。你也太能想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是想领教一下你的这位高手的实力,我最近刚好得了一门厉害的功法,正想验证一下。”

祖小一剑指灰衣男子,淡淡一笑。

此言一出,众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
    目录
    升序倒序